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田野藏麒麟
  •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田野藏麒麟

    作品:《遮天

        金赤先是霄一呆,而后火撞顶梁门,浑身血脉都喷张了起来,差点骂出来,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鄙视过?

        即便不认识太古神文,也不至于被那样呵斥吧。www.00ksw.org可他却不敢发作,如今被黄金战矛挑在半空中,小命都捏叶凡的手中,他大气都不敢出。

        “你体内流淌有太古王的血,身为他们的后代,连那些文字都没有学过吗?”叶凡相当的不满。

        “不断与人族通婚,我们都快化成半人了,太古血日渐稀薄,祖王的印记早已淡去了。”金赤霄解释。

        他心中很不是滋味,堂堂黄金王的后人,居然被说成了文盲,没有比这更糟糕与滑稽的烂事了,很想一口吞掉这个恶敌。

        叶凡非常的失望,没有什么好脸色,终于捉到一只古生灵,想让他译出仙泪绿金书,却连一个字都不认识。

        “九天碧落钟王呢?”

        “送往北原了。”

        “胡说八道,赶紧交出来!”叶凡瞪眼。

        金赤霄一阵心惊肉跳,小心翼翼的解释,道:“碧落钟,为一代无敌王者的兵器,但却被污了,我让人送回家族洗净……”

        “黄金家族有大地神乳?”叶凡惊讶。

        “有一些,应该可以让瑰宝焕发出昔日风采。”金赤霄谨慎的回应道。

        “他们什么时候给你送过来?”叶凡琢磨,有大地神乳这种奇珍,必可洗净碧落钟。

        “我也不知……”

        “那要你何用?”叶凡大叫晦气,遇上一个不会太古文的古生物,且连钟王都送走了,越看越觉得碍眼。

        “只要饶我一命,我愿付出任何代价。”金赤霄求饶,他感应到了对方的杀意。

        “截杀我三次,你还想活下去?”叶凡不想多说什么了,一抖金色的战矛,将其震成了肉泥,形神俱灭。

        “不……”

        远处,三名太上长老赶来见到这一幕,肝胆欲裂,这是他们的少主,却这样死掉了,很难交代。

        叶凡头也不回的远去,只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消失在了茫茫天际。

        “浮生如梦能几何,浮生复更忧患多。无人与我长生术,山中春日且长歌……”

        林木葱郁,瘦藤绕老树,青石路逐阶通向山中深处,有樵夫放声高歌,颇有一番意境。

        叶凡一路西来,选择这片山脉相距西坝城足有千余里,想在此坐关,冲击化龙第四变。

        此地谈不上说多么秀丽,倒也算是山水相依,山下有湖泊点缀,山中有破旧道观,不是仙地,却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味道。

        叶凡远远的见到了那个樵夫沿着青石路从山上走下来,背负一捆木柴,身子壮硕,满脸虬须。

        “这位大哥,闻你高歌,难道是修行人不成?”

        “这位小哥误会了,我不过一介白丁,那里是什么修炼者,只是听一个老道士吟唱,记下来的。”

        叶凡惊讶,道:“不知那位高人在何处?”

        “山中有一座道观,过去有一个老道士,这些年荒败了,那个老道人年纪太大了,死去能有几年了。”

        叶凡心中一动,辞别樵夫,沿着青石路向山中走去,连翻九座山,隔山相望,终于见到一座破道观,座落在一座矮山上。

        那座矮山上,没有什么青竹翠柏,更无灵药瑶草,简简单单,有菜地一小片,却荒芜了,长满了杂草。

        “法法法元无法,空空空亦非空。静喧语默本来同。梦里何曾说梦。有用用中无用,无功功里施功。还如果熟自然红。莫问如何修种……”

        两个猎户山中走出,身穿兽皮衣,健步有力,背负弓箭,抬着一头野鹿,并不见流汗,体格强壮。

        “这两位大哥,你们所吟诵的是什么?”叶凡上前请教。

        “你说的这个啊,常听一位老道人吟唱,不知不觉记下来了,每次打猎回来路过这里,想起他就忍不住唱一下。”一个猎户答道。

        这是一位高人,叶凡已经可以确定,那座矮山上的老道人不简单,绝非凡俗。

        “可惜了,年纪太大了,他死去两三年了。”另一人道。

        叶凡在旁多问了几句,得悉老道士还教过他们一些吐纳法,很简单,但却可强筋壮骨,最适合普通的凡人。

        “小哥是想寻仙访道吗,可惜你来晚了……”

        很显然,两个猎户对老道人很有好感,一驻足便多说了几句。

        老道人年岁很大,连他们的爷爷都说,很小的时候就记得这个老道士存在了,没有人知道他独自在山上居住了多少年。

        “多谢两位大哥了。”叶凡离开,这一次沿着山路终于是登山了矮山。

        一座小道观,破旧而低矮,像个茅草堂一样,荒败数年之久了,没有人出入,冷冷清清。

        小道观前,有一株古松,树干中空,很多人都合抱过来,枝干苍劲,但叶子却稀稀疏疏,老树快枯死了。

        没有药田,只有一垄菜地,不过却荒芜了,此外还有一架葡萄,干巴巴的藤蔓,挂了那么两三串紫葡萄。

        “这道观还有古树最起码存在四千多年了……”叶凡心中震动,他感受到了一种岁月的气息。

        这座道观是老道士自己盖的吗,这古树他亲手栽种的吗?若是那样的话,这绝对是一位吓死人的高手。

        叶凡进入破道观,仔细寻找,希望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然而里面尘土积了很厚,根本没有古籍石刻之类的东西。

        很普通,与一般的道观没有什么却别,一个破蒲团,几件破道衣,还有一把被虫子啃烂的拂尘,没有一件异常之物。

        叶凡走了出来,行至道观后方,那里有一个小坟头,没有墓碑,没有铭文,只有一个简单的黄土包。

        “这是他的墓,死去不留一字,不知是谁,连修行之法也不传世……”

        他站在黄土坟前,运转源天神眼,凝望地下,想看一下那具枯骨,到底是何等境界的人。

        “咦……”他吃了一惊,这是一个空坟,没有什么尸骨。

        “不对,有破烂的道袍,有发簪,还有鞋袜……”他心中一动,这难道是衣冠冢?

        “化道!”他大吃了一惊,最终确认,应该有一具尸骨,不过在临死前将自己化掉了,这绝对是一位高手。

        一般来说,唯有绝代王者以上的人物才能化道,将自己化归于天地自然中,这是真正的化道,而不是自毁尸身。

        “果然是深山卧虎豹,田野藏麒麟,这样一个小地方,竟有一位老王者,甚至很有可能是圣人坐化!”

        叶凡非常吃惊,这个人名不传世,没有一个人知晓,就这么默默的死掉了。

        “世上不是没有高手,只是不为人知而已,这里有一位盖世高手,多半不比绝代神王姜太虚差,甚至……是一位圣人。”

        可是,此人就这么死去了,什么也没有留下,连名姓都不为人知。

        叶凡将此地仔细搜索了个遍,蒲团、拂尘、道衣等都以神识探索,却没有一件宝贝。

        “太彻底了,真的没有为后人留下什么,这样一位无法想象的存在,他的传承断绝,实在是无法估量的损失。”

        叶凡在这里住了下来,此地很清静,适合他坐关悟道,没有人打扰。

        矮山,破道观,有一种难以言明的道韵,非常适合静修,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味道。

        “是了,他的隐居地怎么会是凡土呢,且在此化道,日后这里必成一座修行的神地。”

        叶凡得到了龙髓,并不是说服食下去,就能够进入化龙第四变,一切还都要靠他自己来悟道。

        龙髓中有大道法则碎片,可以相助,但却不是破关的根本所在,第一要素在于修士己身的心。

        深夜,万籁俱寂,繁星点点,叶凡盘坐道观前,五心朝天,脊背上一条大龙升腾,最后化形而出,围绕着他盘舞。

        “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忽然,一阵轻语将叶凡惊醒,他刷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一片乌云飘过,挡住了天上的星月,大地上一片黑暗,山中更是黑的不见五指。

        就在道观前,那株很多人合抱不过来的古树前,凭空出现一个人,声音正是他发出的。

        叶凡心中震动,这是什么人?竟可以避过他的灵觉,直接出现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太吓人了。

        他运转神觉,仔细观察,刹那间毛骨悚然,古旧的道袍飘动,一个枯瘦矮小的老道士,出现在枯树下。

        那陈旧的道衣,他很熟悉,与道观中的一模一样,与黄土坟下的衣冠更是没有什么区别。

        叶凡脊背生寒,向他的发丝间望去,一根破木簪子也是这样眼熟,与坟冢中的并无二致。

        “见鬼了!”

        叶凡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倒退出去很多步,一个明明早已化道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呢?

        “人间几度变桑田,桑田虽变丹青在,谁向丹青合得仙……”

        身材瘦小的老道人,在古树下行走,口中自语,与这漆黑的深夜融为一体。

        “你……”叶凡倒退。

        一阵清风吹过,草木的清新味道传来,天空中的那片乌云飘走了,道观前清风依旧在,可是老道人却不见了踪影。

        叶凡头皮发麻,他的眼神都没有带转动一下的,死死的盯着前方,可是那个老道士就像是蒸发了一样,不见了影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