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仙洞
  •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仙洞

    作品:《遮天

        湖水沉降,地下仙光闪动,发出奇异的声响,时间不长整片仙湖消失了,出现一个大裂谷。www.00ksw.org

        它是由石崖围成,像是被人为开凿出来的,故意布局成一个湖泊,灵秀不尽,大地龙气从下方溢出。

        一个古洞流动仙光,内蕴龙气,向外喷薄,不是多么的剧烈,但却也有些一种仙韵,一看就不是凡地。

        “哈哈……”段胖子大笑不已,这里很安静,并没有惊动其他人。

        远方,众人还在拼抢,争着进仙脉中的那座洞府,孰不知一切都是无良道士计算好的,借力而已。

        “布局成连环洞府,也唯有贫道才能破解了。”段德很自负,志得意满,嘿嘿笑个不停,一闪身没了进去。

        “此人果真神秘,竟有这样的手段,其他人都被利用了。”雨蝶公主惊讶,没有想到段胖子这么不厚道。

        叶凡与她等了片刻钟,而后降落在干涸的仙湖底部,崖壁林立,一个古洞闪烁光华,一扇刻有密密麻麻符文的仙门已经打开。

        “这死胖子真不是东西,为了打开此门,让很多修士在数十里外为他卖命。”叶凡腹诽,总觉得段德欠揍,可是至今没有人能让他吃大亏。

        “这个地方很玄奥!”雨蝶公主蹙眉,石门虽然打开了,但是里面却还有很多阵纹痕迹。

        这些古老的纹络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玄秘繁复,他们推演意那些道纹,皆不能洞悉,很难窥透。

        两人对道纹都谈不上精深,皱起了眉头,贸然进去可能被困住,这多半真如段德所说的那样可能与古之大帝有关。

        “你先等在这里,我进去看看。”叶凡决定利用行字诀穿行古阵,尝试一番,不然再等下去,整座洞府都要被段胖子搬空了。

        “你小心一些!”雨蝶叮嘱,明眸皓齿,吐气芬芳。

        “刷”

        叶凡一闪而没,行走在瑞光中,这座古洞并不潮湿,很是干燥,没有镶嵌明珠,可是却有很多奇石在绽放霞光。

        洞府中,仙雾氤氲,烟霞灿烂,很有仙境的韵味,行进不远就见到了白玉石阶,通向更为幽远的深处。

        “仙汁玉液……”叶凡惊讶,在旁边有一个泉池旁边有一个小道台,不过半尺多高而已,上面有一个小碗,里面能有多半碗白色的汁液。

        这是大地灵根孕育出的地乳,若是祖根诞生的汁液,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仅排在不死神药之下,为无价仙珍。

        “可惜,不是真正的仙汁玉液,只是一处普通灵根诞生出的地乳。”叶凡仔细观看后很遗憾。

        蓦地,他神色一凝,半尺多高的小道台很是特别,晶莹透明,溢出丝丝灵气,有一种玄秘气机。

        “这是……仙汁玉液凝固而成!”叶凡吃惊,无比震撼。

        以前这里诞生过仙珍,自由滴落下来,任灵气散逸,形成了这样一个半尺高的小道台,想来是仙汁玉液流尽,后来只能出普通地乳了。

        在这一刻,叶凡感觉心疼、肝疼、胃疼,半尺高的小道台,这得需要多少仙乳才能凝结而成?实在太奢侈与浪费了。

        毫无疑问,无尽岁月前,这里连通着一条祖脉仙根,有仙汁诞生,全部滴落了下来,没有被人利用。

        叶凡长叹,最终将这块小道台收了起来,入手沉甸甸,跟一座小山峰一样,让他颇为吃惊。

        看似形成了一块美玉,但是却重如山岳,一般的修士根本不可能搬起来,他心中一阵嘀咕。

        仙汁玉液可遇不可求,从来没有听说可诞生这么多,更没有人会浪费,让它自然干涸掉,叶凡觉得这块小道台材质特殊,日后说不定会有大用。

        烟霞流动,古洞中很梦幻,叶凡以行字诀突破阵纹,通过白玉石阶,进入了洞府幽深之处。

        “枯死的灵药,皆有数万载的药龄!”

        他在一片广阔的石洞中,发现了一些植物,栽种在玉田中,一看就是珍物,只是早已枯败不知多少年了。

        唯有不死神药,可以长存世间,永不枯死,其他药草生长很多万年后,终究是要死掉的,灵气散尽。

        “不会生长了**万之久才死去的吧?”

        叶凡自语,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是任神物尘归尘土归土了,白白吸纳了那么多的天地精气,最终又散掉了。

        忽然,他神色一僵,就在前方盘坐有一个人,没有一点气机,直到临近才发现。

        “一只老猿!”

        叶凡惊讶,这是一个早已坐化不知道多少年的古猿,灰白色的皮毛稍一触碰就会成为尘埃,唯有里面洁白的骨骼依然在扇动光泽。

        毫无疑问,这座洞府最起码存在**万年以上了,老猿遗体能保存至今,足以说明生前的强大与可怕。

        叶凡一阵犯嘀咕,仔细观看内部的白玉骨后,这头老猿最起码是一个绝顶圣主级的强者,但看它的样子以及这座古洞的布局,分明只是为看护洞府而已,不像此地的主人。

        “这……一头绝顶圣主级的老猿,难道只是护山灵兽而已?!”想到这种可能,他心中剧跳,这洞府的主人将是何等的人物?

        叶凡向前走去,心中很不平静,此地多半真是一位远古圣人的洞府,甚至是一位远古大帝所留,也许真有一部古经!

        “这死胖子跑哪里去了?”他不敢耽搁,展开行字诀,快速向前行走,寻找段德的下落。

        洞府深处,龙气缭绕,霞光闪动,他来到了一片较为开阔的地带,此地有不少玉树,高不过多半米,灿灿生辉。

        “不死妙树?!”

        叶凡一惊,越看越觉得这是一处神秘之地,这里共有四十九株玉树,颜色各不相同,有的如红玛瑙,犹如碧绿如叶,还有的似黄金一样璀璨。

        四十九株玉树,并不是被人雕刻而成,而是被栽种出来的,扎根玉石中,根茎如虬龙。

        “古书的记载竟然是真的!”

        叶凡来到这个世界后,为了寻找回家的路,这几年来看了不少怪这片大地上的古籍,曾见到过许多荒诞的记载。

        地髓可生出玉树来,如有生命一样,可以成长,若被圣人与大帝所得,能祭成无上兵器,威力绝伦。

        若是由天下祖脉仙根滋生,可诞生出堪比古之大帝专属圣物的玉树来,一旦祭炼成宝,无物不破。

        大黑狗曾说过一则传说,十**万年前,曾有一位远古圣人成功祭出一株不死妙树,一枝生七叶,轻轻一刷,可破万物,天下无敌。

        “七七四十九株玉树,这真的是想要祭炼不死妙树啊!”叶凡越看越心惊。

        它们扎根在玉脉上,排列的很有讲究,繁复玄奥,且每一株上细看的话都有纹络,交织城种种莫测的道痕。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与大道有关,当还有一株,是为那遁去的一,也就是那株不死妙树!”

        叶凡心中激动,这些玉树都已经死了,化成了玉石,无尽神妙之力当是被那遁去的“一”夺去了,祭成了不死妙树。

        他仔细搜索,终于寻到了那第五十株,也就是那遁去的————不死妙树!

        “失败了,干枯掉了……”叶凡呆呆发愣,为什么会这样,这实在是浪费了一件神物。

        “咦,不对,没有全部废掉,当有部分妙树枝干!”叶凡发现,虽然整株玉树干枯,没有光泽,出现了裂纹,但是却少了一截,好像刚被人折断不久。

        “段德!”他一下子想到了死胖子,肯定是他折走了。

        枯败的玉树上端,当有一截无暇的不死妙树嫩枝,并未死去,虽然祭炼失败了,但那一小段肯定也有无尽妙用。

        “一截不死妙树!”叶凡心中激动,那绝对是神物,死胖子真是有大机缘,竟然得到了这样一宗瑰宝。

        “一会儿伏击他,向其讨因果,过去夺了我那么多宝物,正好偿还。”叶凡开始琢磨如何对付段德。

        他离开此地,向前行走,进入一个炼药的古洞中,瓶瓶罐罐,陈列满了白玉架子,可惜打开这些玉瓶后,所有丹药都变质了。

        这就是时间的力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将诸多珍物都给毁去了,空留尘埃不变。

        “九转仙丹?!”

        叶凡将每一个玉瓶都看了个遍,最后见到一个五彩小葫芦,上面刻有这样四个古字,让他心中震动。

        敢起这样的名字,必然为绝世仙珍,多半可以长存下来,可惜打开后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并没有段德的气机,他未在此查看,当年洞府的主人应该没有留下什么仙丹。”

        叶凡转了很多座古洞,觉得一切都破败了,本来有很多神物,可惜都淹没了岁月中,化为了凡土。

        他又行进了很长一段距离,最终前方霞光流动,阵纹玄奥,纵然有行字诀,但也穿行不过去,毕竟他还没有将这一秘术悟透。

        此时,叶凡很是想念大黑狗,如果这个家伙在此,阵纹肯定不能阻挡他的前路,多半还会将段德给封住。

        他仔细想了想,决定退走,万一这样进去,多半会被困住,且很有可能会落在那个死胖子的手里。

        叶凡沿原路回返,来到古洞外,除了见到绝代佳人雨蝶外,还有一个披头散发的野蛮人,身穿兽皮衣,拎着一根狼牙大棒。

        “这是东方野……”雨蝶介绍。

        叶凡惊讶的得悉,这个复姓东方的野蛮人是一个妖孽级的存在,将一位大能的手掌都给震裂了。

        东方野,人如其名,多少有一种野性的气质,很是原始,兽皮衣下皮肤呈古铜色,强壮有力,狼牙棒是石质的。

        此时,他憨厚的笑着,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看起来很朴实。

        “此地最起码是一位远古圣人的洞府,甚至很有可能是大帝坐化之地……”叶凡认真的说了一下里面的情况。

        “可惜,我们进不去。”雨蝶黛眉微蹙,阵纹太繁复了,根本无法破解。

        “我们不用进去,一会儿伏击那个死胖子!”叶凡笑道。

        “这……不太好吧。”雨蝶不愿这样做。

        东方野憨厚的笑了起来,道:“如果是别人,我不赞成,但他总是打俺祖传狼牙棒的主意,有一次差点偷走……”

        这个看起来很朴实的野蛮人举双手赞成伏击段德,不过却言明不下杀手,只洗劫珍物。

        叶凡怪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家伙看起来人畜无害,一脸的憨厚样子,但似乎也不是多么的耿直。

        几人讨论段德的战力,结果都觉得高深莫测,不可估量,纵然野蛮人与段德差点交手,也不知深浅。

        “以阵纹布下陷阱!”叶凡将取出一些玉块来,布在了出口处,没有一点痕迹,这些玉石一铺好,就全部自动消失了。

        “阵纹能困的住他吗,要知道可是破开禁制进去的,必然有很深的研究。”雨蝶公主提醒。

        “放心吧,这是某只……强大的存在,专门为这死胖子准备的。”叶凡笑道。

        当初,大黑狗与段德相遇后死磕,并未吃亏,后来帮叶凡刻下了这样一组阵纹,留待日后所需时用。

        “有那么强的效果吗?”东方野憨笑。

        “这是一个小阵,并不浩大,避免被他察觉,只要他步入进来,一瞬息间就会失神,而我们也只有那么短的时间出手,将他镇压。”叶凡解说。

        “轰!”

        洞府中传来巨响,同时有烟霞冲了出来,段胖子在里面闹出很大的动静,显然在破禁制呢。

        他们耐心等待,并没有冲进去观看。

        在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古洞中不时有各种声响发出,动静越来越大了,浓郁的灵气更是如水一样涌动。

        “俺希望他得到很多仙珍,甚至拿到一部大帝古经!”野蛮人憨厚的说道。

        雨蝶公主有些无言了,这个家伙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朴实,这是准备很敲段德一顿了。

        叶凡笑了起来,跟东方野勾肩搭背,商量了好半天如何出手。

        “出来了!”

        叶凡灵觉很敏锐,感知到了气机,他们隐在阵纹中,不担心露出马脚。

        段德一边哼哼,一边走了出来,不断的诅咒,他衣衫褴褛,显然在里面吃了大亏。

        “嗡”

        阵纹发动,亮起了光芒,段德刹那失神,他的神识海差点被剥夺出来而永封!

        “砰!”

        野蛮人毫不客气,轮动大棒子在后面出手了,直接打在段德的后脑勺上,疼的段胖子直翻白眼,几乎差点立刻晕厥过去。

        段德身子发软,摇晃着要转身,而这时叶凡手持着半尺高的到小道台,迎面盖了上去,印在了他的脸上。

        “砰!”

        “无良……他妈的……天尊!”段德终于翻白眼,被两个野蛮人打昏了过去,歪歪扭扭的向地上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