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万花丛中过
  •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万花丛中过

    作品:《遮天

        一条金光冲起,一道元神飞出,化成一只小金乌,振翅向天。www.00ksw.org

        叶凡右手探出,如苍龙腾空,一把抓了下来,金色元神挣扎,当即碎灭,成为一片烟霞,消散空中。

        遥远的北海,一片黑色的大洋中,陆鸦真身一震,眸子射出两道犀利的神芒,遥望芦洲。

        “是谁杀了我的化身?”

        黑色大洋中,浪涛翻涌,有各种强大的古兽出没,远比陆地危险,不乏上古天妖异种。

        “自大帝消失后,连不死神药也绝迹了,而今传说中唯一的不死神树现端倪,此事要紧,日后再去了因果!”陆鸦真身一闪而没,消失在北海深处,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天狼啸月台,八十一杆黄金大旗从天空坠落而下,打在地上铮铮作响,火星四溅,每一杆都熠熠生辉。

        陆鸦化身死了,被叶凡生生撕裂,但是这些宝旗却无损的保存了下来,一看就是神物,不然当年不可能让五位教主血溅大旗。

        “金乌族的黄金宝旗!”

        许多人眼睛当时就红了,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抢夺,昔年陆鸦以此横扫各域,所向披靡,芦洲许多人都心悸。

        每一杆大旗都绣有一只金乌,色泽灿烂,栩栩如生,自古传到现在,一直没有毁掉,足以说明宝旗的不凡。

        而今,人们虽然心动,却没有一个人去抢夺,因为那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谁得到都有大祸。

        不说眼前的叶凡,实力深不可测,连斩两位金乌太子。就是想一想以后,也让人不敢乱动,金乌一族若是问罪,那将是天大的麻烦,多半会惹上一身腥。

        断台上,一片鸦雀无声,人们知道,这一次将天捅破了,这个名为叶凡的年轻人搅动了滔天的风云。

        这一役,金乌两太子授首,十几只金乌高手分别被一箭射杀,这是一次大地震,将引发轩然大波。

        金乌一族何其强势,九太子被斩,他的那些哥哥怎么可能会答应,人们仿佛已经见到,九乌齐出乱天下的局面。

        且,该族的老金乌那是什么人?一个在年轻时敢抢人王殿神女的狠茬子,而今功参造化,无人知其有多么可怕。

        “金乌族高手如云,绝顶强者辈出,将有一场大乱啊!”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名为叶凡的年轻人将掀起一场狂风暴雨,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此地,不乏大教的传人,也有一些天之骄女,看向叶凡时皆露出异色,这是一个敢向金乌神朝出手的人,让他们难以平静。

        这一战,天狼山庄震动,芦洲修士大惊,叶凡这个名字一战名动天下,四方皆知。

        老狼神坐不住了,自一座古老的宫阙中走出,与几名身份吓人的老修士同出现,亲临现场。

        人们惊呼,认出了当中几位老人,其中一人是人王殿的副殿主,已有三千一百岁高寿。

        其他人虽不认识,但可以想象,一定都身份惊人,都是这个级数的惊世人物,不然怎么会走在一起呢。

        “金乌族死了两位太子……”老狼神呆呆发愣,没有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谁都知道,事情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金乌族肯定会有雷霆之怒。

        然而,当事人却根本不在乎,降落在巨大的天台上,将九九八十一杆黄金大旗收起,仔细观察。

        烁烁黄金光飞出,将叶凡通体照耀的一片晶莹,大旗招展,发出一种洪荒气息,上面的金乌欲透旗帜而出。

        叶凡心中惊讶,这可真是宝贝,难怪可困杀五位教主,他如果没有行字诀的话,封在旗阵中多半也要饮恨。

        “这位道友……”老狼神斟酌言辞,是平辈口吻出言,但却不知说什么了。

        叶凡展现出了这样的实力,在场的人自然都不愿得罪找其麻烦,金乌族自会出手的,别人可不想趟浑水。

        最终,人们回到了天狼山庄,寿宴开始了,许多人不时打量叶凡,都觉得很怪异,但少有人敢与他坐在一起。

        人们知晓,这不是昙花一现,就是一代天骄的崛起,若能抗住金乌一族,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究竟是第二个尹天德,还是会英才早逝?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兄台你惹了大祸,却还如此镇定,佩服啊。”终于,一个身穿月白宝衣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很是俊秀。

        “你与我坐在一起,就不怕金乌族的人怪罪?”叶凡笑道。

        这是一个笑起来很迷人的男子,对少女很有杀伤力,一嘴雪白的牙齿,儒雅的举止,很有气质。

        不少人都望来,尤其是一些女子,窃窃私语,在低声的议论着什么。

        “我就是现在与你决战,金乌一族对我也不会有什么好感的。”他白衣如画,丰神如玉,笑容很有魅力。

        “哦,这是为何?”

        “因为在下是一个雅人,曾与金乌族的小公主一同游历过一段时间,他们恨不得扒了我的皮。”

        叶凡笑了,这个风流倜傥的白衣男子果然有些个性与底气。

        “在下燕一夕。”白衣男子自我介绍,道:“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金乌族的事。”

        “他就是是大名鼎鼎的燕一夕,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一夕公子就是他啊,六欲红尘度,无情心中修。”

        叶凡心中吃惊,燕一夕很不简答,单从人们的议论中就可听出一二,只身度红尘,修一颗不动道心。

        这个人很强大,陆鸦与三缺道人曾先后追杀他八万里,都被他走脱了,是年轻一代的奇才,实力深不可测。

        叶凡听到那些议论,不禁笑了起来,道:“你都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让人这样愤恨?”

        “我这个人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尤其是美女,认为那是人世间最美丽的风景,总是以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可却总是不被人理解。”燕一夕叹道。

        不就是一个淫贼吗?叶凡腹诽,难怪被会被陆鸦追杀,与金乌族小公主同行,这么混账的人,搁谁身上都要急。

        “不要以你那不纯净的眼神来度量我无暇的道心,天地作证,我真的从来没有对不起一个女子。”燕一夕道。

        叶凡从旁人的低声议论中了解到,此人倒也不下流,所交虽然尽是倾城佳丽,但却也不乱来,谈情论景,很有风度。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道是有情还无情,他偶有风流韵事,在六欲红尘中炼心,只为求道。

        不管怎样说,这是一个很非凡的奇才,所交尽是天下美人,很受女子欢迎。当然,也有人为其情伤,更有人对他恨之入骨,生出过许多事端。

        “叶兄,你杀了金乌九太子,就不怕大难临头吗,金乌族足以可俯视天下啊。”燕一夕微笑道,神秀外露。

        “连你这与金乌族小公主不清不白的人都能活下来,我的运气没那么差吧?”叶凡笑道。

        “我与金乌公主间很纯洁。”

        “是,纯洁如那冰雪,一遇火就融化成浑水。这些你去对陆鸦说吧。”虽然是初识,但叶凡对其印象并不坏,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

        “唉,这个世上,懂得欣赏美丽事物的人总是被人误解,这究竟是时代的悲哀,还是我的无奈?”燕一夕道。

        “世上有一种贼,被冠以采花雅号,与你惺惺相惜,不会缺少知音。”

        “真名士自风流,但却不下流,别将我与那群没技术含量的人并论。”燕一夕一本正经的反驳。

        远处,很多人露出怪异之色,轻声议论了起来,这两个人坐到一起,让人感觉很意外。

        “叶兄,你来天狼山庄是为那一页神灵古经而来吗?”燕一夕举杯轻声问道。

        “什么?”叶凡吃了一惊。

        “你还真是适逢其会啊。”燕一夕惊讶,而后咕哝道:“金乌九太子还真是倒霉催的,怎么遇到了你。”

        “神灵古经……怎么回事?”叶凡追问。

        “据说,三缺道人将携半页经文与人王殿的半页进行交换,共参悟大道。”

        冥岭,有一座名为长生的上古道观,传承古老的让人寻不到源头,历代就那么几人而已,但却极其强大,无人敢惹。

        相传,他们藏有半页古经,极其神秘,蕴有无上道则。而人王殿也有半页,据说两者可以合一,拥有不死的奥义。

        长生不死,谁不想做到,可是自古至今,谁能如此?连古之大帝都要死去,这页神秘古经自然引人瞩目,被所有人惦记。

        如果不是长生古道观与人王殿自古长存,过于可怕,早就被人抢走了,而今残章将合一,自然举世瞩目。

        “人王殿的副殿主路过此地,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燕一夕道。

        “难道真是半页仙经不成?!”叶凡摸了摸下巴,望向天狼古阙。

        “怎么样,心动了吧,我们可以去看一看,相信一定会很热闹。”燕一夕微笑道。

        “叫上我一起去,你就不怕遇上金乌族的人,到时候跟着我倒大霉?”

        “正是因为你更招恨,我才要与你同行,真要是遭遇了他们,肯定舍我去追杀你吧。”燕一夕笑道,如神玉生霞,让邻桌的几个少女有些发呆。

        “你这个淫贼!”叶凡诅咒。

        落星河,长达数十万里,在芦洲很有名,相传坠落进去过很多古星,河水蕴星辰之力,每到夜晚都熠熠生辉。

        这是一个月圆之夜,叶凡与燕一夕坐在一叶扁舟上,对月饮酒,离开天狼山庄已经数日了。

        “看来我们没有走错方向,就是在这落星河上,你看,一些强大的修士在出没。”燕一夕道。

        忽然,天空中飘落下漫天的花瓣,片片晶莹,在月华的照射下分外的美丽,馨香扑鼻。

        一辆如神月一样的玉车横空而过,被漫天晶莹的花雨所笼罩,仙气氤氲,在明月下无比的梦幻。

        燕一夕抬首望去,神色异样,像是在观看世间最美丽的珍宝。

        “怎么了,那是谁?”叶凡问道。

        “这是紫微古星域最美丽的女人,没有之一,她是当世的第一美女,也是你的不世大敌、足以将天下各路教主压的喘不过气来的尹天德的未来道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