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强势面对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强势面对

    作品:《遮天

        庞博身材很魁伟,比常人高出两三头,浓眉大眼,皮肤呈古铜色,很有一种力感,此时心中非常激动。www.00ksw.org

        不过,他神色却非常平静,不想别人看出什么有防备,上前捶了叶凡一拳,传音道:“这都能想的出来,让我看看。”

        庞博与叶凡一样,因九龙拉棺而来,莫名穿行星空古路来到这个世界,对这具棺椁有着一种特别的的情绪。

        “你们看那大胖子在干什么?”远处,有人瞠目结舌,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妈的,谁说我胖,这是雄壮,不是胖,睁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看!”庞博气道,他的胳膊比别人的腿还粗,的确是壮硕无比。

        “他刚才在咬棺材!”别人没有理会他,在阐述刚才的见到的事实。

        “真硬啊!”庞博咕哝了一句。

        叶凡也一阵无语,庞博也太搞了,上来就咬了一口青铜棺椁,这是在拿它出气吗,让他都有点发呆。

        “妈的,最近总是啃棺材板,习惯性动作,你当什么都没看见。”庞博自己也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我以后去给你寻龙髓!”叶凡道。

        “没事,不死古茶树,乃是天下第一悟道神树,虽然被炼成棺材板了,但是却有奇效,我也遭天打雷劈进仙台秘境了。”庞博很硬气的说道。

        “那家伙连棺材都想吃,以后有多远躲多远。”有大人物告诫弟子,觉得这是个人魔,性情与常人不一样。

        远处,很多人无语,盯着庞博左看右看,还真没看出来这么雄伟的一条大汉,居然这么让人发瘆。

        王家当中有人大笑,其中一个中年人背负双手,向前走来,道:“背负棺材来,是为自己准备的吗?明知必死,还来一战。”

        “这是为你们准备的。”李黑水在人群中传音,对北原这个古世家极度不满。

        庞博摇头,道:“错了,他们配不上这口铜棺,要以此送他们上路用。”

        青铜棺椁,当中葬有一位根本不可揣测的存在,不要说是他们,就是一位远古圣人来也没资格入主。

        “哈哈……”另一边,姬家八祖大笑,却什么也没有说,意态明显,这是讽刺叶凡自不量力。

        叶凡背负铜棺上前,每一步落下都在虚空中留下一个脚印,让许多人变色,肉身如此强横,绝对超越圣主。

        他们以为叶凡这是在示威,殊不知实在是铜棺太沉重了,比一座大岳还可怕,足以将一方教主压倒在地。

        叶凡身为圣体都深感吃力,不过离开荒古禁地后,他的法力复苏,可与肉壳共同支撑,不再那么举步维艰了。

        “既然来拜访我姬家,那就进来吧。”姬家一位元老开口,与王腾的玄祖是旧识,面无表情。

        “远来是客,就请入内吧。”姬家八祖也出言,带着一丝冷漠的笑容。

        姬家,有虚空古镜在,震慑万古,任你天大的神通,逆世的修为,一旦进去也要被镇压,称得上龙潭虎穴!

        姬家八祖这样邀请,并不是什么盛情,而是带着一丝冷冽,相当于请君入瓮,并没有什么善意。

        “小叶子不能入内啊!”远处,李黑水传音,提醒他虚空镜的可怕,到时候即便有行字诀,想跑都不能。

        “既然来了,自然是要拜会,当入姬家,对虚空大帝一拜。”叶凡背负青铜古棺,大步前行,真的要走进去。

        所有人吃了一惊,原以为他要在姬家外面了断,没有想到还真敢进去,荒古世家相当于一处禁地,若是冲突起来,有进无出。

        姬家八祖神色一滞,他原本还想奚落叶凡怯懦,此时根本没法出口,对方无所畏惧,向他走来。

        “里面请。”姬家一位老修士引路,而后所有人都向这个古世家的深处走去,路上很压抑,来的都是高手,皆是各大势力的代表。

        “叶凡你这是何意,背负古棺而来,且带到了这种圣地,这是对姬族的不敬!”王家中有一人开口,还没有进去,在半路上就开始发难了。

        叶凡根本没有理会,将其无视,与庞博、李黑水等人一起向前走,把他当成了空气。

        “圣体我在你与你说话呢,你听到了没有?!”这个男子年岁不是很大,是王腾的堂弟,脾气很冲。

        “你算什么东西,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叶凡扫了他一眼,像是见到了一只苍蝇一样,微微蹙眉。

        “你……”这个年轻男子大怒,叶凡在北域铲平了他们的石坊,举族共恨,此时自然大怒。

        “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姬家前辈都没有多说,你当自己是谁了,滚!”叶凡一声轻叱,此人一个趔趄,感觉头颅嗡嗡作响,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叶凡气势迫人,一声轻叱,将王家年轻一代都震的一阵摇动,惊住了很多人。

        “叶小友,老朽也想问,你为何带着一口棺材登临我姬家之门?”姬家八祖开口,神色不善,大有借题发作之势。

        “你我皆为修士,还在乎这些吗,此棺是我的兵器,就如他他们所背的圣剑一样。”叶凡平淡的回应道。

        还没有进入姬家的大厅,就已经有些紧张气氛了,怀着凑热闹而来的众多修士都在期待,今日必有一战。

        姬家八祖没有多说什么,带领众人踏云而行,来到一片云蒸霞蔚之地,进入一座宏伟的天阙中。

        许多强者方才都没有出去,比如说姬家之主、赤龙道人、王家玄祖等,一个后辈到此,老辈人物少有出迎,除非另有目的。此外,紫天都、南妖、齐祸水等一些年轻人杰也都稳如泰山,依然端坐大厅中。

        此时,叶凡背棺而入,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有的充满敌意,有的则露出忧虑,还有的漠不关心。

        “当”

        一声清脆的金属鸣音,叶凡将古棺放在了地上,整片大厅都一阵摇动,差点翻转,若非布有阵纹,绝对塌陷了。

        众人都心中剧烈跳动,这口铜棺到底有多么沉重?当中尤以一人最为震惊,那就是南妖,瞳孔射出两道奇光,死死的定住了古棺。

        叶凡第一次登临姬家,并没有失礼,向一些元老行礼,而后又拜见了赤龙老道等一些故人。

        “你就是圣体叶凡?”一个年老的修士站起身来,死死的定住了他。

        庞博提醒,这是王腾的一位叔叔,实力强大,在北原王家有很大的权势,此时站在台阶上阴沉着脸,俯视过来。

        “你有什么事吗?”叶凡很冷淡的问道。

        “你杀了我族弟王成风,斩了我侄儿王冲,又在北域将我族石坊铲平,你说我找你所为何事?!”王成云目光阴鸷,大声质问。

        “我说你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叶凡简单而干脆的回应了他一句,而后选了一张桌位,自顾坐了下来。

        王成云怒发冲冠,一下子沉下了脸,当场大步逼了过来,有滔天法力在汹涌,如一尊杀神一样到了近前。

        另一边,第五大寇吴道站了起来,他是被李黑水、吴中天他们请来的,逼住了王成云,怕叶凡有闪失。

        “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叶凡向吴道见礼,而后斜睨王成云,道:“这是姬家,容不得你放肆。”

        他大声呵斥一个为老辈强者,根本就没有一丝在乎,更不可能有惧意,这种语气让很多人惊异。

        王成云神色很冷,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一个小辈敢这样训斥他,真是破天荒了,太阳从西面出来了。

        “杀我族人,还敢出现在此地,你这是自断生路!”王成云双眼射出渗人的光华。

        “与你们的冲突,我不想多说什么,我只能说,你们王家的人咎由自取,都是在找死!”叶凡相当的不客气。

        姬家的人出面拦阻,真怕双方在此动手,毕竟都是宾客,若要在此大打出手就不好了,身为主人面子上过不去。

        “杀了我亲弟弟,今日还敢来此,这是一种挑衅,我请求姬家圣主给我们一块场地解决纷争。”王腾的父亲也站了起来,大步向这边走来。

        “把王腾叫出来吧。”叶凡开口,而今他就是冲着北帝来的,只要杀了他,什么都解决了。

        姬家八祖面无表情,走了过来,道:“你所为何来,难道是来我姬家杀人的吗?”他忽略王家挑衅,先为叶凡扣了一顶帽子,道:“先祖虽已逝,但大帝昔年的修行神土也不容亵渎,胆敢冒犯者,虚空古镜下无生魂!”

        这种威慑,谁人不怕?深知在这片古地内,虚空镜的圣光随时会落下,没有人可以抵抗。

        “我为见紫月而来,方才王家挑衅我在先,不过是对他们的回应而已。”叶凡从容开口,手放在铜棺上。

        “紫月都快订婚了,你想见她,很是无礼。”王成坤开口,神色冷冽,那是他们王家的未来儿媳,他相当的不满。

        “恳请姬家圣主,让我见紫月一面。”叶凡认真的说道。

        姬家八祖冷笑,刚要说什么,但却被阻住了,姬家圣主走来,吩咐道:“让紫月来。”

        一名年轻的子弟诧异,看了一眼叶凡,而后快速离去,飞向远方的一片琼楼玉宇。

        在场的人都神色一动,没有想到姬家圣主竟然答应了,有些出乎意料,皆若有所思。

        “让腾儿出关,快点过来。”王成坤传音,吩咐一名弟子。

        不多时,远空一个紫衣少女如谪仙子一样飞来,乌发如云,俏脸如玉,一双大眼空灵无比,内蕴神秀。

        不过,今日的姬紫月未有笑颜,没有小酒窝呈现,缺少了往日的俏皮,亮晶晶的小虎牙也见不到了。

        “紫月!”叶凡背负铜棺迎了出去。

        “小叶子!”姬紫月小嘴张成了“O”型,看了看他,又望了望那口古棺,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我听说有人强迫你订婚,我为你解忧而来。”

        姬紫月闻听此话,大眼顿时弯成了月牙状,小酒窝呈现,露出一缕动人的笑颜,贝齿如玉,闪动光泽。

        叶凡继续,道:“只要你摇头不同意,今日我带你走,谁也不能阻拦!”

        此话一出,满场震动,所有人都很吃惊,没有想到他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轰隆隆”

        远处,一辆金色的古战车作响,发出万丈光芒,一个高大雄伟的身影立身在上,如天帝降世一样,黑发飞舞,在其头上龙凤和鸣,圣光垂落。

        北帝出现,驱动不朽战车而来,强势无比,神圣光华滚滚而来,铺天盖地。

        “圣体你是来送死的吗?”王腾冷漠的声音传来,震动数百里。

        叶凡没有看他,而是望着姬紫月的俏脸,道:“紫月你同意吗?”

        “我当然不同意!”姬紫月大声道,对着叶凡露出笑颜,无比的明媚与动人,一时间让天上的太阳都暗淡了下去。

        “那好,我斩了他!”叶凡霍的转身,面对王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