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铜棺显化帝身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铜棺显化帝身

    作品:《遮天

        叶凡如经历了五马分尸一样的酷刑,浑身剧痛,他只是以兵字诀掀开了一角铜棺而已,根本没有真正的触及到,但是却要抽干了他的精气。www.00ksw.org

        像是打开了仙王之藏,一段大道神音响彻天地,且有一团宝光氤氲,缭绕铜棺,弥漫出一片。

        许多人伸长了脖子,在远处观看,都想洞悉当中葬有什么,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惊色与不解。

        然而,接下来许多人心生恐惧,被动顶礼、匐倒了下去,像是在面对至高的神明一样,惶惶不安。

        “轰”

        天空中,那枚古镜沉浮,越发的真实,此前是自虚空中投影,而今真实显化出,古朴而大气,垂落下万丈混沌气。

        此情此景,骇人之极,白茫茫一片,如有上万条大瀑布自天外垂挂而下,几乎让人心神粉碎,诸多修士忍受不住,颤抖着跪拜了下去。

        两件古宝,全都展露异象,惊的人战战兢兢,没有一个人不发自心底的畏惧,但凡教主级人物都早已动身,远遁出去了也不知道多少里,其他人大多软倒在那里,体若筛糠。

        即便在无尽远处,教主级人物还都感觉心悸,忍不住胆寒,就更不要说其他人了,这是无法承受之重。

        “你们看到了吗,铜棺中有什么?”有人问道。

        “一片混沌,像是在开天辟地一样,根本望不透!”有人惊道。

        “怎么会这样,这是哪位大帝遗留在世上的圣物,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

        人们吃惊的发现,两件兵器无比恐怖,无论相距多么远,都让人们发自灵魂的惊惧,总是想跪拜下去,臣服而敬畏,不由自主。

        虚空镜在复苏过程中极度惊人,混沌万丈,如垂天之慕,倾泻而下,白茫茫一片,没有尽头,淹没一切。

        而铜棺则如一片古老的宇宙,在那里不断的诞生与溃灭,氤氲光雾朦胧,望不穿看不透,犹如一片世界本源的汪洋。

        “挡住了,铜棺挡住了虚空镜的攻势!”

        “万条白色的大瀑布垂落进了棺内,这是……发生了什么?”

        “棺材什么来头,怎么会这样?”

        人们惊悚,极道古镜透发出的一丝气息就足以将圣主碾碎,而今这么多混沌光垂落,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挡,但却被古棺吸收了!

        这一景象让人无法理解,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就是极道兵器的可怕之处吗,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对抗的。

        此时,叶凡以混沌龙巢中的仙珍裹住身躯,沉入万物母气鼎中,总算是保住自身不毁。不得不说,动用铜棺对他自己也有很大的杀伤力。

        此时,全靠虚空镜吸引了古棺的注意力,那自古长存的镜子拥有极大的杀伤力,如一尊大帝在觉醒,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远方,一些大能都惨叫,口吐鲜血,承受不住神能,可摧毁天地万物。

        要知道,在古代时,大帝可摘星捉月,以极道帝兵轰落下来诸多星域中的星辰来,拥有的战力不可想象!

        “啊……”

        “怎么会这样?”远处有人大叫,惶恐膜拜,咳血倒退。

        幸好姬家的这片神金古殿有阵纹,将瘫软在地上的人都传送走了,不然那些人都将成为肉酱,全部在无形压力下成为血泥。

        这就是古之大帝的兵器,并没有真正复活,只是在初期复苏的过程中就有这样的伟力,骇人之极,挡着必成灰。

        “小子我看你能坚持到几时!”天空中姬家八祖阴恻恻,他与两位元老立身在上万道混沌瀑布下。虚空古镜为他们所控,因此三人并未受到冲击,相反还被混沌气笼罩,护住了躯体,此时可以说万劫不灭,没有人可以攻破他们。

        即便是圣人来了,恐怕都要头疼,古之大帝的兵器觉醒,释放的神能无穷无量,拥有不朽的浩瀚力量。

        叶凡心中一紧,天空中那枚虚空古镜在复苏,威能越来越吓人了,必须要打破僵局才行。

        “当”

        他又一次催动兵字诀,用力将铜棺的盖子掀开,那一角越来越大,像是在开天辟地一样!

        第一缕光飞出,天地万物都明亮了,第一道混沌呈现,一片古老的宇宙似成型了,第一道神音发出,如仙王在讲道,天降祥瑞,地生神莲。

        这是一片可怕而妖异的场景,铜棺打开少半截,各种光与音同出,那里一片氤氲密布,无法望透。

        “轰”

        犹如千军万马在奔腾,所有混沌大瀑布都垂落而下,冲进古棺内,无比的可怖,如惊涛万重,聚于一口海眼中。

        “真的挡住了虚空镜,这是极道对决!”

        铜棺将虚空古镜的混沌光吸收了,不断纳入进去,它如无量的深渊,永远都填不满。

        叶凡离的最近,自然想观探棺内有什么,然而神念如受针扎,根本无法接近棺中。

        且,若非空中的虚空镜牵制了铜棺,令其各种光与音向上冲,他多半会粉碎,即便有仙珍与万物母气鼎也难挡。

        “不行,我一定要看清!”

        叶凡聚纳神识,强行催动灵觉,要穿过古棺,进入铜棺内去看个仔细。

        “啊……”

        他惨叫了一声,双眼滴血,源天神眼差点被刺瞎,但他终于见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当中有一具尸体!

        “不可能!”

        叶凡充满了震惊之色,那具躯体冰冷无比,静静的躺在一片古老的宇宙中心,混沌汹涌,却万劫不朽。

        “怎么与我一模一样?!”

        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古棺中的冰冷尸体与他并无二致,他如果躺在旁边挑不出一点异处来。

        “望穿三千世界!”远空,猴子大叫,火眼金睛,射出两道神芒,气冲斗牛,光照天宇,而后没入铜棺中。

        “啊……”刹那间,猴子也是一声惨叫传出,双目淌血,仰天栽倒了下去,无比的震惊,叫道:“父亲,怎么会是他!”

        他见到了一只老猿,浑身金毛璀璨,虽然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但是那种天上地下惟我独尊,舍我其谁的气概,依然不减当年。

        太古的皇,睥睨天下,傲视万古,斗战老圣皇以斗战闻名,古今无敌,那种独霸苍穹,横扫乾坤的气势别人根本模仿不了。

        同一时间,南妖双目射出两道奇光,穿透永恒,妖异绝伦,如一尊妖神睁开了天目!

        妖皇殿中有一块血祭台,上面生有一颗天地法眼,若是法力无边,有大帝之道力,可以它看遍诸天万界,而南妖却藉此磨砺出了自己的天眼。

        “啊……”

        他也是一声惨叫,双眼鲜血淋淋,险些被刺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颤声道:“怎么会是他?!”

        “给我破,堪破本源!”赤龙道人低沉的了吼了一声,身为一尊活化石,他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战力。

        在他的双目中射出两条赤龙,没入了古棺内,想要一窥究竟,然而强大如他也未能例外,一声闷哼,眼角淌血。

        “妖帝!”赤龙老道大吃一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他在古棺中见到了一身青衣的无上妖族大帝。

        众人大惊,古棺中到底有什么,几人所见根本不一样,到底谁发现了真相?

        “召唤大帝虚影!”就在这时,高天上的姬家八祖大喝,他们开始催动古镜,释放一种禁术。

        虚空古镜一旦复活,将有无穷妙术可用,而今刚处在复苏初期,只能动用消耗最少的禁法,一尊古帝在镜中浮现,而后一步跨了出来。

        “虚空大帝,那就是虚空大帝!”远处,有人惊呼。众人闻言,无比震撼,全都死死的盯着那片天空。

        这是古镜烙印下的一道影子,为古之大帝所留,虽非真身,但却也有逆天之力,召唤而出后将无比可怕。

        “极道兵器果真惊人,这只是消耗最少的禁术,只为一道虚影。若是古镜彻底复活,如大帝真身一击,将无以伦比!”

        “轰”

        即便这样,那道朦胧的影子依然很惊人,将周围的空间全都毁灭了,带动滔天混沌扑向铜棺。

        远处,众人脸色煞白,这一击足以让所有圣主毁灭,联手都无法抗衡,这就是一道大帝之威的压力,纵为虚影也无人能敌。

        “啊……什么?”

        姬家八祖吃惊的大叫了起来,他见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虚影没入铜棺的刹那,一片星域呈现,一具尸体在黑暗与冰冷的古老宇宙中独自飘移。

        “虚空大帝!”

        他心神欲裂,无比骇然,怎么也没有想到见到这样一种情景,姬家有虚空大帝的一幅画像,身为姬家元老自然见到过。

        “这是他大帝的古棺,是他从枯寂的宇宙中回来了……”姬家八祖发傻,难道他们在以虚空大帝的兵器攻击他的棺椁吗?

        “先祖将自己葬在了无尽虚空中,难道真的是他的安息之棺,自域外归来了?”另外两位元老也失声道。

        “嗡”

        那道虚影没入进去,化成了混沌,消失在了里面,不再出现。

        铜棺一阵颤动,射出一道道氤氲光雾,发出更加宏大的神音,响彻天宇,震慑人心。

        “砰”

        姬家八祖心神失守,被一片光雾擦中,若非有混沌光守护,必然成为了尘埃,即便如此他也大叫了一声坠落了下来。

        “收!”

        叶凡以万物母气鼎将他收了进来,古朴的大鼎那可纳无垠虚空,里面空间广大,叶凡从天而降,一脚踏在他的脸上,踩着降落在鼎底。

        “小孽障你……”

        “噗”

        叶凡用脚一碾,他的满口牙齿全部吐了出来,鲜血喷出一片,再也无法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