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再入青铜巨棺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再入青铜巨棺

    作品:《遮天

        九座圣山,巍峨沉浑,上面古木参天,奇石兀起,称得上壮丽。www.00ksw.org

        它们并不是多么高大,但是却气势磅礴,带给人以无尽的压力,仿佛九天十地横在前方。

        叶凡来到山脚下时形体干枯,都快支撑不住了,抬头仰望,他浑身发凉,那冰冷的眸光,那慑人的身影,让他如坠冰窖。

        高山上有几人并肩而立,有的白发如雪,有的黑发如瀑,山风吹来,凌乱飞舞,他们眸光冰冷,俯视下方,没有一点情绪波动,无比的冷漠。

        这是什么地方?荒古禁地!

        有血肉的生物根本不能长存,连古之圣贤的神衣都难以承受侵蚀,自动飞离,根本不愿深入进来。

        此地,没有人可以长久停留,自古至今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绝代高手,连鼎盛的圣地进来都照样覆灭,成为劫灰。

        叶凡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他知道那根本不可能是人,那是可怕而神秘的荒奴,是昔年的不世人雄。

        无声无息,那几人的身畔又多了一个女子,明眸皓齿,颈项纤秀,若出水芙蓉,清丽绝世。

        她一身白衣,在山风中飘舞,似是将乘风而去的广寒仙子,超凡脱俗,很难挑出瑕疵,宛如画中人。

        “天璇圣女!”

        叶凡心中凛然,上一次他就遭遇了这个女子,险些毙命,这是六千年前的东荒第一美人,亦是老疯子的同门。

        五道身影并肩而立,各个气势不凡,非惊才绝艳者不能成为荒奴,他们并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但都肯定曾经独步天下。

        也许,他们中有的人可以在古籍中寻到记载,很有可能是昔年惊天动地、在大陆上呼风唤雨的无上人杰。

        “天要亡我吗?!”叶凡长叹,他用尽手段,终于接近圣山,不曾想遇到了惊世荒奴,如何去抗衡?

        传说,荒奴并不常出世,有时候数百年都不见得从深渊中攀上来,而今却一下子出现五尊。

        叶凡涌起一股无力感,三临荒古禁地,两次遇绝世荒奴,这可真是厄运冲天。

        此刻,他已经苍老的不成样子了,石衣与覆天宝衣虽然未碎,但早已挡不住岁月的侵蚀。

        麒麟种子早已萎靡,叶凡抽取出无尽的生命精气,以此支撑着他不死,但不可能长久下去。

        神药种子与他的肉身是他的最大底牌,原本堪堪冲上圣山,但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刷”

        一道身影脚不沾地,如幽灵一样从圣山上飘了下来,直奔叶凡而来,他浑身寒毛都倒竖了起来,一股可怕的气息扑至。

        “嗡!”

        关键时刻,圣体金色血气沸腾,纵然肌体衰老,也拥有无尽潜能,像是天生抗拒荒的力量。

        叶凡强打精神,健步如飞,冲向另一座圣山,他没有选择离开,因为现在他的状况,恐怕还没有脱离禁地,就已老死,成为飞灰。

        这是一个白发如雪的中年人,英姿伟岸,有种舍我其谁,雄视天下的气质,想来昔年定是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

        他几乎在一眨眼间就挡住了叶凡的去路,不过并没有动手,一瞬不瞬的盯住了他的轮海。

        叶凡的心脏在剧烈跳动,像是被古前荒兽盯住了一样,浑身气血都要被蒸干了,肌体似要崩裂了开来。

        这到底是多么强大的人物?

        虽说他此时状态糟糕,血肉干枯,形体衰败,但毕竟为圣体,居然有这样的感觉!

        白发男子向前迈步,平稳而坚定,每一步似乎都可以踏裂山川大地,叶凡发现覆天宝衣直接龟裂了,石衣更是粉碎。

        绝世恐怖!

        这个中年男子英姿雄伟,似可主宰天地,平静向前而来,仿若一尊大岳向叶凡压来,要将他压碎。

        叶凡一声大喝,金色血气冲出,绕身而行,不灭圣体潜能汹涌,抵抗厄难。

        同一时间,他宝相庄严,诵出奇异经文,响彻天地间,如雷霆降世,震的古木哗啦啦作响,乱叶纷飞。

        他以圣体的金色血气震动,这是他最后一张可以主动施出的绝世底牌,这是青铜古棺中的数百字古经。

        从过去到现在,他从来没有弄懂过,此时吼出来,它并没有化成声音,而只是一种波动。

        此经文不存世间,无论是写出来,还是吟出来,都不能显现,外人无法得悉。

        忽然,不远处的半山腰,响起同样的经文,比之他的更加宏亮,压盖天地,似在阐述大道至理。

        天音如惊雷,不过却唯有叶凡能够听清,这与他的经文一模一样,化成了一种天威,其他人不能明晓其意。

        叶凡不顾其他,径直向半山腰冲去,不管那个白发男子是否跟来,他的心中只有那口古棺存在了。

        此时,他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随时会栽倒在地,根本顾不上其他了。

        半山腰的古木林中,一口巨大的青铜古棺静静地横陈在那里,尽显沧桑与久远,仿佛连接着远古。

        青铜棺椁侧倒,棺盖滑落在旁,叶凡摇摇晃晃,来到了近前,一下子就扑了进去,他再也支撑不住了。

        “我要死了吗?不,我绝不能死!”

        他将麒麟神药种子抱在怀中,仅有的一丝血气溢出,勾动生命精气入体,他咬牙不让自己昏迷过去。

        可是他的状态实在太糟糕了,纵然意志坚如铁也撑不住了,大道伤痕崩裂,一下子扩大了开来,他险些直接殒落。

        叶凡终于昏厥了过去,大道裂痕加深,他的精神与**不负重荷,他倒在古棺内。

        时隔五年多,将近六年的时光,他再次进入到了青铜棺椁中,一切皆缘自它才来到这个世界,而今重入。

        横渡星域的青铜棺椁,不知始于哪里,终点在何方,充满了太多的秘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才悠悠醒来,大道天音早已停止,无比的宁静,没有一点声息了。

        棺椁中没有荒的力量,岁月并不能继续剥夺他的生命,叶凡知道,他赌对了,数百字的古经文勾动了古棺。

        在进入荒古禁地前,他就做了种种推想,既然连荒都忌讳古棺,将它从深渊中推了出来,那么它一定无惧那种气息。

        生死攸关时刻,他的选择是对的,他与古棺天音呼应,进入此地,让他逃过了一劫。

        岁月虽然不再侵蚀他,但是他的状态糟糕到了极点,大道伤痕恶化,他的生命本源几乎快被剖成了两半。

        且,此时他肌体衰老,血肉干枯,几近油尽灯枯,随时都会走到生命的终点。

        若不是麒麟神药种子在手,他已经化成枯骨了,不足婴儿拳头大的紫麒麟,暗淡无光,已经快干瘪了。

        这是一种奢侈的挥霍,汲取不死神药种子的生命来对抗岁月,普天之下恐怕也唯有他做过。

        绝世皇主身穿古之圣贤的神衣都不能临近圣山,叶凡纵然肉身无双,若是没有这枚种子,也几乎不可能走到这里,且活到现在。

        这是世间最稀珍的圣物!

        “千万不要枯死……”叶凡有一种罪恶感,不死神药在世间都是唯一的,若是死去的话就不可能再现了。

        天地俱寂,他向外望去,并没有见到白发男子,也没有见到另外几人的身影。

        “这古棺真的克制他们吗?”

        虽然没有死去,但叶凡寿元干涸,只是在借助麒麟种子续命,可怕的大道伤痕随时会夺走他的生命。

        “我被困在此,怎么才能到达山顶?”他觉得没有力量登上去了,只要出离青铜棺椁,他便无法抵抗荒的气息。

        “不行,我必须要上去,没有时间可耽搁,不然我必死在了这里!”叶凡心中焦急。

        若是他神力足够,可以扛着青铜棺椁上去,抵抗岁月的侵袭,可是如今他走路都成问题了。

        “怎么办,麒麟种子干瘪了,很难汲取出生命精气了,我该怎样上去?”叶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无助。

        死亡离他如此之近,也许就在天色黑下来前,他就会离世,生命干涸,他难以继续活下去。

        叶凡艰难的站了起来,向外观望,古木林中九条庞大的龙尸如钢铁长城一样,至今未腐,乌光闪烁,充满了力感,让人忍不住颤抖。

        “这是真龙吗?!”

        他的声音颤抖,九具尸体看起来与真龙一模一样,威压如天,但是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他对仙灵的存在已持怀疑态度。

        “也许只是进化到极致境界的蛟龙。”

        叶凡一咬牙,手握麒麟种子快速冲了出去,奔向鳞甲烁烁的庞大龙尸,他准备饮龙血来续命。

        “锵!”

        火花四溅,叶凡的手指像是斩在万炼神铁上,根本剖不开。他受的伤实在太重了,连劈了几下,连一枚龙鳞都撼不动,可怕的大道伤痕让他几乎无法站立。

        他用尽办法也破不开龙尸,肌体更加衰老,他几乎仰天栽倒在地。叶凡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勉强回到铜棺中,栽倒在地,再也难以动弹一下。

        “我真的要死了吗?”

        叶凡黯然,远离故乡,来到星空的彼岸,死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知晓,这太过悲凉。

        “我若是这样死去,谁会为我流一滴眼泪……”

        他连消息都无法传出去,十年、百年后,此地只有一具白骨,若有惊才绝艳的人物能够来此,也只会感叹一下罢了。

        叶凡真的不想这样死去,自语道:“我还有什么底牌可以主动用出?”

        他翻遍全身,金色道经、银色的源天书、菩提子……诸多宝物,除却干瘪麒麟种子外,此时都难以救他性命。

        “叮”

        突然,一声脆响传来,一枚剔透的小石头坠落在地,它不过一个指节那么大,流动七彩光华,很晶莹与美丽。

        “小囡囡……”见到这块小石头,叶凡一下子想到了来历不明、惹人怜惜的小女孩。

        他心中一动,将七彩小石头放入掌心,当作神药来汲取精气,“刷”的一声,一道七色彩光没入他的体内。

        “这是……”叶凡心中吃惊,他觉得浑身舒泰,多了不少力量。

        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这到底是什么石头,怎么会有这样纯净的生命元气?他继续汲取,一道又一道的七彩光华冲入他身体中。

        叶凡终于坐了起来,恢复了一些力量,不可思议的望着这块小石头,它并非不死神药,可却拥有强大的生命精气。

        “囡囡……”叶凡没有想到,关键时刻囡囡送给他的小石头救了他一命,不然他都没有力气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