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年轻的王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年轻的王

    作品:《遮天

        天空湛蓝,如一块巨大的水晶,不染一丝杂质。www.00ksw.org清风徐徐,传来阵阵草木的清新气息,蕴含无限生机。

        北域单调而枯燥,缺少生命气机,大地一片赤红,数十万里不见人烟,荒凉而萧瑟,连飞鸟都无踪。

        而今,更是进入了严冬季节,百万里雪飘,大地上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

        此时,叶凡所处环境却大不相同,春暖花开,景色如诗如画,鸟儿鸣叫,婉转动听,不时可以见到各类动物出没。

        他离开了北域,来到一片充满朝气的的世界,一切都赏心悦目,蓬勃的生命气息让人的心情都跟着乐观与开朗。

        “死狗……”叶凡诅咒。

        横渡而虚空而来,与目的地足足相差了一百五十万里。大黑狗此前信誓旦旦,误差不会超过两千里,结果却差了一个天文数字。

        “这只狗可真不靠谱!”若是黑皇在眼前,叶凡有捶它一顿的冲动。

        黑皇、庞博、涂飞、李黑水等都没有跟来,不然目标太过明显,容易引人生疑。

        好在,并不是不可以接受,总算进入了目的地所在的这片区域。一百五十万里虽然无比遥远,但相对于这片地域来说也不过是一小段距离。

        若是没有进入这片地带,那就真的成为了一场悲剧,他生命无多,已活不过半年,根本没有时间耗在路上。

        船儿悠悠,在水中飘动,顺流而下。

        叶凡并没有急于赶路,躺在一支孤舟上,仔细思索将要面临的种种困难,以及应对的方法。

        河水并不宽,也不算湍急,岸边长满了水草,草香混杂着泥土的气息,让他感受到了无尽的自然。

        水面上,不时有鱼儿跃起,溅起一朵朵水花,露出鱼肚白,很是生动。

        夜色降临,叶凡取出酒囊,饮了几口水酒,吃了半只烤鸡,躺在孤舟上安然睡去,任小舟自然漂流而下。

        “砰”

        后半夜,这叶扁舟撞在了前方一艘船上,叶凡醒来,不知何时进入了一条宽阔的大江中。

        繁星点点,江中一艘大船长达数十丈,灯火闪烁,不少人向下望来,有人开口,道:“什么人撞船了?”

        “对不住各位。”叶凡拱手赔礼。

        船上的人倒是很通情达理,见到叶凡的小船损毁,放下缆绳让他上船。

        “多谢各位。”叶凡想从这些人的口中了解一些这片地域的信息,没有拒绝好意。

        这是一艘常年在江上航行的大船,上面有普通的凡人,也有不少修士,很多人夜中睡不着,站在甲板上闲谈。

        叶凡向大船的主人交了一些银钱,也正式成为了一名乘客,他静心的听着这些人的议论。

        “这段时间,天下诸雄汇北域,先有无始大帝传承惊世,又有上古吞天魔罐传闻,真是引动天下风云。”

        一些修士在感叹,谈论着近期的大事。

        叶凡心中惊讶,吞天魔罐真的要现世了,安妙依所言非假,不过他却远离了风暴中心,并未去凑那场热闹。

        里面肯定有莫大的凶险,安妙依虽然没有明说,但却有足够的暗示,让他不要去,不要问为什么。

        “说起来,圣体太过可惜,打破了十几万年的诅咒,到头来却免不了一死。”

        “的确如此,不久前引的世人瞩目,却是这样一个结果,可惜可叹,拥有雄视年轻一代的战力,却无法久存于世。”

        “也算是一代英才殒落,将来少了一个有希望接近大帝的人,对于诸圣子来说可以长出一口气了。”

        许多人谈到圣体都觉得可惜,不然的话年轻一代日后龙争虎斗,肯定大战连天,如今这个结局,意味着将会少去很多精彩。

        “圣体算得了什么,在诸王并起的大世,一样会泯然众人,不足为道。”一个身穿黑色铁衣的男子突兀的开口。

        许多人大吃一惊,没有人注意到他是何时出现的,他好像一尊幽灵,凭空显化。

        唯有叶凡见到此人一步从虚空中迈来,极度不凡,让他都一阵惊讶,肯定是年轻一代的绝顶高手。

        “你是谁,为什么这样说?”有人不对其言论不满。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在那逝去的荒古岁月中,并未听说有圣体成为大帝,诸王并起时,他绝不是最绚烂的。”

        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子,身材修长挺拔,相貌英俊,眸子像是天上的星辰一样闪亮,身上穿的黑色战衣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

        在他的手中持着一把黑色的战戈,其刃很锋锐,有点点血光隐现,有无尽杀意被封印,似饮过千万生灵的血液。

        “古来大帝有几人,在无帝的时代,恐怕没有多少人能与圣体争锋吧。”船上的人看出他不一般,不敢说的太过激烈。

        “这个大世必有大帝诞生,不然对不起这么多古老的王体同时出世,圣体他不行,无法脱颖而出。”这个年轻男子面容冷峻,不断摇头。

        在闪烁乌光的铁衣衬托下,他皮肤很白皙,但却没有一点阴柔之气,黑发飘舞,他像是一尊来自九幽的神明。

        “年轻人你很自信与强大,但是自古以来亿万万人中,才出了几位大帝而已,你说当世能出,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

        “当世与十几万年前很像,各种强大的体质相继出现,一定会诞生出无始那样的人物。”年轻男子以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眸子中闪烁出烈焰一样的光彩。

        “这……”其他人都被惊住了,不少人也早有过耳闻。

        “叶慧灵你还不出来吗,你我一战不要拖延的太久,我想近期内该有个了结了!”身穿黑铁战衣的年轻男子,手持战戈,站在甲板上传音。

        “王冲霄你来的倒是很快!”大船的第二层走出一个女子,步履轻灵,她一身蓝色衣裙,在夜风中飘飘而动。

        她不过二十岁左右,容貌气质与她的名字相符,姿容让人惊艳,**而空灵,黑发如瀑,肌肤吹弹欲破,眼眸灵动。

        她飘身落在甲板上,亭亭玉立,仙姿动人,如空谷幽兰,绝美中有一种幽静与超然物外的气质。

        “什么,他们是中州年轻一代的王?据说是一路打到东荒来的!”

        “没错,早就听说了,中州年轻一代有王战,打的惊天动地,各自全都有天赋秘术,连老辈人物都无法阻杀。”

        大船上的修士全都吃惊,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中州的年轻王者,果然气宇非凡,肯定会有一场龙争虎斗。

        “近期我不想与你生死对决,王冲霄你何必紧追不舍?”叶慧灵的声音很轻与动听。

        “我已知晓,你得到了传说中的‘覆天宝衣’,想凭此隔绝自身气机,进入生命禁区采摘不死神药,可是否?”王冲霄声音平静。

        叶凡听到这样的话语,心头顿时一跳,中州年轻的王者携不世宝衣而来,与他目的相同,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对方来到这片地域,多半与他选择相同,进入同一个目的地,这绝对是一个强大的竞争者。

        “你错了,我怎会轻易进入呢,不过是想倚仗覆天宝衣在生命禁区边缘看一看。”叶慧灵摇头,美不可方物。

        “既然你不敢进入,就将覆天宝衣交给我好了,我去采集不死神药!”王冲霄冷笑道。

        他们一路从中州打到东荒,也不知道交手多少次了,可谓势均力敌,但越到后期越会激烈,王者争锋为生死之战。

        “既然没有选择,战又何妨!”叶慧灵话语虽轻柔,但却毫不示弱。

        “你们都离开,谁也不许回头观战,不然杀无赦!”王冲霄话语冰冷,扫视船上所有人。

        大船的主人急忙命令开船,他可不想惹中州的年轻王者,放眼天下,年轻一代多半没有几人可与他们争锋。

        王冲霄跃入虚空中,周身黑色铁衣闪烁冰冷光芒,发丝舞动,手持战戈而立,像极了一尊冥王。

        叶慧灵蓝衣飘动,空灵而明净,静静的立在夜空下,手中出现一支玉笛,晶莹剔透,刻有繁复玄奥的道纹,有一种大道的气息在流转,她与天地合一。

        “这也太狂妄了,在我们东荒也敢如此,凭什么不让观战?”有些年轻的修士很不满。

        “他们真的是堪与神王体并存的王者?”

        “不要说了,的确是古老的王体传承,已经有多少年未曾出现了,不要与他们冲突,不然没有人能挡住他们一击。”

        王冲霄冷冷的向江中的大船望了一眼,寒声道:“都给我立刻消失!”

        “这也太强势了,真的以为他已经君临天下了吗,在我东荒发号施令!”有人极度不满。

        王冲霄冷笑,道:“我虽未君临天下,但也不是你们这样的蝼蚁可以在背后指点的,东荒这一代没有几人可入我眼。”

        “太过分了!”有人冲上天空,浑身绽放紫芒,如一颗星辰在闪耀,这是个英伟的年轻男子,喝道:“你凭什么小觑我东荒修士?”

        “就凭我是中州年轻一代的王!”王冲霄脸色冷漠,根本未将他看在眼中。

        “这是超级大势力拜月教的掌门大弟子徐月明,四极大圆满境界的修士,为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有人惊呼,没有想到在大船上有这样一个强者。

        “让我看看你这个所谓的王到底是否名副其实!”徐月明向前冲来。

        “米粒之珠也放光芒!”王冲霄冷笑,他并未动用战戈,在他的背后出现一面可怕的黑色墙壁,有一种神之气息在弥漫。

        在上面差插着无尽尽神剑与法宝,一片神秘与朦胧!他头也不回,缓缓拔出一口赤红如血的神剑,剑尖吐出冲霄的赤芒,他挥剑斩落下来。

        “噗!”

        血花四溅,徐明月被斩成两片,他像是在对抗神明一样,无力回天,根本挡不住,连同武器都成为了碎片。

        “这……”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心胆皆寒,中州年轻一代的王太恐怖了,仅仅一击,就将一个四极大圆满境界的强者立劈为两半!

        “锵!”

        王冲霄并未转身,将赤红如血的神剑倒插回身后的黑色墙壁内,各种神兵利刃与法宝闪烁光芒,同黑色的可怕魔墙一起消失了。

        “咳……”大船上,叶凡咳血,他以丝巾擦净,静静的望向天空。

        “在我看来,东荒除却姬家神王体以及摇光圣子等有限几人外,全都不堪一击!”王冲霄黑发舞动,眸子深邃,如一尊冥王一样,黑色铁衣冰冷迫人,他俯视大船上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