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请神朝杀圣子
  •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请神朝杀圣子

    作品:《遮天

        叶凡一念间,决定出狠招,无论是那些古老的传承,还是两大远古杀手神朝,他都准备拉下水来。www.00ksw.org

        “小子你可真不厚道,这么缺德的主意都想的出来,会引起大乱的。”大黑狗嘿嘿的笑着。

        “什么缺德,这是计谋好不好,我只是为了自保。”叶凡为它纠正。

        “还不是一回儿事吗,坑人就是坑人,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大黑狗一双铜铃大眼转动,烁烁放光。

        “这死狗肯定没憋好主意!”李黑水一见它这种神色,就知道它在动坏心思。

        “妈的,本皇有那么不地道吗?我只是在想能不能捞一本古经。”大黑狗呲牙。

        “大哥哥,你们要做什么呀?”小囡囡仰着头,轻扯叶凡的衣角,粉嫩的小脸上写满了不解,大眼非常的天真与纯净。

        “咳……”大黑狗干咳,道:“别教坏小孩子。”

        他们差点忘了小囡囡,觉得不能说的太直白,有些东西目前还是让心思单纯的小女孩少接触为好。

        “我们在想如何除掉坏人呢。”叶凡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哦。”小囡囡扑闪着大眼,认真的点了点头。

        圣崖地处中域最北部,都已经与北域接壤了,虽然已经横渡上百万里,但他们还是在这片地域,因为东荒地域实在太大了。

        这里有无尽山脉,叶凡仔细转了一圈,目露奇色,中域最北部这些山地竟也出产源。

        “那些绝对是源山,虽然远没有北域丰盛,但是也可以寻出一些来。”

        叶凡他们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边修行边在这无尽大山中转悠,若是能寻到神源矿那就值了。

        如今,叶凡的源术水平很高,少有人可以比肩,半个月下来,在这无尽荒山中出没,果真是寻到了一条小龙脉。

        “出源了,挖到龙脉地心处了,竟然是……神源!”

        数块源悬在虚空中,神芒冲天,永不沉坠,绚烂夺目,将整片地下古矿照耀的一片通明。

        虽然并不是大块的神藏,皆不过拳头大小,但加在一起,却也价值六十万斤纯净源,这已经非常惊人了。

        换作其他修士早已欣喜若狂,这样一大笔源堪称一笔宝藏,但是叶凡连千万斤源多见识过了,自然不会因此而激动。

        “用这些源买一个圣子的命,你说远古杀手神朝会接吗?”叶凡问道。

        “妈的,这是天地间罕有的神源啊,价值六十万斤纯净源,你干脆都送我算了,我帮你去干掉一个圣子!”大黑狗流口水,它见宝贝就心动。

        “这贪婪的狗……”李黑水咕哝。

        “六十万斤源这个价码如何?”叶凡再次问道。

        “远古杀手神朝若真是要强势复出的话,一定会接下这笔生意杀圣子来立威,且这么多的源谁不心动!”大黑狗道。

        叶凡并不是想一下子斩所有圣子的命,这样的话太过着于痕迹,远古杀手神朝不见得会接受。

        “摇光圣子!”

        他吐出这样四个字,诸圣子中的代表人物,在东荒年轻一代中几近无敌,若是被灭,必是轩然大波。

        “摇光圣子,一旦被远古杀手神朝斩杀,将有无边风浪!”

        “此人极度强大,不说同辈第一也开差不多了,估计很难杀死,但却也可以让神朝种子杀手去头痛。”

        李黑水与大黑狗都很吃惊,但却也深表赞同,这绝对是最佳人选。

        摇光圣子深不可测,未与人生死拼杀过,还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牌,但叶凡始终觉得他极度危险。

        两日后,叶凡独自上路,去寻找古老的杀手神朝,他横渡到了中域。

        他先后走访了几处古地,结果发现早已荒败了,蒿草丛生,根本联络不到什么人,纵有古迹也快彻底磨灭了。

        半个月后,他接近了青冥古城,按照黑皇所说,附近有一个很古老的村落,为重要联络地。

        青冥古城,历史久远,在中域十大古城中占据一位,自也有很多传说。

        相传,在远古时它离天很近,可呼吸到日月精华,四周缭绕有诸多星辰,充满了神话色彩。

        而今,它自然再无这些异象,但却极度繁华,是中部地域一颗璀璨的明珠,为最重要的一座古城之一。

        叶凡以改天换地**掩去了真容,化成一个书生,看起来很文弱,漫无目的的在城中转悠。

        最终,他在城主府中找到一幅古地图,仔细观看了周围所有城镇,确定了几个位置。

        黑皇只告诉他地狱有一个重要的联络地在青冥古城附近,但它亦不知具体在哪个方位与村落中。

        叶凡出城寻觅,将其中九个村落排除,他不仅皱起了眉头,根本没有寻到所谓的联络地。

        最终,他只能绕着青冥古城寻找,但凡有人迹出没过的地方都不放过。

        “多半会种有古阴树……”

        这是他唯一能够倚仗的线索了,按照黑皇所说,地狱的人行走在黑暗中,如一群邪神一样,每一个联络地都会栽种有古阴树。

        叶凡仔细的排查,足足耗去三天的时间,在这一日的黄昏时分终于见到了几株古阴树,他精神顿时一振。

        这是一处破败的遗址,根本没有了所谓的古村,非常的荒凉,野草将这里彻底淹没了。

        半块断石碑横陈,几株古阴树枝叶参天,缭绕着浓重的阴雾,此地有些发瘆。

        “没错,这应该是那个古村落,与黑皇所说差不多,不过早已荒废也不知道多少万年了。”

        叶凡剖开土石与蒿草,在地下发现了一些古老的地基,与黑皇所述的规模相仿。

        “还能联络到人吗?”他蹙起了眉头。

        不过,当他转上一圈后,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遗址深处还有几株古阴树,那里有一张石桌和两把石椅。

        “地狱的风格!”

        叶凡大步走了过去,按照黑皇的交代,在石桌上刻了四个字:摇光圣子。

        而后,他转身便走,并没有多做停留。

        三日后,叶凡重返此地,结果那四个字还在,并没有任何结果。

        他再次离去,耐心等待,黑皇曾说过,最快三日,最慢九日,远古杀手神朝才会最终做出答复。

        六日后,他再次前来,结果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他自语道:“地狱很慎重啊……”

        第九日,叶凡又返此地,桌面上终于有了变化,一把滴血的神剑横在那四个字上面。

        同时,上面写了两个数字,分别是二百与七十,地狱接下了这个任务!

        这让叶凡心头一跳,远古神朝真的敢去杀摇光圣子,无惧圣地,看来地狱恢复了远古的实力。

        不过,要价实在太狠了,杀摇光圣子竟然需要二百万斤纯净源,先期必须先支付七十万斤。

        “这么贵……”叶凡都有些发呆,这是一个离谱的价格,他以为百万斤源足够了。

        不过,细想后叶凡又释然了,杀摇光圣子干系太大了,因为他是摇光的未来之主,除却远古杀手神朝外,其他势力都不敢去惹这样不朽的传承。

        叶凡在石桌上留下一些拳头大的神源块,神芒绚烂,让这片古村遗址都一片晶莹,足以价值七十万斤源。

        “远古杀手神朝可真能赚源……”他心中感叹,这群冷血杀手比源天师可能都富有。

        叶凡没有耽搁,转身离去,没入荒郊中,不久石桌上的神源块无声的消失了。

        半个月后,传来惊人的消息,在外历练的摇光圣子,夜月下大开杀戒,连斩十三位神秘人物!

        在那一夜,在那片地域所有人都听到了海啸一样的吼声,那片山脉尽毁,被夷为平地。

        这则消息一出,顿时引起一番轰动,摇光圣子竟然发狂了,一夜间斩杀这么多强敌,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后,有人去仔细调查发现,十三位人物形神俱灭,连一块碎骨都没有剩下。

        那片山脉,被人生生打的崩塌,仅余下数十座断山,景象恐怖无比,像是遭遇了一场天大的劫难。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骇然!

        不用想也知道,摇光圣子遭遇了怎样的大敌,连山脉都打成了这个样子,那些神秘人物的强大让人颤栗。

        毫无疑问,那些人设下了必杀之局,那样强大的战力足以斩灭数位顶级圣子,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摇光圣子。

        他一人就将所有人都给斩灭了,一个都没有放过!

        没有人见到那一战,但是却通过蛛丝马迹了解到了一个很恐怖的真相,摇光圣子比人们想象的还要可怕。

        叶凡得到这个消息,摸了摸下巴,久久未语,这个摇光圣子果然深不可测,这是其第一次展现战力。

        他笑了起来,地狱的人出手了,却损失了十三名强者,不可能就此收手了,接下来将会大戏了。

        叶凡在考虑,将人世间也卷进来,也许可以再拉一位可疑的圣子下水了,让东荒再乱上一些。

        可是,就在这一日,北域传来让他震动的消息,与绝代神王有关。

        沉寂已久的北域,这一日惊起无边波澜,姜家小公主姜婷婷归来,返回家族内。

        要知道,昔日她被绝代神王带走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何地,根本打探不出一点消息。

        叶凡这采摘到不死神果后,一直在寻觅,都没有一点消息,姜家的人都根本不知。

        而今,消失已久的小婷婷竟然出现了,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绝代神王是生是死,或许将浮出水面了。

        无数的人都赶往北域,去了解真相,叶凡心中也是一阵激动,他觉得该去报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