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再入太玄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再入太玄

    作品:《遮天

        所有人都以为叶凡死了,可是时隔几个月,他却又出现了,一下子做出这样一件大事,消息一传出,自然引发一场震动。www.00ksw.org

        “叶姓少年一人独对化龙秘境的强者,众目睽睽之下钉死姬惠,让人吃惊!”

        “真是不可思议,已经过去数月之久,圣体还未亡,难道还他能活下来不成?”

        “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大世,诸王并起,若是少了荒古圣体,会显得不够完美,老天都不想收走他啊。”

        人们议论纷纷,莫不吃惊,圣体强势复出,牵动了许多人的神经,甚至有些大势力都坐不住了。

        年轻一代更是心绪难宁,叶凡绝对是大敌,特别是对于诸王来说,这是一则很不好的消息。

        圣体要是活下去,诸王将来必然要与其对上,没有一个人敢说可以绝对力压,那肯定是无比惨烈的惊世大战。

        不过,很快有人传出确凿的消息,叶凡离开时,不仅嘴角溢出金色血丝,更是在无人之处连吐了三大口鲜血。

        “什么,他大口咳血,真是峰回路转啊!”

        “他显然伤势很重,根本没有摆脱死局,看来真的是回天无力了,嘿嘿……”

        这则消息一出,许多人长出了一口气,不然的话真的感受到了一种压力,大成圣体若是再现世间,许多超级大势力都会难受。

        也有人叹息,圣体打破了十几万年的诅咒,却命不久矣,本有希望堪比古之大帝,然而命运多舛,终不能活下去了。

        什么样的人都有,自然也有不少幸灾乐祸者,大笑要坐等荒古圣体绝命,看着他从人世间消失。

        “老天要将他收走,纵然绝代神王为他逆天接续断路也不行,半年的生命耗去数月了,他最多也只能活一个多月了。”

        “如今,还是少招惹他吧,反正他都已经快死了,没有必要跟一个死人计较。他连荒古世家的人都像是切菜一样给斩了,早已豁出去了,没有什么不敢做的。”

        许多人这样说,自然也是因为忌惮绝代神王,叶凡横扫姬惠等人,神王印记曾经冲出,着实将许多老古董镇住了。

        不少人都暗中诅咒,不解神王为何这么命大,却丝毫不知,这是叶凡以圣体独有的本源强化出来的一道印记。

        叶凡听到这些传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自语道:“恐怕会让你们失望,我每次都会堪堪复活的。”

        关于如何“活下去”,他有着太多的理由与借口,可以毫无破绽的展示给世人,想到今后可能会发生的种种,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姬家有大人物第一时间出现,两名太上长老来到在小酒馆中,详细了解这一切。

        叶凡险些与他们撞个对头,他心有遗憾,暂时见不到小囡囡了,虽然对方忌惮神王印记多半不会出手,但他还是不想与他们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他从容远去,一路向北,他觉得有一个人可以收留张文昌,那个地方很适合他安静的生活下去。

        这一路上,他听到很多消息,不少都与他有关,许多人都在议论,他再次出世,着实引出了一番大风波。

        同时,关于几大圣地与中州无上大教将采摘荒古神药的消息,也有不少,传的沸沸扬扬。

        中州年轻一代的王与东荒年轻一代几个天骄人物的消息也很多,阴阳教的“圣子”与姬皓月大战了一场,被神王体打的吐血而去。

        叶慧灵与王冲霄生死对决时,两人被神秘人物阻击,如今皆生死不知,下落不明,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此外,阴阳教的“阴女”出现,曾拜访摇光圣地,与姚曦进行过切磋,孰弱孰强,外人不得而知。

        太玄门,共有一百零座主峰,代表了一八零八种传承,鼎盛无比,是圣地之下最强大的一批门派。

        远远望去,犹如一百零八条大龙在腾空,气象万千,雄浑壮丽。

        在这片地域,纵然是姬家与摇光圣地都对他们心有忌惮,一般情况下绝不会招惹,很难发生冲突。

        叶凡无声无息,潜入了进去,来到拙峰。

        此峰,一如过去,与别的主峰大不相同,蒿草丛生,老藤伴枯树,断壁残垣,一片荒凉的景象。

        “拙峰不是要大兴了吗,怎么又如此了?”叶凡心中不解。

        “你回来了。”一个平和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叶凡吃惊,他已经隐去了气机,可是刚临近拙峰,李若愚老人就感知到了。

        拙峰上,一个老人穿着灰衣,神色平静,普普通通,没有世外高人的出尘之姿,与仙风道骨相去甚远。

        “拜见前辈!”叶凡刹那冲上拙峰,行大礼参拜,这个老人对他有大恩,他的皆字秘就源于此地。

        “起来,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就留在拙峰吧。”老人话语并不是很多,站在一座快要倾塌的古殿前,根本不像是一个修士。

        古殿内外,蒿草丛生,不远处有一株枯死的老树,上面有九只乌鸦呱呱大叫,但却并未让人感觉不祥。

        它们是拙峰的瑰宝,是镇山武器蕴出的“神祗”,威力绝伦,一般的人根本不会想到。

        叶凡并未隐瞒什么,详谈了这一年多来的经历,最后提到张文昌,说明来意,想请老人收留。

        “你让他出来。”李若愚道。

        叶凡祭出玉净瓶,光芒一闪,张文昌出现在拙峰上,他一时间摸不清状况,有些发懵。

        “醒醒了,别傻站着。”叶凡笑着推了他一把,让他向李若愚行礼。

        “叶凡终于又见到你了……”张文昌回过神来的刹那,神色非常的激动,不再像过去那么死气沉沉。

        他对这个世界无比的厌倦,这几年很消沉,他不适合修行,更思念过去,竟生出了离世的念头,他的世界一片灰暗。

        “放心好了,一切都会改变的。”叶凡拍了拍他的肩头,出言安慰,道:“一会儿我们大醉一场。”

        李若愚看了看张文昌,道:“根骨果然不佳。”

        张文昌已经知晓叶凡将他带到这里所为何意,闻言叹声道:“让您失望了。”

        “我为什么会失望呢。”李若愚摇头道:“见到你,我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您为什么这样说?”张文昌木讷的脸上写满了不解。

        叶凡笑了,他在太玄门时听人说起过,李若愚没有天资,根骨极差,各座主峰都不愿收他为弟子,最终他来到没落的拙峰。

        他可谓大器晚成,前一百载岁月,甚至连其他主峰的弟子都比不上,直至后来明悟拙峰自然大道,才惊动一百零八座主峰。

        “我在这里空度数百年岁月才有所成,你的根骨与我一样,虽然不是很好,但这并不重要。”李若愚出言道。

        “根骨真的不重要吗?”张文章怔怔出神。

        “你若是悟了,这个天地都能为我们所用,自身的根骨又算的了什么呢。”李若愚平静的回应道。

        不说张文昌的反应,连叶凡都很吃惊,他早已觉察到,老人的修为很高,明悟了自然大道的真谛,深不可测。

        虽然拙峰看起来一片荒凉,可若是仔细感应的话,却发现暗合天地道理,生灭相依,盛衰并存,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大道气机。

        “您愿意收我为徒?”张文昌不太确信,这几年来他饱受同门欺凌,一切都很不如意,对修炼早已死心。

        “你的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不要总是局限在自己的灰暗世界中。”李若愚说完,在他的眉心点了一指。

        忽然,老人神色大变,而后怔怔的看着张文昌与叶凡,好久后才叹道:“天外的文明,你们……”

        叶凡顿时明了,老人洞悉了一切,知晓了他们来自星空的另一端,这真的不再是秘密了,姬家高层也都知晓了。

        “你的过去,你的经历,这样的奇丽,心的世界如此广阔,你该自信才对,你我亦师亦友亦吧。”李若愚有些难以平静,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张文昌急忙行大礼参拜,正式成为拙峰的弟子。

        李若愚很感慨,称日后若是有大成就,与今天洞悉这一切有莫大关系,他对张文昌勉励,告诉他只要坚持,根骨是不问题。

        恢复张文昌的容貌并不难,以叶凡自身的手段就足可以,但是他却取出一枚圣果,帮他炼化进体内,帮他脱胎换骨。

        叶凡另取出一枚果实,赠送给李若愚,想报其大恩,不过老人却摇头拒绝了,不肯收下,道:“我不需要它。”

        叶凡虽然采摘到很多圣果,但是却依然有些觉得不够用,救神王与小婷婷,需要拼出无缺的不死神药来。

        最终,他推给老人十斤神泉,坚决送出,不肯收回。

        “什么,马云长老坐化了?”在拙峰上,叶凡与张文昌把酒谈及往事,他得到这样一则消息,难怪张文昌落魄至此。

        他一阵感慨,修士命运无常,生死病老,人力无法相阻,每个人都有那样的一天,除非成仙,可是古之大帝做到了吗?

        叶凡带着张文昌在拙峰附近转悠,让他熟悉这里的一切,然后准备离去寻找小囡囡。

        “那不是李小曼吗?”张文昌惊讶,指着远处一个飞过天空的白衣女子。

        叶凡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李小曼是星峰的弟子,他自然知晓,不过却没有去打招呼的意思。

        “师妹,那个人是你昔日的朋友——叶凡!”

        “没错,是如今闹的沸沸扬扬的圣体,真是想不到啊,他昔日在我们太玄门呆过,如今搅出了那么大的波澜!”

        “华师兄惊才绝艳,喜欢和人谈经论道,这次请来了中州的年轻王者,还有几位天骄人物,若是知晓圣体出现在此,一定也会有请。”

        在李小曼的身边,有三名女子纷纷开口,她们都停了下来,其中一人道:“我去告诉云飞师兄。”说罢,一人飞去。

        李小曼转身,回眸望向叶凡与张文昌,降落在地,很平静的开口,道:“好久不见。”

        叶凡笑了笑,与张文昌一起走了过去,出现在星峰下,看着这个很熟悉而又有一丝陌生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