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无始阵纹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无始阵纹

    作品:《遮天

        五十几座黑山并立,给人以很强大的压迫感,见到它们,仿佛有重新进入了不死山中一样。www.00ksw.org

        “大哥哥,这里也有悟道茶吗?”小囡囡仰着头问道,小家伙还记得那棵裸奔的老茶树。

        “这里没有,但却有更神秘的东西。”叶凡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里面都有什么古怪?”李黑水问大黑狗,这个地方平日间根本无人敢接近,向来都如避鬼魔一样。

        “这里有什么东西说不好,反正是有些邪门,进去后可能会发生诡异的死亡事件。”大黑狗咕哝。

        “什么意思?”李黑水追问。

        “具体来说就是,进去后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非常妖异与玄秘,让人摸不清头脑。”大黑狗补充。

        “这样说来也是一处厄土,连要遭遇什么都不知晓?”叶凡惊讶,这个地方很不一般,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呢。

        不过,他们也不没有过多的恐惧,毕竟跟随有一位圣人,如果连老疯子都不能出入这个地方,那么当世就没有人可以做到了。

        “嗷呜……”一声孤狼的长嚎传来,声音凄厉而悲怆,在这片黑色的山脉中回荡。

        “这里有你的亲戚出没。”李黑水捅了大黑狗一下。

        “汪!”大黑狗呲牙,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腕子,死不撒口。

        “妈的,我只是说了一个实情而已,你激动什么,快松嘴!”李黑水惨叫。

        “呱……”

        几只充满死亡气机的老乌鸦在黑色的山崖外的一株枯死的老树上拍翅,发出渗人的叫声,充满了凄怆。

        “我怎么感觉这个地方如此的不祥……”李黑水甩开黑皇的大嘴后,觉得脖子凉飕飕。

        “没事,我就不相信这片黑色的山崖还真能闹邪,虽然说大成圣体横死在了此地,但是毕竟过去十几万年了,纵然有什么莫名存在,也都早已消逝在了岁月的力量下,没有什么可以活这么长久。”大黑狗多少有些心虚的说道,它唯一相信的就是老疯子的战力。

        “走吧!”叶凡将小囡囡抱起,放在黑皇的背上,而后大步向前走去。

        “扑通”

        一只白兔子窜了出来,接着一只黄鼠狼也冲了出去,都老的不能再老了,身上的毛都快脱落光了。

        “咝咝”

        而后,一条瘦骨嶙峋的大蛇,能有水缸粗细,也缓缓的爬了出来,蜿蜒向远方的山崖间。

        “怎么竟是这种民间不祥的生物……”

        几人都感觉很怪异,这些生物对他们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但是在民间传说中都是大有讲究的。

        当临近黑色的圣崖后,诡异的气息更浓烈了,像是来到了一片墓场,让人浑身发凉。

        “呜呜……”突兀的大哭声响起,非常的悲厉,声音传出去足有十几里远。

        就在他们的旁边,有一株干枯的老木,五六个人都合抱不过来,生长在圣崖的边缘。

        在树上有一个可怖的鸟巢,竟然是以枯骨搭建起来的,能有半人多高,阴气森森,缭绕着丝丝缕缕的黑雾。

        “妈的,这是什么鸟?”李黑水惊异,觉得身上的寒气又加重了一些。

        在那个由人骨筑成的鸟巢旁边,站着一只妖异的怪鸟,乌鸦一样漆黑的身子,生着一张人面孔,却也有鸟喙,黑色弯钩如刀。

        它身长能有一米多,漆黑如墨,身上的阴气极重,像是长有一个死人头,让整株枯死的古木都有些冰寒。

        “这地方真他妈的邪门!”大黑狗身子一颤,忍不住骂娘,道:“这是一种古鸟,在远古时都几乎不可见,专门吃强者的尸骨,传说凡是被它嚎哭过的人都活不长久。”

        “扑棱棱”

        这只怪鸟展翅飞走了,从口中坠落下来一个刚刚啃过一半的人头骨,样子有些狰狞。

        “我怎么觉得出师不利,有一种不祥的预示呢。”李黑水小声叨咕。

        “呼”

        狂风大作,老疯子突然出手,大袖兜卷天地,将无尽草木与山石都抽飞了,在远处传来一声低吼,让人灵魂发颤。

        叶凡与李黑水震惊。一个人形生物遍体生有黑色的长毛,让人感觉发瘆,在黑色的圣崖深处一闪而没,消失不见。

        “妈的,真有东西,那是什么生物?”大黑狗吃惊。

        周围,一切不祥景物都不见了,老乌鸦、孤狼等的声音都消失了,这片黑色的山岳恢复了平静。

        “走吧,进去看一看,一会儿全靠你的阵纹造诣了。”叶凡道。

        一行人终于是踏进了不死山中,叶凡将昔日在北域丽州得到古卷取了出来,寻找标注有九秘的地点。

        “是圣崖最深处……”

        几人凑在一起仔细观察,而后同时蹙了一下眉头,当踏进圣崖区域的刹那,他们觉得像是进入了不死山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不能飞行了!”李黑水最先发觉异常,根本无法离开地面,跃不上虚空中。

        “这里有古之大帝的阵纹,不是虚空大帝刻下的,是另一个人布下的……”大黑狗眼中闪烁奇异的光芒。

        “一定要小心,连赤龙道人都足足被困了在最深处一千五百年,差点被炼化成灰烬。”叶凡提醒道。

        “放心,这一次我有绝对的把握,凭我的道纹造诣,在这里可以如入无人之境!”大黑狗不知道为何,突然信心倍增,道:“跟我来。”

        “咔嚓!”

        大黑狗当先向前走去,可是刚迈出去两步,晴朗的天空中突然降下万丈雷电,将它劈的口吐白沫,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浑身冒黑烟。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叶凡觉得它不靠谱,将小囡囡提前抱了回来,小家伙也要遭雷劈了。

        “狗狗哦,你没事吧?”小囡囡扑闪着大眼问道,真是有些后怕。

        “疼死我了……”大黑狗躺在那里,四只大爪子不断的抽搐,口中喃喃着:“大帝……你怎么连我都劈啊?”

        “我就发现了,你这只死狗做什么都离谱,说如入无人之境,结果怎样,你就装吧,遭雷劈了吧?”李黑水打击。

        “汪,妈的!”大黑狗想咬他,结果挣扎了半天都站不起来,受创极重,骨头都断了很多根。

        这让几人心中凛然,神秘而可怕的圣崖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邪乎,这才刚踏入进来,就将道纹造诣极深的黑皇差点劈死。

        “刷”

        老疯子以手指一点,大黑狗被一团光芒笼罩,刹那间骨头咯嘣咯嘣作响,伤势快速好了起来。

        它一骨碌爬了起来,骂骂咧咧,道:“妈的,怎么连我都劈,这阵纹哪里出了错误,让我细细琢磨下。”

        大黑狗仔细研究后,露出狐疑之色,而后又释然,道:“原来有细微的改动之处,我知道哪里出错了,这次绝对没问题了。”

        它又当先向前走去,初时并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当它迈出第十三步时,又一道粗大的雷电自万丈高空降下。

        “喀嚓!”

        大黑狗这次更惨,浑身焦黑,从耳朵眼里向外冒白烟,口中也咳嗽出阵阵电火花,整个狗身都快熟透了。

        “嗷呜……疼死本皇了,妈的,汪!”大黑狗鬼叫连连,每一寸血肉都在抽搐。

        “我倒,这死狗非把自己玩死不可,幸亏这次不是我们。”叶凡瞠目结舌,见过不靠谱的,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

        “狗狗哦,你不要紧吧,我闻到烤肉味了……”小囡囡关切的问道。

        “真香啊!”李黑水很极品,在这种关头竟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大黑狗顿时气急败坏,叫道:“妈的,你这个黑鬼,什么眼神啊,你什么意思?汪!”

        两个极品的家伙凑到一起,很难安宁,总是会没完没了的掐架,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

        这一次,又是仰仗老疯子出手治疗,大黑狗才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不过如绸缎一样的皮毛却像是被人拔过一样,坑坑洼洼,不再柔顺。

        “没天理,怎么连我都劈,本皇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大黑狗愤愤不已。

        “你知道这是何人布下的阵纹……”李黑水怀疑的看着它。

        “这是无始阵纹,我在一本古籍中明明见到过它如何演化,怎么还会被劈……”大黑狗磨牙。

        “胡说八道,古之大帝的阵纹怎么可能会被记载于古籍中,根本不能存于世间,再说纵然留下,就是大能研究十世也根本看不明白。”李黑水不相信。

        叶凡却是心中一跳,他想到了大黑狗曾经说过的一些话,昔年无始大帝曾来过这里凭吊。

        这样推论的话,多半真的是无始大帝刻下的阵纹,不过这死狗知道的太多了,难道追随过无始大帝不成?可是它怎么可能活到当世来呢,连古之大帝都不能!

        在这个过程中,老疯子并没有任何话语,站在一旁,盯着这片古地,似在认真的思索着什么。

        大黑狗自己不敢走在最前面了,怂恿李黑水上前,它来指点道路。

        “妈的,你这离谱的狗自己都不敢走了,还想害死我!”李黑水打死也不同意。

        最终,还是大黑狗自己硬着头皮,抓住叶凡给它的一罐神泉,顶在了最前面。

        “轰”、“喀嚓”……几乎每走上十几步,大黑狗就会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不断遭雷劈,也不知道抽筋了多少次。

        “大帝啊,你当年经常遭雷劈,难道怨念这么大吗,怎么最外围的的阵纹都这么恐怖,都快把我劈成灰了!”大黑狗龇牙咧嘴,神神叨叨,磨叽个不停。

        终于,翻过了一座黑色的大山,来到了一片虚无之地,这片地域并没有阵纹,但气机却很诡秘。

        这是一片很开阔的山谷,地处黑色的大山之间,当中有一个湖泊,如一面镜子一样平滑。

        此时,晚霞已经染红了天边,让湖泊都让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彩。

        “绝世灵药,超过两万载岁月了!”李黑水指着湖中一株湛蓝的植物,流动着梦幻的光彩。

        大黑狗也跑了过去,他们准备采摘,可就在这时湖水轰的一声大响,浪涛冲天。

        这是一道人形生物,白发如雪,肌肤也惨白,如同雪一样没有一丝血色,简直像是僵尸一样,伸出大爪子抓向几人。

        “这是什么东西?”几人都心惊,快速倒退。

        “这是一具古尸,最起码死去数万载岁月了,近年来通灵了,有半步大能的修为!”大黑狗叫道。

        “伯伯快救我们。”小囡囡很紧张,抓住老疯子的袖子摇动。

        若是叶凡他们独自进来,那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凭他们的修为根本无法对抗。

        “哧!”

        老疯子轻轻一点,指端射出一道青芒,这具古尸一下子被定住了,一动不能动了。

        “轰!”

        可是,就在这时,湖水暴动了起来,铁索摇动的声响哗啦啦作响,下面还有可怕生物。

        几人的双眼都射出神芒,向湖泊中观望,顿时都倒吸冷气,在下方又冲上来三具古尸,依然堪比半步大能。

        且,在湖心深处那里,有一片巨大的阴影,竟然是一个铁轿子,轿杠上都缠缚着铁锁链,很是阴森吓人。

        “这四具古尸不过是抬轿的人,那具铁轿子中有什么样的存在?”几人心惊,头皮都有些发凉。

        “哧”

        老疯子依然是抬手一点,就将三名古尸定住了,而后盯着湖水深处,轻喝了一声:“咄!”

        他舌绽惊雷,有莫名的伟力,如天神伏魔一样,沸腾的湖水一下子平静了下来,那口黑色的铁轿子摇动了几下,似乎很不甘,但最终没有再抖动了。

        叶凡几人心中发毛,觉得此行不会太顺利,刚进来就碰上了这样的强横生物,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呢。

        “嘿嘿嘿……”阴惨惨的冷笑声,如万年老鬼在发出,从前方的黑色大山间传来,隐约间见到一个人形生物一闪而没。

        老疯子空洞的眸子中射出两道光华,洞穿向黑色的山岭中,那个人形生物发出一阵恶毒的冷笑声,彻底不见了。

        他们攀上一座大岳,向前眺望,心中一跳,前方竟有一座崩断的黑色大山,见到这一情景,大黑狗更是震撼。

        “怎么回事,那座山峰被谁破坏了,我记得……不对,传说无始大帝曾经在那里刻下一个‘封’字,镇压了一个可怕的生物,它逃出来了吗?”

        “无妨,都过去十几万年了,纵然有什么不世存在也早已化成灰烬了,再伟大的人物也挡不住岁月的力量。”叶凡道。

        “这倒也是,不过我我们还是小心一些吧,我总觉得心理不踏实。”大黑狗难得的露出了紧张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