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采尽神果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采尽神果

    作品:《遮天

        青铜巨棺内充满了神秘的气息,各种铜刻都在闪烁,流转出并不算多么绚烂的光华,忽明忽暗。www.00ksw.org

        铜锈很厚,但依然无法掩盖那一幅幅模糊的青铜刻图。有上古的先民仰望星空,有远古的神祗带着泪痕……此时,他们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要透过铜绿,穿过厚厚的锈迹冲出来,给人以无比真实的感觉。

        叶凡心中很震撼,他松开小铜棺仔细捕捉这一切,认真观察,想要悟透其中的玄机。

        更多的模糊的铜刻在闪烁,凶残的九头神鸟展翅高飞,横断青冥,似是斗战圣猿的逆天生物屹立云端,棍裂长空。

        有《山海经》中记载的荒古凶兽,诸如饕餮、穷奇、梼杌等,更有很多不认识的生物,体型庞大,面目狰狞,栩栩如生,让人望而生畏。

        叶凡最关注的自是那片星空图,它是如此的真实与深邃,变化莫测,让人感觉到了苍茫与浩瀚,冰冷与黑暗的气息迎面扑来。

        他想捕捉那条星空古路,可是那条细丝延展的太快了,明灭不定,他根本不知道穿行过了怎样的星域。

        因为,星域无限,没有参照坐标,他根本无从辨识,在星空的另一端与在这里仰望星域完全不一样,不知道是以哪里为视角。

        “泰山、荧惑古星、荒古禁地……接下来指向紫薇古地星吗?”叶凡自语,心中惊异莫名。

        “刷”

        光芒一闪,棺壁上的各种刻图都失去了光彩,快速暗淡了下来,似都与小铜棺有关,不再动它,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巨椁中的青铜小棺长能有四米,宽不足两米,古朴而又暗淡,刻印有古图,覆盖着铜绿,镌刻满了岁月的风霜。

        “锵!”

        叶凡用力掀动,想要将棺盖打开,他心中有无尽的疑问,到底是何等的人物葬在九龙拉的棺椁中?

        “嗡!”

        果然,当他再次动小棺时,各种刻图又闪烁了起来,充满了神秘感。

        “锵!”

        叶凡觉得像是在拔山,铜棺沉如大岳,他用尽力气,通体如黄金浇铸,金色气血沸腾,不灭圣体骨骼嘎吱作响,快要折断了。

        “轰”

        终于,他将古老的棺盖开启了一丝,露出一道极小的缝隙,溢出一缕混沌气,一下子将他崩飞了出去。

        强大如金身圣体也被打出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若不是苦海中的绿铜块轻轻一震,将那缕迷蒙的混沌气吸收,他刚才必成齑粉。

        叶凡骇然,这太可怕了,一丝气机现混沌!圣体小成,都如纸糊的一样,根本挡不住,这个结果让他心中震动。

        他急忙饮神泉,疗治伤体,他可不想大道裂痕将要好转之际被这口古棺灭杀了形体,他浑身精气如潮,快速流转。

        叶凡心中震撼莫名,小铜棺中到底有什么?能够诵出大道天音,是一部古经也说不定,溢出一缕混沌气机,是至宝也很有可能,若是尸体则更为恐怖。

        经过很长时间,叶凡的伤口才愈合,他自然不敢再掀棺盖,因为有绝世杀机!

        他在巨棺中踱步,仔细观察每一幅刻图,认真思量,越想越是心惊,他心中生出无数惊人的念头。

        茫茫星域,有着太多的秘密,星空古路,没有尽头,不知道终点,这片古老而神秘的星地,也许只是一段路途。

        九龙拉棺,也许早在上古就启航了,究竟将驶向何方?或许……无始无终,没有答案,不知归宿。

        叶凡琢磨良久,而后持麒麟神药种子与七彩小石头走出古棺,来到九条庞大的龙尸前,打起了它们的主意。

        不管是不是真龙,但形体如此相似,肯定不一般。退一步来说,纵为蛟龙,多半也进化到了莫测的境界。

        凭它们拉着铜棺在无垠的星域中航行,至今未腐,就足以说明一切,浑身都是瑰宝。

        叶凡的大道伤痕未好,但是肉身却恢复的差不多了,神力无双,他又想放龙血,可是努力了半天,也没有拔下一枚龙鳞来。

        “当!”

        他用力掰龙角,震的自己虎口迸裂,却根本拔不下来,他扯住一条龙须,差点将自己的手掌勒断,也斩不下来。

        “这是绝世神藏,我守着它们,却根本取不出一点。”

        叶凡真是没辙,他想尝试扛走一条龙龙,发现比山岳还要沉重,且有铁索与铜棺连在一起,斩不断,推不动。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一边修养伤体一琢磨铜棺与九条龙,可惜明明知道它们是瑰宝,但却无可奈何。

        斩不断、搬不动,空守宝山,却无法得道一枚铜子,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一晃眼,叶凡进入荒古禁地已经二十几天了,在这片太古的天地中,大道伤痕果然在一点一点的好转。

        数年前他采摘走了两种神果,而今又采摘了三种,九座圣山还剩下四种神根,他决定再次冒险。

        这一次他很顺利,采摘到了第六种圣果,形似小太阳,一个个都金灿灿,浑圆天成,每一颗都有婴儿拳头那么大。

        这第六种神根,共生有九株小树,结出的果实也自然达到了九枚之多,捧在手心将他的身体都映衬的一片璀璨。

        铜棺中一片灿烂,溢满馨香,光华烁烁,光闻气息就让人有将要举霞飞升的错觉,他浑身毛孔舒张,不断被神力洗礼。

        真的像是一颗颗太阳之精,药力神秘而强大,美丽而晶莹,光看就让人沉醉。

        叶凡再次开始闭关,第六天他炼化两枚金色的太阳果后,一幅幅残缺的道图缭绕他身畔,烙印他的体内,没入大道伤痕中。

        可以清晰的见到,伤口在缓缓愈合,伤势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与此同时,他的肉身也开始发生了变化,骨骼与血肉像是要再生了一样。

        此前,他进入圣地时被荒的力量伤的太严重了,共服食了七枚圣果,也不过是恢复到了强盛状态,如今又炼化两枚金色的太阳神果,他的五脏六腑齐震,有脱胎的换骨的迹象。

        三日后,当他将第三枚太阳神果炼化后,他的骨头噼啪作响,肌体裂开,蜕下一层老皮,新生出一副躯体。

        他的肉身极度强横,摆脱了老迈之身,再次充满了活力与朝气,肉壳比以前还要强大!

        他将其余六枚金色的果实封印了起来,因为里面的天地法则碎片是一样的,对大道伤痕并不能再起到作用了。

        “锵!”

        叶凡用力,竟然将小铜棺背负了起来,可想而知此时他的神力何等强大,超越了过去。

        尽管很吃力,但是他真的撼动了,像是背负着一座山在动,浑身精气澎湃,汗水长流,金色血气如火焰一样绕在身体上。

        “当!”

        当他小铜棺放下,传出震天的响声,此棺与大椁有一种吸力,重新相合在一起。

        “还有三种果实,我要全部采摘下来,抚平大道裂痕!”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里,叶凡几次见到荒奴,他不敢登山,怕惹出杀身之祸,如此等了半个月,其间又见到了两次。

        “看来,只能背负小铜棺上山了。”

        叶凡做出决定后,当天背负小棺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压的浑身骨头都在响动,每一步落下,坚硬如铁的圣山都崩出大裂缝。

        登临圣山后,他果然又见到了荒奴,有白发男子,也有天璇圣女,还有一个有鹤发童颜的老人。

        叶凡一步一步前进,三名荒奴盯着铜棺怔怔出神,并没有任何行动,且在避退,似不想靠的太近。

        “刷!”

        最终,他们都跃下深渊,不再出现了,似是对铜棺无比忌惮。

        叶凡背负棺材采药,这还真是头一遭,不过为了活命也没有其他办法。这一天,他连采三种圣果,皆奇异非凡,有一种果实形似小鼎,道韵流转,雾气朦胧,共有六枚。

        另有一种宛如飞鸟,形似朱雀,赤红如血,栩栩如生,像是要展翅凌空而去,共有五枚。

        最后一种果实,样子也很特别,形似小圆盘,蓝光闪闪,在上面有八个伤疤,成淡金色,像极了八卦,共有五枚。

        “这……”

        叶凡啧啧称奇,这些圣果真的太特别了,没有一种重样的,一个个全都神妙无比,璀璨夺目,光华闪烁。

        他成功采尽圣果,背负铜棺艰难而回,在下山的路上,他几乎是滚下来的,小铜棺太沉重了,压的他浑身的骨头都快折了。

        在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青铜古棺中道之气息弥漫,馥郁芬芳,各种奇异的果实绽放出无比绚烂的光芒。

        炼化赤鸟果时,他的身畔像是有朱雀飞舞,有凤凰轻鸣,残缺的道图流转,每一寸血肉都在抖动,不断的换血重生。

        炼化小鼎神果时,他的骨头寸寸断裂,而后重组,不断的新生,残缺的道图先是绕体,最后没入大道伤痕中。

        炼化有八卦疤痕的圣果时,八种先天纹络化成八卦排列在八方,将他包围,一幅又一幅神秘的道图浮现,将他淹没。

        在这近二十天里,叶凡的血肉与骨骼不断重生,脱胎换骨,他尽管将九个古字刻在了身上,还是差点变的更小。

        脱胎换骨的变化,让的肉身极度强横,举手抬足,似乎可以将天地捅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