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 诡异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 诡异

    作品:《遮天

        当今之世,可与叶凡肉身相搏的人真的很少,姬家八祖坠入鼎中,被他踩在脚下,结果不言而喻。www.00ksw.org

        姬家八祖虽然为大能,但是在这样近的距离内落在叶凡的手里,任他天大的神通也发挥不出来,只能被镇压。

        他刚一催动法力,一个大脚丫子就落了下来,与他的脸来了第三次亲密接触。

        “小子你……”姬家八祖胸膛都快气炸了,胃都快气出血了,有生以来头一遭被人拿脚底板丈量脸有多宽。

        “老东西现在你还骄狂,我打你成猪头,连你姥姥都认不出来!”叶凡道。

        姬家八祖气的脑瓜仁疼,额头青筋暴跳,他这么大的年岁了,别说姥姥,连叔伯都几乎死绝了,被一个小辈这样奚落,踩在地上,真是忍受不了。

        “叶小贼你在我姬家撒野,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

        “妈的,我是后悔了,后悔刚才那几脚踩的太轻了,现在我帮你丈量一下你的脸皮有多厚!”

        叶凡的脚底板开始了第四次、第五次……第N次与那张老脸的亲密接触,跟盖章一样,印了一排又一排鞋底子印。

        而且,力道极大,每一次落下都有骨头碎开的声响,那已经不像是一张脸,而像是一张大饼,没有了人模样。

        “我杀了你!”姬家八祖咳血,几乎要昏厥过去了,对于他这种人来说任何酷刑都不见得有效,但是这样辱其颜面,比杀了他都难受。

        “杀你大爷。”叶凡抬脚给他来了个封喉术,差点将其脖子压断。

        “我杀你个小孽障!”姬家八祖状若疯狂,张口吐出先天本源的一口气精气,化成身外化身想逃走。

        “哪里走,给我回去!”叶凡轻叱。

        “砰”

        叶凡一脚丫子就将他给踩回了体内,肉身无双,这样近的距离内可清晰的听到他体内血液与法力流动的声音,一切尽在掌控中。

        “老东西,自始至终你都与王家沆瀣一气,几次要杀我,而今你倒霉催的坠入我的鼎中,你说怎么办?”

        “叶小孽障,你伤我一根汗毛,姬家会卸掉你一条大腿……”姬家八祖发狠。

        “你这老东西还嘴硬,你这样的人就该镇压在茅坑一万年,杀你都嫌太便宜。”

        叶凡脚下用力,骨头断裂的声音不时发出,姬家八祖被踩的都快没有人形了,跟一块泥团一样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暴打姬家老八,在鼎中世界上演,姬家八祖惨叫,都不像是人声了。

        此时,外界一片大乱,虚空古镜在逐渐复苏,内蕴的神祇有了一丝波动,仿佛要醒过来一样。

        两名元老则在大吼,控制古镜离开铜棺,因为现在他们有些犯嘀咕了,刚才竟然见到了虚空大帝,惊吓过度。

        然而,此时帝兵在逐渐复苏,两人已经控制不住,这里的恐怖波动越发的强盛了。古镜当中,飞出一片古老的星域,吞吐星辉。

        这种景象让人惊悚,一片真实的世界呈现,这枚古镜到底有多么大的威力?

        这是它自己诞生出的,还是被虚空大帝截取大宇宙本源而炼化进去的?所有人都惊憾,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注定它有无上神能。

        而这一切,还不是帝兵真正复活的状态,复苏依然在进行中,并未彻底活过来。

        星河无尽,混沌汹涌,都无法毁掉铜棺,当中的那团氤氲宝光吞纳一切,无论多么庞大的神能冲进去都会被吸收。

        “帝尸!”

        “难道说真的有一具古之大帝的尸体不成?”

        远处众人惊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得到过一具完整无缺的人族大帝尸体呢,那是无上瑰宝。

        不说其他,但是其肉身都可以用来铸炼成极道帝兵,无法来衡量有多么的珍贵!

        到底是虚空大帝,还是妖帝,亦或是斗战老圣皇?人们不禁惊疑,不同的人见到不同的景,根本无法确定。

        “你听到他们的话语了吗,我们方才所见到可能是幻象,并非我族大帝尸身。”姬家一位元老醒悟。

        “那就拼了!”另一位姬家元老催动虚空古镜,加快其复苏,而后慢慢压落,向古棺中沉坠而去。

        “住手!”远处传来一声惊怒,七八道人影飞快冲来,为首者正是姬家圣主。

        古镜复苏,吞纳天地,波动极为剧烈。不过姬家重地有大帝神纹镇封,他们并未能在第一时间洞悉,直至被姬紫月呼唤,才飞快赶来。

        “老八呢,你们干的好事!”姬家圣主怒了,连他都敢蒙骗,将其调走,这触犯了他的底线。

        “老八危矣,坠入圣体的鼎中了,还请先救他出来。”那两位元老中的一人道。

        “这是怎么回事?”姬家圣主与一干元老盯着虚空古镜还有那具铜棺几乎难以置信。

        姬紫月大眼睛通红,小嘴张成了“O”型,她拼尽一切手段闯入姬家重地总算将圣主等人寻来了,以为来晚了,未曾想到并不是多么糟糕。

        “对抗极道?!”

        “圣体有对抗极道的资本?!”

        姬家一干元老眼睛差点瞪出来,盯着铜棺看了又看,而后一些人出手,控制古镜让其沉眠,不再觉醒。

        不然,这两件兵器撞在一起,后果不堪预料,说不定会将姬家给抹平了。

        空中,古镜朦胧,无垠星域都飞了进去,如一片宇宙演化为一点,而后消失。但是,它方才所透发出的恐怖波动太强大了,姬家许多神岛都几乎坠落,出现裂纹。

        “老六,老九,你们干的好事!”姬家圣主大声喝斥。

        “嗡”

        他探出一只大手,一下子就将两人都给抓了过来,困在虚空中,一动都不能动,全部给镇压了。

        “嗯?”姬家人敏锐的觉察到了不对劲,铜棺依然在散发恐怖威能,向虚空镜涌去。

        “这是……要对抗吗!?”

        他们大吃一惊,事情有些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想要终止都很难,很有可能真的会发生极道大战。

        “过去,极道大战发生在域外,而今没有那样可飞出这片星域的人了,怎么办?!”

        许多人毛骨悚然,若真的发生极道对决,姬家都会遭受波及,大帝阵纹都不见得能挡住。

        这几人眼光独到,一眼就看出古棺中的东西堪与帝兵并论,绝对有毁天灭地的力量,甚至更强!

        “小叶子快阻止铜棺。”姬紫月呼唤。

        万物母气鼎中,叶凡停止了对八祖的蹂虐,运转兵字诀,竭尽所能,将棺盖向回推,这让他满头大汗。

        “轰”

        终于,一声巨响过后,古棺闭合,严丝合缝,所有氤氲宝光都消失,大道神音也停止,安寂了下来。

        至此,笼罩在所有人心头的压力才消失,无论是姬家人还是众多贵客,全都一阵后怕,这口棺材太神秘了。

        叶凡从鼎中走了出来,不过将却跟死狗一样的八祖镇压在了里面,并没有放出。

        “家主,这口古棺要留下。”一位元老传音。

        “不错,这口铜棺太可怕了,一定有天大的秘密,里面葬着的东西可对抗帝兵,值得研究啊!”另有人赞成。

        “你们不要多说了,以后不要针对圣体,让紫月与皓月同其往来!”姬家圣主郑重说道。

        姬家人安排了一座更为宏伟的宫阙,请众多宾客进去,叶凡背负铜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为其让出一条道路来。

        “圣主……”姬家有几名元老很激进,非常的不甘。

        “如果有谁贸然出手,别怪我不客气,动用族规。”姬家圣主声音发冷,而后将方才封住的两个元老,抖手扔进一片虚空天牢,道:“你们两人好好的去面壁思过!”

        不久后,神王体姬皓月被放出,不再囚禁。

        在这场宴会上,叶凡毫无疑问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那个棺材太醒目与骇人了,所有人都忌惮。

        拥有一件帝兵,足以开创出一个不朽的神朝!

        而且,持有者是一位潜力无边的圣体,意义就更加不同寻常了,一旦修行至大成,那将不可想象!

        最终,叶凡将姬家八祖交了出去,连此地杀了此人肯定没有办法善了,毕竟这是在姬家,圣地最看重颜面。

        当即,姬家圣主亲自出手,将八祖镇压,打入虚空天牢中,让其面壁思过。

        姬家有人表示了歉意,又做了这样的处置,最起码其他人觉得还算可以,处事公道,叶凡自不会多说什么。

        北原王家的人全都离场,没有一个人留下,借助姬家古阵,横渡虚空返回北原,他们片刻也不想呆下去了。

        “我儿不足两岁就被一只仙鹤负走,得乱古大帝传承,而今却落得这个下场,不知那仙鹤能否有知……”王腾的父亲悲愤。

        宴会上,叶凡被众人关注,却很警觉,他知道人们惧怕的是铜棺,这个宝贝千万不能有失。

        紫天都的姐姐风华绝代,巧笑嫣然,身材修长,莲步款款而来,几次敬酒,与其攀谈,甚至邀请他去神灵谷做客。

        叶凡知晓,太古王族可不好打交道,弄不好就会被他们活活啃食,不易走的过近。

        “当……”

        突然,一声钟响振聋发聩,几乎让所有人都如醍醐灌顶一样,刹那间产生了一种明悟。

        “当……”

        第二声钟响传来,如惊涛拍岸,与前次大不相同,让众人心神欲裂,宛如怒浪打在灵魂上。

        “当……”

        第三声钟响传来,如宇宙轰鸣,星域碰撞,无穷星辰沉坠,无垠星空崩塌,众人恐惧,几乎要瘫软在了地上。

        在场的修士中,有不少人对这种钟声都不陌生,当年曾被吓破胆,也不知道因此而死了多少人。

        “无始钟!”

        姬家圣主第一个站了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镇定与强大如他都差点跳起来。

        “天啊,真的是无始大帝的那口古钟之音!”

        东荒诸圣主都经历过昔日的劫难,当年共持有数件帝兵进攻紫山,但却都无功而返,且死了很多强者。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他的钟怎么到了南域?”

        “神啊,发生了什么?!”

        人们都惊悚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这怎么可能,无始钟怎么在南域响起?”

        “难道说,无始钟被人取了出来,带到了南域,要攻打姬家不成?!”

        许多人心头剧烈跳动,若真的是无始钟,这将是一件足以震惊五大域的可怕大事,无始钟竟出现了!

        “该不会是那口铜棺惹来的吧,今日所发生诸事,当属此最为诡异。”一位活化石咕哝。

        “什么,你难道是说,铜棺中可能是无始大帝的尸体?”另一位老古董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