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狠人传承者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狠人传承者

    作品:《遮天

        “当!”

        那个身高一丈,雄姿魁伟的男子,力拔山兮气盖世,黑发凌乱,眼眸慑人,轮动方天画戟,撕裂天地,神勇无比!

        叶凡以金色拳头抗衡,打的方天画戟连连颤动,声音穿金裂石,响彻天穹下。www.00ksw.org

        “轰!”

        那名紫发男子如妖族天神降世,肌肤如白玉一样晶莹,眸子如深渊一样可怕,偶尔会流动出紫芒。

        他控制九层古塔,将叶凡罩在下方,不断催动,烙印有先天道纹的铜塔降落,几次都险些将叶凡收进去。

        “咚”

        大地上出现一个无底洞,古塔镇压而下,击穿了大地,将无尽的土石收了进去。

        “铿锵!”

        叶凡心中凛然,竭尽所能化解,他已经被收进了古塔第一层,金色的大手连续划动。

        “咚!”

        他的左手化成了金色的天碑,右手化成了金色的大磨盘,同时打出,终于将这件兵器震飞了出去。

        他心有忌惮,熟不知其他人骇然,徒手对抗交织出天地纹理的重器,有几个人敢尝试?

        “圣体太强大了,肉身堪比重器,先天立于不败之地,同辈有几人可以伤他?”

        “对付他只能以滔天的法力镇压,而后慢慢炼化,不然很容易吃大亏!”

        远处来了不少修士,全都在低声议论,深夜这样的大战声传数十里,只要身在燕都,不可能听不到。

        此时,叶凡最忌惮的是手持上古吞天魔罐的女子,她不仅拥有罐体,还持有一个盖子,都已交织出了道与理。

        相传,上古吞天魔罐最恐怖的就是盖子,那是狠人以自己蜕下的大帝之体的头骨炼成的,拥有不可思议之伟力。

        即便是仿品,想来也是比罐体更恐怖,叶凡一直在防范,可是这个容貌姣好的女子并未动用它,这是一种无形威慑。

        这三人来历莫测,每一个都是大敌,皆堪比诸圣子,可是却从来未曾听说过,着实让他震动。

        “哧!”

        突然,叶凡的眉心射出一道金芒,那汪金色的小湖如一轮小太阳,冲出一尊以神识凝结出金色小鼎。

        他的神念何其强大,年轻一代尽人皆知,当那汪金色小湖中化形出一尊三足小鼎后,没有人不变色。

        纵然是三位强大的敌手也都露出惊容,眉心皆光华闪烁,有重宝浮现,挡在了前方。

        “嘿!”

        这个清丽的女子一声冷哼,突然反手祭出上古吞天魔罐的盖子,向金色的小鼎压去。

        叶凡感觉眉心一疼,金色的小鼎就竟要被魔盖收进去,在上面有一个鬼脸印记,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诡异无比。

        “嘿嘿……哈哈……”

        可怕的笑声传出,前面阴森恐怖,仿若天下第一狠人站在荒古前冷笑,透过时空传来。

        接着,又是无比嚣狂的笑声,像是可以将诸天仙灵都踩在脚下,堪称天下第一自负的魔音。

        强大如叶凡都有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仅是一个仿品而已,连这种魔音都摹刻下来了吗?

        这就是那位无上狠人的声音?还好只是仿品,只有音声,并没有磨灭人世的威能,不然的话定是大厄,燕都保不住了!

        尽管这样,叶凡的金色小鼎也几乎被收了进去,快速暗淡,他一声轻喝,眉心中金光大盛。

        金色的小鼎化成一道流光冲起,扫向三人,他们赶忙抵抗,生怕它沾身,谁都知道这是叶凡的一宗杀手锏。

        “咚”

        同一时间,上古吞天魔罐震动,那名女一翻手,将其对准了叶凡,射出一道玄秘的光束,直射而出。

        这是一道乌光,吞噬一切,此外还有大道纹络垂落下来,丝丝缕缕,犹如一片天幕,绞杀一切。

        “啊……”

        叶凡无碍,远处却有人倒地惨叫,一大片人都受到了影响,眉心溢出血丝,这个魔盖威能极大。

        且,就在此时,上古吞天魔罐的盖子上,那个鬼脸印记像是复活了一样,又哭又笑,叶凡心头剧烈跳动。

        混沌种青莲!

        他展出了异象,想将三个人同时镇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对付吞天魔罐,这宗器物太邪,不知道还有什么威势没展出呢。

        他不想逐一接招,采取主动,想将三人一起擒杀,混沌雾气缭绕,那尊金色的小鼎回归眉心。

        叶凡一动,青莲伴生,扎根虚空中,像是一部大道天书,三叶轻摇,万物复苏,天地像是回到了初始时。

        “嗡!”

        叶凡的双手摇动,金色的手掌间,出现阴阳道图,左手阴图,右手阳图,如日月齐动。

        开天辟地之初的气息弥漫,叶凡的金色大手化成阴阳图,要将三人覆盖在下方。

        很显然,他们知道厉害,不敢进入异象范围内,全都果断倒退。

        “当!”

        那个手持方天画戟的雄伟男子,高大的身子一下子被打飞了出去,手中的大戟猛烈抖动个不停。

        若是其他兵器,一定已经成为粉末,根本不可能承受的住阴阳图一击!

        “轰!”

        九层古塔如山岳,被叶凡右手的阳图打飞,化成一道流光,如一颗彗星一样划破长空,没入天地尽头。

        唯有上古吞天魔罐可怖,纵然是微弱的仿品,也展现出了无法预料的威能,顶住阴图一击,自身流转出万道乌光。

        “圣体好强大,没有动用武器,就可力抗三位大敌……”观战者都心有寒意。

        “这三人是年轻一代的绝顶高手,是从哪里出来的?”有人疑惑。

        叶凡立在那里,面色很平静,与三人对峙,再战就要擒杀他们!

        他心有疑云,跳出这样三个人来打乱了他的推测,这是对方派来试探的人吗?可是能与他争锋的年轻强者怎么可能会听从命令,籍籍无名呢!

        他们到底有什么来历,绝对能与圣子级人物并立,无论在中州还是东荒,年轻一代这样的人都很少。

        持有上古吞天魔罐仿品,包括无缺的盖子,圣主级人物虽然可以孕生与复制,但却很有难度。

        这有些不同寻常,他心中震动,难道对方得到了狠人的传承?有这种可能。

        叶凡一声轻叱,在夜空下金色肉身闪烁,一手按塌虚空,以青莲护体,打出阴图与阳图,想要擒下三人。

        “刷”、“刷”……手持方天画戟的雄伟男子还有如妖族神祗一样的紫发男子全都倒退,唯有那个女子挥动吞天魔罐打向他。

        鬼脸又哭又笑,两只眼睛深处力透乌芒,让叶凡感觉到寒气袭体,他猛力一震,血气冲天,将之化解。

        “技止于此就纳命来吧!”叶凡向前冲去。

        “叶兄你的身体,呵呵……”这个女子轻笑。

        叶凡心中凛然,对方是试探他的伤势而来吗?细想刚才的一切,有蛛丝马迹可循,什么人这么可怕,在怀疑他?

        他自问没有破绽,一直在防备,表现的恰到好处,甚至模拟过大道裂纹的气机,不经意间流转出一缕。

        “不劳你们挂心,我不会这么容易死去的!”叶凡抬手就打,要擒杀对方。

        “刷”

        可是,三人的身影突然虚淡,迈入了虚空中,要横渡而去。叶凡神色一变,举拳轰天,同时眼射神芒,以源天神觉洞穿他们的虚实。

        “这是将道纹刻在身体上的神术,横渡虚空,百里无踪,难以追到,早已消失很多年了,不想又重现世间了。”有老辈人物惊叹。

        “任你心机深沉,恐怕也不知道我修成神眼了吧……”叶凡心中自语。

        他难以平静下来,这个对手很难对付,是个恐怖的敌人!

        那三人竟然都不是真身,是道宫中祭出的三尊神祗,同源一体,不分彼此。

        可是仔细思索后,他却皱起了眉头,这个人非常的狡诈与谨慎,三尊神祗中没有留下一丝特别的印记,无从判断。

        “好强大的人,孕生出的三尊神祗都可与圣子争锋,且分生的神祗可化男女,与血肉之躯没有一点区别,没有神眼不可能看穿。”

        想寻出这样一个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叶凡沉思,仔细琢磨,回想种种往事,不能从生命印记入手,只能从细节等来寻蛛丝马迹,他很想将这个人揪出来,不然他心中难安。

        “相似……有一分相似!”

        他站立良久,忽然眼中一亮,雄伟的男子有一瞬间挥动方天画戟撕裂天地时,那种不可一世的神韵,与曾经见到过的一幕有一丝相似之处,这得益于他强大的神念,牢牢烙印下了昔日的情景。

        在北域时,刚从太初禁区出来不久,有两个浑身生有长毛、疑似太古生物的可怕存在,手持大剑,斩天破地,八荒**唯我独尊!

        那时,众人推测,并非太古生物,而是老刀把子,从后来的疑点也可看出,老刀把子人去楼空,种种迹象都指向他。

        可是,叶凡却生出一股寒气,他想到了摇光圣子,虽然从那丝相似连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到。

        “当日,那两尊生物可是连劈摇光的长老啊,大开杀戒,十步杀一人……”

        想到摇光圣子如行走在人世间的神灵一样,不染尘埃,永远被神环笼罩,他就一阵发毛。

        “虽然只有一丝可能,但还是要防……”叶凡心头直跳。

        他将所有一切都带入到摇光圣子身上,心中自语,道:“他得到了狠人的传承吗?同样进入狠人的道场,身受重伤险死,想同在‘乌黑中’吗?”

        叶凡蹙眉,在此前他并未怀疑过摇光圣子,可是现在却不得不防了,此人莫名被牵连了进来。

        “可是,另一个人更有可能!”

        叶凡想到了华云飞,昔年若不是在火域听到了他与一个老人的谈话,永远也不可能想到是他想杀姬紫月。

        他永远忘不了那些话语,华云飞当时自语,圣体、身体蕴有奇异伟力,他若得知,比取其本源。

        叶凡身在局外,亲耳听到才能看清迷雾,不让世间谁人能想到空灵如先的华云飞很有可能是狠人的传承者?!

        华云飞如谪仙一样出尘名,清雅而高洁,且很低调,从来不会惹出波澜来,简直就像是披着一层圣衣,没有一点瑕疵,世人绝不会怀疑!

        “不管他有没有得到狠人的传承,但肯定是想对我不利,他想取姬紫月的本源,也包括我在内……”

        李若愚老人对战半步大能时,曾惊讶,对方的气机有一丝熟悉,他常年隐在拙峰,与星峰相邻,更让叶凡认定了下来。

        “摇光圣子是怎么回事,扑朔迷离,也有一丝可能是他……”

        不过,对方今夜主要是想探明圣体伤势究竟如何,心思可谓很重,不管他有没有卷入进来,都需要防备。

        “我坚信华云飞想杀我!”叶凡露出杀意,只通过火域所见,就足以预示了他与华云飞难以共生。

        次日,华云飞与李小曼共同进入燕都,叶凡迎了上去,他直接就出手了,不想对方有精心布置。

        不然,以对方的心机,进入燕都后肯定要谋划,多半会有利害的后手,来除掉他。与其如此,不给他机会,叶凡决定抢先下手。

        且,这本来就是他为华云飞设下的局,早解决早安心!

        “叶兄你为何如此?”华云飞被磅礴的金色血气笼罩,神色大变。

        “叶凡你在做什么,为何恩将仇报?”旁边,李小曼也惊叫。

        叶凡不语,他只是为杀人而来,不想分心,唯有雷霆之威磨灭此人才可放心。

        仙王临九天、混沌种青莲等异象齐浮现,向华云飞覆盖而去,只要将他禁锢在里面,一切都好办了。

        九重天浮现,一尊仙王高坐在上,唯我独尊,阴阳图封天,这片地域如一片仙土,叶凡周身金光冲霄,如一尊圣灵一样强大。

        “轰!”

        华云飞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眉心冲出一颗星辰,流转下无尽仙光,将自己淹没了。

        “圣体怎么与太玄门的华云飞大战了起来?”所有修士都吃惊,很是不解。

        “天啊,那是星峰至宝,传说为一颗星辰祭炼成的!”一些老辈人物震惊。

        “叶凡你这是在做什么,华师兄送你九窍玲珑丹保命,你怎么恩将仇报?”李小曼变色。

        “他……”叶凡轻蔑一笑,根本不在意,大步向前,依然是雷霆之威,要杀华云飞,他如一尊上古的神明走来,让天地都在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