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少年老疯子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少年老疯子

    作品:《遮天

        天元,是一个历史悠久,存在岁月非常漫长的古老城池,没有人知道它起源哪个年代。www.00ksw.org

        在城外这片不毛之地,有无尽秘密,相传太阴古皇曾在这里常住,留下了无穷传说。

        石山耸立,寸草不生,一片焦灼,如受过最严重的太阳真火炙烤,红土都熔化过,结晶成为亮晶晶的东西。

        “相传太阴古皇不是在这里闭过关吗,他修有太阴真经,至柔至阴,怎么会造成了这样的景象?”有人轻声问道。

        “你懂什么,太阴至极可生阳,极尽而变,不然怎么会成就古皇之无上道果,这是大圆满至极的表现!”另有人道。

        叶凡很想冲上前去,但是老疯子已经不见了,他的动作太快了,一步一消失,进入了这片古地的深处。

        “别挤,干吗要往里走,这可是一尊活生生的远古圣人啊,你们难道想触怒他吗,不要接近他的禁地。”

        “这尊古圣脾气很怪,不喜人打扰,从来都不接受人的朝拜,还是少触霉头为好,莫要自误。”

        有一些人提醒,言称这几日间有教主前去问礼,都被漠然相对,根本不为所动,像是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

        “前辈!”

        终于,叶凡又见到了老疯子,看到他在一座地窟中走了出来,一步就立身在了一座山峰上。

        “老疯子大哥!”他又一次呼喊。

        他旁边的人都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他,这是什么人,敢这样称呼一位圣人?真是让人无语了,那得是什么年代的古人。

        “他是谁,敢这样叫,活的不耐烦了吗?连几位教祖过去都要行晚辈大礼,他敢这样开口!?”

        “你是谁,这样对一位圣人不尊重?”

        然而,让人张口结舌的是,远处那个披头散发的怪人竟然刷的一下子望了过来,眸光透过披散的乱发,盯住了叶凡。

        几乎一瞬间,叶凡就飞了起来,不由自主,出现在那座石山上,这让很多人吃惊,目瞪口呆的看着。

        “见过前辈!”叶凡很激动,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紫微古星域见到老疯子,这就是圣人的手段吗,可以横渡黑暗的宇宙!

        “你为何在此?”老疯子发出低沉的声音,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对叶凡问话。

        叶凡心中难以平静,一道神念打出,将所经历的种种呈现了出来,向老疯子求助,带着他一起横渡星域。

        “荒古禁地!”老疯子的眼中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非常的璀璨,犹如两盏神灯一样,打穿了天穹。

        足足半刻钟,他都一动不动,遥望北斗,心中情绪剧烈起伏,难以平静下来。

        叶凡知晓,他在那里有一段伤心往事,同门全部死绝,而今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半疯半癫。

        当叶凡打出的那道神念,显现出在黑暗的宇宙中相遇那艘紫铜战船时,老疯子神情顿时一震,眼中神光炽盛,道:“一船的太古祖王?!”

        叶凡心头凛然,他第一次感受到圣人的无上威压,一股强烈的战意冲天而起,要撕毁乾坤,贯冲进宇宙中。

        他真的有一种错觉,老疯子仿佛成为了一尊神明,要只身杀入星空中,去击杀那些太古祖王。

        “这些人不死,人族必有大难,他们的复苏需要无尽生命本源,亿万人伏尸都不够。”老疯子说出这样的话语,很是冷冽与寒冷。

        “什么?”叶凡一惊,想问什么,但是老疯子又如过去那样古井无波了,不再多说什么,如一截朽木一样。

        最终,他一咬牙,道出自己来自星空的彼岸、一个名为地球的地方,老疯子可以在宇宙旅行,若是能带他回家……光这样想一想,他就心血沸腾。

        老疯子久久未语,很长时间后才道:“难,难,难,没有宇宙坐标,根本没有办法去你说的地方,动辄就会迷失在枯寂的天宇中,直至死亡。”

        叶凡闻听此言,犹如冷水泼头,无论是荧惑,亦或是古地球,都有自己的确切位置,但是他怎么会知晓,肯定无法确定所谓的坐标。

        突然,老疯子眸光大盛,射出两道刺目神光,一下子贯穿进星空中,凝望北斗,而后身体虚淡了下来。

        “你走……我要有变故发生了!”他低沉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叶凡心中一跳,老疯子要发生什么变故,难道他的状态很不好吗,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下一瞬间,他横飞了出去,脱离这片不毛之地,坠入人群中,远远离开。

        老疯子抖手一划,也不知道有多少阵纹凭空出现,瞬间将这片块地方淹没,一层好浩瀚的光幕笼罩赤地。

        这是一座繁复深奥到极点的古阵,一步一步杀机,将这片地域彻底封印!

        叶凡隐约间认出,当中有黑皇所拿出的那一角无始大帝的杀阵,还有虚空大帝的那一角神纹,两者相结,更有其他磅礴复杂的道纹,密密麻麻。

        古阵封天封地,镇压他自己,使之不能脱困而出,惊住了所有人。

        “他在做什么,那像是几片帝纹啊,难道想镇死自己不成?”

        “这尊圣人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所有人都不解,全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向里面望去。

        “吼……”

        就在这时,老疯子一声大吼,一头漆黑如墨的密集长发瞬间雪白,如乱草一样舞动,他在一息间苍老了几千岁!

        他原本高大雄伟,为一个中年人的样子,而今却无比衰老,一朝间丢失无尽岁月,老迈不堪。

        然而,此时的他却很可怕,干枯的头颅望天,眸光慑人,如入魔了一样,第二声大吼一出,这片古地彻底崩毁了。

        “天啊,昔年这是太阴古皇的的修行之地,历万劫而不朽,今日却被他一声吼碎了!”

        所有人都惊悚,毛骨发寒。

        老疯子一声大吼,所有石山都崩塌,石块滚落,方圆也不知道多少里,数百、上千座大峰倒在尘埃中,永远被抹除。

        “噗”

        有人大口咳血,当场栽倒在血泊中,即便隔着两种残缺的帝纹,以及一大片深奥不可测的古阵,声音依然传了出来,人们承受不住。

        “传说果然是真的,远古圣人一根头发就可以斩杀千军万马,一滴精血就能毙掉一位圣主,所言非虚!”

        “若非有残缺的大帝阵纹,场外所有人都死了,会被活活吼碎,蒸发成血雾,点滴都剩不下!”

        人们心中悸动,圣人一吼之力恐怖至此,真想杀人的话谁可挡?常人与其有无法逾越的天堑,他高高在上,足以俯视众生。

        “吼……”

        老疯子又一声大吼发出,白发如草,乱糟糟,他迷失了自我,杀气盈野,有大阵阻挡,都让人肌肤欲裂,可想而知阵纹内会是怎样一副情景。

        太阴古皇的修行地全面崩碎了,什么都没有剩下,唯有阵纹闪烁,阻挡这尊盖世神魔的气机透出去。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老疯子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叶凡大惊,无比担忧。

        太阴古皇,证道太古年间,有神文记载于古籍中,实力强大的让人无法理解,摘星捉月,斩杀神祇,手段逆天!

        他逝去这么久的岁月了,但是人们还是充满了敬畏,将其当作一尊神灵来膜拜,而今修行之地却来了这样一尊圣人。

        “轰”

        一声大震,太阴古皇的坐化之地汹涌狂暴,老疯子的眉心出现一轮黑色的月亮,可怕而渗人。

        “那是,太阴圣力!”

        “这尊圣人好强大,凝聚出了太阴烙印,他难道修过太阴真经不成?!”

        “这是要走古之大帝的道路吗,在参悟太阴与太阳等古经?!”

        ……人们震惊,纷纷议论。

        老疯子却更加的疯狂了,彻底入魔,他的眉心那轮黑色的月亮越发吓人。

        他的吼声更大了,乱糟糟的白发逆空舞动,他的身体在快速变化,先是到了中年,而后又转向少年。

        “轰”

        最终,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自他的身体中一步迈出,英姿勃发,无比的慑人,充满了锐气。

        身后,那一尊老体木木呆呆,一动不动,如泥塑木雕的一样,暮气沉沉。

        少年的眼眸像是两道天剑,犀利无比,让人无法与之对视,这是一个极度强势与可怕的少年。

        “怎么会这样?!”叶凡发呆。

        这是一个少年疯子,一转身,张口一吸,将老年疯子吞了下去,而后身体剧震,彻底复苏。

        所有人都惊住了,这是什么奇功,太阴黑月烙印眉心,返老还童,而后一口将原本的自我吸收,抹去岁月痕迹,以少年之姿现世。

        老疯子的容貌虽然变化了,但是方才的疯狂依然未减,还在入魔状态,眸光杀意无尽!

        最后一声大吼发出,被抹平的大地沉陷,出现一个无底的大渊,他随手一挥,将所有阵纹收了起来。

        而后,他在地上划刻,重新布道纹,像是在推演着什么,繁复深奥的让一方教主级人物都眼花,头疼欲裂。

        “数十尊太古祖王,还有千手神魔你们三大圣者,尽来紫微古星域,要血洗亿万生灵吗?我杀你们证道!”

        少年老疯子的声音无比冷酷,如一尊无上魔主跨诸天世界而来,降临在此。

        “我去杀了你们所有的祖王!”少年老疯子此语一出,天上地下皆出现雷鸣,像是触怒了上苍一样。

        他独立虚空中,黑发乱舞,眼神如刀子一样吓人,盯着一个方向。

        叶凡心头剧震,少年老疯子与以前简直判若两人,实在太强势与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