•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地狱与天堂间
  • 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地狱与天堂间

    作品:《遮天

        炉中世界,这是一幅诡异而让人血脉喷张的场景,半空中两个**在纠缠,而地上却有一模一样的两人在仰望。www.00ksw.org

        伊轻舞高分贝惊叫,原本动听的磁性声音,此时格外的刺耳,她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难以置信。

        天空中的她一丝不挂,浑身莹白无暇,流光溢彩,称得上是上苍鬼斧神工的杰作,**修长,每一寸肌肤都闪烁光泽。

        那个“她”与另外一个男子纠缠在一起,是如此的刺眼,让她几乎昏厥过去,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

        伊轻舞见证自己的一切,像是置身事外,是一个局外人,但是却又感同身受,所发生的事真实的被她所感知。

        她的元神与本体相连,每一分感受都与她亲身经历没有什么区别,此时她寸缕不着,肌体生出一片又一片红霞。

        另一边,叶凡也神色怪异,这种事很奇异,他明明站在地上,却见到、感知到另一个自己的所作所为。

        这分明是他在经历,是他在行动,但是却有这样的视角,审视自己的迷乱,这时他亦一阵恍惚。

        半空中,那个男子如战神下凡,乌发浓密,披散在胸前背后,肌体闪烁宝辉,强健有力。

        而那名女子,却是玉体横陈,曲线起伏,修长婀娜,**生霞,莹润洁白,让人血脉沸腾,两者纠缠,这一切过于梦幻。

        这太不真实了,他还没有什么念头,就发生了这一切,元神与本体密不可分,亲身经历另一个自己所做作为。

        两具**相融在一起,旖旎无尽。

        伊轻舞立身远处,与八德宝轮相依,几乎瘫软在了地上,她乌发飞舞,难以接受这一切。

        半空中,喘息声不时传下,七彩萦体的女子**生出一片粉霞,让她几乎抓狂,尖叫不止。

        “不,这一切都是假的。”伊轻舞娇弱无力的喊道,她浑身酥软,根本站不住了,肌体粉红。

        “吾道之下,一切皆空。”叶凡也自语。

        伊轻舞听到他的话语,满头青丝生辉,星眸蕴霞光,很想呵斥,但是性感红润的小嘴终于还是闭上了。

        半空中的迷乱景象,以及让人心旌摇曳的声音,足以魅乱天下,一切是如此的神异。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半空中平静了下来。

        八德宝轮上,秋水为神玉为骨的伊轻舞,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想将那道元神收回去,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在天堂地狱间穿行的折磨。

        但是,此时无论是她的本体还是元神都娇慵无力,几乎不能动弹,软倒在那里,浑身都是粉霞。

        “砰”

        叶凡的元神出手,以打神鞭横空防御,金色神念化成道剑,烙印向那具洁白如象牙一样惑人的**。

        “你……”

        伊轻舞惊呼,无力挣扎,元神之体行动不便,未能走脱,被打神鞭压制,道剑刺入,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你……”

        伊轻舞柳眉倒竖,瓜子脸上写满了不甘,一双充满灵气的瞳孔亦急骤收缩,一双秀拳攥的很紧,但却于事无补。

        献上元神,打上烙印,这是她对叶凡的要求,而今在她自己身上得到了体现,这让她羞愤欲绝。

        “你杀了我吧!”

        “干吗要杀你?”叶凡元神归体,站在远处,道:“今后我倒是可以帮你与尹天德、三缺道人、太阴神子、陆鸦等人争雄,让你证道紫微古星域。”

        “你想利用我对付他们,成为你的奴隶?我不会屈服的!”伊轻舞收回元神,缓缓站起,一身粉红色霞光退去,曼妙的玉体窈窕挺秀,洁白动人。

        “斩了他们,你就是未来第一人,无人可与你争锋,将来唯你证道,我不在紫薇星域与你相争,没有什么冲突。”叶凡微笑。

        “你这个魔鬼,想扶我而起,除你大敌,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却是想让我成为你的傀儡!”伊轻舞冰清玉洁,集神秀于一身,即便神色冷冽,也是无比的惑人。

        “地狱与天堂一念间,看各人怎么理解,怎么选择,我觉得我们可以很好的相处,谈不上利用与傀儡。”叶凡道。

        伊轻舞贝齿晶莹,咬住了鲜润的红唇,乌发遮住半边仙颜,但却难掩去惑人的玉肌,她其实很想将叶凡踩在脚下,但是此时却生出一股无力感。

        “魔鬼!”

        “我也许为你开创了一条通天之路,让你的人生一路高歌,从此仙跃而起,无人可并论。”叶凡道。

        “大帝之路尸骨无数,你让我走在前方,你将如何自处?”伊轻舞嘲讽道。

        “我的路不在此,这个世界是你的。”叶凡笑的很从容。

        “你果然是魔鬼,想让我做你的代言人。”伊轻舞拢了拢秀发,取出一件雪白的长裙,当着他的面慢慢穿上,遮住了那光彩照人、完美无缺的娇体。

        “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早晚有一天,你会成为这个世上最绚丽的光彩,成为所有人都要膜拜的圣洁神女,将惊艳万古,光耀这片大地。”叶凡淡淡的笑道。

        “世人眼中的无暇神女,高高在上,超尘出世,不食人间烟火,可却掌控在魔鬼的手中,这是你的神女养成计划吗?”伊轻舞自嘲。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若是有证道之心,元神烙印又算的了什么,早晚会被你斩去。”叶凡道。

        “我还有能别选择吗,落入你的手中,只能在地狱中仰望天堂了。”伊轻舞丰姿绝世,穿好了衣裙,不染一丝尘世俗气,空灵出尘。

        “说这些话作甚,我们还分什么彼此,会合作愉快的。”叶凡嘴角露出一缕笑意。

        伊轻舞难以保持空灵之姿了,她想到了方才的旖旎风光,**相对,确实不分彼此,她很想呵斥,但终究是忍住了。

        她平息下心绪波动,声音很清冷,道:“紫微古星域,人杰地灵,英才无数,凭现在的你想雄争雄天下,恐怕还差的很远。”

        “你只要对你自己有信心就行,早晚有一天会成为世人顶礼膜拜的神女。”叶凡说完,元神化剑,自斩己身。

        他在抹除人欲大道的痕迹,方才经历了那一切,的确留下了一些什么,他怕真的对未来有影响。

        昔年,他打破圣体诅咒时,被大道镇压,留下可怕伤痕,最终抚平,自不会怕这单一的法则,身体蒸腾金霞,如水一样沸腾,半个时辰后一切都被抹除了。

        叶凡睁开眼睛,道:“需要我为你清除道痕吗?”

        “不劳你费心,我自己可以斩尽一切痕迹。”伊轻舞恢复了空灵,声音很有磁性,仙肌玉骨流霞溢瑞。

        半个时辰后,她亦斩尽了痕迹,超尘脱俗,如云雾飘渺的山崖上的谪仙子一样,随时会乘风而去。

        叶凡吃了一惊,这个女子的天资果然可怕,难怪被认为是将来最有可能证道的人之一。

        他觉得没有杀掉此女,将其养成为冰清玉洁的仙子,将来多半真的可有大用,广寒灵体竟是如此的惊艳,可镇压天下。

        炉中的神祇早已隐去,六欲神劫结束,不再垂落下来,两人皆不说话,气氛微妙,不自禁会想到方才的一切。

        外界,大战激烈,燕一夕师兄弟二人抢到几部玉简,但却也身受重创,遭遇众人围攻。

        厉天忍不住邪笑,他知道神女炉一定起了所用,因为方才发出了人欲大道之力,将围攻他的人都惊退了。

        “你们攻杀我,现在送你们一份大礼,将天下第一美人还给你们。”

        “嗡”

        虚空一颤,他翻转神女炉,将收进去的人放了出来,大声冲所有人传音,道:“诸位请看。”

        也不知道有多少道目光望来,全都是各教的强者,神女炉臭名昭著,人们都想知道伊轻舞的命运,尤其是年轻一代,很多人早已急的想杀人了。

        广寒宫的人脸色雪白,她们无比惶恐,伊轻舞若是出了意外,广寒宫都将抬不起头来。

        此时,已到了夜晚,一轮神月当空,远处黑色的大洋起伏,岛上一片朦胧。

        神女炉,瑞霞蒸腾,伊轻舞白衣胜雪,轻灵飞出,那种美丽,一瞬间让天地失色,日月暗淡无光,将一切美丽的事物都比了下去。

        广寒宫的一位元老运转天眼,审视伊轻舞,而后长出了一口气,道:“轻舞她无恙,渡过了这一劫,将来证道可期!”

        其他不朽的传承,自也有绝世高手在此,神目如电,也发现她身体无恙,无暇无损,全都露出惊色。

        “伊仙子惊艳古今,是自远古以来第一个度过人欲劫而出来的人!”

        年轻一代很多人立时欢呼了起来,伊轻舞为天下第一美人,是许多人心中的女神,这时他们皆长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轻舞仙子傲视古今,连神女炉都不能奈何,圣洁无双,连上苍都不忍让其受到伤害。”

        “伊仙子冰清玉洁,为世间第一丽人,那恶炉也难以亵渎!”

        众人惊呼与赞叹,全都无比的激动,伊轻舞的魅力可见一斑。

        “妈了个巴子!”厉天诅咒,心中要多憋火有多憋火,本以为仙子将化**,会让广寒宫丢尽颜面,不想却见证了一个奇迹,他是人欲道的传人,自然能看透对方真的无恙。

        叶凡慢慢悠悠的飞了出来,亦让众人很吃惊,不过却也没有多想,因为他与厉天等人是一路的,自可无恙出来。

        此时,到处都是人们对伊轻舞的惊叹与赞美,她是许多人心中的圣洁女神。

        她雪衣飘动,如广寒仙子转世,是如此的灵动,天上的那轮神月仿佛专为她而生,月光为衬托她而流动。

        伊轻舞,身段修长,乌发如绸缎一样光亮,长及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眉心一点红痣生霞,平添无尽神秀。

        叶凡嘴角露出一缕笑容,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厉天神色一动,斜着眼睛看他,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个王八蛋在嘲讽,好像是在说,你们膜拜的女神,曾是我的女人?”

        “你多想了,不过找机会将广寒阙放出来,还给伊轻舞吧。”叶凡道。

        “你个王八蛋!”厉天咒骂。

        叶凡没有理会他的诅咒,向下飞去,降落在六丈黄金扶桑神树不远处,对着那青衣老人施了一礼,道:“前辈,我送你回到了故土,你送我的一场造化在哪里?”

        许多人震动,盯着青衣老人,盯着那口石棺,盯着叶凡,这是何意?故土……这可是太阳古皇的坐化之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