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兵字秘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兵字秘

    作品:《遮天

        一轮神月当空,皎洁而明亮,如水月华洒落,这片山地如笼罩着一层薄纱,素淡朦胧。www.00ksw.org

        石壁上,兵器印记不多,刻迹拙劣,但此时却大不相同了,月辉洒落,一片祥和,兵印在发光,且在流动。

        “不一样了,化腐朽为神奇……”叶凡惊异,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

        拙劣的刻痕化成了道的神韵,每一条痕迹都似一条真龙,一头鲲鹏,一个麒麟,一只神凰,神妙不可言。

        月满中天,神华如水,流淌而下,石壁上所有印记都活了,刻痕移动,与刚才所见大不相同。

        一种古老的气息迎面扑来,有一种沧桑,更有一种大气,属于道教的印记闪烁,一种飘渺的神音传来。

        叶凡心中一震,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原本一组拙劣的兵器图,此时却翻天覆地,完全不一样了。

        他见到了一只大鼎,三足两耳圆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代表了道的有形痕迹。他看到了一口大钟,天地间唯一,代表了时间与永恒。他望见了一座古塔,共分九重,代表了九重天,空间无垠。

        镜、炉、矛、剑、棍等其他兵器,也逐一呈现,各代表一种神秘法则,有各自不同的世界演化,深奥繁复。

        叶凡被吸引住了,心神难以移开,完全沉浸了进去,恍惚间听到有人在诵经,从域外传来,直入心海。

        他放开心灵,神识一片宁静,慢慢体悟,仔细观摩,如在聆听开天大道,无比的沉迷,眼中尽是古兵。

        可是,当他努力想抓到时,却又觉得有些飘渺与遥远,总是无法靠近,近在咫尺,又像远在天涯。

        鼎、钟、塔、矛、剑等一些兵器轮转,壁刻闪烁,此时宛若化成了一面玉璧,渐渐晶莹了起来,吞吐月光。

        叶凡无我无物,站在石壁前,一动不动,在他的眉心,那汪金色小湖炽盛,一个金色的小人迈步走出,悬在额前。

        金色的小人与叶凡一模一样,盯着石刻,通体闪烁道纹,那是道的印记,有一种说不出的神韵。

        在这一刻,鼎、钟、塔、炉、镜、矛、剑等全都转动了起来,开始重组,而后竟然分解,仅仅化成一个字————兵!

        这个字一出,天地星宇皆动,叶凡感觉耳鼓“嗡嗡”作响,一种宏大的天音从域外降下,振聋发聩。

        字字如刀,句句如剑,斩人的神魂,一般的人根本无法承受住,几可摧裂人心,劈开人的识海。

        叶凡的神识,那个金色的小人经过十几次天劫洗礼,吐纳天雷,早已得到过淬炼,故此承受了下来。

        不过,他依然受到了冲击,像是有一件永恒的仙兵在镇压,让其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几乎要仰天大吼。

        “兵字秘!”

        叶凡忍受这种兵锋临体、将要碎裂的痛楚,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千呼万唤始出来,费尽心机,寻遍主峰,也不可寻。

        最终,他未曾想到在后山的石壁上见到了九秘之兵字诀,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喜悦,山重水复疑无路,最终却得见真经。

        兵字秘,与此前几秘很不相同,如一件惊世仙兵一样,字字诛人心神,撼动修者的魂魄,且经文很长。

        主峰并不巍峨,不过比其他矮山高了几百米而已,后山古木婆娑,月辉流淌,很是安宁,偶尔有夜鸟啼鸣,显得更为幽静。

        叶凡耳中隆隆雷鸣,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道惊雷炸开,而外界却依然很平静,没有人知晓这一切。

        在他的眉心前,那个金色的小人盘坐,头上悬有一颗菩提子,垂落道光,与他一起连向那个兵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从这种妙境中醒转过来,神月皎洁柔和,后山一片洁白,如很多神羽散落。

        “这就是兵字秘!”

        御剑术、控器术等与此相比,不过小道尔,根本算不了什么,这才是真正控兵圣术,对如何掌控“器”,给予了最高诠释。

        “如果掌握了此秘,敌人纵有王者神兵,甚至传世圣兵,都有可能夺来!”

        叶凡心中震动,那样的无敌兵器,若持有一件,可以横行天下,几可无敌,而兵字秘却可对抗,徒手夺圣兵。

        可以料想,如果修为足够强大,修行到一定境界,甚至可夺极道帝兵,这简直骇人听闻,让人颤栗。

        “这一秘太可怕了,即便是不朽的圣地,或者永恒的神朝,拥有古之大帝的兵器,也不见得世上无敌。”

        叶凡惊叹,如果一位圣人掌握了兵字秘,说不定真可以夺来极道帝兵!

        兵器,修者的最大倚仗,可让战力无限提升,但是兵字秘一出,这对很多人来说一种噩耗,将打破平衡。

        “九秘,每一秘都这样逆天,怪不得要遭天妒,被人拆分,断了传承。”

        此秘一成,天地间一沙一石,皆可为兵,甚至敌人的兵器都是为自己而生的,神妙不可言。

        叶凡难以平静,兵字秘太可怕了,必须要掌握手中,将来会有无穷妙用。

        不过,这一秘很难修成,条件极为苛刻,欲控万兵,必先掌一兵,修成自己的仙兵,这是根基。

        叶凡体悟过后很吃惊,祭成自己的唯一仙兵,与以前他所奉行的一器破万法很像,但却更繁奥了。

        唯一仙兵,是兵字秘的根基所在,是修者的唯一证道之器,是为兵祖!

        “从祭炼自己的兵器开始……”叶凡很激动,兵字秘到手,他可更好的锤炼证道之物——万物母气鼎。

        他仅是体悟了片刻,就觉察到了王者神兵以及传世圣兵的可怕,那是活着的兵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持有者生命的延续。

        至于极道帝兵,则已经逆天,与上天夺造化,奥妙不可言,要遭天嫉,唯有演化到那一步才可理解。

        叶凡默默的参悟,兵字秘博大精深,从锤炼兵器,到养兵器,再到控器,包罗万象,从一把兵器的诞生到如何使用它,极为详尽。

        “以兵字诀炼化我的鼎,可让其臻至完美!”

        后山很宁静,没有一个人来打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一抬头,明月偏移,石壁暗淡,兵图消失了。

        叶凡来到秦门,前后长达两年之久,而今终于得到了想要的九秘。说起来,他要感谢月灵公主,因缘而成,不然天知道要到何时才能寻到。

        “秦门掌教一脉果然是蔡族的后人,他们有度神诀,还有兵字秘,极度强大啊,还有哪些传承呢?!”

        叶凡并未离去,他总觉得秦门有很多秘密,连一万年前的青帝都对他们出手,真不知有何等秘辛。

        不得不说,秦门主峰是一片净土,如果不去聆听太上掌教等人的大道,不用担心被度化,很适合修行。

        此后,叶凡一边修行一边留意,发现月灵公主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换一座山,但都围绕主峰,不会太远。

        不久后,他发现病老人也在转悠,但却不是在秦门附近,而是常入百万大山深处,时常出现在一些湖泊前。

        叶凡惊讶的发现,病老人在寻找化仙池,每当遇到刻有那样的古碑,他都会跳入湖中,一阵搜索。

        化仙池是否存在,难以确定,有仙之遗秘。且,世人皆言,青帝诞生当中,更为其增添一抹神秘色彩。

        “无穷山脉中,立碑的化仙池就有数十上百个,天知道哪个为真,甚至可能都是假的,他想做什么?”

        古往今来,也不知有多少强者来寻觅,但都不能确定哪一处为真正的仙湖,从来都是败兴而回。

        “老哥你到底在寻什么?”有一天,叶凡终于忍不住了,向病老人问道。

        这名老人高深莫测,叶凡看不出深浅,此前曾指点过他,告知主峰有度神诀,去了多半会有厄难。

        “我在寻仙缘,可惜……可遇不可求,看来我是没有什么希望了。”病老人轻叹。

        “化仙池……有什么仙缘?”叶凡惊异。

        “你可知青帝为何能在后荒古时代证道成帝,震古烁今,成为十万年来第一人?”

        “难道与仙池有关?”

        “起初有很大关联啊,他在化仙池中诞生,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病老人很神秘,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说出来的一番话语让人瞠目结舌。

        “那是一个仙池,天知道当中都孕有怎样的宝贝,青帝为一株青莲,初生之际,扎根在湖水下淤泥中,植于一块绿铜上。”

        “什么?!”叶凡一惊,他一下子想到了体内的绿铜块。

        相传,这是青帝临坐化前从中州抢来的,惹出了天大的风波,五大域皆动,发生了大乱。

        “化仙池,是一方真正的仙池,自太古年间到现在,内蕴无穷神材,更有一些仙珍沉浸当中。”

        按照病老人所说,绿铜就是一枚仙珍,不过是一块碎片,可与上天夺造化,也许仙池中还有几片。

        “蔡族有大机缘,也曾有人进过化仙池……”病老人道。

        叶凡心头一跳,觉得青帝灭蔡族的秘辛将要被揭开了,三万年前的迷雾马上被吹散,这个仙池来历吓人。

        病老人轻叹,并没有继续说,反倒说起了另外一些秘辛,道:“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十几万年前,那位大帝想以仙珍祭炼出一口帝钟,也来过化仙池。”

        “无始钟的材料取自化仙池?”叶凡惊讶。

        病老人点头,道:“是沉在仙池中的一块仙珍。”

        叶凡真的很吃惊,无始钟的炼制还有这样的隐情,无始大帝竟来过化仙池,看来这口古池实在非凡。

        “两千年前,一个骑青牛的域外来客也进入过化仙池,不久后一个自称为释迦牟尼的和尚也进去过。”

        “什么?!”叶凡腾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