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惊见太虚神王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惊见太虚神王

    作品:《遮天

        一叶轻舟顺江而下,两岸青山巍巍,猿啼虎啸,叶凡盘坐扁舟上独饮,水流时而平缓,时而湍急。www.00ksw.org

        他这些天来都找不到黑皇,死狗在东荒已经是一个传说,不久前差点将北帝坑杀,着实震动浩瀚东土。

        叶凡却也不急于寻人,只要小囡囡他们没有危险,他就不担心,在此期间他游历东荒名山大川,平静的修行,非常的自然。

        “落日谷,一位远古圣人的闭关之地,沧海桑田,十几万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剩下了。”

        大江东去,淘尽大峡谷,而今的落日谷成为了一片汪泽,古之圣人所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也消失了。

        叶凡立于舟头,将一杯酒水洒下,任江水湍急而流,小舟岿然不动,静静的定在那里,他仔细凝望。

        落日谷早已被水泽淹没,唯有一些山头露出水面,如龙蛇蜿蜒,似巨龟望月,很是奇特与怪异。

        “当初,那位圣人开创龟蛇十二剑,横扫东荒,开创一威名赫赫的无上大教,诸圣地都前来贺拜。”

        “可惜啊,再伟大的传承也有走向终点的一天,盛极而衰,不过两万年而终,如此之快,让人愕然,烟消尘月中。”

        “叹息,龟蛇十二剑就此成为绝响,一宗震古烁今的绝学,永远的消失了。”

        叶凡修身,信步而游,遇到这样的古迹,自是要凭吊一番,希望能够感受前人的道痕与心境历程。

        “龟蛇十二剑,难道与这片山岭有关?”他眺望仅余的这些山头,露在水面上,形似灵蛇,又如老龟。

        落日凄艳,夕阳如血,染红天际,山头如有灵性一样,似乎在那落日余晖中跳动,如龟蛇并起。

        “是山动,是水动,还是心动?”

        叶凡静心凝神,散发出神识,蔓延向所有蛇岭与龟山,一刹那间山川大地,滚滚江水全都大鸣,发出一声声黄钟大吕一样的声响。

        “这是……”

        前贤精神印记,贯穿千古,始终不灭,在这一刻被他引动,全都共鸣了起来,像是有上百座大钟在震动。

        江水滔滔,卷天而上,崖壁绝天,隆隆摇动,各种圣光闪烁,照耀整片天地,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下去。

        叶凡初时以为是那位远古圣人的烙印,也许触发了龟蛇十二剑也说不定,但是很快就否决了。

        这是近百种烙印共鸣,而非一道强大的道痕,很快他就知道了怎么回事,前人与他一样来此凭吊,留下精神碎片一段,烙在了山崖间。

        “一宗罕世绝学,真的烟消在了古代,这么多人都来寻过,却也都空留遗叹。”

        半个月后,叶凡早已横渡远去,来到了一片大荒中,数十万里不见人烟,唯有古木,还有兽吼。

        殒王坟,这是一片喋血之地,光秃秃的山地,寸草不生,连鸟儿都不落下,无比的寂静,一丝风都没有。

        这是一片名副其实的不毛之地,山地成赤色,像是被血染红一样,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还是那般的凄艳。

        远处,大荒葱郁,植物丰茂,唯有这里犹如一片孤岛,没有一点生机。

        相传,这里是一位神王的陨落地,他实力逆天,无敌天下,达到了圣人之境。

        可以说,在那个年代,一位达到圣人之境的东荒神体是极度可怕的,世上没有敌手,横扫天下而没有一个对手。

        这位盖代神王与第一代源天师交好,他们共同步入晚年,源天师一脉的鼻祖发生不祥,种种可怕而又玄秘的事接踵而来。

        最终,东荒神王携与源天鼻祖共赴这片大荒,晚年一起隐居,准备抗过各种可怖事情。

        可是,任无敌神王天大的本领,手段逆世,却也不能改变什么,隐居半年后此地发生了震动东荒的大战。

        外界无从得知细情,但是却在那一天看到了冲霄的血芒,以及东荒神体的最强奥术,打翻了天地,血光淹没整片大荒。

        恐怖的气机,让东荒最古老的活化石全都有感应,一个个内心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事后,人们赶到这里,盖代神王喋血,鲜血染红大地,与源天师鼻祖皆亡,尸骨无存。

        殒王坟,可以说是远古时一位无敌神王的鲜血染红的,淹没了这片大荒,蕴含有神灵血,自古至今而不褪色。

        “源天师一脉的鼻祖与这样一位无敌人杰,晚年共抗‘不祥’都饮恨而终,真是可怕……”

        叶凡深思,心中很不宁静,源天师的晚年真是难以度过,那是一个大劫,他不知道将来如何面对。

        “那是……”突然,他神色一震,见到了一条身影,立于血坟上。

        那个人身穿一身灰衣,一闪而没,快到不可思议,以叶凡的神眼都未能看清,跟不上其速度。

        太快了!

        叶凡距离过远,觉得背影有点熟悉,而后突然心中一震,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脚踩行字诀追了下去。

        然而,当他来到近前,早已是踪影渺然,依照那种速度来看远去**百里都有可能了,不可能追上。

        “神王前辈!”他大喊,整片大荒都隆隆响动,然而却没有任何回应。

        叶凡觉得,自己看到了消失数年之久的绝代神王姜太虚,这个苦情一生、英雄一世的白衣王者。

        “真的像是他……”他不能确定,但却觉得有六成不会错,心中无比震动。

        “绝代白衣神王没有死,他活了下来,那么说他现在一定突破了!”叶凡心中激动,却也为神王一生遭遇而叹息。

        太古祖王都快相继出世了,白衣神王归来,对于叶凡来说无比振奋,将来若是与古生灵开战,这将是一个无敌的战力。

        “极于情,因心爱的女人而萌生死志,斩尽神王本源,最终却又再生,这样的人到底会多么强大?”叶凡不知。

        毫不留恋,斩掉神王本源,救下小婷婷,归于一介凡人,恐怕古往今来没有一个神王愿这样做!

        “白衣神王为我流尽神灵血,又为小婷婷耗尽本源,最后只身远去,想与随彩云仙子共葬于山林间,他在这种境地下活了……”

        叶凡在此盘桓良久,体悟古之圣人留下的遗迹道痕,静修半个月后起身,却未能见姜太虚归来,他很遗憾。

        “圣体叶凡敢出现,斩尽他的三魂七魄,永世不得超生!”这是王家的话语,响彻东荒。

        “有我儿王腾在,他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即便他是圣体,修至大成,也只能被毙掉,成为大帝路畔的一堆枯骨!”王腾的父亲很高调,亲自站了出来,道:“敢出来就杀他!”

        浩瀚东荒,暗流涌动,叶凡从名山大川修身归来,自然听到了这些话,他没有再去攻伐王家的产业,他相信对方一定准备好了天罗地网。

        “王家你们如果想死,就全来东荒吧,我一个一个斩掉你们。”这是叶凡归来后的所说出话语,且在中域现身。

        与此同时,一个很不好的信号出现在东土大地上,有太古生灵出世,由北而来,在游历名山大川。

        “圣体吗,就是一个笑话,在我族面前,什么体质都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第一位年轻的太古王族出世了,放出这样的话语。

        这是一个强大的古生灵,破神源而出,尽管很年轻,但却让人忌惮,有人见到北帝王腾曾与他走在一起,亲自相陪。

        “王兄,我帮你解决这个所谓的圣体,我族想杀人,天上地下都没有人能挡!”一位年轻的太古王族这样说道,一头紫发,眼神凌厉,高傲而冷漠。

        “你们的圣皇子与他有交,你这样做,是否会导致太古种族内部不和?”

        “斗战圣皇早已坐化太古年间,而今他还是什么皇子,若不敌我等王族后代,就只是一只圣猿而已!”那个年轻的太古王族冷笑连连。

        “只要能将叶凡找出来,我一个手指头碾死他足矣!”王腾漠然道。

        北域,一片古老的山脉中,一座宏伟的地下古阙中,两人相对而坐,这样的议论着。

        “无妨,想将他找出他来不是没有办法,我族祖王年轻得道时炼化了一汪神湖,有无穷妙用。如今就置于古洞深处,你我合力去催动,当可倒映出他的踪迹。”年轻的太古王族这样说道。

        一片巨大的洞穴,不时可见到一两个神源巨块,内封有强大的古生灵,在沉沉浮浮,无比可怖。

        他们走入深处,见到一个方圆十丈的小湖,一片淡金色,流动妖异的光华,两人合力催动,顿时发出呜呜之音。

        接着,淡金色的小湖波光淋漓,而后快速抖动了起来,接着又平滑如镜,倒映出一片山川大地。

        “在心中想那个人的形貌,默念他的名字!”年轻的太古王族提醒。

        王腾一声低喝,九龙、九凰、九虎、九玄武一并冲起,淹没古洞,光华璀璨,他如中央大帝一样,被四种仙灵环绕在中心。

        “哗啦”

        淡金色的神湖一响,水光流动,一片山脉呈现而出,巍峨磅礴,一座绝崖峭壁上站着一道身影,正是叶凡。

        “刷”

        蓦地,叶凡回头望来,似有实质性的目光穿透神湖而出,所有画面都一下子破碎了。

        “他身上有一宗秘宝,可阻挡我们探寻,不过这足够了,他来到了北域,那个地方我去过!”太古王族冷笑。

        “我现在就去杀他!”王腾一下子就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