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孙悟空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孙悟空

    作品:《遮天

        不知道这是何种源,几乎没有人可以认出,连叶凡与南宫奇都不能明晓。www.00ksw.org

        它并不是多么刺目,像是由漫天星辰铸成,又像是明月的神辉聚在了一起,柔和而朦胧。

        它晶莹闪闪,分外吸引人的心神,第一时间看到就会觉得它与众不同,绝不次于神源,有圣洁的力量在流转。

        不过,神秘的源种并不是最吸引人的,当中的神女才是焦点,万众瞩目,所有目光都聚焦在此。

        石园内先是出现惊叫声,而后又死一般的宁静,随后又是海啸般的嘈杂声,所有人都被惊住了。

        见证奇迹的这一刻,没有人能够平静,石中切出神女来,宛如天方夜谭,重现了十几万年前的传闻。

        在如月华汇成的晶莹源石中,有一张吹弹欲破的俏脸非常的祥静,仿若在熟睡,一动不动。

        紫色的发丝柔顺而又光亮,挡住了半张仙颜,但难掩其惊世美貌,她的皮肤分外的晶莹与白皙。

        像是以羊脂玉刻成,不似是血肉之躯,给人以很梦幻的感觉,让人以为这是上天的杰作,而非血肉生成。

        所有人都惊呆了,确定这不是幻觉,真的切出来了神女!

        如星辰锤炼成的奇异源种,散发出的神圣力量冲淡了血色矛锋的杀气,让人感觉到一种舒泰的气机。

        “这……是真的吗,我怎么感觉如此的虚幻?!”

        “一个鲜活的少女,一个太古的王!”

        绝对是太古的王,因为在那个时代,与人族一模一样的生灵几乎没有,但有者必是王族。

        众人注意到,这张绝世仙颜年纪不会很大,甚至看起来还有些稚嫩,不会超过十六七岁。

        是她手持绝世战矛,击杀过不可想象的无上存在吗?

        一旦想到这个问题,众人心中就是一哆嗦,少女看似祥和安静,但不一定是她的真实年龄与状态,也许会是绝代的王。

        人群中,姬家的小月亮与白衣小尼姑用力的抓住神蚕,这个金色的小精灵紧张兮兮,激烈挣扎,想要冲过去。

        姬家大能心坚如铁,并未有丝毫波动,手中银刀隔空划刻,石粉飞舞,不断坠落。

        几乎在片刻间,他就将源石切出了少半,神女的少半边身子若隐若现,她身穿金色的纱衣,肌体如象牙一般洁白。

        姬家大能一直在回避那杆绝世凶兵,没有去刻血色的矛锋周围的石料,不让它过早出世。

        最后,大块的源石几乎都被切出来了,唯有少女的左半边身子未显露,那里有血色的战矛。

        “咔嚓!”

        姬家大能到底还是出手了,石块崩落,不断坠地,将绝世矛锋切出了大半。

        “轰”

        惊天的杀意,像是潮水在起伏,在场的人如坠炼狱中,近乎腐朽的战矛露出一截后,很多人都承受不住了。

        像是有气吞山河的绝世魔主出世,这是一种源于灵魂的威慑,浩浩荡荡,仿佛正从九天与九幽同时汹涌而来!

        “噗通”

        不少人忍受不住,杀意侵入骨头中,软倒在了地上,内心恐惧的到极点,大喊大叫了出来。

        绝世凶兵形可朽,但杀意不灭!

        “快退!”

        诸多修士颤抖着、恐惧着,倒退而去,许多老辈人物都发毛,汗毛倒竖。

        “叮”

        银刀轻鸣,姬家大能运刀如飞,不断斩落石皮,将血矛周围的石皮切除,即将彻底浮现。

        这时人们敏锐的觉察到了不对劲,锈迹斑驳的战矛似乎不是被少女持在手中。

        “不对,完全的不对,这似乎不是神女的兵器。”

        “太古的王似乎被绝世凶兵洞穿了!”

        ……人们吃惊的发现了这个事实,看起来很像少女擎矛,但绝非如此,古矛似是穿胸而过,钉住了她!

        “啪嚓!”

        最后一声轻响,数百斤石块全部坠落,血祭台蕴藏的奇珍显化了出来。

        这是一块接近两米高的奇源,它悬在半空中,并不沉坠,拥有神源一样的特性,且圣洁的力量在流动。

        它内部封有一个紫发少女,拥有绝世仙颜,一动不动,看似在熟睡,但是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叹息。

        一把绝世神矛穿过奇源,露出一截矛锋,钉住了少女,洞穿了她的心脏部位。

        任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一个太古的王被人这样击杀了,实在让人感觉震惊!

        太古的王到底有多么强大,人们难以知晓,有人猜测堪与大帝并论,天上地下无敌。

        时间太久远,纵然是诸圣地也不可能与太古的种族大战,因为中间隔绝了一个时代,有一片真空期。

        他们的实力究竟如何,到底达到了何等骇人听闻的程度,没有人能够说清,谁也无法回归太古时代去考证。

        “可让天地颤栗的太古的王,到底为何被洞穿?!”

        “天上地下无敌的存在,为什么会被绝世凶兵钉死了?!”

        连赤龙道人、大夏皇叔这样的人物都怔怔出神,很是吃惊。

        众人心中惊骇,远远的观望,不然无法忍受那种杀意,矛锋森然慑人,压迫而来,每一个人都几欲伏倒在地。

        “呜呜……”

        突然伤心的大哭声响起,非常稚嫩,但却无比悲凄,神蚕一下子摆脱了姬紫月与小尼姑,冲到了悬在半空中的奇源前。

        “老祖宗不要伤它!”姬家小月亮传音。

        姬家大能没有阻止,默默站在一般观看。

        神蚕并没有被矛锋的杀机吓住,径直扑在了奇源上,放声大哭,眼泪成双成对的往下滚落。

        纵然是白衣小尼姑萝莉,也是第一次听到神蚕发音,平日它都不出声,只行动,还以为它是个小哑巴呢。

        可是,此刻它悲悲戚戚,明亮的大眼中噙满了泪水,呜呜大哭,伸出一只小爪子不断抚摸少女的脸庞。

        可是,她怎么才能活过来?早已被钉死在了那里,殒落也不知道多少岁月了。

        “小乖不哭哦。”白衣小尼姑柔声相劝,却没有办法走过去,她承受不了凶兵的杀机。

        “小可怜不要哭了,我都难受了。”姬家的小月亮也开口。

        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被惊住了,金色的小精灵难道认识那个少女吗?

        看到它如此伤心,哭的死去活来,人们心中都一颤,难道她们间有一段太古往事不成?这实在让人震动。

        金色的小精灵哭的无比伤心,几乎快昏死了过去,颤抖的伸出金色的小爪子,一遍又一遍的抚摸少女的脸颊,稚嫩的哭声闻者心伤。

        它似乎在重复一个音节,那是属于太古的语音,没有人能够听懂,但人们猜测可能是那个少女的名字。

        金色的小精灵大哭不止,一遍又一遍的喃喃着那个名字,泪水长流。

        所有人都动容,没有想到这个小东西这样重感情,如此的悲伤,人们不自禁想到了种种画面。

        在那太古时代,大地上生机勃勃,百族林立,诸王并起,一个无忧的少女,虽为一个王,却不谙世事,与金色的小生灵相依为命,在夜月下追逐着、嬉戏着。

        可惜,终究有一天,她遇到了其他的王,战死在了那个年代,独留这个金色的小精灵活到了现世。

        稚嫩的叫声,咿呀的哭声,无比的凄悲。

        金色的小生灵贴在晶石上,伤心的哭泣,但呼唤那个名字时却很轻柔,以金色小爪子小心的摩挲少女的脸颊,似乎生怕将她吵醒。

        有多少往事逝去不再来,更何况是太古的往事,她们间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人们不知。

        神蚕大眼中的泪水不断的淌落,过了很长时间哭声才变小,最终消失,它伤心的哭昏了过去。

        姬家大能将这个小东西抱起,送到了姬紫月与小尼姑的身前。

        “可怜的小乖。”两个少女也阵阵心酸。

        神蚕可九变,睥睨天地中,傲视人世间。

        可每一变都要忘记往昔的一切,也许有朝一日,它会忘记所有,根本不会记得太古前有个少女,有过一段不应忘记的岁月。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神蚕会认识这个太古的王,怎么会这么巧合?”

        “没有什么不可能,它能复活于当世,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太古的王如凤毛麟角一般稀少,而金色的小生灵也是王族,她们相识并不意外。”

        赤龙道人开口,道:“或许她们昔日真的相识。或许这个少女是一个九变的神蚕也说不定,金色的小生灵也许感应到了亲切的气机。”

        少女是九变的神蚕?有这种可能。

        人们吃惊的望向奇源,里面的少女还略显稚嫩,真的是一个九变后无敌天上地下的圣灵吗?

        此刻人们才想到,血矛是从她的背后穿透心脏而过,并非正面被击毙。

        这可以给人无尽的遐想,也许少女不谙世事,是被人偷袭至死的,也许神蚕九变忘记过去,为人所乘。

        太古往事,究竟如何,早已如烟逝去,没有人能真正知晓。

        过了很久,人们才平静下来,这块奇源的价值不可估量,内蕴的少女身为太古的王,同样是瑰宝。

        “咦,怎么回事?”有人吃惊,指着如月光汇成的晶石,道:“里面的少女眼角怎么有泪滴,我记得方才没有。”

        “应该是金色的小生灵留下的吧,滴落在了源上,给人造成了错觉。”

        姬家的大能轻轻一拂,晶石上的泪珠全部消失,可是源中少女眼角的泪珠却依然挂在那里。

        “天啊,难道她还活着不成?”

        “这怎么可能?!

        很多人吃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也有人笑道:“你们太紧张了,明明一开始就有泪滴。”

        “对,最初就有,我似乎也看到了,不然被封在里面,纵然活着也无法流出泪水。”

        “不可能,起初绝对没有。”

        石园中争执了起来,众说纷纭。

        “不要吵了。”姬家大能皱眉,道:“她已经没有生命波动。”

        圣主级人物开口,人们才慢慢平静下来。

        “小友该你切石了。”南宫奇微笑,看向叶凡,做出请的动作。

        虽然神女没有了生命,但这么大的一块奇源,可悬在空中,绝对堪比神源。

        源术古世家的年轻人纷纷冷笑,他们相信,叶凡无论如何也翻不了身了。

        “不要说这块奇源,就是里面的少女也是炼器的绝品材料,你拿什么来比?”

        “早就说了,他所切出的东西越珍贵我们的收获越丰盛,因为都将属于我们。”

        “凭你也敢与我们争?”

        他们的脸上充满冷漠的笑容,盯着叶凡与李黑水。

        对方盛气凌人,咄咄相逼,李黑咬牙冷笑道:“你们切出的东西,不见得有神药种子珍贵。”

        “黑小子你在说什么,这么一大块神源,举世难寻,你别嘴硬。”源术世家的一名弟子嘲讽。

        李黑水冷声道:“在诸圣地的眼中,神药可为有大帝之姿的奇才续命,比神源珍贵很多,况且你们的源谁知道是什么东西,也许远不及神源。”

        “可笑,你再嘴硬无用,一会儿我们找人鉴定,你们就等着赔到死吧!”

        叶凡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挥动银刀,开始切仙坟。

        南宫奇这次并没有暗中出手,与另外三位老人静静的站在一旁,微笑着观看,他们心中笃定,不相信叶凡能逆天。

        “咔嚓!”

        叶凡下刀很猛,一刀就劈下了数十斤重的石料,根本没有打算慢慢分解。

        “小友你要小心一点,不要切坏我们的奇珍。”南宫奇笑着提醒,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

        “你确定我切出的东西会归你所有,而不是你的一切会被我赢来?”叶凡收刀,平静的看着他。

        “你应该没什么希望了。”南宫奇笑着捋了捋胡须。

        “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们等着看你能切出什么稀珍来!”源术古世家的年轻人全都嘲讽。

        “好,今天我来逆天给你们看!”叶凡平静答道。

        听到他这样说,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色,包括几位圣主级人物。

        诸圣子与诸圣女全都望了过来,一些糟老头子也一阵惊疑不定,所有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

        “咔嚓!”

        叶凡第二刀落下,又斩掉了十几斤石皮,根本不手软,像是在削萝卜一般。

        有一名老人提醒,道:“小友你是在切仙坟,不是在剁菜,还是小心一点吧。”

        “是啊,老头子我看着都心疼,万一切坏仙珍,悔之晚矣。”旁边的人都心惊胆战。

        叶凡笑了,刀锋一转,石屑纷飞,动作轻灵了起来,一刀一刀挥斩,不再大开大合。

        忽然,一股无以伦比的神圣气息冲出,仙坟流光溢彩,大放光华,非常神秘。

        “仙坟中真的有仙珍!”众人震惊。

        “咔嚓!”

        叶凡一刀劈下,许多大块的石皮龟裂,脱落了下来。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两道金光射出,如两把火炬在熊熊燃烧,那是————两道目光!

        叶凡果断倒退,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切出活着的生物。

        “天啊,仙坟中有生物,“目光如火炬!”

        “天成的古坟葬有活物!”

        “天封的仙坟中蕴有仙灵?!”

        一片惊呼声传来,所有人都呆住了,震撼在当场。

        其中一个声音最为突兀,大叫道:“火眼金睛的孙悟空?!”

        别人不知道孙悟空是谁,叶凡却明晓,他知道一定是庞博在大叫,他肯定也来到了现场。

        古老的仙坟流光溢彩,神圣祥和无比,谁也没有想到里面会有一个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