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秃瓢、老梆子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秃瓢、老梆子

    作品:《遮天

        黑色的大岳上大雾越来越浓了,伸手几乎已经不见五指,不过此地却是一片平和。www.00ksw.org

        “真是没有公德心啊,怎么能在此地乱画乱写呢,两个老货真以为自己很英武吗?!”大黑狗骂骂咧咧。

        封神榜金光流动,永远不蒙尘垢,将此地的浓雾都驱散了,有一种无上的大道气息在弥漫。

        “这老秃瓢到底是谁啊,看起来倒是慈眉善目,不过怎么感觉都不像是什么好鸟。还有这个骑牛的老梆子,裹带着滔天的妖气,一看就不是善类。”大黑狗诅咒。

        叶凡有些无言了,大黑狗太极品了,释迦牟尼居然被骂成了秃瓢,另一个紫气东来,也被说成了滔天妖气。

        “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叶凡道。

        “这满头大包的秃子,还有这个放牛的老头子到底什么来历?”大黑狗满嘴跑蛮龙,说话实在不着调。

        “狗狗哦,不要乱说话。”小囡囡轻轻拍打它,小女孩只比它的膝盖高一些,粉嫩而又稚气。

        “我看到这个秃瓢还有这个放牛的就很不爽,妈的,太缺德了,敢在封神榜前乱刻,实在欠揍!”大黑狗很恼怒,觉得在无始大帝布下的封印前乱画实在是一种大逆不道的行为。

        叶凡想到释迦牟尼与骑牛老人的身份,再听到大黑狗的胡言乱语有喷饭的冲动,这死狗说话太缺德了。

        “不要让我看到他们,不然见一次打一次!”大黑狗大放厥词。

        叶凡真是败给它了,道:“你别嚣张了,别说这两人,就是这个老者骑的牛你都打不过。”

        “妈的,不就是一头水牛吗,切吧切吧,还不够我塞牙缝呢!”大黑狗一百二十个不服气。

        “你再强大一万倍也不是这两人的对手。”老疯子忽然开口,他盯着那道印记,露出凝重之色,认真的观摩。

        叶凡感觉菩提子在发热,急忙取了出来,持在手中仔细感应,他发现黑色山体上的两道印记像是活了一样。

        恍惚间,他见到一个慈悲的佛陀盘坐菩提树下,有无尽禅唱在回响,让人心灵宁静,想要皈依在他的坐下。

        另一边,紫气东来,一头青牛一路向西,载着老者,流动大道气机,无比的悠远,无为出世。

        可以说,释迦牟尼还有这个骑青牛的老者,都一种无上高远的道韵。

        即便是他们留下的一缕印记,也足以让人心灵悸动,忍不住要跟随而行,非常的玄妙。

        叶凡心中颇不平静,甚至可以用沸腾来形容,古中国到底有几位前贤来到了星空这一端?

        他回家的路也许并未断绝,应该可以找到,他发现多了几缕希望,也许有朝一日他可以重回地球。

        “死秃子、老梆子……”

        叶凡被大黑狗的诅咒声拉回现实中,并没有在印记中发现功法,只是证明两人来过此地。

        “别叫了,你乱喊这两人也不会出现,究竟是否还在这个世界都说不定了。”李黑水道。

        “我实在气啊,在这里乱画,是对无始大帝的大不敬!”大黑狗不忿。

        老疯子闭目,沉默不语,神念探入封神榜中,过去很久才睁开眼睛,不再停留,向前走去。

        “都镇压十几万年了,大山中的东西不会还活着吧?”叶凡惊疑不定。

        “这可说不准,若是跟太古生物一样被神源埋沉,说不定还真可以活着出来。”大黑狗颤声道,几乎吓住了自己。

        这座大山中一定有不可想象的存在,不然的话无始大帝也不会以封神榜将其镇压了。

        “难道说,当年圣体在此闭关,晚年血染圣崖,与这山腹中的存在有关?”李黑水惊道。

        叶凡道:“或许真是如此,让大成圣体晚年饮恨的生物那真不知道恐怖到了什么程度,还好被无始大帝封印了。”

        “可与大成圣体撄锋,但却要等到他的晚年才动手,难道说一直隐忍在山腹中部不成?”

        几人都知晓,圣崖是被大成圣体自不死山中截断出来的,作为闭关之所,细细想来还真是吓人。

        “大帝的气机……”大黑狗很少有伤感的时候,可是见到封神榜后它却屡屡露出这样的神色,最终不舍的离去。

        大雾封山,他们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离山巅不是很遥远了,前方一道雄伟的身影站在山石上,俯视下方。

        “我们此前不是避过他了吗,他怎么又跑到前面去了?”李黑水变色。

        这个人无比高大,一双眸子没有瞳孔,只是两道青光,可以穿透浓雾,非常的骇人。

        老疯子说不要观看,当其是一具古尸,可是这个没有生命波动的可怕尸体竟自己会动,拦住了他们的前路。

        “这是什么样的存在,怎么会出现在圣崖上,敢阻拦当世圣人……”大黑狗发毛。

        老疯子停了下来,与上方那具冰冷的躯体对峙,满头浓密的长发披散,他气势鼎盛,向前迈了几大步。

        “你们依然如不久前那样,不要看,不要探出神念,等在此地!”老疯子告诫,而后他大步向前走去。

        “事情不太妙,逼得圣人都不得不出手了。”几人心中都很不安。

        “伯伯,你要小心哦。”小囡囡在后面喊道。

        叶凡他们听从告诫,没有向上观看,神念亦收敛了起来,与上方彻底隔绝,避免遭遇不好的事情。

        “轰!”

        上方,发出了让人他们几乎要瘫软在地上的恐怖波动,若非此地有无始大帝的阵纹,恐怕连同整座大岳都不复存在了。

        当世圣人动手了,与那未知的存在大战了起来,非常的剧烈,通过古之大帝的阵纹传了下来。

        “恐怖啊……”最终,大黑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都在颤抖,根本承受不住那种威压。

        李黑水更是不堪,先一步软倒在地,他的身体不听自己使唤,他愤愤的道:“死狗,你坐在我身上了!”

        跟大公牛一样健壮的大黑狗,差点将李黑水压的背过气去,让他浑身无力,推之不动。

        叶凡奋力抵抗,他的肉身无比强悍,浑身精气澎湃,金色血气汹涌,总算没有倒在圣人的威压下。

        唯有小囡囡无恙,没有去抗衡,只是扑闪着大眼,蹲在地上,看大黑狗还有李黑水。

        半刻钟后,无尽可怕威压消失,浓雾翻腾,老疯子一步一步走了回来,左半边身子都染上了血迹。

        “伯伯你受伤了……”小囡囡叫道。

        “什么,当世圣人都受伤流血了!”大黑狗一骨碌爬了起来,瞪着铜铃大眼观看。

        “并非我的血,是那个古尸的。”老疯子回应道。

        鲜血迸溅在一位圣人的身上,也足够吓人了,刚才那个古尸一定让老疯子不得已动用了真正的手段。

        前方,那具雄伟的身体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可以看到有发光的血液在流动,很是诡异。

        “圣崖无穷可怕啊,走错一步就会迈进地狱,这些远古强者逝去无尽岁月了,还出来作怪!”李黑水蹙眉忧虑。

        “伯伯,我们早先看到的那几个人又出现了……”小囡囡指着浓雾深处,说出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山崖上方,几个道身影如化石一样矗立在浓雾中,一动不动,俯视下方。

        “他们不是远古尸体吗,怎么都会动啊?”李黑水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叶凡一阵头皮发麻,正是在半山腰见到的那几人,老迈不堪,有男有女,皆穿着古老的服饰。

        老疯子没有说什么,把大黑狗的那一角阵图取了出来,仔细观研,静静思索,叶凡他们不敢打扰。

        就这样,足足站了一天一夜,老疯子才抬起头来,继续向前迈步,一条金色的大道突然出现在几人的脚下。

        “竟然演化出了这样的‘道’,直达绝巅……”大黑狗眼神怪怪的。

        就这样,他们在金色大道上前行,半刻钟后来到了绝巅上方,那几名身穿古老服饰的存在,没有临近。

        这是一片浩大的山崖,非常的广阔,足以在上面建出一座小型城镇来。

        不过,这里却是一片不毛之地,寸草不生,通体呈漆黑色,更有血多暗红色的血迹。

        个别地方还有一些水洼,鲜红刺目,过去这么久的岁月了,灵气虽然散尽了,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圣血始终不干涸。

        最为引人瞩目的是圣崖的边缘,那里有一口巨大的石棺,竟然足有百丈长,悬在绝崖上。

        “长存世间近二十万年的古棺……”

        每一个人都心生波澜,若无意外,这是大成圣体的横尸之地,棺中当是他才对。

        “大成圣体浑身都是宝贝,一根骨头就价值连城,整具躯体足以当成圣物来炼盖世圣兵!”

        他们来到了百丈长的巨大石棺前,全都在仔细观察,这可是葬圣之地,当中可能有绝世仙珍。

        “九秘之行字诀在哪里,该不会是在这口古棺中吧?!”

        他们来此最大的目的就是寻到行字秘,这一震古烁今的盖世圣术,但凡是修士无不想得到,连圣人都渴望。

        “这石棺发霉了吗,长了很多苔藓……”大黑狗狐疑。

        “不是苔藓,是很长的绿毛!”李黑水从头凉到脚,浑身都冰冷。

        山巅上,虽然有大雾弥漫,但是他们走到了古棺近前,能够见到清晰的景物了。

        “妈的,是棺材中长出来的绿毛,很浓密,将古棺都快淹没了!”大黑狗浑身黑毛倒立,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一蹦老高,惊吓过度。

        “坏了,大事不好,难道说大成圣体的尸体发生了变故不成?”

        “古之大帝无论死去多少万年,他们的肉身都不会腐烂与朽灭,大成圣体也定会如此,他要是发生尸变,那盖世无双的肉身……”

        几人都惊呆了,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我们赶紧找到九秘之‘行’字诀,快点离开这里,千万不要动这口古棺。”大黑狗发毛,第一次见到宝贝而不贪婪。

        叶凡将古卷取出,认真比对,仔细观看后,呆呆无语,九秘之行字诀竟指引向这口古棺所在的位置。

        “难道要开馆不成?”他一阵惊悚,若是惹出什么大成圣体的古尸来,几人可能会全灭在此。

        “妈的,那该死的秃瓢,还有那个放牛的老梆子也来过这里,这里有他们的印记!”大黑狗气愤的咒骂。

        在古棺旁边,又两块石碑,留下了凭吊的言语。

        此外,还有两幅巨大的星空图,他们似乎分别在此推演过什么,密密麻麻,星斗满地。

        每一幅星空图中,都有一条细线,微不可见,指引向星空深处,这让叶凡心中一动,难道星空古路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