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封神榜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封神榜

    作品:《遮天

        大黑狗铜铃大眼瞪的很圆,走来走去,喃喃个不停,显然惊到了极点。www.00ksw.org

        “这怎么可能,为何封在了这里,当年……他妈的,这不合常理!”

        它眼神深邃,死死的盯着封神榜,眼睛都不会转动了,也不知道都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而后,大黑狗趴在地上,一言不发,沉思了起来,像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

        “封神榜……”叶凡自语。

        他没有激动的表情,但是却近乎石化了,这三个字对于来自星空另一端的他来说,绝对不陌生。

        他看似平静,但是心中却涌起了滔天巨浪,先秦炼气士的产物怎么一件接着一件出世了。

        封神榜来头甚大,怎么会出现在无始大帝的手中,他用此榜来做什么?

        “不对,时间对不上……”他神色一怔。

        古中国虽然历史悠远,先秦炼气士神秘莫测,可无始大帝是十几万年前的人,他当年既然动用封神榜镇压了此地,不可能在星空另一端的后世出现。

        “封神榜是什么?”李黑水不解,怀疑的问道。

        “这是一宗秘宝,乃是无始大帝亲手炼制而成,威力大的无法想象!”大黑狗呲牙道。

        “不太对劲……”叶凡觉得,这条古榜与星空另一端的神榜不太一样。

        “死狗你就吹吧。”李黑水不相信,黑色山体上的古卷,金光灿烂,怎么看都不像是存在十几万年了。

        叶凡心中一动,问道:“此榜到底有什么作用?”

        “作用太大了,为封印之圣物,将它压上后,等于无始大帝的一只手按在了黑色的大岳上,纵然神明来了都没辙!”大黑狗很激动。

        “什么,有这么大的威力,死狗你该不会是在乱说吧?”李黑水心头剧烈跳动。

        叶凡也一阵发晕,金色的古榜封在此地,等若无始大帝的一只手掌按在这里,太骇人听闻了。

        “事实就是如此!”大黑狗瞪眼。

        “它是怎么炼制出来的,有什么讲究吗?”叶凡耐心询问。

        “无始大帝功参造化,他想炼一宗圣物,用来封印仙人,起初想叫做封仙榜。可是世间不见仙,倒是有疑似神明的古生物,他因此就改称为封神榜。”

        “这都行……”叶凡瞠目结舌,无始大帝也太强悍了,连仙都要封印。

        “你们不生活在那样的时代,根本不能了解‘无始’二字有多么的重,可压塌万古!”大黑狗叹道。

        “这可是宝贝啊,如果真等同于无始大帝的一只手按在此地,比极道武器差不了多少,为无上圣物!”李黑水跟以往的黑皇一样,双眼冒绿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个名字还真是……跟先秦炼气士想到一起去了,作用完全不一样啊。”叶凡自语。

        “什么?!”大黑狗吓了一跳,惊道:“小子,你也听说过另外一个封神榜?”

        “你……什么意思?”叶凡也被它惊了一跳,霍的望向它。

        “相传,无始大帝在炼制封神榜时……”黑皇终于没有说“按照古籍记载”这几个字,此次用“相传”来说明。

        无始大帝曾说过,见到过一种古卷,也名为封神榜,但是太过鸡肋,他要炼制一宗真正的圣物。

        叶凡听到这些秘辛后,眼睛当时就直了,古之大帝到底都什么来头啊,连星空另一端传说中的神物都知道?

        “等一等……”叶凡一下子呆住了。

        无始大帝难道去过古中国不成,亦或是说去过其他星域,见到过真正的封神榜,故此才想炼制一个封仙榜?

        “这也太吓人了,星空古路难道就是这样的存在开辟出来的?”

        叶凡越琢磨,越发觉得古之大帝深不可测,他们是异数,根本猜不透,怪不得经常遭雷劈。

        他想到了很多,上古年间有圣皇在泰山祭天,那里建有五色祭坛,难道都来到星域中了吗?

        先秦炼气士有名有姓的很多,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那些人去了哪里,在这个世界只有一点影子。

        “好高呀……”小囡囡仰着头,观看这座耸入云雾中的黑色大山。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了近前,绕着巨大的山体走动,感受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机。

        “这山中有东西!”李黑水道。

        “这还用你说,无始大帝连封神榜都动用了,肯定封印有无上生物。”大黑狗呲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黑色的山体有很多暗红的血迹,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到现在还没有磨灭,血块斑斑。

        叶凡顿时有些发晕,这可是一座耸入云雾中的大山啊,大成的圣体到底流了多少血,将整座大岳都给浸染了。

        “小叶子的血液不是鲜红中带着金光吗,大成圣体当是金色的血液才对啊。”李黑水狐疑。

        “你懂什么,大成圣体已经返璞归真了,金色的血液化成了最为本源的鲜红色,饮下一口就能多活上百年。”大黑狗流口水。

        “小叶子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到时候你养一株不死神药自度,而后以圣血来度我们。”李黑水道。

        “没错!”大黑狗晃着大脑袋称是。

        叶凡将在北域丽州得到的古卷取了出来,认真查看,道:“九秘在山巅上,名副其实的圣崖绝壁上。”

        他们开始登山,到了此地阵纹更加恐怖了,几人跟在老疯子的身后,不敢迈错一步。

        方才,李黑水以一件兵器试探,结果无声无息,灰飞烟灭,恐怖的景象让他发毛,生怕自己脚步偏差。

        “错一步,就会形神俱灭,一定要小心,无始大帝的杀阵除了他留下的一角道图外,根本无解!”大黑狗郑重的提醒,表情极其严肃,因为这真的关乎到每一个人的生死。

        不要说是他们,纵然是诸圣主来了,只要是走错一步,也会万劫不复,从此自世间永远的除名。

        纵然有堪比远古圣人的存在领路,也走的很慢,因为老疯子也在思量,每一步都要精准到一丝都不能差。

        “要是不小心走错了怎么办?”小囡囡天真的问道。

        “小祖宗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了。”大黑狗一阵紧张,还真怕出现问题,道:“在这座山上如果走错一步,所遭受的杀伐之力,相当于被古之大帝打了一掌!”

        李黑水更发毛了,腿肚子都有点转筋了,自语道:“我们走在地狱与天堂间的钢丝线上,谁都不要乱说话了。”

        “轰!”

        不远处,出现一口恐怖的黑洞,吞噬之力让人毛骨悚然。

        “难道走错了?”

        “没有,一片树叶被吹上了这座圣山,触动了一丝阵纹之力。”

        “这……也太恐怖了,一片落叶都引动了这样的黑洞,要是我们有误,还真是要当场成灰!”

        足足过去两个时辰,他们才来到半山腰,此时竟起雾了,带状黑雾缭绕,让一切看起来都无比暗淡,山巅上雾更浓,根本望不穿。

        “千万别出事啊!”几人心中都涌起不祥的感觉。

        “囡囡看到了好几个人,有男有女……”小囡囡突然开口,以小手指着前方。

        而老疯子早已停了下来,与浓雾中的几个人对峙,并没有动手,他一动不动,神色肃穆。

        叶凡睁开神眼,可是却也只能隐约见到,那是几人都穿着古老的服饰,像是从远古走来的。

        他们的年岁都很大,肌体没有任何活力,死气沉沉,但站在那里却很有压迫感,让人窒息。

        老疯子与他们这样对峙,绝对是大事不妙,难道是几位圣人不成?不祥的预感加重了,几人心中打鼓,无比的紧张!

        山风吹来,那几个古人在浓雾中如化石一样,纹丝不动,唯有古老的衣衫猎猎作响。

        “妈的,世上不可能出现圣人了,这几尊神是怎么冒出来的!?”大黑狗被吓住了,说话都快结巴了。

        老疯子思虑良久,再次开始迈步,绕过几人,向山上进发,同时传音道:“不要回头看他们,不要感应他们的气机,只随我前进!”

        几人大气都不敢出,踩着老疯子的脚步,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不敢回头看一眼。

        可是,他们却脊背生寒,明显感觉到那几人在浓雾中以冰冷的眸子望了过来,古老的服饰让几尊身影显得神秘莫测。

        走出很远,紧张的气氛才有所缓解,李黑水小声道:“前辈,他们是什么人?”

        “古老的死人。”老疯子只有这样五个字。

        “死去多年的无上强者?可是,明明感觉到了冰冷的眸光。”几人都感觉很诡异与不解。

        “囡囡怎么觉得他们是活的,冰冷的眸光都落在了我们身上。”小女孩有些胆怯,小声说道。

        “对啊,我也有这种感觉。”李黑水亦不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刹那间,他如坠冰窖,肌体几乎不能动弹了,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说不出一句话来,像是被巨龙俯视的蝼蚁一样。

        “不要回头,不要观看,他们是死去很久的人了!”老疯子一声轻喝,大袖一展,将他的身躯调转了过来。

        “天啊,太恐怖了,小叶子、囡囡你们都不要回头观看,我刚才只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看清,但是那种眸光却让我的心神都要崩裂了!”李黑水近乎崩溃的自语。

        他们都不太相信那是死人,可是老疯子却这样说了,几人全都不敢回头,无论身后发生了什么,他们都选择继续前进。

        雾气越来越浓了,山巅的那口巨大的石棺连一丝轮廓都见不到了,灵觉都无法穿透诡异的大雾。

        “妈的,上面还有一个人,这个可能是活的!”大黑狗浑身的黑毛都立了起来。

        在很远的上方,有一个身影,如一尊雕像一样巍然不动,高大无比,可是他的眸子却很慑人,可穿透浓雾。

        那是一双青色的眸子,没有眼白与瞳孔,宛如两盏青色的鬼灯在浓雾中亮着,俯视下方一行人。

        “不要看他,视他如死人!”老疯子再次郑重告诫。

        同时,他改变路线,向上攀登,旁边忽然金光闪耀,透过浓雾传了过来。

        由于是在绕行,他们来到了山体的另一侧,见到很多暗红色的血迹,更是近距离见到了封神榜。

        “干脆我们离上面那个人远一些吧,即便是古老的尸体,也看起来很不一般,闹不好就会大动干戈一场。”叶凡道。

        老疯子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却在认真的思索,一步一步改变路线,向着封神榜那一侧走去,绕山而上。

        金光盛烈,浓雾也无法淹没,那面石壁上充满了岁月的痕迹,古老的封神榜粘在上面,非常的牢固。

        即便过去十几万年了,都没有一丝松动的迹象,且岁月并未能在它上面留下一点印记。

        “血坑……”李黑水吃惊,在这片地域,竟有未干涸的血坑。

        “这是大成圣体的鲜血,是无价圣物!”大黑狗惊叫了起来,差点扑上去,可是顾忌到不能乱走,强忍住了冲动。

        “可惜,精华早已散尽了。”叶凡摇头,但还是忍不住震惊,都过去十几万年了,大成圣体的血液还没有干涸,到底有多么逆天的伟力?

        “有残缺的灵药根。”李黑水惊讶。

        在血坑中,曾经生长出过灵药,可惜被人采摘走了,不用想也知道以圣血孕育出的灵药肯定药力惊世。

        “有字迹,赤龙被困于此……”大黑狗念道,而后诅咒了起来,道“原来是那个妖道,他以此药救了己身一命。”

        叶凡心中一惊,赤龙道人被困圣崖,原来就是此地,竟来到了半山腰以上,难怪被封了一千五百年,从方才所见种种来看,能活着出去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此时,他们离封神榜越来越近,已经清晰可见,它像是黄金铸成的,透发出奇异的波动。

        “大帝亲手炼制的无上圣物,我又亲眼见到了。”大黑狗竟有一丝伤感,叹道:“可惜了,万古人杰,也终是挡不住岁月!”

        “在古榜的边上有石刻……”小囡囡伸出小手,向前指点。

        “妈的,谁这么缺德,怎么在封神榜旁边刻了一个秃子!?”大黑狗气极。

        “释迦牟尼!”叶凡心中一惊,石刻与庙宇中所见的佛陀几乎一模一样。

        “这是此人留下的印记。”老疯子突然开口。

        “这死胖子没事在封神榜前留什么印记,不过这老光头很强大啊,能出入这里!”大黑狗愤愤不已的同时,很是心惊。

        “还有一幅石刻。”小囡囡指向封神榜另一侧。

        那是一个骑着青牛的老者,似乎还有紫气在向西飘,惟妙惟肖,很是传神。

        “这骑牛的老头是谁,怎么也在此地乱刻?!”大黑狗愤愤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