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欲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欲

    作品:《遮天

        厉天浑身是血,背上的伤痕露出了脊椎骨茬,胸骨更是突出来了三根,腹部几乎被剖口,肠子差点流出来,非常吓人。www.00ksw.org

        “让我遭创,你们也别好受,所谓的天下第一美女我不要了,冰清玉洁伊轻舞就此永堕人欲中!”

        厉天发狠,此时他们已经冲进了扶桑树上方的古殿中,在争夺太阳古皇的道统传承。

        然而,并未发现古经,但是大战却越发惨烈,广寒宫、金乌族等以圣兵攻杀,让其负了重伤。

        乌翅流金镋横空,在陆鸦手中化成一只金乌,每一次振翅都会有成千上万道光刃飞出。

        厉天身上的大部分伤口都是这样来的,若非神女炉化解了远古圣兵之力,就不是这个样子了,他多半成为了劫灰。

        此时,攻伐他们的人很多,以广寒宫为首,拼命的催动圣兵,伊轻舞被收进去,该教怎能不疯狂。

        那座冰晶一样的宫殿,几次镇落下来,燕一夕大口咳血,一身白衣猩红点点,他比厉天好不到哪里去。

        不是神女炉不行,而是围攻他们的圣兵过多,足有四件,太阴神子与三缺道人不时出手,攻杀凌厉。

        这片宫殿,拥有极强盛的太阳圣力,人们相信是人族古皇的坐化地,但却始终一无所获。

        而下方,那六丈黄金扶桑树前立身一个青衣独臂老人,无比的迷茫,更是让人无法接近,一口石棺横陈,有人以传世圣兵轰杀,都被挡了回来。

        “嗡”

        神女炉轻颤,发出五色神光,环绕有五气,蒸腾有一片氤氲灵光,灿烂而迷蒙,浮现出一尊美人头,眼神迷离,人欲纷呈。

        “厉天你在做什么,停下这一切,我让你们离去!”广寒宫的中年美妇大叫,神色难看到了极点。

        神女炉的名气太坏了,传说很多,而今这种变化,毫无疑问是在复活欲念法则,足以让当中的人永堕欲海中。

        “晚了,你当厉某是货郎可以讨价还价啊,什么天下第一美女,从此之后改名为广寒**。”

        厉天根本不买账,与燕一夕催动神女炉,在古殿中冲杀,寻找人族古皇的道统传承。

        “玉简,这里有一座书架……”

        有人在古殿中打开一座密室,一群人冲了过去争夺,呼唤自己的师门。

        陆鸦、三缺道人、太阴神子等舍弃燕一夕与里厉天,也冲了过去,唯有广寒宫的人大战这师兄弟二人。

        “哗啦啦”

        古殿下方,六丈黄金扶桑神树摇动,太阳圣力沸腾,青衣老人独立,迷茫自语:“谁能葬我于故土……”

        “乌巢!”

        有人惊呼,在那扶桑神树上,随黄金叶抖动,丰茂的枝叶间显出一个鸟巢,内有金乌神羽闪烁。

        “那是……仙灵的巢穴吗!?”

        人们吃惊,紫微星上的金乌族不可能是真正的金乌,就如同蛟与真龙的区别一样。

        但是,一株不死神树上出现乌巢,有金乌神羽闪烁就不一般了,很有可能是仙灵所留。

        “不死树属于我金乌族!”该族有不少强者并未进古殿,聚在这里,当中包括几位金乌太子。

        “胡说,扶桑神树伴我人族太阳古皇证道,怎么是你们金乌族的?”有人类修士冷哼。

        “世人谁不知,扶桑与金乌不可分,是我族始祖的栖居之地!”金乌族一位太子冷哼。

        “那我人族太阳古皇养有一株扶桑又怎么解释?”有人喝问。

        ……六丈金色古树的上方传来一声轰鸣,一座巨宫被打开了,冲出一股太古的气息,有不少人惊呼。

        “人族古皇炼丹室!”

        “天啊,有一瓶九转仙丹,这种东西万劫不朽,是以不死药炼成的,瓶中还有吗?”

        古殿中,先是惊叫,而后是惨呼,发生了激烈的大战,许多人陷入疯狂,争夺古皇遗宝。

        神女炉内,叶凡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六欲神劫降临,人欲大道铺天盖地,他也行动迟缓了起来。

        这并非是真正的攻击,而是在以一种异力影响人的情绪,让人沉沦,自甘堕落,不想觉醒。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他与伊轻舞依然在大战,并没有收手,各展生平所学,生死搏杀。

        紫微古星域,如果未来仅有两个人能证道,那么伊轻舞就占据了一个名额,可想而知她的天赋与潜能。

        “人欲法则……”

        然而此时,她却星眸迷离,有些不能自主了,元神不稳,无暇玉体轻颤。

        此时,她乌发光亮,如绸缎一样,小蛮腰盈盈一握,双腿匀称修长,光泽流动,莹润洁白的身体升起一道道红霞。

        可是,她终究是非常人,天资绝世,意志力超常,眼中亮起两道慧光,一下子又清醒了过来。

        叶凡也遭受冲击,但同样为非常人,心中亮起一盏神灯,并未就此堕落与沉沦。

        “叶凡,你我合作如何,不然沉沦于此,日后将证道无望!”伊轻舞吐气如兰,与其相商道。

        “有必要吗,此炉能奈我何?”叶凡一口回绝,且肆无忌惮,打量前方那具光洁如玉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伊轻舞虽然心志远超常人,但是这样被一个男子盯着身体,还是生平第一遭,也有些承受不住。

        “长时间下去,你我都挡不住神女炉的道痕力量,你以为只是就此沉沦一段时间吗,它能影响人证道!”

        “我不怕,以此炉来炼心,再好不过,你尽管千娇百媚,我以一颗平常道心来欣赏。”叶凡道。

        “炼心之关,我也能挡住,但是圣人之力你能抗衡吗?”伊轻舞此时不能平静了,因为神女炉的气息越来越让他恐惧了,她可不想在此“堕落”一次。

        “砰”

        两人依然在大战,越发的激烈了,从广寒中打到了炉中世界,见到了那座祭台,如神一样发光,悬在那里。

        在上面赫然写着伊轻舞与叶凡两个人的名字,且以神秘的道痕勾连了起来,运转可怕气机。

        “什么?”

        伊轻舞彻底变了颜色,初时以为就她自己的名字被刻了上去,现在看到后她身体一颤,两个人共处炉中世界,都被刻上了,她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人欲大道!”

        古老的祭台轰鸣,发出一道道涟漪,向下压来,在这一刻两人都升起一种异样的情绪。

        “叶凡,我们合作吧,不然今生都将证道无望。”

        “轰”

        上方的古祭台震动,发出了大道天音,向下压落而来,如黄钟大吕在轰鸣,让人有将悟道的错觉。

        事实上是,两人都觉得将要沉沦,浑身滚烫,这是人欲大道,是神女炉的本源法则。

        但凡为人,莫不有情有欲,此祭台直接干扰人的元神,要让他们堕落人欲中。

        “给我斩!”

        叶凡一声冷哼,他元神如铁,意志如钢,眉心金色的小湖化成一把道剑斩了出去。

        “轰”

        然而,天空中却浮现出一尊神女,千娇百媚,将其道剑封了回去,飞落下来,很是轻柔,没有出杀手,但是却让叶凡两人越发异样了。

        “这是圣人的力量,是神女炉孕育出的神祇,你我怎么抗衡?!”伊轻舞惊叫,她真的害怕了,不再与叶凡对决,飞向远处。

        身为紫微古星域第一天女,自幼孤傲冰洁,怎么可能会忍受堕落欲海这种事情发生,那比杀了她都要难受。

        “锵!”

        在这一刻,叶凡又出手了,他也有点担心,怕真的影响以后证道,人欲法则加身,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不过,这一次他不是对抗神女炉,而是杀向了伊轻舞,各种秘术齐出,惊世对决。

        “什么,你为何所受影响这么小!?”紫微古星域第一美人吃惊,此时她娇弱无力,人欲大道加身,连出手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叶凡瞬间明白了,一切都是两块老铜的功劳,他没少诅咒绿铜,从来不能主动攻伐,每次都是被动防御。

        而今,依然如此,但是却让他抵住了神女炉的人欲大道,所受影响极小。

        激烈对抗!

        “嗡”

        最终,一道炫光飞出,一道血花飞起十几米高,伊轻舞的头颅飞了出去,被斩在炉中世界。

        天下第一美人香消玉损,不过叶凡却也没有多少情绪波动,这个女人美的梦幻,且无比强大,若非受神炉影响,很难斩掉。

        任你丰姿绝世,颠倒众生,到头来也是红粉骷髅,无论怎样都有一死。

        叶凡有绿铜护体,人欲大道压落,虽然受一些影响,但却也并无大碍,默默站在原地,等待厉天他们开炉。

        “喀嚓”

        忽然,远处有声音响起,八德宝轮闪烁耀眼的光华,飞出一道道生命气机,伊轻舞在那里复生。

        叶凡心头一凛,立时明白了,此宝无比强大与神秘,传说曾为一宗圣兵,但却被打碎过,落入了广寒宫的人手中。

        即便破损了,但是它依然有强大的不死功能,化出的八尊教主永远无法磨灭,没有想到对持有者依然有效。

        “噗”

        叶凡飞身而上,一指点出,艳冠天下的伊轻舞眉心绽放出一朵血花,她刚刚显化出又被毙掉了。

        “喀嚓”

        八德宝轮又响,冲天而起,飞向炉中世界深处,叶凡追了下来以六道轮回拳轰杀!

        不过,伊轻舞躲在八德宝轮中不出来了,虽然上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但毕竟曾为圣兵的一角,不可真正磨灭。

        “轰”

        人欲大道降临!

        天空中那个神女风情万种,回眸一笑六宫粉黛无颜色,羽衣飘飘,飞落了下来。

        这是一种让人元神将要离体而去的力量,让人向无尽深渊沉沦,想要就此堕落。

        “不!”

        伊轻舞惊叫,被叶凡斩掉她都没有这么惊恐,而今却是失声叫了起来,充满了恐惧,即便躲在八德宝轮中都无用,人欲大道法则可浸入。

        “叶凡,我们合作如何,你若帮我抵住此劫,我愿付出一切代价。”身为一个天之骄女,傲视芸芸众生上,让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很是为难了。

        “可以,我有绿铜可阻神女炉,你只要献出一缕主元神,我便可保你永不沉沦。”叶凡道,以当初伊轻舞的条件反要求道。

        “你……太过分了!”伊轻舞星眸迷离,睫毛轻颤,没有一点瑕疵的容颜写满了不甘,她浑身晶莹,肌体雪白,立身八德宝轮中,奋力抵抗人欲法则。

        “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叶凡走向一旁,任那人欲大道垂落,那个神女几乎将八德宝轮抱在了怀中。

        “啊……快将人欲大道逼走,我答应!”伊轻舞屈服,惊恐叫道,她怕永堕欲海中,远古那些传说让天下每一个女子都害怕。

        叶凡上前,以兵字诀催动两块绿铜,抵住了人欲大道,将八德宝轮取在手中,让其现出一缕主元神。

        “嗡”

        八德宝轮中飞出一个七彩仙子,是元神所化,无比的圣洁,如九天玄女转世,美的不真实,可让石人心动开口说话。

        “刷”

        叶凡的眉心冲出一道元神,化成了他自己,飞了过去,要将那七彩仙子镇压,刻上自己的烙印。

        突然,七彩仙子一声轻叱,张口吐出一轮神月,斩向前来,她想藉此反控叶凡。

        “啪”

        叶凡的元神手持打神鞭,无比镇定,抡动下来,啪的一声将神月击飞。

        很显然,神月是一宗惊世秘宝,不然其他元神武器在打神鞭下必成飞灰。

        “就知道你不甘,另有手段。”叶凡的元神持打神鞭上前,冲杀了上去。

        “轰”

        就在这一刻,人欲大道从天而降,一下子将两道主元神淹没,两者合在了一起。

        “啊……”伊轻舞的元神惊呼,浑身酥软,肌体如象牙一样雪白,缭绕七彩霞光。

        两道元神与他们的本体一模一样,在虚空中纠缠到了一起,因为距离两块老铜有一段距离,被神女炉所趁。

        “啊……”伊轻舞的本体轻呼。

        而叶凡的本体也差点大叫出来,元神所经历的一切,感同身受,与真身没有任何区别。

        “怎么会这样……”不远处,伊轻舞的本体颤抖,这对于冰清玉洁的她来说太过古怪与可怕了,与她本人在经历那一切没有一点分别。

        两人的本体相对而立,一同盯着虚空,神色全都怪怪的,看着纠缠在一起的元神,自身也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