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渡天堑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渡天堑

    作品:《遮天

        化仙池与千古龙穴并生,相距不是很远,这让几人都很吃惊,两个被世人所惦念的净土在一个地方。www.00ksw.org

        “怪不得每次都是先后出世,原来都在登仙地,这近乎是神话中的阴阳二穴!”

        不要说是叶凡这样精研源术的人,就是其他几人也都看出了特别之处,这是一处天生的阴阳神土。

        化仙池在一座巨山之巅,那里非常开阔,水泽可见,流光溢彩,充满了霞光,喷薄而出,阳气极重,扑面而来,如天火一样。

        另一边那座大岳,山根处的古洞,吞吐龙气,虽然神圣,但却有一种太阴真力流动。

        “秦岭的千古大龙会动!”

        几人惊讶,那个龙穴所在的大岳并不是静止的,在以常人不可见的速度挪移,非常特别。

        “我们就这样寻到了化仙池,还见到了秦岭第一古穴,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他们都有些不真实感,这是让人快要窒息的天大仙缘。

        此时,叶凡皱起了眉头,虽然相距不过十几里远,但是每前进一步都会充满杀机,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

        “难于渡天堑,这是一条难以逾越的死路。”他郑重提醒每一个人,不要轻举妄动,千万不要前行。

        登仙地虽然无限消弱了,但是最后这一段路程却很可怖,难于上青天,被称作“渡天堑”。

        “百里死关,九十里登仙路,十里渡天堑,这最后十里圣人都难过!”

        “有这么严重?”其他几人皆生出寒意,每前行一步就相当于闯一次死关。

        “比我说的还严重,渡天堑又可称作仙人不渡,人力几乎难以过去,是天下最可怕的几种地势之一!”叶凡沉声道。

        他也没有想到最后十里路是如此的逆天,竟是“仙人不渡”,这种地形古今皆不可见,而此时此地却出现了。

        “这怎么办?”虽然来到了中州最古龙穴,但却不能接近,他们很不甘。

        叶凡道:“而今,唯有耐心等待了,化仙池与古穴还不算真正降世,等上一些时日,‘仙人不渡’多半可以通过。”

        九十里登仙路,原本就是绝地,若是在平日根本不可能通过,圣主来了都要饮恨,可隔断天下诸雄,而今,只是因为化仙池自主降世,显化世间,一切危险才被无限弱化,近乎消除,他们才能来到这里。

        最后十里‘渡天堑’并未被弱化,大成的王者来了,只要前进一步,也都是死路一条。

        十几头银翅夜叉飞过,发出凄厉的叫声,消失在地平线上,另一边几具老尸在山岩上吞吐晚霞,说不出的诡异。

        “这个地方很邪门啊,虽然神圣无比,但是怎么有这么多的死灵?”

        大地上,晚霞染红了万物,不时有人形生物出没,但绝对不会是人类,很多都死气沉沉。

        “秦岭地下多古陵,一些远古尸骸有着惊天的来历,有的通灵,来到了此地也不足为奇。”

        “这样看来,千古龙穴中真的葬进去了一个生物,滋养这么多年,谁能对付?”

        突然,地平线上一阵骚动,银翅夜叉,飞天厉鬼等全部惊退,如万兽奔逃一样。

        “不对劲,如百兽之王出没、群兽皆惊一样。”

        地平线上,传来巨响,一个高大的老人出现,焦黄的头发跟野草一样,一步一步走来。

        他足有两米多半,比常人高出很多,身体雄伟,力大无穷,每一步落下大地都颤抖一下。

        “这个人的肉身近乎恐怖,到底有多么沉重,怎么跟一座山在移动一样?”

        近了,这个头发焦黄,眼睛如金珠一样的老人跟一堵山一样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来到了近前。

        “这是九黎的一位超级老皇主!”几人皆吃惊。

        此人早已离世了,身上穿的皇者神衣都腐烂了,但依稀可见九黎神朝的印记,破败不堪。

        “这是与王者神兵并列的神衣,竟烂掉了,到底存在多么久的岁月了?”吴中天瞳孔收缩。

        “最起码存在四万年以上了,不然一件王者神衣不可能烂成这个样子。”姬皓月道。

        几人都心有忌惮,不过唯一让人心安的是,这个古尸似乎刚开灵智,眼神还有些呆滞,不是很灵活。

        “他肉身强大,但是手段不多,应该可以对付。”叶凡暗自庆幸,若是遇到上次的金身老和尚,在场的人恐怕都得死。

        “他冲我们来了!”

        这个雄伟的老皇主,金色的眼珠带着一层死气,大步逼来,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来。

        “哧”

        姬皓月弹指,一串五色血珠飞出,打在了这个红毛生物的身上,这是神王血,蕴含有破邪之神灵力。

        可是,神血力道强劲,打在老皇主身上,发出砰砰声根本没有穿透,无法伤他,并无用。

        “坏了,这个人生前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是一个王体,虽然没有修至大成,但神血却对他无用,因为他本身也拥有!”姬皓月惊道。

        “什么?!”众人吃惊,这竟是一个老王体,消息实在够惊人。

        让人庆幸的是,这个恶灵刚开灵智不久,只懂得吞吐日菁月华,还没有什么可怕手段,只是尸身坚固而已。

        “砰”

        吴中天、李黑水等人出手,各种法宝一起打了上去,但是却都无法撼动这个超级老皇主,全都被震开了。

        “一位王者的遗体这么坚硬!”

        在场的人纷纷出手,碎裂了几件法宝,都没有伤到王体分毫,跟金刚不坏之躯一样。

        “让我来!”庞博上前,祭出几枚石钉,发出噗噗声,一下子射穿古尸,王者血液灵性还未失,喷涌了出来。

        “砰”

        最终,这具老皇主的尸体倒了下去,人们庆幸他没有通灵,浑浑噩噩,不然几人就危险了。

        “好强大与神秘的石钉!”姬皓月大吃了一惊。

        这几枚石钉大有来历,乃是悟道古树所制成的棺椁上的钉子,叶凡一并给了庞博,被他视为珍宝。

        虽然仅是钉棺之物,但这是太古万族心中的超越神灵的存在祭炼成的,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不死天皇,真不知强大到了何种程度,他棺椁上的石钉都这样可怕……”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叶凡绕着化仙池还有龙穴观察了个仔细,也不知绘出多少源天纹络。

        他以源术推演,在十里外的地上刻的密密麻麻,源天纹络如繁星一样,数之不尽。

        “我推算,再有十几天此地将彻底显化世间,‘仙人不渡’将可通过。”

        “太好了,再有半月个,我们将有大收获了!”

        “千万要小心,纵然此地自主出现世间,但却也只有八条生路,分向八方。”叶凡郑重提醒。

        这么多天的演算,叶凡心惊肉跳,最后这十里路有绝世杀机,任何一位皇主进去都可化成脓血。

        “你们一定要仔细记下!”他在地上绘图,标注出八条路线,通向中心仙池与龙穴。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叶凡耗尽心力,布下无尽怨天纹络,将这片地域的地势都纳入了进来。

        “真正显化世间,一定还会有其他强者进来,我们也只能抢占一步先机而已。”

        仅有八条生路可渡过去,他们正好八人,决定每人各走一条路,抢占先手,与后来者夺天缘。

        “果然啊,有人来了!”

        时间匆匆,九十里登仙路迷雾散尽,有人发现了此地,消息第一时间被传了出去。

        又过了两日,最后十里天堑发生异变,杀机减弱,可以穿行了。

        “不要妄动,再等半日!”叶凡拦住了几人。

        此地,也有其他人来了,不少人冲了过去,结果哼都未能哼一声,当场被化了个干净。

        “走!”

        叶凡估算世间差不多了,八个人分别行动了起来,各选择了一条生路,如飞前进。

        他们每一步落下都很有讲究,提前也不知道演化多少遍了,早已详细记下了每一处落脚之地。

        这十里路很特别,而今只有八条生路,所有人都不敢大意,生怕走错路径。

        “哎呀”

        一条路上,姬家小月亮一声惊叫,相邻区域姬皓月一惊,而后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姬家的圣主来了,跟上了他妹妹的步法。

        “赶紧退走,此地你不要进来,太过危险了。”姬家圣主道,一指点在了姬紫月的眉心,拘禁出一条路线图。

        “这个老狐狸,一定早就来了!”叶凡在另一条路上自语。

        “家主,你带我进去呗。”姬紫月嘟嘴,摇动家主的手臂,不肯撒手。

        “今天这里要死很多人,你赶紧退走。”姬家圣主大袖一展,将她抛了出去,落在安全的一个落脚点。

        姬紫月皱了皱秀气的鼻子,转身就跑,出来后追向叶凡所在的那条路,跟了进去。

        远处,姜家、摇光、风族几大圣地的主人都出现了,跟来不少高手,其中无限接近源地师境界的欧阳晔也赫然在列。

        另一边,中州诸子百教,四大不朽神朝,各大教主纷纷现身,在他们身边有一些寻龙地师跟随。

        天下不乏奇人,他们推演过后,追逐叶凡所指出的八条路跟了下来,许多强者跟进。

        “哗啦啦”

        袈裟猎猎,一群老僧出现,有几人脑后出现几重佛光,神环罩体,悲天悯人,面带疾苦之色,一看就是绝顶高手。

        正东那条路上,一条年轻男子出现,驾驭金色的古战车,雄姿伟岸,黑发披肩,王腾到了。

        他修成了武道天眼,漆黑的瞳孔射出两道光华,盯住姜怀仁的背影,周身光芒万丈,追了下去。

        “砰”

        金色的古战车擦着姜怀仁的头颅而过,让他披头散发,险些大骂出来,但见到是北帝,他也只能暂时忍住。

        “你妈的,王腾,真以为你自己是天帝了,等着瞧。”

        金色古战车上,王冲站在其兄长身边,回头看了一眼,不屑的冷笑,道:“一会儿进来,别让我看到你们几人,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此前在秦城找我们麻烦的那个小子肯定是叶凡,这次我大哥真身来了,让他洗净脖子等着挨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