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天下五域妖孽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天下五域妖孽

    作品:《遮天

        东荒归于宁静,无上大教的杰出传人都远行了,这片大地似乎缺少了活力,有些暮气沉沉。www.00ksw.org

        叶凡喊出惊世强音,而后也是选择转身离去,就在当天离开了东荒,留下一段传说。

        许多人很受不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寻觅不到他的身影,皆咬牙切齿。

        诸多修士见他发狠,以为必然会有一场大战,谁知他华丽的转身,自这片大地上消失了。

        众人一拳打在空气中,有力使不出,很是愤懑,却也无可奈何,叶凡就此不见了身影。

        中州、北原、东荒、西漠、南岭,五大地域辽阔无边,如果单靠飞行的话,即便是相邻的大域,一般也需十几年。

        可想而知,这是怎样一片广袤的大地,可以说浩瀚无垠,越是细想,越会让人震撼。

        中州,代表了古老与神秘,有着无尽的传说。

        相传,它与其他古星相连,有域外界门,封有仙域之秘……又是一万载岁月过去了,中州奇士府再次开启,影响极大,五大域年轻一代皆动,天下人英汇聚。

        有的来自灵秀之地,有的来自穷山恶水,或超脱自然,或桀骜不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神韵。

        并不限于圣地以及不朽的皇朝,诸多无上大教亦可选送传人,纵无门无派,只要实力足够也可来此。

        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有圣子级的战力,一切要凭实力说话!

        奇士府,座落在灵山间,有银色龙瀑飞坠,有丹崖怪石巍峨,有不朽神木耸立,有万载灵药芬芳。

        石台上,洁净无尘,麒麟兽独卧,灵草伴生。崖壁上,紫气升腾,芝兰馨香,彩鸾翔舞。

        山中亦不乏生机,有神葩绽放,有奇树摇曳,寿鹿仙狐出没,灵禽玄鹤飞舞,不时隐现。

        万脉之源头,祖龙之巢穴,瑞气缭绕,云蒸霞蔚,如世外净土,让人惊憾。

        在第一天,奇士府就来了上万人,聚在山门外,皆有不凡之姿,摩肩擦踵,人满为患。

        可以想象,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还会有更多的人,可是不可能全部收取,历来都只有几百人可入内。

        从古籍记载来看,奇士府的弟子最多不过八百人,最少的时候只有五百人,一般皆在此范围内波动。

        然而,有信心来此,不远数千万里横渡大域者,皆是人杰,没有一个人服气彼此,少不得一场大战。

        仅在第一日,就爆出了化龙第五变的年轻强者,来自南岭,横扫所有人,无人可挡,第一个进去了。

        世人哗然,连老辈人物都被惊动了,真不知还会跳出来怎样的天纵奇才!

        东荒的人见到后,皆感觉到了压力,也唯有摇光圣子和姬皓月还能平静面对。

        第二日,又出现一名妖孽一样的人物,将一位王体活活拍死,并没有费几分力气。

        世人皆惊,一巴掌拍死王体,这样的妖孽在上古年间也不多见,人们暗叹,大世真的来临了!

        第三日,出现一个娃娃,不过九岁,却力压诸多对手,成功进入奇士府内,闯关成功。

        这一战绩,再次惊掉了一地下巴,每一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是妖童,自古少有!

        奇士府,大开山门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几乎在每日间,都有惊艳的人物出现。

        天下五域,奇人异士众多,不世高人所传授的弟子身具异禀,近日来常让人瞠目结舌。

        近一个月下来,许多大能都惊叹不已,深感自己的时代要过去了,这批人要是成长起来,绝对都是人中之王。

        在此期间,出了一些妖孽,让人深感震撼。

        人们见识到了什么是天纵之姿,什么是同代无敌,连老辈人物都惊叹不已。

        “堪比上古年间的妖孽,当世又出现了,而且不止一两个……”

        期间,还有一段小插曲,一个妖孽级的存在,是一边度天劫一边进入奇士府的,惊掉了一地的眼球。

        “妈的,有几个人在化龙秘境就开始渡劫啊?!”

        “真是个妖孽啊,看他一点也不吃力,就这样进山门了……”

        “这种人自古少有,全都是非人一般的存在!”

        “相传,上古年间,圣人年轻时都是妖孽啊,皆很‘非人’!”

        许多人忍不住诅咒,而由此又想到了东荒的另一个人。

        “你们可知,东荒也有一个妖孽,靠渡劫破解死局,杀了一群高手,当中有大能啊!”

        其他大域的人,也有耳闻,隐约间听到了叶凡的战绩,在此议论。

        “真的吗?连大能都可劈死,那得是多么恐怖的雷劫啊!”

        许多人吃惊,不少人都不相信,一些美丽的女子都忍不住望来,细心聆听。

        但凡妖孽级存在,众人都不得不留心与注意,因为那肯定是他们未来最强大的敌手。

        “可惜啊,听说东荒那个妖孽不会来奇士府,断然拒绝了邀请。”

        “怎么回事,这么有性格,居然不屑奇士府吗?

        “上一次,瑶池蟠桃盛会期间,奇士府的三位大人物出席了,认真邀请他到来,却被他摇头婉拒了。”

        有人说出了这样的秘闻,引起一片哗然,众人都非常吃惊,这样的机会,都根本不在乎。

        此时,叶凡没有来,但是却引起了一些人议论。

        “我倒是想见见他,究竟如何了得,将来出去历练,必要一会他!”

        “奇士府内,可见到所有同辈人英,唯他未来,将来出去,自然和要见识一下他到底如何!”

        奇士府,山门大开一个月,每天都有上万英杰涌来,但最终却只有七百二十人被留下。

        赶来此地的人,都是年轻一代的绝顶人物,到头来依然是杰中选杰,王中选王,相对庞大的基数来说,留下者少的可怜!

        老辈人物震惊的发现,不少圣子级人物都不够看了,被人战败,黯然离去。

        沸沸扬扬一个月,终于是落下了帷幕,见识到了一些妖孽级人物出世,有人倍感压力,而有人则无比兴奋。

        同代争雄,未来的奇士府,必将是龙跃凰飞之地,肯定会碰撞出当世最灿烂的火花!

        “可惜啊,东荒那个妖孽到底还是没有来啊。”有人遗憾,失去了一个对手,这是强者的自信。

        “期限到了,他没有赶来,看来是不准备出现了,真是另类啊!”

        许多人都很失望,无论天之骄女,还是流淌有王血的强者,全都想见识一下这个妖孽,毕竟他是唯一拒绝的人。

        “这届,东荒的人貌似不强,难道除了那个妖孽,就没有其他出类拔萃者了吗?”有人略带轻视。

        “这你就错了,见到远去的那个灿烂男了吗,为摇光圣子,传说他晋阶时也遭雷劫,只是眼下不显山不露水而已。”

        “不错,还有那个紫衣男子,为东荒神王,这种体质你们当听说过吧,发起狂来,战力逆天!”

        “还有一个先天道胎呢,一旦进入圣主境界,将法力滔天,身与道合,那个时候多半可以俯视诸王。”

        万载一个轮回,这一次的人杰,超出想象的强大,让奇士府的人都大感意外。

        三十天一过,其他人只能黯然离去,没有资格入内了。

        不过,在第三十一天,却发生了意外,一个野蛮人,手持狼牙大棒,穿着兽皮衣,匆匆赶来,硬闯山门。

        “这主绝对来自穷山恶水间,一看就是耽搁了时间,迟到了,难道他还想进入不成?”

        “当!”

        这个野蛮人,手持狼牙大棒,将奇士府的山门硬是给砸开了,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好大的胆子,这个家伙来这里撒野……”

        “你为何毁山门?”奇士府内,一位大能出现,站在虚空中喝问。

        “我来迟了,请给我一个机会……”他瓮声瓮气,将狼牙大棒向地上一戳,“咚”的一声巨响,群山都在摇动。

        “这个蛮子有多么大的气力啊?我怎么感觉他可以力拔大岳啊!”

        “这……该不会是东荒那个妖孽来了吧?”

        许多人都心惊,被选中的数百人都在山门内,进行围观,皆变了颜色。

        “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你来晚了,不能再进入了。”奇士府的那位大能摇头道。

        “我家住在深山老林中,很是闭塞,听到消息时太迟了。”这个野蛮人焦急。

        “好吧,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必须要足够强,出类拔萃才行。”奇士府的大能点了点头,并非不近人情。

        “怎样才行?”这个披头散发,身穿兽皮衣,看起来很原始的年轻人问道。

        “你全力来攻我,如果让我满意,自会让你留下。”

        “好嘞!”蛮子二话没说,将狼牙大棒插入青石中,轮动一只大手就打了过去。

        “砰!”

        奇士府的大能伸手相迎,发出一声大响,纯肉身的对抗,如神雷降世,震耳欲聋。

        “蹬蹬蹬……”大能竟退了出去,虎口血流如注,那只手在轻轻痉挛。

        所有人哗然,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这蛮子的肉身到底有多么的强横啊?!

        “你妈呀,这蛮子能抬手扔山吧!”

        “他倒拔大岳绝对没问题,这是人吗,连大能的手掌都给震裂了!”

        “又是一个妖孽,肉身强横到变态的逆天妖孽!”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全都无比震惊,这样的肉身太可怕了,大能都禁受不住。

        “难道说,东荒那个妖孽真的在最后关头赶来了,是他吗?”有人做出了这样的猜想。

        “就是啊,听说东荒那只妖孽,也是肉身逆天,两者太像了。”

        “不对,据说东荒那个妖孽,很是清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不是这样的野蛮人。”

        “拉倒吧,还人畜无害,我在南岭都听说了,那个小子忒不是东西了,弄一个天劫就灭了所有人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