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八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八

    作品:《遮天

        断壁残垣,寸草不生,长达百余里的巨大深渊,黑洞洞,一眼望不到底,竟是一道指印所留。www.00ksw.org

        叶凡呆呆发愣,那篇野史的记载成真了吗?一个人站在万里外,一指点出,灭掉了一个堪比神朝的古老家族。

        青帝!

        荒古后唯一证道的人,来历神秘,修为不可测,一个充满了迷一样的大帝,震古烁今。

        叶凡体会到了妖帝的可怕,站在万里外轻弹了一指,就让一个不朽的传承灰飞烟灭,这是何等浩大的神威?

        “我想他若是愿意的话,打出万里长的指印也不成问题……”

        百余里长的大峡谷很有讲究,恰好摧毁了蔡族的净土,而没有蔓延出去,控制的范围很精准,妙到毫巅。

        “古之大帝太厉害了,抬手间抹除一个神朝也不会有任何难度!”

        青帝,那是何等的人物,后荒古时代唯一的大帝,必是古来最惊艳的人物之一,会为了九秘而抹杀一个古世家吗?

        九秘,为道教最高神术,的确引动人心,但还不至于让一位大帝这样行绝灭之事吧?叶凡思索,却很难想透。

        “难道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辛不成,亦或是涉及到了仙的秘密……”叶凡思来想去,能让一位大帝动手的理由,实在太少了。

        他觉得,蔡族一定很多秘密,居然让青帝都出手了,若是能寻到该族,也许会揭开一段历史迷雾。

        当世,除却这个家族自己外,恐怕没有一个人知晓当年的种种因果。

        叶凡在这片废墟中行走,没有任何发现,想来这一万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此凭吊过了,总有线索也不会留下了。

        他沉入无底洞下,感受到了这一指的威力,深达万丈,地底干硬,无论是岩石还土层都被抹平了。

        叶凡带着一丝怅然与敬畏离开了这里,一个辉煌的家族,传承久远,最终却挡不住青帝一指,让人慨叹。

        按照庞博给他的资料来看,蔡族并没有全族俱灭,当时有一些人在外,肯定是逃过了一劫。

        这万载以来,有几个新兴的门派被怀疑为蔡族幸存者,认为他们改头换面,继续传承了家族的辉煌。

        叶凡也相信该族并没有全灭,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一个老圣人呢,临死前曾遥望西方,化道天地自然中。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开始了漫长的寻觅之旅。

        朱雀教,一个兴起于八千年的大教,占地很光,地处一片秀山中,位于中州西部。

        叶凡这一次是横渡虚空过去的,因为距离太遥远了,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最近的两个月里他去了很多地方,但却都一无所获。

        这片山地,以红土为主,若无草木掩盖,如一片烈焰在燃烧,朱雀教近几千年都很鼎盛,教中高手如云。

        这几乎已经是叶凡最后一个目标了,如果还是没有蔡族的后人,那他真的快没辙了。

        几日后,叶凡化身为一名地师,在此徘徊,了解到了很多详情,该教有灵峰七十二座,弟子门徒过万。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并未听闻该教有什么特别神术,不知是掩藏的好,还是又找错了地方。

        又过了几日,叶凡得悉,这是凤凰殒落地,鲜血染红了山川,所以这里的土石也为红色,该教最强绝学名为少阳真经。

        “是太阳真经的残篇演化出来的经文!”他很惊讶,怪不得该教日渐鼎盛,掌握的一篇残经,来头很大。

        五分之一的太阳真经,就让一个大教立足一方,足以说明太古时期人族至高典籍太阴与太阳两经的博大精深。

        半个月后,叶凡花费一块神源,从该教一个名号为万事通的弟子那里了解到一则秘密,开派祖师的确姓蔡,可是并未久留,创教五百年后就离去了,一切都交给了弟子打理。

        “兄弟,你是来寻九秘的吧?这八千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过了,不要浪费时间了,根本没有。”这个万事通拍了拍叶凡的肩头,意味深长的说道。

        叶凡也笑了,看来这个办法肯定行不通了,很多人都早已用过了。

        “这样跟你说吧,我们的祖师真有可能是蔡族幸存者,但是却没有传下什么九秘,只留下一部残经。”

        “万事通”说了很多,八千年来有不少惊艳人物寻访而至,最终都无奈的离去,根本不可能得到什么。

        九秘,为道教最强九种神术,蕴含了太多的秘密,遭天妒,无法合一,而今失落四方,且断绝了几种。

        这样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线索。

        “你花一块神源来买消息,看来还够大方,我就免费提醒你一声吧,我们的那位鼻祖一路南去了,听说去了一个叫汉川的古地。”

        叶凡苦笑,都已经过去八千年了,想寻一个人的线索太艰难了,他甚至有些怀疑该教祖师就是化道的那个老圣人。

        不过,为了得到九秘,他只能一路寻下去,尽管知道很多人走过这条道路,但还是希望能够发现珍贵的线索。

        他一路西来,而今又要前往中州的南部,路途极为遥远,依然只能横渡空间。

        还好,所谓的南部,是与西部接壤的那片地域,不是最南端,不然他真要瞪眼了。

        他身上的玄玉台足够多,到现在为止他自己都会刻刻了,当然都是最简便的,每次只能横渡几万里那种。

        这一路上,叶凡横渡虚空,也不知道遗弃了多少玄玉台,根本难以计数,终于是到了中州南部的汉川。

        这块地域方圆百万里,但在浩大的中州南部,这仅是一隅之地。

        汉川是一片平原,此地有十一座巨城最为出名,聚纳天地间的龙气,每一座都极为古老,气运鼎盛。

        每一座古城,都是一个大势力,叶凡感觉阵阵头疼,密访了半个月也只得到一点线索,蔡族的人的确来过,但后来不知所踪了。

        最后,他用尽手段,终于得悉,蔡族本欲在此浴火而生,重塑辉煌,但最终还是离去了,不明原因。

        下一站,远在中州东部,已经快接近东荒了,从南到东,跨了多半个中州,更为遥远。

        叶凡想要继续前行,普通的玄玉台肯定不行了,除非他背负一座山那么多才能够挥霍。而今,需要超大型神阵,距离实在太遥远了。

        “蔡族的人在成心折腾人吗,先到西部,又到南部,而后又去了东部,再下次是不是要去北部了?”

        叶凡觉得,这样寻找肯定不行,万载以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寻找蔡族的九秘,既然未流传于世,证明这些人多半都失败了。

        那么,他如果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也注定难以成功。

        “不能与前人一样的思维,需要换个角度考虑。”

        而后,他开始挥花费手中的神源,在中州三大古教中购买信息,推测九秘在何方。

        百晓门、天机阁、红尘轩,三个古教都位列中州诸子百教之内,起源古老,可追溯到荒古前,消息最为灵通,对外出售讯息,一字千金,很精准。

        “只能期盼华云飞寻到了线索……”

        叶凡很不希望此人得到九秘,但如今却也只能从他入手了,华云飞先他而去那座小道观,多半得到的线索比他多,就是老圣人留下了什么也说不定。

        他不再寻找蔡族,而是开始花费大量的源,借助这三个古教来寻觅华云飞的踪迹。

        首先,叶凡发布一条委托任务,统计天下子级人物殒落最多的地域在哪里。

        他深知,华云飞修有吞天魔功,为了吞噬超绝的本源,那些圣子级人物绝对是其喜欢的目标。

        很快,百晓门就有一封密信送来,提供了相关信息,一看之下他顿时哭笑不得。

        上面写的很简单,圣体叶凡的出没的区域,是圣子的级人物殒落的最多的地域,标注了火魔岭、奇士府、仙府世界等地。

        “怎么寻到我自己身上来了……”

        还好,百晓门又送来一分更为详尽的资料,中州西部一些大教的杰出弟子最近两年死了一些,中州南部消失了几位杰出人物,中州东部一些天赋超绝的年轻强者神秘失踪。

        叶凡心头一动,最近两年中州一些惊艳的人物莫名消失,留下不少悬案,不过由于地域太大了,根本无人察觉什么。

        “是华云飞做的吗,可是太分散了,无从推测他的位置……”他在地图上画了几个圈,分化成十几片地域,都有可能是其出没之地。

        他花费不少时间,将这些人的死亡时间与地点串连了起来,整理成一幅轨迹图。

        “以此来推测华云飞的出没轨迹,还是有些不靠谱,变数太多了。”

        而后,叶凡花费大量的源,委托三大古教调查很关键的一环,搜集两年多来发生过天劫的地方。

        这个难度很大,一般渡劫的人都会找到一片无人区,不会让人发觉的。

        然而,三大古教非同凡响,竟真的送来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消息,标注了一些地域,言之确凿,有人曾渡劫。

        叶凡藉此,又绘出一幅图来,但依然不能作准,他认真琢磨了很长时间。

        这些还远不够,天下太大了,这些信息综合起来,也不足以推出华云飞在何方。

        叶凡与黑皇在一起时,详细了解过吞天魔功的种种特性,知道其修行时会发生的种种问题与困难。

        此功,有干天和,是九死一生的魔道,吞噬他人本源时,易遭天谴,需以几种古老的药方调和。

        这些药方,除却黑皇外,那些神朝的人都不见得知晓,当世没有几人明白其作用。

        叶凡列出了几种很稀珍的灵药,为古药方的主药,世间不好寻到,若有出售,当可有迹可循。

        这则消息事关重大,不久后叶凡得到一份资料,是红尘轩送来的,他根据灵药出售的世间与地点,又绘出一幅图来。

        “吞天魔功一旦小成,在试炼的过程中,就可吞噬山川了,黑洞粉碎一切。”

        他根据黑皇所说的种种,又发布一则任务,查各地山川异动,是否有些地域消失了一些山脉等。

        ……就这样,叶凡根据种种细节,共发布了十八条任务,每一条都花费了大量的源,根据十八组信息绘出十八张图来。

        而后,他归纳、综合,将十八图合一,绘成一幅最终的轨迹图,代表了华云飞的行迹。

        “其中五个地域最可疑!”

        深夜,叶凡伏案观图,细心琢磨,确定了五个地域。

        “华云飞,我来了!”

        第二日,叶凡上路,开始去寻找,图中的五片地域,需要逐一前往。

        这是一个枯燥的过程,他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将其中四片地域排除,最终又来到了中州西部,不过却不是朱雀教,而是一片名为秦岭的地方。

        这一次,叶凡耗时更久,一个多月下来,到底还是发现了一些线索,但却不能确定最终的位置。

        秦岭,是一处神秘之地,有不少古教,其都极度强大,但却与蔡族没有什么关联,大多都存在很多万年了。

        但是,叶凡在这片地域发现了华云飞的蛛丝马迹,与他所绘的十八图很吻合。

        “我相信你就在这片地域,可是秦岭太浩大了,我只能慢慢推进,一定能将你找出来。”

        半个月后,叶凡路过一个没落的小门派,此地没有什么凝聚祖根龙气的古城,而只有几座无灵秀、无丽景的矮山。

        突然,他见到了一条熟悉的身影,就在一座矮山上,与这个没落的小派的几名弟子同行。

        “李小曼……”

        正是与同来自星空另一端的故人,近三年未见,她清丽不见,一如过去,白衣飘动,带着一丝出尘的气质。

        刹那间,叶凡想到,华云飞必在此地无疑,他寻对了地方。

        “想必九秘也在此吧,不简单啊,华云飞仅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就找到了别人苦寻八千年而不得的九秘。”

        一个没落的小教,不过几十名弟子,九秘真的在此吗?叶凡站在远空,看着李小曼,静静思量了一番。

        “她成为了该教的弟子,没落的小教恐怕并非想象中那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