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又见吞天魔功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又见吞天魔功

    作品:《遮天

        度神诀,这种秘术神秘而又厉害,可将一个有异心的人度化为虔诚的山门护法,这到底有多么逆天。www.00ksw.org

        要知道,这并不是控制神识,而是从其本源内心入手,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正常度化的,绝非夺占心志。

        秦门虽小,不过一百多人而已,但却深不可测,让叶凡生出了一丝敬畏之心,连碧落王都被度化了,这可真是一件大事。

        按照病老人所说,主峰上被度化的人绝不止碧落王一个大高手,三十年来当还有其他人,必为惊艳人物。

        事实上,能够为九秘寻到此地者,肯定都是非常人,当中的佼佼者自然是人中龙凤,远超同辈。

        叶凡与病老人分别,心中想到了很多,秦门古怪很多,万不可轻视,若是他这个圣体也被人度化了,那就乐子大了。

        同时,他心中有一丝不安,度神诀为南岭天帝所创,疑似是狠人的另一世,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华云飞应该是是秦门中,这种秘术对其肯定有致命诱惑,若是被他得到无意义如虎添翼,本就是源自一脉。

        “内门还是要进,不然无法得到九秘,但要防备被度化。”叶凡心中思量,他心中有了一定的的对策。

        “而今,还是先想办法提升实力吧,且想进入内门不是很容易,趁这段时间去寻龙髓。”他打定了主意。

        夜风吹来,成片的矮山在点点繁星下一片朦胧,林木婆娑,山脉深处传来野兽的嘶吼。

        新月弯弯,月华有限,林地间很暗淡,叶凡独自行走,在午夜观看山脉地势,寻找龙髓。

        远处,一片松林很幽静,一条清泉汩汩流淌出,夜鸟在轻鸣,草木的芬芳飘溢。

        忽然,他神色一动,驻足于此,见到了一个丽人,盘坐于一块青石上,五心朝天,被一股洁白色的光辉环绕。

        星月暗淡,可是松林深处却有不少星辉与月华淌落,凝聚向她的身体,让那里一片洁白与朦胧。

        “李小曼……”叶凡惊讶。

        她所修行功法绝对是一种奇功,周身出现三百六十五个金色的漩涡,非常的绚烂,聚纳十方精气,吞吐日月菁华。

        “诸天星辰……以身体对应三百六十五颗主星吗?”叶凡惊异不定,这种玄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运转源天神眼,仔细观摩,想要看个究竟。

        蓦地,他心中震动,在那三百六十五个金色的漩涡中,各盘坐着一个金色的身影,如一尊神明一样。

        十方草木精气,大地龙气,星华月菁,全部如水一样凝聚,流入三百六十五个金色的漩涡中,铸造那一尊尊金色的身影。

        叶凡想要看个仔细,可是金色漩涡中的身影太朦胧了,根本没有具体的容貌,只能感受到一种威严与高远,有一种神灵的气息。

        “好强大的奇功,人体自身与诸天主星对应,在每一个金色漩涡中铸成一尊神祇,修行到最后会有何等逆天的神通?”

        叶凡思索,颇为吃惊,最终他发现那三百六十五尊金色身影其实是一个神灵,分住在人体不同位置而已。

        “塑出一尊……无以伦比的神灵来,真是玄妙。”

        突然,他身体一震,见到了一幅更为奇异的画面,在李小曼的背后浮现一片古图,一尊金色的神灵站在上古战场上,睥睨诸神。

        古战场上,一片金色流动,倒下很多尸体,血液五色纷呈,一看就不是凡人,神秘无比。

        叶凡大吃了一惊,那些尸体中竟有金身罗汉,仔细观察后,还有七彩菩萨,全都横尸在地。

        “好强大的一尊神灵,踩着菩萨与罗汉的五色血液而行……”

        群山微微抖动,漫山遍野,无尽地脉中蕴含的精气全都喷发而出,向着李小曼的身体聚去,进入三百六十五个金色的漩涡中,浇铸那尊金色的神祇。

        在这个过程中,李小曼的身体不断闪烁神辉,晶莹如玉的肌体被反复淬炼,与三百六十五尊神灵合一。

        她的眸子开合间,竟是点点金芒,说不出的妖异,如一尊上古的妖神一般,美丽而野艳。

        天上的日菁月华,地上的祖根灵气,化成一条条河流没入她的体内,吞吐精气速度让人惊憾。

        此地,距离秦门足有上千里,倒也不担心被人察觉,她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修行这种从未记载于古籍中的天功。

        “她从哪里学到的?”

        忽然,李小曼身体一震,秀发飞扬,在其头顶上方出现一个黑色的宝瓶,起初不太清晰,而后越发的凝固。

        “这是……”叶凡的眸子一下子凌厉了起来。

        丝丝缕缕的乌光从李小曼的天灵盖中溢出,在其头顶上方铸成一个宝瓶,乌光闪动,流动道韵,看起来古朴而自然。

        宝瓶样式很简单,如大道的载体一样,似可镇压诸天万界,玄秘莫测。

        太熟悉了,这个大道宝瓶与吞天魔罐几乎一模一样,李小曼以自身精气铸成了瓶体,修到了这等境地。

        黑皇曾说过,对吞天魔功领悟到一定境界,可选择铸成大道宝瓶,这是“道”的载体,将来可藉此聚纳无量法力。

        乌光流动,宝瓶浇铸而成,在其头顶上方沉浮,那三百六十五个金色的漩涡一震,全部隐去,唯有宝瓶与她合一共修。

        “她也修炼了吞天魔功……”叶凡眼神犀利,但却没有任何动作。

        毫无疑问,李小曼修有两种天功,第一种无从推测,但这后一种魔功就容易辨认了,大道宝瓶沉浮,有镇压诸天之势。

        “轰”

        山林齐震,苍穹轻鸣,古之天帝开创的法门拥有无穷奥妙,大道垂落,一条条法则呈现,与那宝瓶交织在一起。

        且,诸天万物一切生灵等全都受影响,丝丝缕缕的神力,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比那三百六十五个金色的漩涡还甚。

        “刷”

        忽然,李小曼的双眼睁开,呈淡金色,向叶凡这边望来,如两道闪电一样。

        她肌肤如玉,绝丽出尘,神秘而又诡异,如一尊美丽的妖神复生,似感应到了什么。

        叶凡利用源术,与这山川地脉合一,没有一点人类气息,而后脚踩行字诀远去,凭空消失不见。

        “她看起来只是在道宫秘境,但怎么会有这样敏锐的灵觉!?”

        叶凡心中很吃惊,李小曼身上有古怪,修成两种天功也就罢了,还能发觉到暗中有人窥探。

        “依依曾说过,李小曼亦进过荒古禁地外面的仙宫,难道在那里得到了大机缘?”

        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第一种玄功修行时太诡异了,在金色的漩涡中塑造一尊神灵,踩着金身罗汉与菩萨的尸体而行,很妖野。

        “她到底有了怎样的际遇,实际战力绝对远远高于道宫,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叶凡没有任何举动,不想打草惊蛇,他想引出华云飞,这个人隐藏的太深了,到现在还没有一点线索。

        秦岭地下多古陵,每当山洪暴发,都可能会从大山中冲出一两具古棺来,在当地早已不算是稀奇。

        叶凡沿路修行,在秦岭山脉中出没,他在观察山川地势,寻找奇珍异髓,以作悟道时突破用。

        在这半个月来,行走了十几万里,在地脉中已经发现八具古棺,全都是圣主级的尸体,早已**不知多少年了,连他们的兵器都烂掉了。

        最久远的一个人,竟距今有十八万年,因为玉棺中有一些清晰的铭刻,是当初的一位皇主。

        然而,他却并没有发现一滴异髓,深入了也不知道多少大山的腹部,见到了龙气,但始终不能得髓。

        “这百万里秦岭匍匐有一条惊天的大龙,必孕有不世神髓,只是这片地域实在太大了……”

        叶凡蹙眉,立身在天穹上,俯视茫茫秦岭,百万里浩瀚无边,怎么可能望到尽头,但是却可见到惊天龙气凝聚。

        这种气很特别,唯有得到源天师传承的人才能够看到,竟是一体数十万里长的大龙,实在过于磅礴了。

        “难怪秦岭多古陵,这条龙实在太大了,蕴含无尽生机,有生死奥秘,一定是远古时就有人窥到了这种秘密,故纷纷来此葬身。”

        龙脉太大,很难断定所孕生的宝髓在哪个部位,且有诸多假龙纠缠,难避真伪。

        “一定有梦幻级神髓,堪比不死药,多半早已化形成生灵了。”叶凡做出这样的推断。

        又是一个幽静的夜,圆月当空,大地上一片银白,如有一层薄烟在缭绕。

        叶凡寻觅多半个月了,依然没有收获,不知不觉来到了秦岭深处,远离秦门早已足有十几万里了。

        “嗷……”

        突然,一声似鸟鸣又如狼啸的声音传来,群山皆动。

        “轰”、“轰”……远处,接连十几座大山全都被吼碎了,烟尘漫天,遮住天上的那轮神月。

        “这是多么强大的生灵?!”叶凡变色。

        一头怪鸟浑身青光闪烁,身体如一头青鹏一样,但却生有一只狼头,它长达三十几丈,声音正是它发出的。

        “上古异种————夜天狼。”

        “吼……”

        又是一声大吼,另一片山脉中传来隆隆巨响,一头高足有百丈的银色巨猿走来,将一些低矮的山岭都踩踏了。

        两个生灵一见面,就如同有大仇一样,扑向了一起,青光与以银光沸腾,声声剧震,附近十几座山峰都被扫平了。

        叶凡吃惊,这是两只异兽王,圣主来了都难以收服,实力极度强横。

        “它们要争什么?”

        “砰”

        远处,一座雄伟的大山崩塌了一半,一辆破烂的青铜车驰出,由几头陶瓷马拉车,看起来颇为怪异。

        在后面,一个身穿古旧龙袍,头戴锈迹斑驳龙冠的老人驾车,他面部成死灰色,没有一点生气。

        “一个上古皇主化成了尸王,在为人赶车……”叶凡相当的吃惊。

        在破烂的青铜车内,有一个一尺多高的小人,通体呈紫色,光辉流淌,很奇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