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绝代神王生死
  •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绝代神王生死

    作品:《遮天

        星光如水,叶凡漫步在神城中,他并没有在妙欲庵多做停留,因为有很多双眼睛在关注他。www.00ksw.org

        如今,他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某些人的神经,径自返回居所。

        “怎么没有人来袭杀啊?”大黑狗穿着大花裤衩,背负着一双大爪子,两条后腿着地,无聊的走来走去。

        “你还盼着有人杀上门来不成?”叶凡白了它一眼。

        “本皇连古之大帝的阵纹都布上了一角,没有人来找死,实在对不起我。”大黑狗很不厚道的说道。

        另一边,小囡囡睡的很香甜,眉心七彩光点流出淡淡的涟漪,将那张小床都笼罩了。

        “嗷呜……”清晨,旭日东升,大黑狗醒来后习惯性的一声长嚎,惹的这条古街上许多人咒骂。

        “狗狗哦,怎么每天都这样叫人起床。”小囡囡揉着大眼,迷迷糊糊的坐起来,而后乖巧的自己洗漱。

        这一日,叶凡他们漫无目的的在神城转悠,静等李黑水回来,好赶往姜家。

        他们这个组合无论走到哪里都引人围观,不仅因为叶凡在神城名气很大,还因为大黑狗太招人恨了。

        小囡囡坐在大黑狗的背上,左手一串糖葫芦,右手一支山珍卷,不断有小吃品尝,小家伙很满足。

        “大哥哥,石坊里面好玩吗?”小女孩天真的问道。

        叶凡完全是带着小囡囡开眼界,逛遍美食一条街,走进珍宝斋,然后又去各大石坊转了一圈,结果引发一场轰动。

        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来赌石,不过叶凡却云淡风轻的摆了摆手,表示根本无意此途,让诸多石坊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只狗吗?”

        傍晚时分,一个老人威严的声音传来,神色非常不善,恶狠狠地盯着大黑狗,几乎快杀人了。

        “老爷子您别生气,涂飞不会有问题的。”李黑水在旁劝解。

        北域第七大寇涂天到了,兴师问罪而来,他一出现,让大街上的人一下子都跑光了。

        十三大寇名震北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这主掌握有吞天魔罐,惹急眼了,连圣主都敢收。

        “你这老头谁啊?比静街老虎还凶,将人都吓跑了。”大黑狗呲牙翻白眼,而后突然想起了什么,道:“难道是那个先我一步抢了吞天魔罐的老货?”

        “你将送我孙子送到哪里去了?”涂天黑着脸问道。

        “李黑水你敢卖我?”大黑狗气愤。

        “你自己做的好事,我能瞒得住吗?”李黑水道。

        旁边,还有三名年轻人,叶凡都很熟悉,分别是姜怀仁、柳寇、吴中天,是李黑水与吴中天的挚友,为大寇后人。

        “跟我一个铜子关系都没有,涂飞自己想去北原转一转,我记得他的坐标在哪里,要不我将你送过去?”大黑狗一本正经的样子。

        “涂爷爷,千万别听它忽悠,它说送你去北原,说不定一下子会传到南岭去。”李黑水急忙提醒。

        “你将坐标告诉我在哪里!”涂天没有什么好脸色,自己的孙子让一只狗给弄丢了,让他都快没脾气了。

        大黑狗很老实,不敢继续嘴硬,说出一个远到让人头晕目眩的坐标,连涂天听后都好半天无语。

        “指望他自己回来,没有二十年是不行了,这都快到北极神海了!”涂天一甩袖子,转身离去。

        “听说这只狗很缺德?”姜怀仁、柳寇、吴中天不怀好意的围了上来,想要收拾大黑狗一顿。

        “你们不许欺负狗狗。”小囡囡很维护黑皇。

        “汪!”大黑狗先发制人,狂咬了数十口,它同铜筋铁骨,三人惨叫,在不下死手的情况下根本打不动。

        好半天这条大街才恢复宁静,三人身上到处都是狗牙印,终于领略到了李黑水口中的那只恶狗有多么的恶。

        最终,他们找了一家酒楼,开怀畅饮,一直到深夜才回到叶凡的居所,这几人要与他们同行。

        第十三大寇姜义早已先一步去了姜家,这一次需要让姜怀仁带路,才能进入荒古姜家。

        次日,一行人横渡虚空,前往北域最古老的传承重地。

        恒宇大帝,在人族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为古往今来最强大的几人之一。

        姜家所在地域,如一片神圣净土,外界赤地数十万里,此处却一片葱郁。

        云霞升腾,彩雾流动,一座座大岳,全都悬在天空中,根本不沉落。

        每一座大山都气势慑人,仿佛开天辟地时就已经存在了,透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有的大岳银瀑一落三千丈,如九天银河倒挂,有的大岳魔云缭绕,巍峨沉凝,气息迫人。

        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最深处的景象根本不能见到,据说诸多荒古前的古建筑物与遗迹无穷无尽。

        “什么人?”相距还有很远,便有不少强者冲出,大声喝问。

        姜怀仁什么也没有说,取出一枚神木令晃了晃,那些人神色顿时缓和,不久后一个老者飞了出来。

        “原来是怀仁贤侄,这次来了就不要走了,认祖归宗,不要在外面漂泊了,家族中的老祖宗也在劝说你爷爷呢。”这个老人很热情。

        姜怀仁微笑应答,并不置可否,他们随老人一同飞了进去。

        “今天我们可是沾了姜坏人的光,第一次进荒古世家啊。”柳寇叨咕。

        他们这一行人飞进来,自然引起很多人侧目,尤其是年轻一代,望向叶凡时眼神都怪怪的。

        姜家居地很广阔,山岳无尽,悬空神岛无穷,叶凡他们前进数十里,来到一座悬浮的岛屿前。

        此岛,为一处重地,等闲人不得靠近,因为姜族一位老祖宗级人物在此闭关,近来姜义也一直居于此地,接受劝说。

        “小婷婷在哪里,我要去见他。”叶凡开口。

        姜家那位老人神色顿时一变,他早已猜测出叶凡的身份,却没有点出,此刻露出为难之色。

        “怎么,我还不能见她吗?”叶凡与绝代神王的关系尽人皆知,姜家没有理由阻拦。

        “小公主刚回来,事关神王生死,不能随意见外人,还请耐心等上几日。”这个老人道。

        叶凡他们被安顿了下来,居住在一座清净的小岛上,足足等了七日都没有见到小婷婷。

        不过,终于见到了姜老伯,老人虽然在此住的颇不习惯,但精神面貌却好了很多,有姜义这样一个强势的亲叔叔,再也没有人敢小觑。

        平日间,他的饮食中都加有灵药,尽管是一个凡人,一年多来却越发的年轻了,白发有变黑的迹象。

        “婷婷回来了,我只见了她两次,就被带走去闭关了。”老人见到叶凡后非常高兴,像是见到了最亲近的人一样。

        “老伯你返老还童了。”叶凡打趣。

        “都一把老骨头了,还什么童啊。”

        叶凡陪老人住了几日,依然无法见到小婷婷,连姜怀仁他们都等的不耐烦了,最终找到了闭关的姜义。

        “不让见,为什么,我带你们去!”姜义得悉,顿时大怒。

        姜老伯是他的亲侄子,小婷婷更是被他格外看重,他之所返回姜家,就是为这两人。

        名动北域的大寇要见小婷婷,姜家的人不敢再阻拦,因为这是小公主的至亲,没有理由不让见。

        婷婷的修行之地,很美丽与安静,这里花树成片,溪涧淙淙,水流自神岛边缘垂落而下,彩雾氤氲。

        “爷爷……”婷婷足不沾地,轻灵的跑了出来,她一身雪白的衣裙,秀发飞扬,像是一个小精灵一样。

        如今,她已经九岁多了,像是一个大号的瓷娃娃一样,粉雕玉琢,眼睛如水,气质空灵。

        “哥哥……”当见到叶凡后,婷婷喜出望外,飞快跑来。

        “有没有搞错啊,这个小丫头已经是道宫秘境的修士了,这才修行几年啊!”李黑水彻底无语了。

        “跟夏九幽有的一拼了。”柳寇也是倒吸冷气。

        “这是我侄女!”姜怀仁一脸的傲气。

        “小叔叔。”婷婷向他甜甜的叫了一句,姜怀仁很受用。

        “你们聊,我先走了。”姜义溺爱的摸了摸婷婷的头,一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哥哥,你终于来看婷婷了。”婷婷很高兴。

        叶凡想到了过往种种,在南域的小饭馆中,初次见到祖孙二人,小婷婷身穿一身打补丁的旧衣,却非常的董事。

        “婷婷长大了。”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婷婷嘴很甜,逐一向吴中天他们问好,一口一个大哥哥。

        “这是我侄女。”姜怀仁说道。

        “妈的,我说你怎么来回叨咕这句呢,占我们便宜,揍他!”李黑水等人琢磨过味道来,一齐对姜怀仁动手。

        姜老伯在一旁笑呵呵,似乎很喜欢这种气氛,老人到了晚年都喜欢与后辈在一起,他无疑就是这种心态。

        “姐姐,抱抱,抱抱。”小囡囡伸出小手,向婷婷张臂。她不过两岁多,粉嫩可爱,只到婷婷的腰际,很惹人怜。

        “好可爱的小不点。”婷婷将她抱了起来,小家伙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眉心流动出异彩。

        “太阴之体。”大黑狗绕着婷婷转圈,铜铃大眼叽里咕噜乱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一起热闹很久,叶凡与婷婷走到一旁,坐在一处凉亭中,向她询问神王近况。

        婷婷顿时露出忧色,她跟随绝代神王多半年,学到无尽神术,几乎每天都在修行。

        “你的身体……”叶凡惊讶。

        婷婷的身体状况明显比以前好多了,这让他更加不安了,定然是神王所为。

        “神王每天都以神王再生术为我洗礼。”婷婷眼中蕴泪,道:“我想阻止都不能。”

        “这……”叶凡呆住了,神王已经油尽灯枯,还以神王本源为其洗礼,自身的状况要糟糕到何种境地?

        “神王他在哪里,我有不死神药,可以救他。”叶凡声音急促。

        “老祖宗将我送回来,就远行而去了,家族中强者尽出,都没有追上他的影迹,不知他到了哪里。”婷婷摇头,眼中有泪水滚落,很是自责。

        “别哭,这与婷婷无关。”叶凡赶忙安慰。

        “婷婷很难过。”

        这多半年来,绝代神王带着婷婷走遍了大荒,出没于许多古地,他像是在追忆着什么。

        “看来神王是心伤啊……”叶凡叹道,绝代神王忘不了彩云仙子之死。

        “他们说,老祖宗可能将神王本源都斩掉了。”小囡囡小声道,又开始掉泪了。

        “不哭,姐姐不哭。”小囡囡爬上石凳,为婷婷擦眼泪。

        大黑狗耳朵很敏锐,在旁听到了这一切,神色一动,道:“将神王本源自斩了,好大的气魄!”

        “死狗你乱说什么!”叶凡斥道。

        “我是在说,这个人了不得,竟有如此胆魄。他眼下只有两个结果,一是三年内形神俱灭,二是三年内重生人世间,活上两世,修为冲云而上。”

        “你说的可是真的?”叶凡心中一惊。

        “自然是真的,如今纵然以不死神药救治都无用,一切全靠他自己了,这可是真正的自斩啊,也许可以斩出自己的第二世。”

        绝代神王流尽神灵血,帮叶凡斩道果,耗尽神力,油尽灯枯,又无私的帮助婷婷,每日以神光洗礼,斩断了自己的神王本源。

        叶凡想到这些,就一阵发酸,心有愧疚,真的希望救活神王,祈盼他可以活上两世,度过死关。

        “真的有希望吗?”婷婷脸上挂着泪水。

        “这就靠他自己了,竟走到了这一步,他若能够放下过去,一定可以活上第二世。”大黑狗道。

        叶凡心中多少有些忧虑,神王就是因为放不下彩云仙子才走到这一步的,他能放的下过去吗?

        “小姐姐,不哭,乖。”小囡囡站在石凳上,小心的为婷婷擦拭眼泪。

        好长时间后,他们才平静下来,婷婷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大哥哥你的万物母气鼎……”

        “怎么了?”叶凡问道。

        “我回来不久,被蒋逸晨哥哥借去,他一直不还回。”婷婷有些委屈。

        叶凡一声冷哼,姜家是想留下他的万物母气鼎吗?

        姜怀仁顿时不干了,叫道:“妈的,连我侄女的宝贝都敢巧取豪夺,那个蒋逸晨他飞扬跋扈惯了,可是这次他活腻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