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第二位圣人
  •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第二位圣人

    作品:《遮天

        乌云远去,繁星点点,月光洒落,矮山上很宁静,一切都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www.00ksw.org

        叶凡一步一步来到老树前,这株古松最起码有四千年以上的树龄了,主干中空,松针稀疏,早已快要死去了。

        在树根处,有一方青石,长不过一米六七,正好与那老道士的身长相仿,很是平整,有些不凡。

        “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叶凡怔怔出神,这个老道人还活着不成,人间几度变桑田,他这样感叹,到底活了多么大的年岁了?!

        他大步向小道观后面走去,来到黄土坟前,运转源天神觉观察,在这一刻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在那黄土下,破烂的道衣还在,那根古旧的木簪子也还在横陈,并不曾移动过一分一毫,依然保持在原位置。

        “怎么会这样……”叶凡心中有些发毛,分明早已化道,不复存在,可是方才为何又见到了他的身影?

        刚才绝能是错觉,乌云浮现,老道士显化,而后莫名消失,很真切,那些话语似乎还在回响。

        “不是残留的神识烙印,因为我听到了真实的声音。”叶凡回到观前,在矮山上走动,心中很是不解。

        夜色如水,万籁俱寂,除了夜鸟偶啼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声音,感受不到一点陌生人的气息,更不可能有神力波动。

        他心中充满了疑问,但却没有办法解决,最后也只能继续打坐,他相信无论那是怎样一个强者,应该都对他没有恶意。

        叶凡在此隐居了下来,一晃就过去了多半个月,每日静坐道观前,默默的悟道。

        这是一片返璞归真的净土,远离喧嚣,但也没有瑞气缭绕,一切都很自然,如同一幅淡雅的的水墨画。

        白天偶有樵夫高歌,有时猎户亦会从大山深处追出一些野兽,吼动群山,叶凡心中空灵,体味着这一切。

        这些天来,他捕捉到了一种奇异的道痕,矮山蕴灵,还未服用龙髓,就已经有了一种玄妙的感觉,身心皆灵。

        “化道之地,为世间神土,若是被某一大教得悉,一定会立刻占据,布下天罗大阵,成为外人不能涉足的禁地。”

        又一个深夜降临,乌云滚滚,几乎快压到了山巅,漆黑不见五指,不多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

        天地间一片雨幕,叶凡站在道观中,观雨中世界,偶有电芒划过黑暗的夜空,可刹那间见到一片光亮的雨界。

        “轰!”

        闪电乱劈,一刹间,天地中出现一百多道银芒,贯通天上地下,无尽的大雨瓢泼而下,水中的群山瞬息通明。

        但紧接着,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闪电消失,唯有大雨倾洒,其他什么都见不到了,可怕的深夜,一个人独立,有一种异常的气氛。

        “轰!”

        又是一片雷霆,成百上千道金蛇飞舞,让浩瀚的天地间一片炽烈,远处成片的山峰清晰可见。

        “那是……”

        叶凡站在窗前,一下子变了颜色,他又见到了老道人,依然是那身破烂的道衣,发髻间插着一根木簪子。

        此时,他盘坐在大雨滂沱的夜空中,张口一吸,千百道电光全部没入了他的口中,消失不见。

        “轰!”

        大雨如瀑布垂落,天地间到处都是水,闪电更盛烈了,这一次万丈雷电降世,成千上万条一起劈落了下来。

        “这么多的闪电,堪比大天劫了……”叶凡自语。

        然而,让他吃惊的是,老道人依然是那个动作,张口一吸,成千上万道闪电瞬间消失,皆冲入他嘴中。

        “这也太……变态了!”

        叶凡变色,他历经数次天劫,可以抵抗,并无惧意,然而却也要付出代价,肉身常有被劈伤时,何曾像老道人这样,一口全部吸掉?

        这如天方夜谭一样,没有一丝雷电落掉,全被他张口吸进了体内,不像是天劫,倒像是在吸水。

        “轰!”

        无尽雷光垂落,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各种雷劫纷呈,地、火、风、水大劫降世,且还有混沌天雷一道道。

        而在最上方,更是有一片古天阙浮现,有一些人形闪电出没,交织在一起,在天穹上乱劈。

        “难道还能把这样的大天劫吞下去不成?”叶凡不相信,这种劫难的级数已经达到了不可想象的境地。

        他曾经见到过闪电形成的天阙,有人形电芒走动,但却没有经历过,深知有无尽恐怖,劈中定会成为劫灰。

        然而,此时那个老道人依然如旧,任大雨浇下,闪电淹没天空,他只是张嘴一吸,就将所有雷光全部纳入了口中。

        “这……还是人吗?!”

        叶凡浑身寒毛倒竖,他渡劫时对抗天劫,无尽雷光最终都消散在了天地间,而这个老人没有放过一丝,全部吸收了。

        这让人惊悚,不可以道里计,没有一点道理,尤其是闪电形成的天阙,还有那一道道人形雷光,要多可怕有多可怕,却也被吞了下去。

        老道人凭空出现在破道观前,快到无法理解,口中雷光无穷,化成一丹,滑入腹中,通体生辉,而后又暗淡平凡。

        叶凡发怔,这老道人实在可怕,将那些雷劫化成丹了吗?

        天地间,闪电消失了,唯有大雨滂沱,雨帘在漆黑的夜空中坠落,到处都是水声。

        叶凡一动不动,静静看着老道人,他怕自己一出声,人又如上次一样突然消失。

        “沧海成尘几万秋,道化黄发长生愁,一梦便是数千载,仙路崎岖何处游……”

        老道人轻吟,盘坐青石上,一动不动了,融入天地夜雨中,没有光彩,更无神力,雨点洒落在身,却不湿衣襟。

        这绝对是一个高人,叶凡心中震动,他觉得可能遇到了一位圣人!

        他原以为当世只有一个老疯子成圣了,不曾想中州亦有一尊,其所言高妙莫测,其境界无法估量。

        “前辈……”

        他走入大雨中,轻声呼唤,很是虔诚与恭敬,不过那个老人却纹丝未动,闭目如石。

        叶凡小心翼翼,尝试感应,发现瘦小的老道人坐在青石上,近在咫尺,但却无法感应到他的存在。

        “不对,不是精神烙印,却也没有实体……”他心中一惊,因为此时源天神眼睁开了,这是一片虚影。

        忽然,老人站了起来,径直向这边走来,他顿时一惊,但却没有任何动作,一位圣人若是想出手,当世除却老疯子外,所有高手一齐来都挡不住。

        “刷”

        老道人径直走向道观,与他触到了一起,如空气一样散开,贯冲而过,而后慢慢消失了。

        “不是真人,他到底还是……死去了。”叶凡发呆。

        而后,他在大雨中仔细检查这座矮山,发现了不少磁性的岩石,是一座铁矿山。

        “是了,我明白了……”

        他想到了在星空另一端见到的那些报道,古墓中现人影,大峡谷有古代士兵作战,一切都恍若真实。

        其实,所有这些画面都只是昔日的重现,大自然中带磁性的岩体等,在特定的条件下可以回放这些“往事”。

        叶凡无比遗憾,他竟与一位古之圣人失之交臂,仅晚来两年而已,就未能见到,这个人的道行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

        炼化天劫为丹,这种手段连古籍中都没有记载,可想而知他强横到了何种境地,那可是出交织出古天庭的天劫,可怕的程度无法想象!

        “一个圣人默默坐化在此了,没有一个人知晓,五大域皆不知,除却老疯子外,中州还有一个圣人……”

        叶凡长叹,这或许才是真正的高人吧,没有所谓的雄霸天下之心,有这样的盖世修为,竟没有一个人知晓,坐化于山野中。

        “这就是圣人的境界啊!”

        相比较起来,其他修士就差的远了,这样的人早已看淡红尘,无所记挂,只有一颗求仙的心。

        叶凡洞悉为虚影后,更加的留意,在此长住了下来,若是能够见到老道人修行的种种,那绝对是一场莫大的机遇。

        时间匆匆,两个月过去后,叶凡在静修,默默悟道,炼化龙髓,突破在即,可能就在近期就会引动天劫了。

        然而,就在这几日间,他心中却难以平静,因为又见到了几幅画面,得到了一个惊人的信息。

        老道士自语时,提到了九秘,其出身在一个古老的家族,掌握有一秘!

        当然,仅仅几个词而已,不足为证,叶凡是通过种种蛛丝马迹串连起来的,是他推测的结果,并不一定为真。

        可纵然是这样,他心中还是生出了波澜,九秘几乎断了传承,世上只还有三四种,而今意外在中州得到一秘的线索,事关重大。

        “蔡家,中州没有这样一个古老的家族啊……”叶凡自语,在来中州前,他曾认真研读过各大势力的情况,并没有蔡家。

        “难道是一个隐世世家?”

        “亦或是,万年前那个鼎盛之极、却突然衰败消亡的蔡家?”

        这几日,天空中不时有雷云密布,叶凡觉得可能会踏出那一步了。

        就在当夜,月朗星疏,他又见到了老道人的身影,前后不过见到了五六次而已,他格外的关注。

        “若是能听到他念出一段道诀,或者诵出九秘中的一种就好了。”

        叶凡祈盼,但却知道,几乎不可能,这个老道人坐化后,一字未留,足以看出其心态,实在太超然了。

        “世间何事不潸然,得失人情命不延。适在家中厅上饮,回头已见八千年……”

        老道人这一次竟有了一丝怅然,不像以往那样,黯然绕道观行了三周,而后抬眼望向西方,最终来到道观的后面。

        “他的语气……为何会这样,怎么像是要离世的样子?”

        叶凡心中震动,这个老道人最少活了八千岁,离家八千年了,这简直有些吓人!

        必定为一个圣人,绝不会有错,不然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寿元,而且是当中的巅峰存在。

        老道人在小道观的后方找了一块空地,挖了一个土坑,平静而自然,一步一步走了进去,就此葬了己身。

        这与原来那个黄土坟恰好重合,是为一地。

        “来是无迹去无踪,去与来时是一同。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这是老道人最后的几句话,就此化道,消失在了天地间。

        “这……就是古之圣人啊!”叶凡也只能叹出这几个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