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谁在渡劫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谁在渡劫

    作品:《遮天

        朗朗乾坤,原本碧空如洗,而突然间却雷光万丈,电芒如海,淹没荒野,这是一种吓人的场面。www.00ksw.org

        仅这一刻间,天穹像是塌陷了下来,乌漆吗黑,电蛇乱舞,像是有数不尽的蛟龙在冲腾。

        “轰!”

        声音而震耳欲聋,若是凡人在此,耳膜都要被击穿了,巨大的声音似麒麟在吼动山川,要将大地都翻过个来了。

        远远望去,那里沉闷而可怖,一片乌光,如平瓢泼大雨一样倾泻而下,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雷暴。

        “隆隆隆……”

        其中,还有不少血色的闪电,如一条条血河在入海,景象骇人,这片平静的荒野,一下子被打破了宁静。

        此时,此地彻底沸腾,除却可震碎人耳骨的雷声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巨大的雷电,让远山都在崩塌。

        电芒根本没有触及到,但是光那种余波就将许多石崖冲毁了,不复存在,乱石穿云,电芒卷天。

        “燕云乱上次渡劫进入奇士府,这才过去还不到三个月,他又突破了……”

        众人无比心惊,什么是奇才,燕云乱给予了最好的诠释,自身实力强大,天赋惊人,一旦有有机缘,就会突破。

        “咔嚓!”

        九道血色闪电,如九条恶龙一样,足有宫阙那么粗,扭动而下,将虚空击穿,一片焦灼。

        九个黑洞乍现,九条血色雷光,全部打向叶凡,天劫开始了,上来就淹没了他。

        “这是人为控制的!”

        有人惊呼,燕云乱很从容,虽然在渡劫,但是根本无惧,牵引上苍的天罚,要将叶凡灭在此地。

        “喀嚓”、“喀嚓”……接下来,九九八十一道血色闪电冲出,它们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闪电牢笼,向前逼压。

        “以人的意志,来掌控部分天罚之力!”

        人们惊呼,一般人的在这种情况下自顾不暇,性命难保,怎么可能会入主雷电中呢。可是,燕云乱却引动了天劫,化成牢笼,为其所用。

        “轰!”

        八十一道赤电一起劈来,牢笼成型,如一座小型的宫阙,玄妙莫测,不过却很不稳定,毕竟这是雷劫,没有人可以真正主导。

        叶凡如一条蛟龙,在雷海中游动,人们不知他此时的感受,不过见他并不狼狈,想来他还能坚持。

        “刷”

        牢笼如天狱,封闭四方,终于是将他合围了,要将其封在当中,无尽的电芒倾泻而下,向里面打去。

        “可怕,这就是天罚啊!”

        所有人都浑身发凉,寒毛皆倒竖了起来。

        此刻,什么都不复存在了,大地上无尽大裂缝崩现,形成一个个大峡谷,雷海在扩大,汹涌而下,一副末日景象。

        燕云乱傲然而立,站在雷海中心,任凭万丈闪电飞舞,他根本没有一点惧意,俯视叶凡,嘴角带着一丝冷漠,挥动天劫,想要将其镇压。

        所有人都被毛骨悚然,这样的雷暴,谁敢如此轻松对待,谁又能平安挺过去?

        这是妖孽的特权,唯有他们在突破时,才会引来天罚加身,从侧面证明了他们的强大与非凡。

        这个世界很公平,遭受上天的考验,虽然九死一生,动辄会形神俱灭,可是一旦度过劫难,实力绝对比同阶人强大很多。

        这也就是被称之为妖孽的根本原因,得到了上天的认可,经受了天地意志的锤炼,自是非常之人。

        “轰!”

        突然,雷电交织成的牢笼,发出一声巨响,八十一道血色闪电破灭,叶凡冲了出来,并没有伤到根本。

        “这个小领主果然不凡,也不尽是倚仗万殇弓之力,己身也很强大。”

        人们惊讶,在这种天地雷暴中,可以突围而出,本身就是一丝逆天的表现,只是不知道最终能否逃脱出来。

        叶凡很平静,这些雷海于他无伤害,比起他的天劫可是有差距的,他双目神光湛湛,有一个大胆的念头。

        天罚虽然可怕,但也是一种机遇,他想借助对方的雷劫,引来他的化龙天罚,争取藉此而破关,晋升入一个全新的领域。

        “哼!”

        燕云乱一声冷哼,见到叶凡无恙,他在虚空中踱步,引动万丈雷电,向前而来,要亲身御动漫天闪电,将对手化成劫灰。

        “轰隆隆!”

        此时,没有了日月星辰,不见了天地万物,唯有茫茫一片雷海,像是真实的海洋在汹涌,慑人灵魂。

        “咚!”

        犹如天庭神鼓在轰鸣,山川大地无不在颤动,远处许多座山峰被余波冲击的崩塌,大地龟裂,毁的不成样子。

        这就是天地之力,无情而可怕,让人心寒,若是一般人早已成为了灰烬,根本不可能再坚持下去了。

        远处,每一个人都凛然,许多人冒出冷汗,浑身的衣衫都被浸透了,这种上苍之力根本不是凡体所可能对抗的。

        “太可怕了,一旦深入,必然被击成焦炭,连圣子级人物都难以逃出来。”

        肃杀的气氛在蔓延,人们心中寒意陡升,换作是他们如何相对?多半没有办法独对这天罚之威。

        “轰!”

        燕云乱逼来,果然携万丈雷电将叶凡淹没了,外人难以看清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认为他凶多吉少了。

        电海中,银蛇乱舞,乌光游动,赤霞喷薄,各色巨大的电芒组成了一个天罚的世界,毁灭一切,破除一切阻挡。

        燕云乱在冷笑,以强大的体质对抗雷劫,他盯着前方的雷霆中心,认为叶凡撑不住,快化成灰烬了。

        可是,就在这时,他神色突然一滞,只见叶凡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任万丈闪电降落在身,根本无惧。

        “你的天劫还是差了点,让雷暴来的更猛烈一些吧。”叶凡平静道来,胜似闲庭信步。

        燕云乱听到这样的话,神色顿时一变,感觉不对劲,对方居然无恙,难道说也是一个度过天劫的妖孽不成?

        “啊……”

        他一声大吼,穿透电海,直上云霄,满头黑发倒竖,凌乱舞动,在这一刻更大的天劫降临了,竟是五色雷光。

        叶凡带着淡淡的笑意,立身在对面,任雷劫加身,根本无惧,迈步而行,万丈电芒挡不住他的步法。

        “轰!”

        无尽的雷光,如大河滔滔,似星域沉坠,茫茫一片,将叶凡吞没了进去。

        燕云乱自己都有些吃力了,盯着对面,可是时间不长,叶凡又迈步走了出来,身上没有一丝焦痕。

        “还是不够,雷劫太弱,让暴电来的更猛烈一些吧。”叶凡开口道。

        燕云乱听到这些话语,气的要吐血,这是天劫啊,圣子级人物进来都要饮恨,时间长了,必会劈死。

        然而,一个让他无比痛恨、倚仗外物的小领主,像是不死小强一样,不断的从雷海中走出,让天罚无功。

        燕云乱愤怒,他毫不保留,释放自己渡劫的气息,天罚如海,全面打落而下,不少道痕出现,与电芒交织在一起。

        可是,足足六七次的大劫降下,叶凡都从电海中走出,一步一步迈来,很平静与镇定,并没有被毁在当中。

        “小燕子,你行不行呀,再猛烈一些!”叶凡催促。

        燕云乱真的怒了,天劫是什么?毁灭天地万物,他招来雷罚灭敌,结果却被如此奚落,一句小燕子让他火帽三丈。

        “当!”

        雷海中响起一声钟鸣,一口由乌光形成的大钟,隐约间成型,发出的雷鸣格外的可怕。

        “那是什么?”

        “燕云乱以自己的一道神念,入主电海中,控制闪电,形成了一口雷劫神钟!”

        众人莫不变色,此钟很模糊,但却有了一定的规模,交织万道雷暴,轻轻震动,毁灭万物。

        “当……”

        乌光与电芒形成的大钟,轻轻一颤,成千上万道电芒冲出,全部打落了下来,降落在叶凡的身畔。

        而后,乌光万重,如一片惊涛海浪一样,将他淹没,外人什么也看不到了,唯有一片炽盛的雷光。

        “入主天劫,为我所用!”

        人们惊悚,这样的手段第一次见到,没有人不震动,对敌时祭出这样的杀手锏,简直就是绝杀。

        叶凡也一阵惊异,原来还可以这样引动天劫,果然有些玄妙,让他身受触动与启发。

        此钟果然是很不一般,一震之下,天地破碎,形态越来越清晰,叶凡一巴掌拍了出去,“当”的一声大响,钟波肆虐。

        远处,成片的荒山如同跟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崩溃沉降,彻底被毁,不复存在。

        “雷电为形,法则为神,这样一口大钟,破灭万物。”许多人惊叹。

        “嗡!”

        大钟一震,罩落而下,将叶凡淹没了进去,将他覆盖在了下方,见不到了身影。

        “燕云乱手段逆天,祭出雷劫神钟,几乎可横扫年轻一代,谁能破解?可惜天劫不能时常发生。”

        “据说,东荒那个妖孽也擅长利用天劫灭敌,不知两人对比会如何?”

        “东荒那个妖孽只有一些传闻,相隔太远了,不能了解。燕云乱就在眼前,竟连雷劫神钟都化出来了,匪夷所思!”

        “当……”

        一声钟鸣,响彻天地间,大片荒山崩塌,叶凡又走了出来,那口雷劫神钟被他徒手震裂了。

        燕云乱近乎吐血,天劫这种绝杀,居然奈何不了这个小领主,让他快抓狂了。

        “咦,叶遮天还未死,又出现了。”人们吃惊。

        “轰!”

        就在这时,天地狂暴,九五雷劫、五行天劫、太阴真劫、水火大劫……各种天罚铺天盖地,全度劈了下来。

        方圆数十里都被淹没了,什么也见不到了,那两条人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皆在雷光中抗劫。

        “燕云乱太可怕了,竟然引来了这样的大天劫,半步大能进去多半都承受不住!”

        “不愧为妖孽,可引动这样可怖的天罚!”

        人们惊呼,没有一个人不心惧,如此敌手,太过可怕,若是招惹,携天劫而来,实在难以抗衡。

        “妈的,不是我引来的……”这是燕云乱此时最想骂出的话语。

        “砰”

        他被劈的浑身焦黑,横飞出去数百丈远,但很快又被一片水火大劫淹没了。

        下一刻,他浑身都在流动电光,忍着剧痛,从虚空中站起,但很快又被劈飞了。

        “咦,不对呀,燕云乱好像被自己的雷劫打飞了,难道说他要突破两个境界不成,引来了最强大的天罚?”

        人们吃惊的发现,燕云乱很狼狈,横飞而起,来回遭击,受了重创。

        “此子太大胆了,引动的天劫多半超出了他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看样子他真想晋升两阶。”许多人都这样推测。

        雷海中,燕云乱想哭的心情都有了,哪里是他引来的大天劫,是对面那个混蛋在渡劫呢!

        只不过,那里雷光万重,彻底被淹没了,外界根本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