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匆匆一年半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匆匆一年半

    作品:《遮天

        叶凡一声长啸,紧追不舍,他拥有行字秘,速度何其快,眨眼就到了后方,激烈出手。www.00ksw.org

        “砰”

        战斗持续,华云飞又一次口吐鲜血,李小曼的莲花战衣也被打碎,染血坠落,成为齑粉。

        叶凡神色冷漠,并不多言,不断追杀,这一路上也不知道翻过了多少座大山,一直到了后半夜还在剧战。

        明月皎洁,秦岭地下多古陵,后半夜经常可见到一些老尸爬出古坟,对月吞吐菁华。

        万里大追杀,不时传来神力波动,常有山峰倒塌,三人边走边战,毁掉山峦无尽。

        华云飞披头散发,身受重伤,浑身骨头断裂多处。李小曼亦如此,五脏皆裂,浑身都被血水染红了。

        另一边,叶凡也好不到哪里去,身遭受了极为严重的创伤,这次大战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华云飞已经连用去三座玄玉台,藉此横渡虚空,可是叶凡身上也有阵台,紧追不舍,一路跟了下来,难以摆脱。

        此时,华云飞终于是有一丝沉不住气了,再这样下耗下去,本源都要干涸,生命多半会走向终点。

        叶凡除却九秘外,没有其他大帝级的秘术,因为那些都记载在各种古经的禁忌篇中,他不可能得到。

        不过,他却有几种最强大的本源心法,在这一刻道经、西皇经、恒宇经、太皇经同时运转,各个大秘境皆在发光。

        叶凡的轮海、道宫、四极、化龙四大秘境,皆传出诵经之声,像是有四位古帝觉醒,天地星宇大动荡!

        “轰”

        他的各种异象不知何种原因,刹那合一,虽然一片模糊,无法看清,但是却有一股可怕的力量震出。

        纵然是叶凡自己也承受不住,差点粉碎在当中,若非有黄金太极圆守护,他恐怕会成为第一个被自己的异象灭掉的人。

        叶凡化成一道金虹冲了出去,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攻向华云飞,任这名强大的敌手如何对抗,都无法阻住。

        “噗”

        华云飞大口喷血,被那神秘的异象震的差点碎裂,接着叶凡连续出杀招,带动神秘异象而行,整整踏出七步。

        “砰”

        华云飞半边身子炸开,成为一片肉酱,骨头渣子飞溅,场面很血腥,他大叫了一声,倒退出去千百丈远。

        叶凡攻向近在咫尺的李小曼,然而异象却也在这时消失了,他运转太极圆,演化先天大道,将其三百六十五个金色漩涡撕开一角。

        “砰”、“砰”……叶凡连续出重手,打向李小曼身前,终于是攻破了防御,整整八十一击,将最后一个金色漩涡震散。

        黄金太极圆欺到近前,叶凡一掌按出,山崩地裂,李小曼奋力抗衡,但却终于是惨叫了一声,半截身子被击断。

        “噗”

        她倒飞而去,胸腹一下,坠落下天空,被叶凡一掌截断,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眸子中金光炽盛。

        此刻,形势大不相同,战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叶凡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轰”

        叶凡占据主动后,不顾自己的伤势,连出重手,每一次都如海啸连天,群山皆动。

        “砰”

        华云飞如稻草人一样,再一次倒飞,失去半边身子后,他战力大不如从前了,且不敢继续用凰劫再生术。

        李小曼也好不到哪里去,叶凡一拳轰出,她难以承受,三百六十五个金色的漩涡暗淡,难以挡住。

        若非有王者神兵守护,这两人性命危矣,很难逃过这一劫,纵然如此也连遭重击,几次撞断山峰,倒在尘埃中。

        叶凡展尽手段,一只金色的大脚自天空中踏了下来,险些将两人踩在下面,将那几座山峰踏成了平地。

        两人灰头土脸,在尘埃中滚了出去,华云飞终于又寻到机会,祭出玄玉台,道:“走!”

        他们横渡虚空,消失了在了这片山脉中,叶凡冷漠无情,在后紧追不舍,同样利用玄玉台追了下去。

        又是一片宁静的山脉,明月高挂,皎洁而祥和,又是一场追杀大战,可是似有什么不对劲。

        突然,一股诡异的气息浮现,叶凡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冲天而起,警惕的向后望了一眼。

        与此同时,华云飞还有李小曼也变了颜色,倒退而去,感应到了危险的气息。

        远处,一座古山裂开,一个紫色的小人不过一尺高,驾驭一辆青铜车冲出。另一个方向,一个老和尚浑身皮包骨,如黄金浇铸,也飞了过来。

        叶凡转身就走,早已见识过这两个可怕的生灵,上次抢了他们的龙髓,被他们追杀,差点发生不测。

        华云飞与李小曼也远遁,似乎认识这两大恐怖生灵,他们的大道宝瓶沉浮,竟带着他们开始穿空而行,不留痕迹。

        “轰”

        老和尚一声大吼,召唤出了阿弥陀佛的虚影,追杀叶凡,速度达到极致。

        另一边,紫色的小人驾驭青铜车,追向华云飞与李小曼,如光似电,眨眼消失。

        不得不说,这个金身老和尚极度可怕,召唤出的阿弥陀佛虚影,无物不摧,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叶凡也不知道飞跃了多少山脉,以行字诀穿行了几万里,才终于摆脱了那个恐怖的老和尚。

        他找了一个古洞,静静疗伤,涅槃经运转个不停,浑身被金色的血气淹没,整座洞府都一片神圣祥和。

        这一次,他受伤极重,如果是旁人根本不可能活下来,不过他体质强大,慢慢恢复,并未有大厄难降临。

        天光大亮,叶凡睁开了眼睛,可怕的伤痕好的七七八八了,他长身而起,一步一步走出古洞。

        清晨,山岭中有一层薄烟,在朝霞洒落下时,化成了彩雾,与青草、古木相连,看起来颇为祥静。

        古藤上,绿叶间,一颗颗露出滚动,在朝霞的映照下,七彩纷呈,如一颗颗珍珠在滚动。

        祥和的早晨,叶凡站在山地中,眉头轻蹙,一场大战下来,未能留下华云飞还有李小曼,让他很遗憾。

        “十年后,天下还有几人可以制得住他们?”

        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大敌,他觉得将可与中皇、王腾几人并论,因为照这样发展下去,狠人必会再现于世上。

        “不过,他们再强大,也要受制于八禁,只要我的境界跟的上,便可力压他们!”

        叶凡自语,有一种强大的自信,更有一种压力,狠人大帝与他因果很深,其传人修行速度太快了,让他不得不跟上才行。

        “只有不断突破才行。大成圣体可与大帝叫板,同一境界,绝对无惧任何人。”

        叶凡相信,即便那两人吞掉诸王的本源,走上古之大帝的道路,他只要境界并行,不落后于人,就可镇压他们!

        而今,他与华云飞相差了三个小境界,必须要赶上去,不能再拉大了,不然将来会很危险。

        而最让他不安的是,李小曼到底借来了哪个存在的力量?他想了一夜,在脑海中寻了个遍,也没有任何头绪。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叶凡一想到那种金色的漩涡,就会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却说不上来为什么。

        那种神力,并非己身修炼而成,源自外界,就像持掌王者神兵,或者帝兵一样,根本不受八禁所限。

        这一战,叶凡的收获也是巨大的,他寻到了自己的“道”,这非常重要!

        远古大帝从不走前人的路,最终都会开创自己的道,唯有如此才能超脱,昔日的古经都只用来作为参考。

        时间匆匆,转眼间一年半悄然而过,叶凡呈上奇珍异髓,早已成功进入秦门主峰,一直在寻找九秘,但却依然没有线索。

        不得不说,进入主峰相当的危险,这一年来已经几人丧生了,死因莫名,未能查出结果。

        叶凡却知道,多半是华云飞所为,肯定知晓他为九秘而来,不能算出哪个人是他,就逐个下手。

        秦门掌教被惊动,遣出强大的碧落王,还有另外几名大能出手,寻找真凶。

        而今,叶凡已经知晓,华云飞在几年前就进入了秦门主峰,不过却在一年半前离去了,同时期李小曼也消失,没有回返。

        在秦岭间的那场大战中,叶凡并未见到对方施展九秘,但却不能肯定对方未有所获。

        一年半来,叶凡实力突飞猛进,他感受到了压力,不得不苦修,而今已达到化龙第八变,进境惊人。

        在此期间,他还要抵抗另一种致命的威胁,那就是度神诀,他亲眼见到同上主峰的两人已经成为了虔诚的秦门弟子。

        若非他神识力超级强大,多半也危险了,即便如此,他也是因为没有过多去聆听太上掌教讲道才能无恙。

        “这是一群老妖孽,十几人天天诵经,即便是一个菩萨来了,时间长了也要被度化啊。”

        叶凡蹙眉,不去聆听大道,就根本不可能接触到九秘,这让他陷入两难境地。通过观察他发现,病老人果然没有上主峰,唯恐被度化。

        且,东脉的书生似乎发现了月灵公主,有事无事总是向主峰上跑,不过他自己却没有加入进来。

        这让叶凡相当的惊讶,与他同上主峰的人中只有一个女子,虽然姿容说的过去,但却与中州第二美女相差十万八千里。

        她只能算是中人之姿,如果说绝代佳丽,艳冠天下,那真是一点也不靠谱,差距太大了。

        “想来她身上有秘宝,连我的神眼都可以骗过……”叶凡自语。

        此后,他开始多加关注那个女子,发现她时常去一座光秃秃的石山,一坐就是大半日。

        这座石山与主峰相对,并不是很遥远,上面寸草不生,藤蔓不爬,洁净而干燥,什么也没有。

        月夜,叶凡登临这座石山,月辉如薄烟,他静心感悟,可是枯坐大半夜,却一无所获,没有察觉到一点异常。

        他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向主峰飞去,这一次是从后山而归,因为石山就在这个方位。

        月华如水,皎洁柔和,后山石壁上,有少许壁刻,都是一些兵器,如鼎、钟、塔、矛、剑等。

        此前,他早已见识过,觉得当是某位弟子无聊时所刻,因为太过拙劣,缺少美感,且当是近几十年所刻。

        然而,就在这时,如白雾一样的月光洒落,这些兵器印痕看起来有些不同了,竟有一丝古老沧桑的气息透发而出。

        “这是……”叶凡大吃一惊。

        这些烙印,绝对存在很久的岁月了,此前竟可瞒过他的神眼,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他越是凝视,越发觉得玄妙,那拙劣的痕迹看起来如一条条神凰在展动,将要破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