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涅盘的圣物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涅盘的圣物

    作品:《遮天

        “一枚种子?!”

        叶凡的手指都成为了晶莹的紫色,轻轻托起碗口大的子紫色神晶,他被一股神圣之力洗礼,浑身都披上了一层紫雾。www.00ksw.org

        赤龙老道非常激动,双目中赤芒闪动,盯着这块惊世珍晶,他的话语微弱,只引起了少数人的注意。

        天字号石园,人声鼎沸,嘈杂震天,人们情难自禁,所见太神异了,竟然是一头紫色的麒麟。

        神晶内蕴的紫麒麟虽然很小,不足婴儿拳头大,但却拥有无以伦比的生命力,它在吞吐日月菁华。

        无尽的灵气被引动而来,每次吐纳,都如一次潮汐澎湃,让在场的人都如受洗礼,浑身舒泰。

        这一切无比神妙,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不世仙珍,拥有难以估量的价值。

        “紫麒麟……天地间竟然真的有!与仙并列的生灵,几疑在梦境中,这太不可思议了!”

        “它是天地交泰孕生出的仙灵,始于太古、甚至冥古年间,今日才出世……”

        ……众人无不激动,没有人能保持平静,如果不是赤龙道人站在那里,恐怕一场流血大战已经发生了。

        即便如此,一群糟老头子也都跟吃了春药一般,龙精虎猛,挤到了近前,眼睛都红了,包括诸圣地的太上长老。

        至于在诸圣子与诸圣女,强大如他们也不可能比的上自家的太上长老以及威震一方的大妖,全都衣冠不整。

        年轻一代差点全被挤出来,让几位圣女都大皱眉头,姬家的小月亮还有大夏的小尼姑更是哇哇大叫,抗议老辈人物。

        很伤!这是摇光的人最真实的写照,逆天紫麒麟出世,守护石园的人有抹脖子的冲动。

        奇石“魔胎”被置于石园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一直被当做半废之石冷处理,结果却爆出这样一宗惊世的仙珍。

        “老朽代表万劫教……想买下此奇珍!”

        “万劫教了不起啊?老夫代表阴阳教诚心买此仙珍!”

        “你们买得起吗,紫麒麟价值几何你们知道吗?!”当即便有一位圣地的太上长老轻嗤。

        “我们买不起,你买得起吗?!”各大教的老不死级人物并不畏惧诸圣地的太上长老,冷斥还以颜色。

        一群糟老头子大有出手战一场的冲动,全都无比的激动,再无一丝龙钟老态,表现的比年轻的圣子甚至还要精壮。

        姬家的小月亮还有白衣小尼姑抱着不安分的神蚕,又一次次哇哇大叫,抗议老辈人物踩了她们的小脚。

        “行了,你们不要争了!”姬家的大能开口,声音不高,但却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高大魁伟,银发如雪,皮肤如羊脂白玉,是名副其实的圣主级人物,没有人敢把他的话语当耳旁风。

        赤龙老道更是冷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可争的?”

        他背负双手扫视在场的所有人,目光所过之处众人无不凛然,没有一人敢开口反驳。

        这样的超级恐怖人物,敢大模大样的去杀摇光圣主,还敢停驻神城内,足以说明了一切。

        即便是姬家大能、第三大寇徐天雄、中州大夏的皇叔都对他敬而远之,隔开一段安全的距离。

        “这枚种子……我大夏想争上一争!”中州大夏的皇叔上前一步,即便忌惮赤龙道人,但面对这宗神物也绝不能放手。

        它异常珍贵,值得求到手中,哪怕会有危险发生,也必须要搏上一搏。

        “我姬家也愿出天价求购!”姬家的大能坚决的开口。

        唯有徐天雄没有说话,他虽然敢与诸圣地叫板,但此刻却无法去抢,论手段他惧赤龙道人,论财力没办法与另外两人相比。

        其他人就更不要说了,心中一片冰凉,这紫色的仙麒麟纵然再可贵也轮不到他们来出手。

        “怎么会是一枚种子?”很多人不解,瞠目结舌。

        “为什么是种子呀,不是麒麟小兽兽吗?”白衣小尼姑总算凑到了大夏皇叔的近前,没有人再敢拥挤,她小声的咕哝道。

        “麒麟与仙一样,是否存在没人说的清,纵有也不临凡尘,我们见不到。”大夏皇叔很溺爱白衣小萝莉,轻声解释道。

        “祖爷爷,它到底是什么?”姬紫月撒娇,摇动姬家大能的手臂,根本不怕他。

        “这是一株神药的种子,为世间最珍贵的圣物!”姬家大能答道。

        太古麒麟神药的种子!

        叶凡在万龙巢见过真龙神药,自然可以推想出麒麟神药是什么样子。

        众人哗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枚种子怎么会成麒麟状,且有这么强大的生命波动?

        在叶凡的手中,紫色神晶内那只小麒麟栩栩如生,具体而微,身批龙鳞,似在凌波踏水。

        它具有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此外背负图点,像是一种天道神纹,极其的玄奥。

        “传说是真的……”有老辈人物喃喃自语。

        神药,极其稀少,纵然是在太古年代,也寻不出几株,可让寿元干涸盖世高手获得新生的机会。

        就不更不要说对其他等阶的修士的疗效了,因此被尊为天地间最珍贵的圣物。

        几乎每一株神药都是独一无二的,很难寻到相同的第二株,由此也能看出它的珍贵与神圣。

        每一株神药都几乎不可繁殖,是唯一的,若是被毁,那么也意味着永远的从天地间除名,固被称为无上神品。

        而这也是如今不见其踪,神药彻底绝迹的根本原因。

        “不可繁殖,为何还有这样一颗种子?”有人疑惑,轻声嘀咕。

        “是独一的神药自己涅槃而成……”有老人解释。

        太古神药无双,皆可通灵,当遭到毁灭时,它们可以逃走,能飞天遁地。

        而更为神奇的时,它们有时也会涅槃重生,自身会浓缩,化成一粒种子,破空而去,选择更为适合生长的仙土。

        “这是一株太古神药涅槃而成的种子?!”

        在场的人张口结舌,石园内外一片安静,落针可闻,人们非常吃惊。

        神药还有另一个名字————不死药,有生死人肉白骨的逆天之力,而它们自己也几乎不死。

        此时此际,所有人都明白了它有多么的珍贵,对于诸圣地来说,它绝对是无价圣物!

        这枚种子有无以伦比的强大生命波动,证明它生机勃勃,绝对可以栽种成活。

        诸圣地传承十几万年都不朽,培养一株神药,绝对可以等得起,即便数千年成熟一次,也足够了!

        每数千年采摘一次神药,积攒几次下来,为有望走上大帝之路的人杰不断续命,说不定可以堆出一个大帝来!

        想到这一结果,诸圣地的人能不眼红吗?这是无上圣物!

        叶凡切出过残缺的人形太古神药,虽然有根茎,但若无神泉浇灌,根本不可能活过来。

        不要说其残缺的厉害,纵然是完好无损的,如果不能成活,也无法与这枚有生命的麒麟种子相比。

        现在不用谁说,所有人都知道,这枚种子远比太古王的头颅珍贵,尤其是对于诸圣地来说,是值得撕破脸皮来争夺的仙珍。

        况且,就种子本身来说,也是续命的瑰宝,因为它是神药涅槃而成,保留有无尽的不死物质的精华。

        所有人眼睛都红了,幸亏有赤龙道人站在叶凡身边,不然的话他性命堪忧。

        “价高者得,最是公平!”姬家大能开口。

        诸圣地的人附和,他们没有高手在此,只能以财力争取,不然的话一个徐天雄就足以屠了所有人。

        赤龙老道开口,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想排斥我在外吗?”

        他话语平静,但却让人心惊肉跳,继续道:“古之大帝不是神药堆出来的,如果自己悟不透,就是给他九次转生的机会也照样白搭!”

        神药种子,它形如麒麟,且背负道纹,犹如天图,极其玄奥,神异莫名。

        此刻,它不断汲取日月菁华,像是在复生,吞吐精气,如海浪在起伏,让石园内所有人都沐浴在神圣气息中。

        叶凡持麒麟种子,通体都成为了晶莹的紫色,如玉一样,他真的不想卖出去,很希望可以留在手中。

        “我们先不要争,还是赶紧完成阵纹吧,万一血祭台中跳出一个神女来,将是大祸。”

        姬家大能建议,想刻好阵纹、以防万一,至于麒麟神药的种子,可以等到赌石结束后再议。

        “小叶子,我们保不住这枚种子……”李黑水暗中传音,不断叫苦与咋舌。

        此时,众人望向叶凡的目光明显不同了,先切出古虫神源,又切出麒麟神药的种子,力压源术宗师,让人震惊。

        纵然是心高气傲的诸圣子与诸圣女,都在传递善意,伸出橄榄枝,就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未来的源天师!

        许多人已经为他打上了这样的标签,如此年少就以力压源术宗师,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代奇人。

        就是几位圣主级人物扫过他时,眼光都有些不同了。

        “继续切石吧!”南宫奇面无表情的开口。

        “切出神药种子有如何,难道比得上神女吗?到头来还不是要输给我们。”

        源术古世家的几个年轻人非常不服气,低声冷笑。

        “哼,切吧,恭祝他从仙坟中切出更稀珍的圣物来,那样的话我们的收获更丰盛!”

        他们自信可切出神女,将见证源术史上的奇迹,不相信世间还有比这更珍贵的东西。

        “那你们就睁大眼睛好好的看着,看我们从仙坟中切出一个仙人来!”李黑水嘴硬,其实他很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