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指向青帝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指向青帝

    作品:《遮天

        西漠的神秘头陀身体被截为两段,性命垂危。www.00ksw.org燕云乱这个妖孽的人头更是被摘了下来,将要殒落。

        这是一幅染血的画面,两大强者在叶凡化成龙形道痕后,全都饮恨,无法抵住太极图的阴阳分割线。

        叶凡单手提着燕云乱的头颅,另一只手化成一面金色的天碑,将头陀的上半截躯体镇压,立于场中。

        此地,落针可闻,鲜血在流淌,一滴一滴坠落,像一曲幽寂的黄泉音,两大高手被一人力压,形体断裂,让人心悸。

        远处,众人鸦雀无声,叶凡最后演化斗字秘,摧枯拉朽,手段强绝,让他们有窒息的感觉,过于可怕。

        很久之后,才有人出言,低声议论了起来,心中充满了震撼。

        “传说中的九秘——斗字诀,果然在他手中,可推衍诸天战技,演化一切斗战之法。”

        “可惜,苦头陀的‘唵’字真言不全,无法与道教的斗字秘撄锋。”

        “佛教六字真言必会重现世间,日后多半有会与道教九秘真正分个高下。”

        叶凡逼视头陀,道:“斗战圣佛是怎么回事,他有什么来历?”

        这亦是其他人想知道的答案,在后荒古年代,佛教竟还有一尊古佛,果然是底蕴强大,无法想象。

        苦头陀不予回答,他极度不甘,但却一语不发,唵字真言不全,让他心中抑郁。

        “不说就让你色即是空、死即是空。”

        “住手!”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两个老者飞来,盯着叶凡手中的燕云乱的头颅,露出惊骇之色。

        “放开云乱!”另一人大叫道,脸上充满惊容。

        他们乃是燕云乱的守护者,不过平日间也并不是寸步不离,此时已经知晓来迟了,自然都变了颜色。

        “你们说让我放就放?”叶凡并不在意。

        “赶紧住手,放开云乱!”两人向前冲来。

        “我要是不住手呢?”叶凡问道。

        “你如果敢动云乱,没有好下场,燕族不会放过你……”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叶凡直接打断他们的话语,“砰”的一指点碎了燕云乱的头颅,就像拍碎一个核桃那么简单。

        “你……我要杀了你!”

        两个人的脸色雪白,没有了一点血色,心像是跌落进了深渊中。叶凡百无禁忌,什么圣地、神朝都根本不惧,干净利落的就毙掉了燕云乱。

        “云乱……姓叶的小子你纳命来!”燕族这两人扑来,发丝凌乱,状若疯狂。

        “既然你们如此想念他,就一起追随他去吧,让你们团聚。”叶凡将燕云乱的青铜战衣还有天戈收了起来。

        “杀!”两大高手冲了过来。

        奇士府中,一座秀丽的山峰前,两名年轻人犹豫不决,站在王腾的洞府外,不敢喧扰。

        “谁在外面,进来吧。”一个平和的声音传出。

        石门隆隆打开,一片氤氲灵秀冲出,五光十色,仙气环绕,两个年轻人紧张的走了进去。

        洞府中,一张玄玉床上,一个男子静静盘坐,长发浓密,乌黑光亮,眼中有无尽的星辰在幻灭,深不可测。

        “见……见过王兄。”一人开口,声音有些颤抖,眼前这个男子比他的祖师给他的压力还要大。

        “你们有什么事吗?”王腾平淡的的问道。

        “圣体叶凡出现了……”一人快速讲述了外面发生的事情。

        可是,等了很久,王腾都没有说什么,这两人顿时面面相觑。

        “王兄……”

        “我知道了。”王腾仅吐出这几个字,根本没有去出手的意思。

        “他用出了九秘,以斗字诀击败了燕云乱还有一个头陀,佛教唵字真言也出现了。”其中一人说出这则消息。

        “是吗,九秘……”王腾眸子幻灭,一条神光从他的天灵盖中冲出,一辆金色的古战车隆隆浮现。

        神光化成一条雄姿伟岸的身影,通体被贯冲天穹的金光笼罩,背负一口圣剑,如天帝降世,立身战车上。

        此外,在其周围,神光璀璨,有九条真龙,九只神凰,九头白虎,九只玄武,闪动炫芒,化成四象,将他环绕。

        “带路!”这尊身影一声轻喝,震动长空。

        两个年轻人发现,他们立身在了战车上,早已冲出洞府,向天空飞去,两人不禁心颤。

        王腾的一道化身就如此强大,立身在金色的古战车上,龙凰和鸣,白虎啸天,玄龟拓海,金光万重,璀璨一片,跟古帝巡天一样。

        “是……王腾!”

        “王腾驾驭战车出去了!”

        “这是他的一缕化身,背负帝剑,要去斩谁,难道要与中皇决战了吗?”

        奇士府,秀丽山峰成片,许多人见到了这一幕,都无比的吃惊,一道道人影冲起,跟了下来。

        王腾一举一动,都倍受人关注,他的一道化身出行,自然牵动了诸多人的心神,一路尾随。

        “他是要去斩东荒的妖孽!”

        “什么,圣体叶凡又出现了,他在远处大战,这次多半危矣。”

        “九秘出现了,王腾有志要收全道教九秘,全部修成,难怪要亲自出手。”

        一路上,人影绰绰,数百人跟了下来,奇士府有大半人都被惊动了,都想一睹北帝风采。

        九秘出现,北帝出关,金色古战车风驰电掣,一路上龙吟凰鸣,白虎耀天,一片绚烂,大气磅礴。

        可是,当战车赶到时,战场早已冷清了下来,一切都结束了,守护燕云乱的两大强者败亡,叶凡离去多时了。

        苦头陀亦身死,只留下一角破烂的僧衣,所有强者都被叶凡毙掉,未有一人逃过一劫。

        “可惜,又错过了,未能赶上。”有人遗憾,难得见到王腾出关,却不能见到他的无敌风采。

        叶凡并不知晓这一切,他早已远在千里外了,与庞博还有李黑水等人话别,倒也不担心他们的安危。

        北域第二大寇近来出没中州,曾拎着吞天魔罐出现奇士府中,后辈争锋,他也许不会干预,但有人想取他们性命,活化石肯定不答应。

        “相距三十几万里,也不是多么遥远,可常见面。”叶凡与他们道别,一路西去。

        不得不说,奇士府很神秘,各种古籍都有,庞博为他寻到很多资料,而今可以推测出一个大致范围了。

        万年前,中州有一个鼎盛之级的蔡族,传承久远,底蕴吓人,疑似掌握有九秘中的一种,可是却在一夜间让人灭掉了。

        “九秘源自东荒,被人拆散,其中一秘竟落在了中州,可惜其他几秘似乎真的断了传承。”

        然而,更让叶凡心中难以平静的是,蔡族的分崩离析,究竟是何人出手,可让一个不比神朝弱多少的古世家灭亡?

        当年的各种古籍,都没有明确的论断,因为没有一点证据与线索,找不到蛛丝马迹,是一桩无头公案。

        叶凡翻看这些资料,发现当时没有什么结论,但时隔数千年后倒是出现了很多推测,观点各不相同。

        有人说,是大夏神朝出手,挟太皇剑之极道神威,一剑将蔡族打了个灰飞烟灭,还有人说九黎神朝以极道兵器炼化了这个古老的传承。

        也有人说,是东荒的人做的,持极道帝兵而现,为了收回九秘,将中州蔡族抹除,未留痕迹。

        更有人说,此案系西漠佛教所为,须弥山很神秘,不可揣度,有不世人物坐镇,可以做到这一切。

        “斗战胜佛吗,不对,时间对不上。”

        而后,叶凡又见到了很多推断,全都说的很有理。

        “真成为历史遗案了,难以窥透。”

        最后,叶凡见到一篇野史,夹在资料堆中,内有一则惊人的推论,与此前的观点大不相同。

        “不是一群人去杀戮,而只是一个人相隔万里轻弹了一指,就覆灭了一个不朽的传承……”

        叶凡读到这里后,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仅凭一个人的力量,弹指就抹除了一个古世家?

        这等未免骇人听闻,要知道,当年的蔡族不比神朝若几分!

        这篇野史并没有点明是谁,但是却隐约间的指向了一个人,这样的恐怖战力,自古至今,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在那个时代……则呼之欲出!

        青帝!

        万载前,有一位大帝活在世间,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必是青帝无疑。

        “牵扯到了一位大帝在当中,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是青帝出手吗?”

        叶凡发怔,这可是惊人的推论,这个世界最后一位大帝,为什么要这样做,值得青帝出手,有什么隐秘吗?

        “各种推论,难以辨析……”他轻叹,过去了太久远的岁月,而今一切都成迷,也只能乱猜而已。

        西行三十几万里,叶凡来到了一片古地,见到了无尽的荒凉,无边古木环绕着一片废墟四野葱郁,成片的原始森林绵绵无尽,唯有居中的这块地方寸草不生,幽寂而冷清。

        “这就是蔡族的遗址……”

        只剩下少许的断壁残垣,乌鸦盘踞,呱呱凄凉,昔日的鼎盛,而今的的凄冷,鲜明的对比。

        一条巨大的深渊,长达百余里,穿过这片不毛之地,瓦砾等皆在深渊边缘,可以想象,昔日无尽的天宫被打沉了,坠落了下去。

        “昔日,蔡族的净土当建在这片大峡谷上,不过却沉陷了。”

        叶凡飞上高空,以源天神术观测,刹那间心中大动!

        深渊并无规则,看起来可怖无比,然而他修有源术,可复原山川地貌,能够精准推测地势的变迁。

        他的眸子中光华闪烁,明灭不定,反复推演,交织出了昔日的种种地貌。

        深渊不断变化,而后化成一个有规则的形状,长达百余里,深不可测!

        “这是一条手指印记!”

        叶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百余里的深渊像是被人一指弹出来的,后来又抹除了!

        “真的是青帝出手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