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神之序曲逆天改命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神之序曲逆天改命

    作品:《遮天

        净土内,花瓣飘零,片片染血,亮如水晶,似泪雨洒落,一片凄美。www.00ksw.org

        白衣神王盘坐在树下,双眸闭合,一动不动,神灵的血淌出,绽放出世间最美丽的花朵,让一切景物都黯然失色。

        这是一幅永恒的画面,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不会褪色,人们难以忘记,永远的烙印在了心中。

        天地间很宁静,唯有落花的声响,亮晶晶,一片一片的飘舞,清香四溢,飞出净土,落入神城。

        明明有许多人在大叫,姜家的人更是在悲呼,可是这片天地却显得如此安宁,唯有这幅永恒的画面浮现。

        这是净土的力量,让天地间一片祥和,所有嘈杂,所有喧嚣,都被净化,成为瑰美景物的一部分。

        净土内,叶凡不能动、不能言,根本阻止不了。

        六朵晶莹的血花绽放,先后自绝代神王的心口飞出,瑰美而绚丽,像是七彩的凤凰翩然翱翔,落在叶凡的身上。

        这是神灵的血,可净化世间一切法,纵然是绝代神王,也仅蕴有少许,六朵血花一出,几乎就快耗尽了。

        神灵具有逆天之奇效,第一朵血花落下,淌进先天道图内,叶凡顿时身体一震,像是摆脱了一层束缚。

        他想大喊,让神王停下来,可是没有声音发出,心急如火,却无法改变什么。

        第二朵神灵血花落下,先天纹络被染红,亮晶晶,变得有些不同了,叶凡将要碎裂的肉身痛苦锐减。

        “啵”、“啵”……连续六朵神灵血花落下,没入叶凡的体内,淌进先天道图内,让他一下子能动了,身体与神念都都受到了滋润。

        “前辈你快停下!”叶凡大喊。

        绝代神王盘坐不动,第七朵神灵血花绽放,他要以神血帮叶凡洗净诅咒,明净大道,斩断因果。

        这是一种舍身的行动,神灵血流尽,神王多半将不复存在,此血是他身为绝代强者的根本所在,也许片刻后就或坐化。

        先天纹络暗淡了,神灵血果然拥有奥妙无双,可净化一切因果,斩灭大道纹络。

        叶凡跌跌撞撞的冲了过去,想要接近那株翠绿的古树,走进白衣神王身前,可是净土仿佛没有尽头,无论他怎样跑都没有办法靠近。

        “前辈如果你逝去了,我还有什么颜面活着,我不想你以生命之血浇灭我的诅咒!”

        “啵”

        第八朵神灵血花绽放,白衣神王越发祥和,盘坐神树下,整个人有一层神圣的光彩在流动,如一尊神灵将要走向生命的终点。

        晶莹花雨落在他的身上,让他出世而绝俗,以一己之力逆天为圣体接续断路,要以己身鲜血洗净先天道图。

        “啵”

        第九朵神灵血花绽放,先天道图被斩了出来,从叶凡的体内冲出,悬在了半空中,这就是神灵血的力量,可斩断因果。

        绝代神王凭借一己之力强行切断道图与叶凡的联系,可终究未能将纹络磨灭,此时他的神灵血流尽了,一身只有九朵。

        净土一阵摇动,神王像是石化了,一动不动,没有了一丝力量。

        “神王宗祖!”姜家人悲呼,这个时候他们的声音终于传了进来。

        净土在暗淡,再也不能让天地寂静,外界早已喧嚣,诸多修士一片嘈杂。

        “神王要坐化了,绝代从此而终!”

        “可叹一代神王,四千年前英姿勃发,傲视天下,却在如日中天之际被封紫山中,归来后红颜殒命,自身迟暮。”

        “绝代神王睥睨天下,虽可在世间称尊,可是却半生凄凉,如今要落幕了。”

        ……没有人不动容,人们都在议论,很多人都在叹息,白衣神王的一生让人唏嘘。

        叶凡大叫,终于是扑倒了神王树下,拜倒在神王面前,眼中热泪滚落。

        “神王您不能死啊……”

        神王的睁开了眸子,却暗淡无光,道:“天地不认同,诅咒还未破,只差一步啊。”

        “神王您不要说了,我这里有麒麟神药种子,您赶紧服下。”叶凡虽见他睁眸,但却心中却更不安了。

        麒麟神药一出,立时有无尽生之气息弥漫,让整片净土都有了勃勃生机。

        “用不上。”白衣神王摇头,而后用手一点,叶凡又被定住了,一动不能动。

        绝代神王口中诵大道伦音,响彻天地间,将一切声音都压了下去,就连不远处渡劫的金色小生灵都好过了不少,漫天雷光都被压制了。

        所有人都吃惊,绝代神王流尽神灵血,怎么还会有如此修为?他的境界实在太高了,正如暗夜君王诉说,绝对已超越大成神王之境。

        所有大道神音都集中向一点,将悬在空中的先天道图包容,将要将它磨灭。

        这种音波有形有质,如一道道七彩涟漪,清晰可见,非常的绚烂,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神韵。

        外界,所有修士都静了下来,感受到了一种高远与浩大,许多人心中祥和,在此大道天音下若有所悟。

        “天啊,这是……神之序曲!”

        终于有人感知到了奥秘,洞悉了这是何等的伟力,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怎么可能,神之序曲,自古至今,响过几回?!”

        “此曲不全与修为有关,是一种心境的体现,有对道的理解,更有对红尘百态的体悟。”

        “传说,神之序曲仅仅是起始阶段,若是衍化出真正的神曲,可获得几近神灵一样的力量!”

        没有人不震撼,万没有想到白衣神王如此惊才绝艳,悟出了神之序曲。

        虽说与修为无关,只是一种心灵境界的升华,可修士最大的潜能就在本心,有朝一日,也许可光照人世间。

        “神王凄凉一生,也唯有如此,他才悟出了神之序曲。”

        人们想到了神王的一生,半生孤苦,一世凄凉,红颜逝去,自身迟暮,他有着太多的遗憾。

        “神王耗尽神灵血,演绎神之乐章,真的准备坐化在此了。”

        人们明晓其意,知道他不可能久存于世了,也许就此结束凄凉而充满遗憾的一生,才是一种解脱。

        “神王……”姜家很多人恸哭。

        纵是其他修士,亦被感染,不少人觉得鼻子有些发酸,眼睛有些发涩,可叹绝代神王这一生,他真的很悲凉。

        神之序曲,仿若真的有神灵一样的力量,将半空中的道图淹没,七彩涟漪波动,让其不断暗淡。

        花瓣片片,染血飘落,神之序曲在净土缭绕,可是神王的生机却越来越弱,他如一盏枯灯,随时会熄灭。

        叶凡想大吼大叫,可是终究是不能动弹一下,眼中热泪滚出,这是无法承受之恩情,太重了!

        “我不要这样!”他心中嘶吼,可是却不能改变什么。

        荒古诅咒几乎无解,十几万年来没有一人可冲破四极秘境,想打破桎梏代价实在太大了。

        神王在拿命为他接续断路,以神灵血化道图,以神之序曲磨灭先天纹络,为其斩断因果,可这却是生命的代价。

        “啵”

        净土内,一片又一片的花草枯萎,乱叶纷舞,坠落满地,这个充满生机的小天地在走向终点。

        神王不支了,净土也难以存于世间,将要消散,不复存在。

        “呼”

        一阵轻风吹来,净土中枯叶乱飞,百花凋谢,一瞬间失去了生气。

        放眼望去,一片死寂,叮咚的灵泉干涸了,芬芳的花草枯朽了,死气沉沉。

        葱郁与生机不在,入目只有荒凉与枯败,净土成为死地,不再有光亮,快速灰暗了下来,一片冰冷。

        唯一的一点光亮就是净土中心,唯有神王古树还没有倒下,可是一片片黄叶却在飘零,充满了秋的萧瑟。

        这株古木名为神王树,与绝代神王生同命,若是它也枯朽,那么也意味着神王的生命走到了终点。

        神之序曲缭绕,让灰暗的净土间中有些凄凉,神王古树近乎光秃了,一片又一片的枯叶飞舞。

        姜家人悲呼,许多人哭喊,可是并不能阻止这一切。

        净土中的道图渐渐被磨灭,慢慢消失,最后终于是不见了踪影,圣土诅咒被打破了,绝代神王逆天为他接续了断路!

        可是,他自己却失去了生机,眸子失去了光彩,仰头望古木,上面没有了一片叶子。

        神之序曲,本是打开通向神灵的道路,不过今日却不是为神王自己,而是成全了叶凡,帮助他冲破了桎梏。

        先天道图彻底消失了,永远的失去了踪影,天地不认可,神王逆天而行,改变了这一切。

        “神王!”叶凡终于能动了,冲到了近前,热泪盈眶。他取出不死神药的种子,想要让神王服用下去,可是却不能如愿。

        白衣神王眸子虽暗淡,但却很坚决,慢慢站起身来,依然有睥睨天下之雄姿,气势不弱分毫。

        “我现在还不能死。”他仅有这样一句话,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叶凡在后跟随,出现在大天地,与神王并立夜空中。

        “哗!”

        神城沸腾了,喧嚣冲天。

        时隔十几万年,荒古圣体终于打破了诅咒,未来也许会有大成的圣体再现世间!

        每一个人看向叶凡时,神色都变了,尤其是年轻一代,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一种荒古前拥有无上威名的体质,成长起来后可与古之大帝叫板,真正重现,让中州的无上教主们心绪都难以平静。

        无尽的杀意用来,如汪洋一样冲向叶凡,无边无际,将他包围。

        在这一刻,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举世皆敌!

        不过,他却并无任何惧意,黑发飞舞,眸子深邃,立身虚空中,扫视四方,他无比的镇定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