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一场风花雪月
  •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一场风花雪月

    作品:《遮天

        叶凡将在夜月之夜冲关,牵动了很多大势力的神经,举世瞩目,诸多修士都在关注,天下风云汇聚神城。www.00ksw.org

        然而,在这敏感时刻,叶凡没有静心安神,却在四处寻找神源石皮,仙坟、血祭台等早已被他收起。

        他通过种种途径,又从圣地石坊得到了一些,都是往昔切石遗弃下来的。

        “小子你想干吗?”大黑狗狐疑,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瞪圆铜铃大眼,盯住叶凡,惊道:“你疯了!”

        “你乱喊什么?”叶凡瞪了它一眼。

        “你嫌命长吗?纵然你有惊世源术,那个地方也不能去两次,许多绝代人物都只能叹息。”大黑狗警告道。

        “这一次不用你管,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叶凡没有多说什么,依然出没于各大石坊间,不动声色的收集石皮。

        “你比的上李牧吗,你比的上姜太虚吗,你比的上古天舒吗?再入紫山唯有一死!”大黑狗呲牙告诫。

        “你猜错了,我不会自己送死,不要多说什么了。”叶凡不想惊动其他人,这一次他誓要破入四极秘境。

        足足一千三百万斤源,可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可他心中依然无底,若是成功怎样,若是失败如何,他想到了种种可能。

        叶凡不想被阻,无论如何他也要破入四极秘境,若是在化龙池中黯然收场,他决定自己去搏出一个未来。

        不进四极秘境,荒古圣体将泯然众人矣,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高手如云,道宫秘境的修士只能仰望其他人。

        瑶池圣女出现,她身段高挑,亭亭玉立,一如过去,仙雾遮体,如仙葩摇雪,似神莲沾水,仿若天界骄女降世。

        她递给叶凡一个檀木盒,道:“助你冲关成功,这是瑶池送你的礼物。”

        昔年,瑶池与源天师关系莫逆,如今与叶凡也并无冲突,该圣地希望他能入瑶池一行,以禁仙六封处理几块石王。

        “这是什么?”叶凡不解。

        “悟道古茶树的三枚叶片。”瑶池圣女轻启红唇。

        叶凡吃惊,不死山中的古树,每一片叶子都不一样,蕴生大道纹络,对于圣主级人物来说都是神物。

        他着实吃惊,悟道古茶树每年能飞出不死山三十片叶子就不错了,也不知道有多说圣主级人物在盯着,对于浩瀚东荒来说,根本不够分。

        三枚悟道茶的古树叶片,对于将冲关的叶凡来说,是一份大礼。

        叶凡的双眸射出两道神芒,瑶池圣女一惊,以为他在运转透视神眼,轻声娇喝,素手一展,划出一片道图挡在了身前。

        迷雾中,她脸色绯红,很是气恼,想到了上次的经历,斥道:“你在做什么?”

        “仙子不要误会,我未动用源天神觉,只是有些吃惊罢了。大恩不言谢,他日我必会去解决瑶池的石王。”

        紫檀木盒中,三枚叶子各不相同。

        其中一片紫光闪烁,呈菱形,上面竟有一条小龙,栩栩如生,缠绕着很多道纹。

        第二枚叶片,鲜红如血,呈扇形,上面有一个模糊的人影,高坐九重天,玄黄气绕体,道纹如云烟,密布在身。

        最后一片叶子,雪白如玉,晶莹透明,甚是奇特。它呈圆形,上面有一个阴阳图,阳极抱阴,阴极抱阳。且,有星辰点点,仿若一片星空,先天纹络交织。

        叶凡还是第一次见到悟道古茶树的叶片,相当的惊讶,很难想象那是怎样的一株古树,竟会长出这样不可思议的叶子。

        大黑狗的口水当时就流了出来,无事献殷勤,道:“我帮你收起来。”

        “给你是名副其实的的肉包子打狗。”

        “汪!”

        不久后,涂飞与李黑水传来消息,数位大寇合在一起,共出一百万斤源,通过他们的子孙送给叶凡。

        这又是一份大礼!

        “叶凡你心安理得的收下吧。”涂飞拍了拍他的肩头,摇了摇头,道:“这帮老头子,一个个跟鬼一样精明。”

        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热情,在诸圣地追杀叶凡时,涂飞与李黑水挺身而出,大力相助,数位大寇一直在关注。

        昔日种种,太过微妙,细想起来,充满了心机与布局,叶凡圣体若成,一切和风细雨,若是失败,几位大寇的心思那就真的难以说清了。

        关于这些,涂飞与李黑水并未隐瞒,很久以前就已暗示,若是长辈心思有异,会第一时间告诉他逃走。

        这个世界很现实,人心很复杂,不过也并不缺少真挚的情谊,涂飞与李黑水并未图谋什么,能够在很久以前据实相告,足以说明他们的义气。

        “安妙依请你?”涂飞惊讶。

        还有不足一日就是月圆之夜,此时安妙依要见叶凡,可以猜测出,定是拉拢与结好。

        李黑水琢磨了一下,道:“不一般啊,不一般!”

        “怎么不一般?”涂飞问道。

        “安妙依有魄力,恐怕是要赌上一把。”李黑水道。

        “你想说什么?”

        李黑水道:“锦上添花,远不如雪中送炭。若是叶凡打破诅咒后,安妙依再来拉拢,可用不过如此来形容。可若是在此前,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安妙依该不会是……”涂飞露出异色“她多半是要赌上自己,大成的圣体错过就是永远,既然妙欲庵有这样的传统,可比选圣子强多了。”

        “我没时间去。”叶凡摇头,不为所动。

        然而,就在这时,安妙依让人送来一个玉盒,作为他冲关的一份大礼。

        “又一枚悟道古茶树的叶子!”

        玉盒中,一片金色的叶子,灿灿生辉,如黄金浇铸而成,清香扑鼻,叶子上是一片山河图,点缀有很多先天纹络,满室生香。

        涂飞惊叹:“这可是绝世奇珍,你不得不走上一趟了。”

        李黑水怪叫道:“小叶子,干脆我将你的身体夺过来算了,替你走上一遭。”

        夜晚,神月高挂,银辉如云烟一样洒落而下,整片大地都一片朦胧,像是披上了一层薄纱。

        妙欲庵座落空中,下方湖泊澄净,如蓝宝石闪烁,上方月华如水,缓缓流淌。

        这片建筑物被神月笼罩,染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在夜空中很是神秘。

        叶凡登空而上,有人将他请入一座宏伟的宫阙前,那里立着一位美丽的绝代人,在月华中,几近神灵,似是从银月中坠落下来的仙子,不染人间尘气。

        “妙依就这么惹人厌吗?”安妙依微笑,一身雪衣,在夜风中轻轻飘动,似要乘风而去。

        “安仙子魅力太大,我不敢来,怕唐突佳人。”叶凡口不应心。

        安妙依眼波流转,浅笑道:“撒谎。”

        她一身洁白长裙拽地,将窈窕玉体衬托的如同山峦起伏,坚耸的胸姿,纤细的蛮腰,浑圆的**,挑不出一丝瑕疵,划出完美的弧度。

        偏偏,她气质高洁出尘,在夜月下如同一个精灵,玉容不施半点脂粉,雪白晶莹,眸如秋水,琼鼻樱唇仿佛上天鬼斧神工精琢而成,这样的容颜美的让人窒息。

        宫殿中,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云雾缭绕,像是误入天阙中,给人以不真实的感觉。

        这是一座寝宫,明珠美玉镶嵌,古玩字画摆挂,一张白玉桌上,珍肴诱人,美酒芬芳。

        “明日将要冲关,你可有把握?”安妙依斟酒,鲜艳红唇性感,贝齿闪亮,她纤手持玉杯,交相生辉,同样晶莹。

        “我会进四极的。”叶凡微笑。

        “大成的圣体已有十几万年未现了,可与古之大帝争锋,那是何等的英姿,真是让人悠然神往。”安妙依甜笑,道:“如今,我眼前就坐了一位圣体,我可要好好的观看,细细的打量。”

        “纵然冲关成功,也不过是圣体小成,如何与大帝比肩。”叶凡笑着摇头。

        “那一天不会久远,妙依在期待。”安妙依乌发飘舞,眸波如水,睫毛很长,肌肤雪白剔透,眉心饰有一颗明月珠,在水晶灯下,交相辉映,高贵、华丽而又灵动,美的让人窒息。

        “多谢妙依仙子送我悟道茶。”叶凡举杯相敬。

        “妙依只是微尽一分力而已,愿叶兄打破诅咒,一路高歌,将来与大帝争辉。”安妙依的笑容极其惑人,红唇沾酒,更加鲜艳。

        夜色渐深,月华透过琉璃窗,洒落进宫阙中,一切如梦似幻。

        安妙依不胜酒力,俏脸生红霞,眼波动人,娇弱无骨,道:“我要……大成的圣体……”

        叶凡也微醉,调侃道:“我就在这里,你怎么要?”

        “妙依是想说,我要大成的圣体……将来为我护道,我也会成为大帝的。”安妙依一笑百媚生,让天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

        她本就是东荒最美的几个女子之一,甚至被称作东荒第一美人,如此绝代佳丽染酒后,肌肤变得粉红晶莹,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风情。

        深夜,他们已不知喝了多少酒,酒杯已坠地,渐渐纠缠在一起。

        “呵呵……”安妙依甜笑,如银铃一样动听,荡人心旌。

        叶凡揽着她的娇体,持银亮的酒壶,向口中倒酒,而后又像安妙依的性感红唇间倒去。

        一切都很自然,叶凡并不是古板老学究一样的人,无任何拘谨,不怕玫瑰刺扎手,决定吃掉糖衣。

        不远处是一张白玉床,挂着粉红色的纱帐,给人以异样的感觉,两人滚落粉色暧昧的床榻上。

        不久后,一具雪白**呈现,肌肤柔嫩细腻,晶莹闪烁,粉红而有光泽,艳丽动人,堪称绝世诱惑。

        安妙依秀发披散,绝世容颜恍惚,浑身上下闪现着一层淡淡的光辉,肌体嫣红,让人迷乱。

        叶凡一阵心颤,放下粉红纱帐,他也难挡这种无以伦比的诱惑。

        “哧”

        一道指风划过,蜡烛熄灭,唯有如水的月光洒落进来,朦胧间可看到玉床上的火热。

        婉转呻吟,意乱情迷,绮念丛生,两人纠缠在一起,这是一个不眠之夜,是一个意乱情迷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