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叫嚣天下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叫嚣天下

    作品:《遮天

        天劫猛烈,成千上万道的雷光垂落,终于追上到了萧云升,白茫茫一片。www.00ksw.org

        惊天的电芒,将这片虚空淹没,山峰倒塌,大地沉陷,成为一片焦土,没有一点生机。

        “咻”

        与此同时,叶凡持万殇弓开箭,金色的长虹带动无穷雷光向前飞去,让雷罚越发的猛烈了。

        “轰!”

        终于,萧云升触动了自己的天劫,铺天盖地的电光倾泻而下,犹如漫天的星河坠落,有一股灭世的气机。

        所有人都知道萧云升完了,这样的浩劫从天而降,必死无疑,竟是地、火、风、水大劫,像是在开天辟地一样,混沌光闪动。

        “不对,这劫难未免大的过分了!”

        这是一种超级大天劫,不是一闪而过,而是全面降临,地、火、风、水轮动,中心世界是一片混沌,演化开天之力,无可抵抗。

        “一定是今日的天劫太多了,上苍动了真怒,降下的劫难会一次比一次猛烈!”

        所有人都确信,萧云升完了,几乎没有一点生路,纵为一位绝世妖主上去也扛不住,比一般的圣主天劫大很多倍。

        叶凡也心中凛然,这种大劫让他都有些发毛,仅一条雷光落下就让一大片山峰成为了飞灰,大地焦灼。

        他曾见到过地、火、风、水小劫,但是与这种大劫比起来连皮毛都算不上,眼前所见,四大元素汹涌,混沌流动,开辟出一方小世界。

        “轰”

        雷海沸腾,千万电芒闪烁,一片刺目,什么都见不到了。

        萧云升大吼,第一重雷劫落下,他浑身的法宝都被打碎,一件都没有剩下。第二重天罚降落,他浑身焦黑,骨头露了出来。第三重天劫劈来,他的半边身子被散架,骨头漆黑,血液干涸。

        就这样,八重天劫过去后,一代大能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被地、火、风、水大劫击成了粉末,从天地间除名。

        “坏了!”

        叶凡如飞而去,他的天劫快结束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然而,这个小世界很绕,一时间竟没有找到出口。

        与此同时,一种莫大的威压在波动,极道帝兵在复苏,禁锢了空间,缓缓的向他压制而来。

        叶凡变色,天劫即将消失了,中州两个远古神朝不再忌惮,开始出手,阻拦他离去。

        “留下太皇经!”大夏皇主神色冷漠,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允许有人带走始祖留下的烙印。不然,古经将不是秘密,有人可藉此开创出第二个大夏神朝来。

        最后一道闪电消失,天劫彻底的退却了,叶凡神色一变,出口在前,可却有一条大龙横空,盘绕虚无间,射出的每一道光芒都比一轮太阳还璀璨。

        这是极道帝兵太皇剑,昂首而鸣,诸天皆动,万古齐震,像是一剑穿透灭古今未来,攻击力举世无双!

        所有人都颤抖,极道帝兵在慢慢复苏,古之大帝的气息弥漫,纵然为一群绝顶大能也都快忍不住跪伏下去了。

        叶凡知道,想要带走太皇经,那肯定是不可能了,这是大夏神朝的命根子,是他们的传承之源,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也不可能让它落入外人之手。

        不远处,又一股可怖的气机升腾,一下子让整片世界都抖动了起来。

        九黎图,这件极道帝兵可封印万古,镇压三千大世界,足以炼化一切,防御力古今无匹。

        当中,山川锦绣,河海无疆,壮丽无比,远古大帝的气息非常的迫人,相传曾收进去过两尊可与大帝争锋的圣灵,被祭成了飞灰。

        叶凡嘴角一歪,头皮发麻,心中发怵,这还怎么逃走?天劫没了,极道帝兵的一缕仙威就可以让他成为飞灰。

        即便他拥有行字诀也不行,在这样一个范围内,根本逃不了,躲避不过,极道帝兵连世界都可力压,更遑论是他。

        “叶凡,叶遮天,我看你向哪里逃!”萧太师神色冷漠的吓人。

        旁边,阴阳教主也像是看死人一样盯住叶凡,嘴角露出一缕残冷的笑容,一步一步的逼了过来。

        “轰!”

        另一边,上古吞天魔罐复苏,无穷帝威流动,震古烁今的狠人仿佛再生了一样,一股莫名的气息弥漫。

        “古之天帝的兵器复苏了!”

        所有人都一阵紧张,吞天罐最是神秘,长时间分为两半,几乎没有人知道它有多么大的威力。

        “噗通!”

        远山,在外部地域眺望的一些太上长老级人物,忍不住跪拜了下去,经受不住三件帝兵的威压。

        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因为连许多大能都快承受不住了,躯体不断的颤栗,双腿摇动个不停。

        叶凡冲到上古吞天魔罐下,对于他来说,这是唯一的净土了,外面的人都对他虎视眈眈,盯住了太皇经。

        “叶兄弟,原来你就是东荒那个妖孽啊,怪不得把燕云乱给劈傻了。”野蛮人凑上前来。

        “你身边那只大黑狗呢?”段德神色有些不善,黑皇过去差点将他胳膊给咬掉,叫嚣要收他为人宠。

        觉有情,白衣如雪,秀发如云,神色恬静,如一尊菩萨,手持菩提绿枝,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将太皇留下的大道烙印交出去吧,不然大夏神朝会拼命的,不惜以极道帝兵对决。”老瞎子开口。

        “真是不甘啊,好不容易得到一部完整无缺的古经……”叶凡叹气。

        但是,他知道确实保不住,这是大夏的传承之源,就是拼掉所有底蕴,该神朝也绝不能容忍外传!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幅九黎图,该神朝的人也在虎视眈眈,帝兵复苏,真要打起来,这片世界都要毁掉。

        吞天魔罐的确强大,可是同时对上两件帝兵,那将很艰难,仅靠老瞎子他们这几人催动,远远不够。

        要知道,那两方都有不少人,可以持续让两件帝兵保持在复苏状态,甚至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

        叶凡拔下来几枚石钉,而后将棺底板拆了下来,抖手掷了出去,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铮!”

        太皇剑祭出,诸天轰鸣,龙吟动荡万古岁月,一下子响彻时空。

        “哗啦啦”

        另一边,九黎图抖动,封印了苍穹,铺展而下,也向下卷去,直取太皇经。

        其他人虽然眼红,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两件帝兵动了,谁上去都是找死,在那种威压下诸多绝顶人物连蚂蚁都不如。

        “九黎的皇兄,你们难道要如此相迫吗?”大夏神朝一方传音,太皇剑与九黎图并没有碰撞,隔空相对。

        此时,人们无比紧张,一旦两件帝兵全面复苏,撞在一起,这片世界都将崩溃,不复存在。

        老瞎子都流出了冷汗,全力催动吞天魔罐,以此自保,不然小世界溃灭后,除却有极道帝兵守护的人外,其他强者都要死。

        “太皇经为我族之秘,不能泄露,九黎的皇兄若是肯放手,我们可以考虑一起对付神祇念,夺得五色神冰,里面有不死天皇的人皮……”

        “还有我们呢……”段胖子开口,提醒众人不要忘记他们也有一件帝兵,有好处也需要得一份。

        现场一阵沉默,众人心思各不相同。

        此时,叶凡心念一动,因为小世界的出口已打开,太皇剑远去,正在与九黎图对峙,他觉得可以离开了。

        叶凡将金色的圣人臂骨还给野蛮人,而后扔下一大块不死神木给几人,他如飞而去,跑掉了。

        现在的水太浑,多半很多人都在惦记他,毕竟在其身上有万物母气鼎,没准死胖子段德也在算计呢,他觉得走为上策。

        “追,不要让他跑了!”

        王阳战第一个追了下去,他知道有三件极道帝兵在此,他很难得到什么,远不如毙掉叶凡,夺其圣物划算。

        “你纳命来!”

        萧家的人也大吼,方才死了一位大能,全都拜叶凡所赐,自然不会放过。

        然而,他们追出去后,叶凡早已踪迹渺然,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化龙篇古经,没有什么可在意的了,倚仗行字诀远遁而去。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五域震动,神祇念、不死树棺、太皇经、五色神冰、人皮、不死天皇……这些词成为了世人议论的焦点。

        叶凡离去,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晓,传出了各种版本,没人能说的清。

        三件极道帝兵对决、神祇念磨灭、不死天皇的人皮出世……各种传言,难辨真假。

        更有人说,太古的王都被惊动了,赶去索要不死天皇的人皮,九黎图、太皇剑、吞天罐差点一齐镇压而下。

        同一时间,东荒也发生了大事,太初古矿喷薄烟霞,持续了半个月之久,诸圣地全都赶去了。

        这一次,北原、东荒都没有大势力赶来,皆因太初古矿发生了异动。

        这天下要乱了,众人都觉得平静的岁月将被打破了,太古万族将出世,各种仙府洞开,世间禁地异常,这都是某一种预兆。

        外界,一片沸腾,世人议论纷纷。

        半个月后,在中州堪与神朝并论的阴阳教发布告示,全天下追杀叶凡,但凡提供线索者,必有重赏。

        然而,叶凡却根本不怕,在当天就站了出来,郑重警告两大势力,立刻取消必杀令,不然后果自负。

        天下哗然,一个化龙秘境的小修士,可真是敢说话,对中州不朽的传承发出了警告,这到底有多么大的胆子啊!

        对此,阴阳教非常果决,必杀令连传六道,高手齐出,要揪出叶凡,将他抽魂镇压。

        谁也没有想到,叶凡的反应更激烈,扬言要杀遍阴阳教年轻一代,让他们再也不敢选出圣子与圣女来。

        且,除非将所有行走在外的年轻弟子都召回去,不然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全天下哗然,东荒的这个妖孽还真是成气候了,敢这样威胁中州一个不朽的传承。

        “我能杀一个阴阳圣子,就能杀第二个,能杀一个阴阳圣女,还能继续杀!”

        叶凡的叫嚣,传遍大半个中州,这是**裸的揭短与威胁,但人们相信他可能真做的出。

        没过几日,阴阳教上下震怒,祖师陵园让人给扒开好几个坟头,被贼光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