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安妙依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安妙依

    作品:《遮天

        人生一路,几多起伏,昨日花开,今朝凋落,谁能自主。www.00ksw.org烟花绽放,热烈热心,碎屑纷飞,落幕落寞。

        一场繁华落尽,冷寂凄清,门可罗雀,与前几日相比,叶凡的居所称得上一片萧瑟。

        孤院宁静,黄叶凋零,叶凡轻咳,血水染红白巾,一片鲜艳,触目惊心,他看着冷冷清清的庭院,叹了一口气。

        人生起伏,犹如花开花落,虽有绚烂时,也少不了暗淡凋零日,一切尽在尘世的风中。

        神城一如往昔,并未有任何变化,可是当叶凡再次出现时,感受却大不相同了。

        数日前,几可谓世人皆识,招呼不断,为了应付,他的笑容直至麻木。而今,再次出现,虽依然引人注目,但少有人上前,冷淡冷漠。

        转身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夹在冷言,人生百态,一朝体会。

        “圣体完了,不足半年的生命,终是暗淡落幕,败于十几万年后的天地下,到底还是没有创出奇迹。”

        “诸圣子可以长出一口气了,这座压在他们心中的大山,要自行崩塌了,阴影尽去。”

        “风族的明珠不用担心了,她肯定不会与这样的圣体订婚,风族或许该庆幸吧,还没有任何决定与承诺。”

        “打破诅咒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死掉,嘿嘿!”

        “战力傲视年轻一代又怎样,老天不让他活,他能抗争的了吗,只能等死!”

        ……有人同情,有人幸灾乐祸,表情不一,说什么的都有,有惋惜声,自然也有嘲讽音,落井下石。

        叶凡行走在街道中,感受着这一切,他很沉默,没有一句话语。

        最终,他又回到了居所,这一日他没有拜访任何人,他觉得要静一静,细细想一些事情。

        深夜,清冷的孤院中,洒下几缕星光,暗淡而幽寂。

        叶凡又开始咳血,将白色的衣襟染的一片凄艳,他擦去嘴角的血丝,仰望星空,怔怔出神。

        忽然,他觉察有异,回头望去,墙头上一个鬼头鬼脑的小东西都正在偷看,竟是金色的小生灵。

        它成功度过天劫,化为一只金色的小麒麟,不过巴掌大,憨态可掬,大眼睛很清澈。

        “咳……”叶凡又咳血。

        金色的小麒麟飞了过来,降落在地,通体生辉,胖嘟嘟,走路摇摆,小心接近叶凡,而后扯了扯他的裤脚。

        “倒霉的小家伙,现在不怕我了?”叶凡坐在石椅上低头看它。

        金色的小生灵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而后向他吐出一缕七彩雾丝,快速没入他的体内,化成一股暖洋洋的力量。

        叶凡觉得一阵舒泰,生命本源像是吹过一阵春风,伤势有所缓和,但终究未能改变什么。

        “你倒是有心了……”

        叶凡没有想到,再无人登门时,在这冷清的夜,神蚕会来看他,它虽然忘记了过去,但是本能还在,以单纯的直觉来判别好与坏。

        叶凡掏出所剩不多的一小块神源,向前递去,神蚕顿时高高兴兴,抱在怀里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享用完神源,它突然倒在地上,四只麒麟小腿轻轻抽搐,着实吓了叶凡一跳,而这时神蚕却偷偷开睁开一只大眼,古灵精怪的望来。

        “装死上瘾了。”叶凡笑了。

        金色的小生灵顿时跳了起来,不满的咕哝了一声,叶凡惊讶,这个小东西竟是为逗他开心。

        在这一瞬间,他一阵感慨,想到了很多,单纯如这种小生物有时候比复杂的人可爱多了。

        叶凡忽然发现,心坚如铁的他,竟有些伤感了,到头来竟是这个小东西在凄冷的夜来看他,他无声地摸了摸金色的小生灵。

        他并不惧怕死亡,但是他心中却有遗憾,真的很想回到星空的另一端,想在这生命无多的最后日子里见到父母、见到亲人和朋友。

        “这倒霉的神蚕怎么来了……”李黑水的声音传来。

        “嗖”

        神蚕气愤的挥了挥小爪子,一溜烟地跑没影了,消失在了夜空中。

        李黑水、涂飞进入院中,他们消失几日,向十三大寇求助,寻求破解之法,此时才回归。

        “服下麒麟种子吧,虽然无法根治,但肯定能续命一段时间,然后慢慢想办法。”

        两人这样说道,显然十三大寇也没有办法,对于这个结果,叶凡早已预料到了。

        天亮时,庞博回来了,很是疲惫,黑皇跟在后面,他们去要了妖族重地。

        “青帝的心也许能让你复原,我会想办法夺到。”庞博语气坚定。

        妖族大帝的心脏拥有无尽活力,只是不知被藏在何处,庞博与黑皇在妖族重地寻了很久,也未曾发现线索。

        “算了,大道所伤,不是外物能治的,那些大人物推测,纵是成熟的不死神药都无效。”叶凡摇头,不让庞博冒险。

        “有一线希望就要试,纵然是杀出一条血路,我也会帮你夺来青帝之心。”庞博话语坚决。

        “行了,你们谁也别拼命了,让本皇好好琢磨下。”大黑狗走来走去,而后趴在一边沉默不语了。

        又出现在神城大街上,再次听到那些议论声后,叶凡出奇的宁静了下来,纵有冷言冷语,也难让他产生波动。

        “汪,人宠你在磨叽什么呢?”大黑狗向来不是个善茬,听到冷言,立时会窜过去,仰着硕大的头颅叫嚣收人宠。

        他们这一路走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大黑狗气的咬牙切齿,但却不好发作,只能暗中诅咒。

        “圣体要完了,这死狗还这么张狂,到时候活剥了它的皮吃肉!”

        “没有多少时日了,他也只能最后的留恋下这红尘罢了,终究是要死去了!”

        黑皇离开了,横渡虚空而去,它说要消失几日,也许能为叶凡寻来活命之法。

        夕阳中的妙欲庵,被镶上一道金边,坐落在云端,有一层圣洁的光彩在流转,空明而祥和。

        “这不是我们的圣体吗?听说你身体有恙,怎么不好好养病,来到了这里?”多日不见的吴子明与一些人走在一起,脸上带着无比灿烂的笑意。

        “是啊,身体要紧,还是好好去养病吧,不然的话,嘿,你看着夕阳,虽然美好,但却好沉落了。”旁边,李重天也眯缝着眼笑道。

        “不想死的话离我远点。”叶凡扫了他们几眼。

        “都快死的人了,还这么嚣张,他还有神力吗,我可是听说了他每天都咳血。”人群中有人轻声嘀咕。

        “赶紧从我眼前消失,不然别怪我无情。”叶凡负手而立,站在空中,盯着妙欲庵前的十几名年轻人。

        所有人心中都一跳,这可是小成的圣体,尽管生命无多了,日日咳血,但打破诅咒后,年轻一代都对他忌惮不已。

        “晦气,我们走!”吴子明不敢硬撑,转身就走。

        “反正是要死的人了,没有必要理会,到时候看他被老天收走。”有人很不甘,离去时小声咕哝。

        叶凡冷笑,道:“我虽然命不久矣,但也不是你们可以羞辱的,我已给了你们机会,却还敢出言不逊。”

        “嗡!”

        虚空抖动,叶凡金色血气冲霄,探出一只金色的大手向前抓来。

        “你敢当众杀我们?”有人吓得大叫,道:“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我本来还没有决定是否杀你们,但冲你这句话,我送你们上路!”叶凡的金色大手在虚空中猛力按了下去。

        “啪!”

        天地摇动,晚霞都被击散了,天际一片迷蒙,叶凡的金色大手将十几人全部覆盖,落下的刹那,一片血泥迸溅。

        “叶兄不要误会……”唯有吴子明与李重天逃了出来,吓得亡魂皆冒,一边飞逃一边大喊。

        叶凡翻手又拍了下去,金色大手遮天,两人虽然都在四极秘境,但却感觉像是在对抗神主一样,根本抵不住。

        “噗”

        吴子明与李重天崩裂,化成一片血雾,虽是四极秘境的超级强者,但却还是被叶凡轻易抹杀了。

        远处,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全都无比震撼,圣体虽然有伤在身,但是威势不减,依然不可冒犯。

        圣体不可辱,所有人都心生寒气,对方将死,根本不会有任何顾忌,万万不能招惹!这是所有人都生出的念头。

        特别是那些曾经冷言冷语的人更加害怕了,腿肚子都有些发软,想到曾经说过的话,无比的心虚,唯恐叶凡听到与记得。

        叶凡扫了一眼其他人,白衣飘动,进入妙欲庵中。

        其中一座宫殿中,金碧辉煌,雕梁画栋,仙雾缭绕,如同广寒宫阙。

        叶凡坐在白玉桌前,平静的饮茶,打量对面的绝代佳人。

        安妙依风华绝代,发丝乌亮,肌肤胜雪,眼眸灵动,睫毛很长,红唇性感而鲜艳,她亭亭玉立,美的让人窒息,浑身曲线弧度惊人而完美。

        “小男人你让我伤心了。”她的话语如天籁一般动听,轻盈的走了过来,如一株晶莹的仙葩在飘摇。

        “我虽然打破了诅咒,但时日无多了,你想亲手杀死我吗?”叶凡微笑。

        “我是说过,如果你失败,我会第一个杀你,可是你已如此,我怎么忍心。”安妙依在笑,很甜美,很动人,但眼中却有一丝不甘。

        “世上谁人能不死,连大帝都不能例外,我只是遗憾不能回到故乡。”叶凡轻叹。

        “明明打破了诅咒,为什么还不能改变命运?”安妙依青丝垂落,肌体晶莹,流转出圣洁的霞辉,如一尊完美无瑕的女神降临尘世间,道:“你有什么打算?”

        “今夜来看你,然后去拜别神王,立刻远离神城。”叶凡开口。

        “你总算没有一声不响的离去。”安妙依脸上带着笑意,美丽到了极点,道:“我若永坠红尘,你会怎样?”

        叶凡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她以玉手挡在唇前。

        安妙依笑了,站起身来,发丝飞舞,道:“只有你能活下去才行。”

        叶凡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美丽无双的女子。

        “我想要你活下来。”安妙依转身,走向书桌,而后取出一张古卷,道:“记住这篇心法。”

        “这是什么?”

        “一千多年前,释迦牟尼的一位弟子留在妙欲庵的。”

        “什么,释迦牟尼的弟子?!”叶凡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今夜你留下。”安妙依轻盈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