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太皇剑,九黎图,吞天罐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太皇剑,九黎图,吞天罐

    作品:《遮天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去解释,段胖子威胁人的方式与众不同,张口挖人家的祖坟,闭口掘人家的陵墓。www.00ksw.org

        所有人都无语了,没见过这么样的人,见过说狠话的,却没见过拿死人来威胁的。

        一言不合,去挖你们家坟头,谁受的了?特立独行,这种报复让人晕菜。

        妈的,这死胖子什么来头?这是很多人的心语,心中犯嘀咕。

        然而,众人心静下来时却更加的惊惧了,半件极道帝兵横在空中,压的人几乎要窒息。

        狠人大帝,可以说是古今最惊艳的人,关于他或她有着太多的传说,所有评价都难以概括。

        段德头顶上方,吞天魔罐的盖子上面,那个鬼脸印记挂着泪痕,但却也有笑容,忧伤中有阳光。

        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泪水模糊笑颜,这或许就是狠人大帝的一生,是他或她的内心体现,也许没有一个人了解。

        就是这样儿童涂鸦一样的痕迹,却让每一个人都胆寒,想到这位大帝的一生与手段,莫不慑服,全都忍不住倒退。

        “他怎么有极道帝兵!?”这是不少人的疑问。

        半件极道武器,虽然无法复苏,不能发挥出盖世仙威来,但不是用来对付古帝,横扫眼前的人,普通的威势就足够了。

        “你那把破镜子有什么好显摆的,顶多也就能留给女人梳妆打扮用。”段德挺着胖肚子向前走。

        在其头顶上方,上古吞天魔罐的盖子,垂落下成千上万道乌光,如雨帘一样密集,丝丝缕缕。

        所有人都避退,半件极道帝兵那可不是随便说说吓人的,自古至今,不过几件而已。

        帝兵,一旦催动起来,即便不能复苏,也可以大杀四方,谁能挡住?!

        “把你那破镜子冲我这英俊无匹的脸上照来试试看,让我瞧瞧是不是又变帅了。”段德顶着陶盖向前走。

        阴阳教主王阳战一脸的晦气,其他人也都觉得倒霉透顶,跟出门踩了一脚狗屎一样,这个猥琐的胖子太招人不待见了。

        “见我好欺负是吗,胖爷不发威你们真当我是病猫了!”段胖子磨叽,瞅瞅这个,瞧瞧那个。

        最后,他盯住了额骨被叶凡踩瘪的萧云升,道:“妈的,那个脑袋被门挤扁的家伙,刚才不是让道爷滚过去吗,你现在给我滚过来!”

        这缺德的胖子!许多人心中诅咒,说话太不是东西了,属于那种打人专打脸,骂人专揭短的混蛋。

        萧云升的脸都给气绿了,但是却也没辙,他还真怕这死胖子出手,半件极道帝兵祭出来,谁都晕。

        “还有那个老白毛,你不是想要碗吗,继续抢夺啊?”段德又盯住了王阳战。

        阴阳教主跟吃了个死耗子一样,闹心的要命,他不知这胖子修为如何,但里面有个老瞎子,以活化石级修为催动这个盖子,绝对可以横杀一切阻挡。

        “咚!”

        段德从来不是一个吃亏的主,刚才被人数落了半天,此时祭出半件极道武器,向前镇压。

        一股压塌万古的气息弥漫,吞天魔罐的盖子化成一口黑洞,吞噬天地万物,向下压落。

        萧云升二话没说,将断腿继续上,顶着十几件禁器,直接从万丈高台上跳了下去。

        王阳战以那残损的古镜裹带几位大能,化成一抹流光也是一退数百丈远,远离了中心区域。

        半件极道帝兵,一片朦胧,如同有生命一样,上面那个鬼脸印记,泪痕居然在流动。

        众人毛骨冰寒,相传这魔罐的盖子是以狠人的头颅炼化而成的,是帝兵的精华所在。

        有人说,鬼脸印记是这位大帝年幼时所绘,那是他或她最快乐的时光,从此以后他或她与天下为敌,很不开心与忧伤。

        纵然无敌天下,他或她印象最深的还是那短暂的幼年记忆,因此成为了其独有的标记,烙印在了魔盖上。

        “妈的,你们过来帮忙,这盖子快将我吸干了。”段德传音。

        叶凡与东方野上前,向他度了一道神力,而老瞎子则传音道:“别逞强了,这帝兵所耗甚巨,我们能自保就够了,那些人乃是这片大地的主人,不可能都压制住。”

        “锵!”

        不远处,一套黄金战衣浮现,闪烁冲霄的光芒,出现在古华皇主的身畔,它呈人形,手持黄金圣剑,背负黄金神弓,竟有生命波动。

        绝世神衣通灵,为传世圣兵,以神物铸成,可永世长存下去!

        叶凡心中凛然,他见过这件神衣,古华皇朝为了采摘不死神药,在荒古禁地前曾经祭出过此衣。

        “不愧是远古神朝,带了一件无缺的神衣!”许多人倒吸冷气。

        它形状似人,黄金神光绚烂,仿佛是一尊活着的远古神明,让人发自内心的敬畏,忍不住想跪拜下去。

        “轰!”

        神力汹涌,朝气蓬勃!南岭妖主的身边,出现一日一月,璀璨夺目。

        日轮一动,如龙吟九天,一片刺目,照破万物。月轮一动,似凤鸣九幽,清辉如水,溢满天地。日月双轮如真正的日月当空。

        这亦是传世圣兵,可以不朽,早已有了生命波动,为南妖一脉十五万年前的一位盖世圣人所留,人间罕见。

        “刷!”

        另一边,佛光冲霄,西漠一位神僧头顶上方,出现一尊一米多高的佛塔,共有七层,为岩石筑成,却可镇压天地万物。

        这是一位菩萨证道的兵器,不仅塔身是辟地仙石,为罕有神物,且菩萨坐化留下了七颗舍利子,都封入了塔身中,每一层置入一颗,让这七层石塔成为了不朽的传世圣兵!

        且,它的威力恐怖绝伦,没有几件比得上,为佛教自古至今的无上圣物之一。

        一下子出现三件真正的远古圣人的兵器,且都是在人族古史中赫赫有名的神物,没有人不动容。

        到了现在,很多人都自觉倒退,根本没有办法去争夺了,因为一件圣人兵器就足以扫了他们。

        最终,大夏、古华、九黎、神州四大神朝,南岭妖族、西佛佛教、段德他们等,共计十几股大势力来到近前,余者皆退却了。

        持有三件圣人兵器的大势力,以及段德他们的站的最靠前,没有人反对与多说什么,现在实力就是硬道理。

        人们仔细研读棺壁上的文字,生怕错过一个字,因为这是太皇所留,记录了一件惊人的秘密。

        此棺原来的主人,竟然是不死天皇,为太古时期以前的一位无上存在,在太古万族心中超越神明。

        “不死天皇真的存在……”佛教的一位神僧动容。

        关于太古往事,人族早已失传了,只记载了下来点滴,所有的一切都消散在了历史长河中。

        不死天皇,这一名讳连太古的王都要顶礼膜拜,最为神秘与古老,人们没有想到所谓的这个神祇竟是他!

        所有人都望向那块五色神冰,里面有一张人皮,流动出的气机堪比帝兵复苏,让人无法承受。

        “天啊,那是不死天皇的人皮,如果让太古种族知道,这个地方必将成为他们的神地!”

        “如果那些古生灵知晓,不死天皇葬尸于此,恐怕会天下大乱,所有太古王都会出动,赶到此地!”

        这绝对是一件捅破天的秘辛!

        太古万族膜拜的神明,竟然在葬在这里,他并不是虚幻的,而是真实存在过。

        “他是不死天皇啊!”

        人们的惊憾难以平息,心中的滔天骇浪无法止住。

        “万古前的存在,传说中的神,后世的种族顶礼膜拜,从来都没有确凿的证据说明他存在过,而今却被我们见到了!”

        人们惊叹,也唯有无尽岁月前的不死天皇有这样的大手笔,砍伐悟道古茶树,以一株不死树为自己做棺椁。

        他存于遥远的太古前,没有敌手,天地间灵气浓郁,不死药可寻,唯有他可以做到这一切。

        而太皇却也是真够可以的,动手将不死天皇给搬了出去,自己进入棺椁中沉眠。

        只是,为何不死天皇只剩下了一张皮,而太皇又去了哪里,怎么不见了?

        可惜,棺壁上再无记载,只有那几行文字而已,说明了此棺原主人的来历。

        “到底还是不能证明仙存在世间啊!”人们叹息,知晓来历后,不知是解脱还是失落。

        不死天皇,虽然在太古种族心中超越神灵,但是终究只是一位无敌的古皇,只是神化了而已,并不是仙与神祇。

        世上到底有没有仙?到了现在,这些大人物们都迷茫了,一切迹象表明,似乎不存在。

        “砰!”

        突然,有人出手了,开始抢夺古棺,争夺惊世仙珍。

        棺底有太皇留下的一幅刻图,那是大道烙印,没有人不动心。

        段德没有去凑热闹,震动吞天魔罐,化成黑色的深渊,一下子将棺材盖收了过来,这是悟道木,无论多少神源都换不来。

        “拿到手中的东西才算是自己的,才是真!”段胖子相当的满意,别人争夺道图,他先抢到了最实在的无价神物。

        这样一块棺材板,盘坐在上面修行,可以很容易进入悟道境,就是切下来一小块拿出去卖也价值连城。

        “砰”

        有人催动神力,但是根本无法将不死树刻成的棺椁震裂。最后,南岭妖主拔出几根石钉,将外椁拆开。

        “那是不死天皇祭炼的石钉,历经漫长的太古时代到现在都没有毁掉,肯定是仙珍!”

        所有人都眼红了,但是八根石钉都落入了南岭妖主的手中,没有人夺到,因为他持有远古圣人的兵器——日月,无人敢靠近。

        “砰”

        外椁的木板被人抢夺,最终落入了古华皇朝与西漠神僧的手中,一方持有绝世黄金神衣,另一方持有菩萨证道的石塔,无人可撄锋。

        其他人都焦急了,争抢里面的小棺以及那幅太皇的大道烙印,大打出手。

        “棺木任你们拿去,但棺底板留下,任何人都不得损毁太皇留下的道痕,不然别怪我大夏出手无情!”大夏皇主开口说话了。

        他们并未持有远古圣人的兵器,但是却相当的沉稳与镇定,扫视所有人。

        “凭什么,谁能得到归谁!”有人不服,代表了各方大势力的心声。

        “那是始祖为我大夏留下的,你们如是不服,尽管动手!”大夏皇主冷喝,就在这时他的头顶上方出现一片璀璨光芒,浩荡天地的波动震出,许多大能差点伏倒在地上。

        接着,一声龙吟传出,一把龙剑飞出,像是可以震塌诸天万界!

        龙头剑锋,九爪剑纹,龙尾化作剑柄,纵然万轮太阳聚在一起,也没有它的光芒盛烈。

        “噗”

        有的大能都忍受不住这种威压,纵然有禁器护体,也咳血倒退了出去,难以承受。

        极道帝兵————太皇剑出世了,大夏神朝的人竟将其带到了此地。

        一声龙吟响彻万古,它如一道永恒之光,悬在大夏皇主的头顶上方,让所有人都几乎要顶礼膜拜下去。

        在这一刻,众人噤若寒蝉,太皇剑出世,镇压诸天,谁人可抗?拥有举世无双的攻击力!

        “嘿嘿……”

        突然,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声传来,不远处一个道魔影矗立,眸光冷冽,盯着所有人,神祇念又出现了!

        所有人都从头凉到了脚,所谓的神祇念一定是不死天皇的恶的一面的体现,这是一尊魔鬼,圣人不出,无人可敌。

        “还好,有太皇剑在此!”

        太皇剑,几乎可压塌万界,化成一道天龙,盘旋在空中,无尽光华照耀天宇,净化每一寸空间。

        “轰……”

        突然,又是一声震动,天宇摇动,一张古卷从九黎神朝皇主的头颅中飞出,悬在半空中,遮盖了天地。

        “天啊,这就九黎图,中州不朽神朝九黎的极道帝兵!”

        这张古卷,包容天地万物,收纳三千大世界,可将一切镇压与炼化,让一些大能皆倒退,口中喷血。

        一日间,惊现两件无缺的极道帝兵,震撼了所有人,没有想到这两个远古神朝在关键时刻祭出了始祖遗下的仙珍。

        太皇剑与九黎图针锋相对,并没有去镇压那尊魔鬼,而是要火拼一场,毫无疑问是要争夺太皇的大道烙印。

        “两件极道帝兵交战,方圆多少万里都要毁于一旦,不要说此地,就是仙府世界都要崩溃。”老瞎子开口,道:“不得已要自保了!”

        “轰”

        他张口吐出一个罐子,非常的古朴与普通,看不出什么,但是却慑人心魄,让人胆寒。

        “小子我们合作!”老瞎子拍了拍段德的肩膀。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是北域第七大寇涂天的上古吞天魔罐,被第二大寇借来了,此时将与魔盖合一!

        “轰!”

        滔天帝威冲起,根本没有人催动,魔罐自己就合一了,震的所有人都恐惧,人们听到了一声叹息。

        “天啊,这魔罐是狠人的身体炼成的,不会有他的灵魂吧?!”

        远处,神祇念都被惊的倒退了几步,可想而知此罐合一后的威压,宛如一尊古帝复生了一样!

        “狠人一生,举世皆敌,惊艳万古,其极道帝兵重新归一了,她不会复活吧?!”

        在这个过程中,唯有一人始终平静,那就是叶凡,他手握自荧惑古星得到的菩提子,口中含着悟道茶叶,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棺内的太皇道痕,不断的体悟。

        “轰隆隆……”

        天上雷鸣,震动万丈玉台,一道道粗大的闪电劈落下来,接着无穷雷海倾泻而下。

        “妈的,谁度劫了?”

        “哪个混蛋啊,谁在这个时候引动了天劫?”

        所有人都变色,忍不住骂娘。

        最终,人们见到了,雷电劈向叶凡,他短暂的悟道,将开始渡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