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一花一世界
  •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一花一世界

    作品:《遮天

        庐城,所有人都知晓,这位城主大人不务正业,近来竟做了一张大弓,在自己的领地中开始狩猎。www.00ksw.org

        “我们这里有什么猎物吗?”

        “好像没有,方圆百里内都很贫瘠,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型猛兽,最多也就有几只兔子而已。”

        城中的人都很诧异,不知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没过几日他们就瞠目结舌了。

        “天啊,这是城主大人打来的猎物吗,跟山一样,那……似乎是一头犼!”

        所有人都晕了,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猎取到传说中的稀珍异兽,如天方夜谭一样,让众人发呆。

        荒庐,近来村民经常食野味,许多人都虚不受补了,因为那些异兽太珍贵了,皆为补元圣品,价值连城。

        蛟皮、犼皮、鸾羽等晾晒在古槐树端,很是醒目,鳞羽闪烁,五光十色。

        叶凡已经连败多位高手,有些人修为很不凡,奇术不尽,给予了他很大的启发,连番大战下来他收获不小,破入化龙秘境也许随时会发生。

        这些天以来,他经常在古槐林外打坐,体味到了一种特别的气机,可是却无法把握到手中。

        古之大帝晚年的结庐之地,究竟有怎样的奥秘,自古至今没有一个人能够说清,坐化了许多的领主。

        叶凡也曾在林中小心参悟,但却体味到了一丝危机,没有敢继续下去,故此来到了林外,他可不想莫名坐化掉。

        “叶——遮——天,给你我出来!”

        就在这一天,荒庐外再次传来一声轻喝,漫天云雾汹涌,仙山方向人影绰绰,也不知道来了多少高手,全都是五大域的英杰。

        这样一大批人,全都有各自的不凡的经历,每一个人都是一方的传奇,能够聚集到一起很是不易。

        而此刻,足有一百五十余人来到荒庐,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压力,仙雾阵阵,云朵翻滚,如天兵天将降临。

        “叶遮天你出来!”其中一个女子的声音很冷,虽然嗓音很动听,但却带着一丝寒意。

        “城主哥哥回城了,不在此地。”鼻涕娃擦了一把鼻子,憨厚的冲天空中喊道:“你们骑了这么多灵兽来,我们都吃腻了。”

        “吃货!”齐郡主身畔的一个仆人气极,冷声哼道。

        “走!”齐郡主一甩仙衣,驾驭五彩云朵飞向庐城,后方一干人全都远远的跟随,他们特意来观战。

        因为,齐郡主一出关,肯定会有大波澜,这位不仅美貌如仙,还是一个辣椒级的倾国美女,没事还辣人呢,更不要说心爱的龙马被人吃了。

        庐城外,各色云朵飘来,压落在城外,光雾氤氲,如天界之门打开了。

        “城主,大事不好了,来了很多仙人!”

        不少人惊慌失措,跑来禀报,叶凡闻言,摘下墙壁上的大弓,背好箭壶,大步向外走去。

        “城主你要干吗,还不逃呀?”

        “打猎,请你们吃肉!”叶凡回应道。

        “叶遮天你给我出来!”齐郡主喝道,声音清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但却有一股杀气在弥漫。

        叶凡出来后也被镇住了,来了这么多的人,奇士府不是不能随意出入吗?

        如果这一百五十多人一起上,即便是几位大能也得跑路,这可不是一般的强者,都是未来的各方王者,五大域的精英。

        “你还我们龙马来!”一个仆人大叫,底气十足,现在主子在场,他再也无惧了。

        “你们又来我的领地闹事事吗?”叶凡问道,他也没有什么可惧的,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想在荒庐参悟,可以随时回来。

        前方,黑压压一大片人,但是大多数都是来围观的,此时很多人嘀咕了起来。

        “这个领主年龄也不大啊,竟然连败多名高手,还真是个怪胎,为什么没有进奇士府呢?”

        “我代表东荒修士来围观!”后方,熬唠一嗓子传来,不知谁喊了一声。

        叶凡觉得耳熟,蓦地想起,这是姜怀仁,想不到他们真的混进去了,按修为来说的话难度很大,可是却成功了。

        “我代表南岭修士来围观!”又有人起哄。

        这一次,叶凡盯的紧,看到了一个白胖子,怎么看都不认识,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是个熟人。他悄然运转神眼,这一看顿时一愣。

        “狗日的段德!”

        叶凡万万没有想到,无良道士混进了奇士府,油光水胖,一副很富态的样子,与以前大不相同。

        “我代表西漠的绝色菩萨们来围观!”段德换了个方位,又暗中传音,但是叶凡的神眼看的分明。

        “这王八蛋,绝对是一个大龄青年了,还装嫩跑进来,坏包一个,肯定是要坑人,没憋好主意。”

        “叶遮天,郡主在与你说话呢,你听到了没有?!”就在这时,一个奴仆大喝,对着叶凡叫嚷。

        “说吧,你们想怎么样?”叶凡漫不经心的问道。

        “还郡主龙马,做不到的话,将你活埋!”到了此地后,齐郡主不说话了,都是她的仆人在喝喊。

        “走吧,现在找个坑去。”叶凡向荒郊野外飞去。

        “你倒是有先见之明,先为自己挖坑了,连郡主的龙马也敢吃,真是厌世不想活了。”有人嘲讽道。

        “你错了,我的意思是,把你们都活埋。”叶凡笑眯眯的开口,头也不回的向前冲去。

        “这个牛叉的领主还真是淡定,打上门来了,他还不在乎呢。”

        “走吧,去看一看他的实力到底如何。”

        围观军团议论,充满了好奇看,连女修士都来了不少,要看个究竟。

        方圆百里很贫瘠,虽非赤地,但却也没有什么灵脉,到处都是荒山,连正经的果树都没有,大多是荆棘。

        众人驾云,停在一片荒脉上方,齐郡主走了出来,顾盼生辉,这果然是一个极美的女子,堪称祸国殃民级。

        “怪不得有很多护花使者,正主不出关,就抢先为她出头。”叶凡总算明白了,这是一个让人间君王可舍弃江山的祸水级佳丽。

        她年约十**岁,眼波流动,集蕴神秀,肌肤白嫩润泽,唇齿晶莹,发丝乌黑,如水倾泻,上插金步摇,一步一颤,珠玉缠金流光,流苏长坠荡漾。

        “就是你……吃了我的龙马?!”齐郡主黛眉颦蹙,咬动银牙,如灵虹一样的眸光流动出几许冷意。

        “说吧,想怎么样吧,你们没事就跑到我的领地来找事,我实在受够了。”叶凡表现的很不耐烦。

        “你……”齐郡主足以祸乱天下的玉颜出现一缕怒意,但很快又化作春风笑了起来,道:“你很好,吃了我的龙马,还这样理直气壮,我今天拿下你,今后专为我拉车!”

        “你让我去给你当龙马?”叶凡斜着眼睛这这个祸水。

        “你还不算笨,就是这个意思。”齐郡主笑的很动人,双眼充满灵秀,让万花的颜色都要暗淡下去。

        “这不怎么公平啊,要不咱们来个君子协定?”叶凡抱着双臂开口,近乎调戏似的,上一眼下一眼的看她。

        “什么协定?”齐郡主瞟了他一眼,很是警惕。

        “你我公平一战,我输了的话给你去拉车,你输了的话给我当灵兽。”叶凡张口就来。

        “流氓!”齐郡主羊脂美玉一样的玉颜,升起烟霞,脸色通红,黛眉倒竖,凝蕴诗韵的大眼充满了愤色。

        “哗!”

        后方,所有人都哗然,这个领主果然够牛,胆大包天,言下之意是让齐郡主给他当坐骑?

        “我说,这小领主是哪跑来的,吃了仙人胆了吗?”

        “挨着奇士府,却一点也不低调,敢这样行事,肆无忌惮,他就不怕辣椒军团将他给灭了吗?”

        “我没听错吧,这个小子还真是彪悍!”

        后方,组团来的围观的人士先是瞠目结舌,而后议论纷纷,齐郡主的辣尽人皆知,没有几个人敢逆着她来。

        “什么流氓,这不是很公平吗,我输了去给你当龙马,你输了给我当灵兽,这有什么不妥的吗?”

        “去死!”齐郡主气极,真的怒了。

        “刷”

        天空中花雨纷飞,绚烂晶莹,无尽的芬芳醉到人的骨子里,让每一个人都浑身舒泰。

        可是,就在这片美丽的仙葩中,蕴含无尽杀机,所有花瓣都可杀人,一个个小世界在开启,出现在虚无中。

        “三千小世界!竟然是这种古老的秘术,不是早就失传了吗,怎么又现于世间了?”

        “这是南岭的盖世秘术,具有可怕绝伦的伟力。”

        “相传,这是南岭天帝开创的,此种古老秘术还有后续,再进一步将演化为三千大世界,可化诸天为己用。”

        ……叶凡听到了他们的议论,一阵头大,按照雨蝶公主的说法,南岭天帝就是东荒的狠人,他流传于世间的绝学太少了。

        但是,每一手都是举世无双的圣术,很难破解,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齐郡主掌握有一种,看样子臻至化境了。

        “你跟我开战,输了的话愿赌服输吗?”叶凡躲避,大声叫道,扰她心神。

        齐郡主长裙舞动,落花如雨,将天空都遮蔽了,她身在当中,出尘圣洁,素手划动,每一片仙葩都在演化。

        “啵”、“啵”……一花一世界,三千仙葩,演化三千小世界,让这里如梦似幻,难以分辨。

        叶凡轮动拳头就砸,在这诸天小世界中穿行,想要杀过去。可是,一花破灭,一花又起,世界不断更迭。

        “南岭天帝果然无敌古今,所开创的圣术每一样都举世无匹!”

        所有人都被镇住了,这样的手段先天立于不败之地,将己身与敌人隔绝了,以诸天力压敌手。

        但是,众人也很吃惊,因为叶凡战力骇人,他竟然一拳灭一个小世界,行走在虚无中,如一尊上古的战神一样,一往无前,朝齐郡主逼去。

        “你这样是徒劳的!”齐郡主一笑倾国,发丝甩动,眸中流华,颠倒众生,名副其实的一个祸水。

        花开花败,小世界破灭了又演化,更为完美与坚固,化成诸天,将叶凡要镇压在内。

        “敢赌吗?”叶凡挑衅。

        “好,你输了的话给我当龙马,受死吧!”齐郡主笑的醉到人的骨子里,皓腕轻扬,洁白玉臂生辉,修长的双腿在裙衣中若隐若现,轻灵舞动。

        绝代佳人舞动天穹,漫天花雨晶莹,绽放出一个个小世界,她口中发出梦幻一样的声音:“一花一世界,衣草一天堂!”

        叶凡一往无前,大战齐郡主,对抗南岭天帝流传世间的圣术,力之极尽,破灭一切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