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扑朔迷离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扑朔迷离

    作品:《遮天

        燕都,历史久远,这块土地上朝代兴衰往复,大多都选择在此建都,自古以来就是这片地域的中心。www.00ksw.org

        一个王朝的更迭在凡人眼中是了不得的大事,可是并不放在修士的心上,有的强者一生也许可以见到九朝轮回。

        古老的城墙,刻下了是岁月的沧桑,刀痕剑孔见证了历朝兴衰的更迭。

        叶凡放出种种烟雾,咳血入燕都,自然是在造假象,他要引出一个心机深沉的敌手,等其来到燕都后杀之。

        对方让绝顶强者来袭杀他,足以说明可怕,有半步大能为其护道!

        也许死去的枯瘦老人并非真身,而只是一个人形兵器,这是李若愚的一种推测,因为那具尸体太陈旧了。

        有如此强大的人物为其护道,叶凡不想冒险去搏杀,唯有设局,将对方引出来,在外击杀最合适。

        他料定对方得到了北域狠人的传承,对圣体本源志在必得,得悉他将要入荒古禁地,一定会赶来,不然可能永远没有机会了。

        虽然有绝顶高手为其护道,但是半步大能所修魔功见不得光,这样的人若是出现在燕都,必会引起几大圣地与中州无上大教的剿杀。

        叶凡在借势,几大无上教派要采摘不死神药,齐聚燕都,足以震慑半步大能,令其不敢现身。

        若是狠人传承惊现,必然是天大的波澜,可吞噬其他体质的本源,天下人共诛。昔年的狠人举世皆敌,比无始大帝的道路还要艰难,一个人独抗整个天下。

        无论是中州,还是东荒,只要是修士莫不对其讨伐,此传承大伤天和,要斩灭其他修士来壮大己身,难容世间诸教中。

        “我将消失人世间,看你如何沉得住气,若是欺我将死之身,我杀到你血流尽!”

        叶凡对这种传承也很忌惮,实在太逆天了,可以不断的壮大己身,若是将天下诸王本源集于一身,那会有多么强大?

        每当想到这个问题,他都会冒出阵阵寒气,也不知道昔年那个狠人成为大帝后到底有多么强。

        狠人大帝的传承与兵器,让黑皇这个不死的老妖精都整天流口水,惦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知道无始大帝与狠人要是同生在一个时代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两人都是经常遭雷劈的逆天妖孽……”

        叶凡自语,他很向往那样的大世,若能亲眼见到这两位古之大帝,绝对算是一种荣幸。

        可惜,自古以来,中州、南岭、北原、西漠、东荒从来没未在一个时代诞生过两位大帝。

        也许是成为大帝太艰难了,毕竟自古就那么几个人而已,但叶凡还是心有疑问,总觉得不这么简单。

        自古至今,无尽岁月以来,诞生了亿万万生灵,难道就没有在同一个时代出现过两位拥有大帝之姿的人?

        “难道是与这片天地有关吗?”叶凡自语,他想到了很多,却不能真正明了。

        叶凡布置好一切后,他沿着大街向前走去,来到了一家客栈,挨着张文昌的小酒馆。

        “小囡囡……”

        叶凡很想见到小女孩,若不是她的七彩小石头,这一次他多半就死在荒古禁地中了,不可能活下来。

        可是,他知道近期肯定见不到了,他已经听张文昌说起,小囡囡被一个女子带走了。

        张文昌没有见到那个女子,叶凡猜测是叶慧灵,他来此只是为了求证,进入客栈找到老板,立刻探索其识海。

        叶凡一阵揪心,在此前期间小囡囡竟然总是生病,不断念叨什么小石头,将客栈的人都吓坏了,生怕她死在这里,几次都想将她赶走。

        “这是……”叶凡通过探索客栈老板的记忆,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小囡囡每次大病的时间都是他动用七彩小石头的时候。

        尤其是他第一次握着小石头上圣山,其暗淡无光时,小囡囡大病,险些死去,这让他无比的自责。

        “这块小石头不能有失,小囡囡离不开啊!”叶凡心惊,尽管此时七彩小石头很亮丽,但他还是将之放入了装有神泉的玉瓶中来滋润。

        叶凡直到离去都心有疑惑,到底是不是叶慧灵带走了小囡囡?他遍搜客栈中所有人的记忆,都没有发现线索,那只是一团雾气,有人故意斩灭了印记。

        “从时间来说应该是叶慧灵,可是很快她与王冲霄被人袭杀,消失后至今未现,到底去了哪里?”

        燕都风起云涌,老辈强者出没,年轻一代天骄现踪,引来诸多话题,每日都有不少消息。

        这一日,摇光圣子来了,分外引人注意,他是年轻一代几近无敌的人物,被所有人看好,许多人认为他堪与大帝年少时并论。

        姚曦仙子也出现了,两人宛若一对璧人,风采动人,惹人侧目。

        “摇光圣子胸襟开阔,果然有大气魄,不记前仇,专为看望将死的圣体而来。”

        “他或许心有遗憾吧,想要走古之大帝的道路,圣体是最好的磨刀石,是必须要打败的大敌,可惜如今这个对手将要离世了。”

        人们对摇光圣子的评价极高,很多老辈人物都认为,他将来必然会登临绝巅,俯视东荒。

        同一日,神王体姬皓月到来,神体号称东荒之王,根本无需去怀疑,自然是人们眼中的焦点人物。

        绝代神王姜太虚被困紫山中四千年,几乎已油尽灯枯,可是一出来却横扫天下,无人可与之撄锋,足可以看出神体的恐怖。

        姬皓月若是成长起来,不遭遇姜神王那样的大劫,他的前途毫无疑问会无比的光辉灿烂在他的身边,姬家小月亮相随,明眸皓齿,脸上有小酒窝呈现,给人以很活泼与慧黠的感觉,她亦引人议论。

        “我曾听说,姬紫月也是特殊体质,昔年大能南宫正都想收她为弟子。”

        “南宫正寿元将尽,有人说他追随东荒数十位活化石进入了青铜仙殿,不知是真是假。”

        神王体姬皓月,只是远远的看叶凡,并没有这正接近,他神色平静,没有任何表示。

        姬紫月眼中噙着泪水,想要过来,但是却被姬皓月牢牢的抓住了手臂,不能前进一步。

        “我只是去看看,什么也不说,他都要死去了……”姬家小月亮见叶凡咳血,忍不住落泪。

        “只能看,不能过去,他毕竟杀了我们的族人,尽管我不喜欢那位祖姑姑。”姬皓月不肯放手,面无表情,告诫道:“太善良容易受伤!”

        叶凡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自然感应到了后方的兄妹,他神色平静,没有回头,只是叹了一口气。

        姬皓月虽然没有上前,但是摇光圣子却来了,他面色平和,牙齿很白,给人很灿烂的感觉,整个人都流动着淡淡的金色光彩。

        “叶兄,可否坐下来叙叙旧。”摇光圣子连发丝都有金光流动,如太阳神子一样。

        叶凡一怔,没有想到是他第一个找上来,他不自禁的摸了摸下巴,琢磨了一下,而后做出请的动作。

        姚曦在一旁,袅袅娜娜,亭亭玉立,莲步款款,姿容动人,让许多人忍不住关注。

        “摇光圣子与末日圣体相聚,我想这个画面很多年以后会被人提起的,不知究竟是他们谁的遗憾。”大街上,行人往来,川流不息,有修士见到这一幕后如此说道。

        在一个很安静的茶楼上,叶凡与摇光圣子还要姚曦相对,本是大敌,却这样坐在了一起,双方都有很怪异的感觉。

        “叶兄也不要悲观,也许你可以度过这一劫,从此以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摇光圣子开口。

        叶凡道:“在北域时,那位神医曾经说过,我若是斩去自身修为,应该能活下来,我也许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摇光圣子顿时笑了,道:“依照我对叶兄的了解,你纵死也不会这样选择的。”

        此话一出,顿时让叶凡心中一个激灵,直到摇光圣子与姚曦离去,他才自语道:“怎么是他第一个找上我?”

        叶凡在燕都一家客栈静坐了三日,在这个深夜,突然有惊天杀气冲霄,三道身影出现,如三尊永恒不灭的神炉一样,生命气机强大无匹,杀入了他的房间。

        这片客栈当时就成为了齑粉,在这种恐怖的波动下,所有建筑物都不复存在了。

        为首之人,高足有一丈,虎背熊腰,身材魁伟健硕,力大无穷,黑发乱舞,手持一杆方天画戟,几乎要撕裂这片天地。

        他有拥有无以伦比的旺盛血气,化成真龙冲上夜空,血光蔽体,他如一尊魔神降世,挥动大戟就劈了下来。

        这片天地一下子就被割裂了,如太古凶兽出渊,似盖世圣灵走出七大生命禁区,无比的恐怖。

        “当!”

        叶凡挥动金色的拳头迎了上去,与方天画戟撞在一起,发出震天大响,在整片燕都上空回荡。

        叶凡心中一凛,此人手持的兵器交织出了天地规则,自身也强大无比,这是一个大敌。

        “轰!”

        旁边,又一人出手了,威势同样可怕,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一个近乎妖神一样的男子,一头紫发乱舞,如神灵下界。

        他祭出一尊古塔,镇压而下,深邃的眸子闪烁着的妖异的紫芒,声势骇人。

        古塔共有九层,上面大道纹络闪现,绝对是交织出道与理的兵器,还未落下,就让大地崩开了!

        “当!”

        叶凡徒手对抗这宗重器,金色的大手化成一面金色的天碑,道纹流转,打在古塔上,响彻燕都。

        “难道我猜错了……”叶凡心中升起疑云。

        “轰!”

        第三股恐怖的气息袭来,如银河坠落九天,这是一个女子,花容月貌,纤纤玉手拂出,绚烂光芒冲来。

        叶凡冷笑,这是要与他近身搏杀吗?他的右手化成金色的道碑,符文闪烁,仿若代表了天地的意志,打了下来。

        “嗡!”

        突然,在那璀璨光芒背后,这个女子手持一个黑色的罐子,化成了一个黑洞,想要将他吞噬进去。

        叶凡心头一跳,又是一个强者,堪称大敌,绝不弱于前两人,这个罐子看着无比熟悉。

        “上古吞天魔罐仿品,交织出了道与理……”叶凡心中一惊,比涂飞那个罐子还要强盛一些。

        “难道我真的猜错了吗?!”他心有疑惑,整个人金色血气冲天,徒手大战三位强者。

        这一战,惊动了燕都很多高手,诸多修士向这里冲来,人们很吃惊,何时出现了这样三位绝顶年轻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