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 狠人风波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 狠人风波

    作品:《遮天

        华云飞的头颅被打了出来,洒出一串血花,惊住了所有人,这绝对是一位天骄,可是眼下却……自大战至今,他的表现让人惊叹,诸圣子都早已忌惮,这样的人物可以睥睨年轻一代。www.00ksw.org

        众人原以为他与叶凡的大战会持续下去,孰弱孰强,谁生谁死,短时间难以分清,可是此刻却发生了惊人的变故。

        “这可是一代人杰啊,就这么死去了吗?”

        “强大的实力,仙灵一样的气韵,年轻一代能有几人与他媲美,可惜可叹。”

        ……许多修士都感觉惋惜。

        还有不少修士并未出言,觉得不会这么简单,华云飞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死去,因为他拥有一种无上圣术。

        虚空大崩溃,能量风暴肆虐,那片天穹一片混乱,虚无间有一个黑洞,险些将叶凡吞没进去,恐怖无比。

        黑雾被吹散,所有人见到这一幕都倒吸冷气,苍穹上似有一片深渊,黑洞洞,吞噬一切光线。

        叶凡艰难的冲了出来,只差一点就被吞没了进去,可谓险而又险!

        他冲出的刹那,直接追向天空中的头颅,不想给对手复苏的机会,因为对手掌握有凰劫再生术。

        且,古之第一狠人是何许人也?开创有不灭天功,最难消亡。

        在叶凡冲出来的刹那,黑洞中很多血肉碎块一起浮现,流动奇异光辉,远处华云天的头颅亦绽放瑞彩。

        “轰”

        叶凡金色血气沸腾,整个人如沐浴在黄金神火中,如七大生命禁区走出的一尊圣灵一样!

        “啪!”

        他挥动金色的大手向前拍去,虚空崩裂,一道道黑色的大裂缝冲向四面八方。

        华云飞的头颅突然一片漆黑,那里出现一个黑色的小漩涡,刷的一下子消失了,不见了踪影。

        “想逃没那么容易!”叶凡掌握有大虚空术,对这样横渡虚空的秘法最是敏感,一下子寻到了他的轨迹。

        刹那追了过去,那颗头颅竟没入方才险些将他吞没的那片黑色的深渊中,与那些碎体合在一起,流动光华。

        “看你现在还如何逃?!”叶凡的金色大手,铺天盖地,压塌虚空,向那里覆盖而去。

        “可惜,我未能展出全功,不然会是另一种结果!”这是华云飞传出的一道神念,充满了遗憾。

        突然,叶凡心中悚然,遍体生寒,他果断倒退,就在原地虚空裂开,出现一只黑色的大手,拍在了他刚才的立身之所。

        半步大能!

        此人被雾气笼罩,强大的气息如汪洋在涌动,比圣主级人物弱不了多少,再能迈进半步,就是一位以可雄视天下的大能!

        华云飞的护道之人出现了,叶凡早有防备,因为他与华云飞大战的时间太长了,他已想到可能惊动了此人。

        “轰”

        黑雾中的人再次出手,想无情的抹杀掉叶凡,恐怖波动让观战者莫不生寒,除却圣主外,谁可抗衡这样的人?

        可是,叶凡却笑了,他以绝世步法倒退,如一道光在移动,而后大喝道:“诸位,古往今来第一狠人的传承出现了!”

        这一声大吼,震动燕都,像是惊雷乍现,崩裂诸天,惊动了所有人。

        许多道身影冲上了高天,皆不在观战的人群中,来自四面八方,都是须发皆白的老人。

        叶凡这样一嗓子,实在太有威力了,几个圣地还有中州的无上大教皆有不世人物在此,为的是要进荒古禁地采摘神药,全都被惊动了。

        这是叶凡早有的预谋,他打定主意要转移世人的目光,太多的人盯着他,该有个人出头来替下他背负那种敌意了。

        “是谁?”远空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自然是太玄华云飞,方才他已经展现了那种传承,那口险些将我吞掉的黑洞还未消失呢,难道你们觉得不像吗?”叶凡大声回应。

        “你休要血口喷人!”半步大能却步,退到天空中那片深渊前。

        “刷”

        光芒一闪,无损的华云飞冲出,凰劫再生术让他复生,不过一日连续施展两次,却让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伤了本源。

        “说我血口喷人,你们可以站在那里不动,等诸多前辈齐来辨析,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叶凡漫不经心的道来。

        “下一次,我如你所愿尽展无上天功,一定会杀掉你的。”华云飞以神念传音,并无沮丧,有的只是平和与自信。

        “你若是真的还敢来送死,我就替老天收了你。”叶凡回应道。

        “我未曾想到,你得到了拙峰皆字秘,我之传承不弱古今任何一法,自有抗皆字秘之术。”华云飞话语以一转,忽然说了另外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道:“你以为洞悉了一切,其实只猜对了一半,另一半连我都不知。”

        他以神念传音,其他人自然听不到,事实上华云飞离去前,依然想证明狠人传承与己无关。

        远空,几位老人出现,来自东荒的圣地与中州的大教,都是圣主级人物,快速逼来。

        “我会证明我是清白的,现在若是留下,我怕暗中有人不给我机会来灭口。”华云飞出言。

        而后,他祭出一块玄玉台,虚空因此而裂开,他与半步大能横渡而去。

        满城哗然,一片沸腾,这是怎么回事,一代天骄人物华云飞难道真的是狠人的传承者吗?

        不久前,北域狠人的道场发生大劫,死伤了很多人,震动了东荒,他与此有关吗?

        可是,他远在南域,如何做得了这些事,真的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这一夜,注定让人无眠,风波实在太大了,狠人的传承牵动了太多人的心,他若是出现,是一场天大的灾难。

        许多老辈人物都追了下去,直接前往太玄门,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有疑点,一定探查个清楚,不然将来也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劫。

        “那个女人哪里去了?”终于有人反映过来,想寻李小曼的行踪。

        可是,此时她却不见了踪影,早已不在城内。叶凡也是一怔,他都没有发觉李小曼是如何离去的,未曾注意过。

        这个夜晚,燕都一片大乱,消息满天飞,横渡向天下各地,在第一时间内传了出去。

        “咳……”叶凡降落在地,咳出淡金色的血迹。

        许多人都充满了敬畏,不自禁为他闪开一条道路,圣体虽然被大道所伤,即将离世,但却还有这样的威势,让人生寒。

        更有不少人诅咒,都快死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猛,让许多人很无言。

        人们相信,叶凡若是拼命的话,临死前干掉几个圣子一块去下地狱,想来不成问题。

        姬家神王体平静的看着叶凡,没有任何波澜,他牢牢的抓住姬家小月亮的手臂,不让她过去,姬紫月很担心,眼中有水雾浮现。

        远处,摇光圣子的眸子很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体表有神光流动,神圣无比。

        此时,叶凡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寻到小囡囡,而后离开南域,此地不宜久留。

        “嗷呜……”次日,一声长嚎震动燕都,让人以为千年恶狼闯了进来。

        大黑狗来了,此外还有庞博、李黑水、涂飞,不过三人都改变了容貌,才进入这座古城。

        “你们怎么来了?”叶凡见到他们后很惊讶,原本约定好在东荒中部地域相见的。

        “自然是帮你干架来了,我们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庞博道。

        “其实,我们早该到了,都怪这只死狗,横渡虚空时,它说误差不会超过三千里,结果足足差了三百万里!”涂飞诅咒。

        “是三百三十万里!”李黑水补充。

        “只是偶尔失误而已。”大黑狗呲牙。

        叶凡总算明白了,上次他偏差了一百五十万里,已经算了幸运了!

        黑皇一出现在燕都,不少人见到他后脸立刻就黑了,它在北域时闹的很凶,鸡飞狗跳,四处叫嚣收人宠,很多人都想剥了它的皮。

        可是,老辈人物不屑与一只狗一般见识,年轻一代怕末日圣体站出来拼命,那样被杀的话太不值了。

        大黑狗没有一点觉悟,见谁都打招呼,跟人自来熟,好像它多受人欢迎一样。

        “好久不见,咱们又重逢了。”

        别人不理它,它毫不自觉,依然很热情。

        “我说那个小妞,本皇在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吗?”

        “我杀了你……”

        “汪,本皇不愿与女斗!”

        ……他们来到叶凡的居所,详细了解他的经历,顿时都惊叹了起来。

        “好啊,大道之伤终于化解了!”庞博分外激动。

        “自从以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涂飞大笑。

        “对,现在一定要不能泄露出去,就让世人都误以为你生命无多吧。”李黑水道。

        “圣果……”大黑狗口水哗哗的流,舌头都快掉下来了。

        “少不了你的好处,现在赶紧给我细说狠人的问题。”叶凡给了它一下子,将它打醒。

        狠人大帝傲视古今,他与天争、与地争、与己争,并非天赋异禀,但却靠一己之力,斩灭诸王,以凡体最终走到绝巅。

        他所创神术举世无双,先以吞天魔功逆天改命,成就不朽大帝之位,君临天下,俯视众生。

        而后,他穷毕生精力,创出不灭天功,突破魔体,抹去有干天和的一切后患,蕴生出神胎,战胜自己。

        有传说,他可能是大帝中活的最久远的人,关于他的一切充满了迷,世间没有几人能说清。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可谓盖世圣术,如果再加上举世无双的万化圣诀,简直无解,小子你是怎么破解的?!”大黑狗得悉,叶凡力压这样的圣术后,眼睛都快突出来了,道:“纵然是斗战圣法,独对这样合一的圣术,也不见得能行啊。”

        叶凡详细述说了这一战的经过,大黑狗咬牙,道:“这个小子得到了狠人的传承,上古吞天魔罐的盖子在他手中?”

        “不好说!”叶凡摇头,因为他想到了很多,而后继续相问。

        黑皇道:“那个狠人震古烁今,开创的盖世圣术不只那两种,还有‘惟我独尊圣术’等,按照你所说,他确实未来得及施展。且,这只是吞天魔功所对应的圣术……”

        叶凡心中一惊,道:“你的意思是?”

        “还有不灭天功,那是狠人晚年另创的奇功,究竟对应有什么样的圣术,没有人知晓。”黑皇如此说道。

        “狠人这么厉害?”庞博也很吃惊。

        “自然厉害,不然本皇为何想刨他的坟……”大黑狗咕哝。

        “你说怀疑摇光圣子也牵涉当中,前天夜里他来试探过你,现在我们都来了,不若今晚我们去干掉他!”李黑水道。

        “没错,我们主动出击!”涂飞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