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四百章 叶凡与诸圣地
  • 正文 第四百章 叶凡与诸圣地

    作品:《遮天

        大殿中鸦雀无声,杀叶凡等若杀姜太虚,如今谁敢杀绝代神王?

        十三位圣主级人物、三名绝世老妖孽、一位中州的王全都被他一人击毙,一夜震惊天下,此时谁敢站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叶凡何时救了神王的命?这是很多人的疑惑与不解。www.00ksw.org

        这几日来,满城的修士都在追寻叶凡的下落,结果他却与无比强大的神王有了这样的关系,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会不会有错,他怎么可能救了神王的命……”有人小声咕哝。

        姜云开口,道:“诸多大敌来犯,神王宗祖危在旦夕,叶凡以真龙神药救活了老祖,使他在化龙池中再生。”

        “真龙神药……”

        许多人听到这四个字,无不倒吸冷气,莫名震撼,这可是传说中的太古神药,叶凡连这种东西都有?!

        人们很快想到了他的身份,不仅是荒古圣体,还是一位得到了源天师传承的源术奇才,曾经切出过神药的种子。

        可是,即便如此人们还是惊憾,不死神药啊,连诸圣地都没有,叶凡却先后得到两种,这也太逆天了。

        如果将他控制在手,对于一个圣地来说,将将意味着什么?会有莫大的好处,若是能够栽活一株不死神药,说不定可以培养出一位大帝来!

        许多人知晓叶凡身上有万物母气,如今得悉这一切后才发觉,荒古圣体的价值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大。

        诸圣地与各大势力追杀他这么长时间,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如今眼见叶凡被绝代神王庇护,许多人都非常不甘。

        同时,不少大势力的人刹那生出念头,也许拉拢荒古圣体,得到的好处会更多。

        欧阳晔形体干枯,无限接近源地师境界,虽然已是风烛残年,但对源天书却无比渴望,道:“老朽请神王主持公道。”

        “你有何事?”姜太虚巍然不动,眸光向下扫来。

        欧阳晔道:“圣体欺我源术世家后人,但他对神王有活命之恩,老朽不敢怪罪他什么,但想请他还我源术世家《源天书》。”

        叶凡站在人群中,轻蔑的扫了他一眼,道:“源术对决中想杀我,可惜技不如我,到头来却怪我欺人,这是哪门子道理?”

        “这些恩怨,老朽不想纠缠,只想寻回我源术世家的无上奇书。”欧阳华道。

        叶凡平静的问道:“《源天书》什么时候成为你们源术世家的古经了?这分明是源天师留下的神典,在说这些话时你不觉得脸红吗?”

        “源术自古是一家,《源天书》属于源术界,而非你这样的修士,所以老朽请你归还。”欧阳晔力争。

        叶凡扫了他一眼,道:“照你这样说来,修炼之法自古是一家,难道我可以向诸圣地索要古经吗?再有,此书乃是源天师的后人借于我的,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源天师的后人借给你的……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你抢夺来的。”一位源术世家的年轻弟子忍不住斥道。

        “哼!”

        神王一声冷哼,这名弟子顿时脸色苍白,急忙闭口,再也不敢乱语。

        “关于《源天书》的来历,我很清楚,你们源术世家没有理由来争。”神王说出这话,便不再理会他们。

        欧阳晔张了张嘴,但终究未敢再多说一言,神王之威让他心中恐惧。

        诸圣地皆沉默,没有一个人提与叶凡的恩怨,他们绝不会像源术世家一样在这种关头触霉头。

        “我已听闻叶凡与姬家有怨,我愿从中化解,不知可有商量的余地?”神王忽然开口,看向姬家圣主。

        “神王明鉴,确有一些纠葛,他学了虚空古经中的不传之秘,当然我姬家一些人的反应也过激了。”姬家圣主不卑不亢。

        “原来如此。”姜神王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叶凡,道:“你能否向姬家圣主保证,永世不将虚空古经中的秘法外传?”

        叶凡自知神王是在帮他,在施大恩,怎能不知好歹,道:“多谢神王,我发誓终生不会外传虚空秘术。”

        “好,回头你去姬家请罪。”姜神王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姬家圣主,道:“他若将虚空秘术泄露,我亲手诛他,你看如何?”

        姬家圣主能说什么,绝代神王显而易见要庇护叶凡,在得到这样的保证后,他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点头。

        “这个家伙……”远处的人群中,一身紫衣的姬紫月磨小虎牙,盯着前方的叶凡。

        姬皓月微蹙剑眉,道:“紫月你为何在用力踩我的脚?”

        “哦,踩错了……”姬紫月吐了吐小舌头,俏脸上呈现出小酒窝,对自己的哥哥做了个鬼脸,嘻嘻的笑了起来。

        姜神王继续开口,转头看向摇光圣主,道:“叶凡与摇光隐世一脉的年轻弟子有冲突?”

        摇光圣主点头,细说了一下当中的经过,而后道:“他与我摇光也算不得什么大怨,仅是年轻一代的意气之争。”

        严格说起来,摇光弟子觊觎叶凡身上的万物母气在先,此时摇光圣主如何去深究?不然的话很有可能自伤颜面。

        “此间事了,你去摇光请罪。”姜神王对叶凡道。

        “一切听凭神王吩咐。”叶凡一脸的严肃与认真,但心中却充满了笑意,神王为他开脱,说是让他去请罪,哪里需要真的前去。

        姜神王看向摇光圣主,道:“年轻一代的恩怨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你看如何?”

        摇光圣主点头,他自不会多说什么,杀叶凡等若杀神王,姜太虚连这种话都说过了,还如何去深究与计较?

        姜神王白发如雪,容颜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高高端坐在上,他的无上风姿已经传了数千年。

        此时,很多年轻的少女心折不已,皆眼露异彩,不过却没有人敢表示什么,因为身份以及地位相差太大了。

        突然,一声长啸传来,划破长空,快速迫近神城,如无尽可怖的雷海在快速汹涌。

        鹏啸长空!

        所有人都知道是谁来了,妖族中的赫赫有名的超级恐怖人物————鹏王驾到。

        “刷”

        光芒一闪,大殿中出现一个身穿金色道衣的威猛老人,满头金色长发,如烈火在燃烧,身材高大魁伟,眸光如两道利剑,他长身而立。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啸声还在城外呢,人却已经先一步冲入神城中,可想而知他的速度有多么的恐怖。

        很显然,他已得悉了情况,刚一进入大殿中就盯住了叶凡,金色的眸光明灭不定。

        姜云问道:“鹏王你所谓何事而来?”

        鹏王雄姿挺拔,一身金色道衣烁烁生辉,向大殿上方的神王施礼,而后再次盯住了叶凡,说明来意。

        他专为金翅小鹏王而来,得悉荒古圣体出现,第一时间赶到了此地。金翅小鹏王天纵之姿,很多人都传,他会走上大帝路,深得鹏王所喜,自不会容他被人囚困。

        “我摇光的弟子也有人被圣体镇压,还望将他们放出。”摇光圣主也开口。

        叶凡顿时成为了焦点,所有人都一起望向他,金翅小鹏王、摇光圣子哪一个不是当世奇才,几可谓打遍年轻一代无敌手。

        尽管都知道,叶凡是在非常情况下将两个强大人物镇压的,但众人还是露出了异样的神色。

        姜神王有些意外,看了一眼叶凡,道:“将他们放出来。”他将离火神炉祭出,飞向叶凡。

        神炉流动火光,炉身上烙印有神鸟与太阳印记,古拙而趋近大道。在炉盖上,刻有九个古字,神秘而又玄奥,无法辨其意,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才将此炉封住。

        诸圣子与诸圣女都在盯着叶凡,很多老辈人物也一瞬不瞬,目光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叶凡并不在意,接过离火神炉,面色平静,以特殊的手法抹掉九个帝字,而后猛的打飞了出去。

        “轰!”

        神火滔天,炉盖一下子冲霄而上,整片天空都一片炽热,彻底成为了火海,如一片汪洋在汹涌澎湃。

        三条身影化成三道神虹跃入虚空,一股极其强大神威铺天盖地而出,他们如三尊神明一样,周身绽放出无尽神芒,让人无法正视。

        “轰!”

        年轻一代的三位绝顶高手同时动了,一起向叶凡冲去,像是三颗恐怖的大星从域外撞击而来,让人忍不住颤抖。

        “砰”

        绝代神王出手,一只大手探出,将三人皆覆盖在下方,汪洋一样的可怕波动瞬间消失,一下子风平浪静了。

        “不得无礼!”

        鹏王与摇光圣主喝道,生怕三人不知天高地厚,冒犯神王,那样的话纵然是他们也救不了。

        “鹏兄,摇光兄,多有得罪了。”叶凡开口。

        金翅小鹏王,雄姿魁伟,气势迫人,身体有金色的神焰在熊熊燃烧,双眸犹如利剑,充满了野性。

        他手持沉重的大荒戟,金色长发狂乱飞舞,眸孔慑人心魄,像是魔主跨越诸天而来。

        他仰天长啸,杀气直冲霄汉,死死的盯着叶凡,无尽杀意汹涌而出。

        另一边,摇光圣子被无尽圣光笼罩,犹如一尊神灵!

        他立身在虚空中,足足有一百零八道光环将他环绕,让他看起来神圣而又祥和,同时还有一股让人颤栗的气息在波动。

        此时的摇光圣子简直就像是一尊仙王,降临在万丈红尘中,让许多修为弱的人忍不住想膜拜下去。

        他像是在俯视众生,超然而又威严,其仙王神韵让许多老辈人物都心惊肉跳。

        “姚曦仙子,你风姿更加动人了,可谓艳冠天下。”叶凡又对摇光圣女微笑开口。

        姚曦,明艳出尘,似九天玄女临世,风华绝代,仙肌玉骨,不食人间烟火。

        她给人以无限距离感,明明站在眼前,却给人以远在九天宫阙上的错觉,无暇仙姿,仿佛永远无法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