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风云中心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风云中心

    作品:《遮天

        古木苍劲,枝叶繁茂,如虬龙一样的树干伸展向天空,林中很安谧与幽静。www.00ksw.org

        瑶池圣女终于走了出来,朦朦胧胧,虽然站在近前,但却给人立身在九天上的宫阙中的错觉。

        她像是不属于凡尘,仙肌玉体,不食人间烟火,给人高洁、永不可触及的感觉,似乎距离万丈红尘无比的遥远。

        叶凡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眼神很清亮,正是这样一个女子,方才却如不着寸缕,展现眼前。

        那具绝世**似乎还在眼前,雪白的晶莹,曼妙的曲线,让他现在想来,还感觉不可思议。

        瑶池圣女,连中州的不朽皇朝、东荒的诸圣地的人杰都只能仰慕,从来不能接近,方才却被他莫名的看到了裸身。

        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绝对要轰动天下,引起轩然大波。

        当然,更有可能会引出诸圣地的人杰,对叶凡进行万里大追杀,这是严重的亵渎之事。

        “你很过分。”瑶池圣女说出这样四个字,白雾绕体,看不清她的神色。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叶凡在说这句话时,一点也不心虚,一副真是如此的样子。

        “我不想与你再说这些。”瑶池圣女平静开口,天地灵秀集于一身,自是非凡人物,她不想纠缠不清。

        可是,叶凡却装傻充愣,道:“我真的没有得到过石胆,仙子你误会了,刚才我什么都没看见。”

        “你……”瑶池圣女吐气如兰,情绪出现一丝波动,但她又快速平静了下来,道:“你再敢提这些,我立刻将你的身份公布出去。”

        “好,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叶凡微笑道,眼中紫芒早已隐去,清澈的眼神很干净,打量前方的绝代丽人。

        他知道,瑶池圣女目前应该不会对他不利,带着笑意,等她开口相谈,到底要怎样。

        “你就不害怕吗,神城内高手如林,一旦你身份暴露,必然难逃一死。”瑶池圣女轻启丹唇。

        叶凡点头,道:“怕,谁能平静面对生死,但我有选择吗?”

        “你可以选择不来此地,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

        “远走他乡,一时的风平浪静,很有可能是一世的遗憾。来到神城,固然可能会面对死亡,但却可能搏出一个未来。我没有别的选择。”

        “你倒是很自信,真以为能够搏到千万斤源吗,就是得到,也不见得可以进入四极秘境,荒古圣体的诅咒,多半会比你想的还要难,不会这么简单。”

        “请仙子教我。”叶凡虚心请教,认真盯着前方的绝代佳人。

        “我没有什么可教你的。”瑶池圣女摇头。

        “仙子找我到底所为何事?”叶凡问道。

        “瑶池中的几块奇石……”

        瑶池中有绝世奇石,被源天师封印,被历代的西王母镇压,很难想象里面蕴有什么。

        叶凡与瑶池圣女交谈良久,才从古木林中走出,他眉头深锁。

        “需要禁仙六封……”

        这让他颇为头疼,这是一种无上妙术,从其名字就可以看出有多么深奥,可勾动大道,封山川大地,镇盖世高手。

        可惜,这仅是理论推想中的一种神术,源天书中不过记载了数句,且都只是假想,极其艰涩难懂,就更不要说真正开创与施展出了!

        “瑶池仙子美吗?”等在外面的李黑水见面就这样问道。

        “丰姿无双,绝代佳丽。”叶凡正在思索禁仙六封的事,下意识的回应道。

        李黑水瞠目结舌,道:“你真看到了她的真容,不对,小叶子你可真禽兽,你那双淫贼眼都瞄到了什么?!”

        “你乱说什么!”叶凡惊醒,立时心虚,不自禁回头向古木林中望了一眼。

        “小叶子你别掩饰,我不过是随便套了一句话,你就露馅了,快说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看到!”

        “胡说,刚刚成就淫贼眼,你会老神在在、什么也不看?!”

        “老黑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叶凡一回头,发下瑶池圣女走了出来,在阳光照射下,长裙都染上了金色的光彩。

        “那你回去告诉我!”

        ……叶凡拉着李黑水,飞逃而去,眨眼不见踪影,快速离开了瑶池石坊。

        三天的时间眨眼即过,源术世家的宗师将在今天与叶凡进行源术大对决,风云际会,神城皆动。

        消息早已传了出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待,特意赶到神城,来目睹这一盛况。

        甚至,各大教许多老辈人物出关,也来到了神城,要亲眼一睹这数千年来影响最大的一次源术对决。

        “我听说这次源术对决要分生死,这是真的吗?”

        “我也听说了,有源术高手透出了这则信息,将会极其凶险。”

        “源术古世家的年轻人早就扬言,要在源术上踩死古风,看来并非无的放矢,真的要决生死啊!”

        许多人都在议论,谈起这次对决皆无比期待。

        “这次不知道会切出什么,多半会有意想不到的奇珍,双方可都是动了真怒啊。”

        “光赌注就一百五十万斤纯净源,很难想象,切出什么来才会比赌注更惊人。”

        在这一日,浩大的神城只有这样一个话题,所有人都谈论,甚至连即将爆发的紫山大战都被忽略了。

        不久,源术对决的地点被公布,选择在摇光石坊,一个时辰后将正式开始。

        满城沸腾,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向那里蜂拥而去,最终道路都被堵死了,无法前进一步。

        摇光石坊人满为患,彻底被包围了,绝大多数人都被阻挡,没有资格进去。

        “这也太夸张了,比得上当年的源天师了,万人空巷,只为一睹惊世大战。”

        “昔年,源天师与瑶池圣女对赌,也没有这么多人吧,让人震惊。”

        “因为神城平静太久了,这次源术宗师出山,与古风这个少年奇才一决高下,自然引人瞩目。”

        摇光的人得悉,此地将是主战场,当时脸就绿了,没有比这再糟糕的事情了。

        他们有买凶杀人的冲动,双方在此对决,绝对等于瘟神上门。

        他们很想将天价奇石都收起来,可惜园中来了太多的人,众目睽睽之下,太丢颜面了。

        最终,他们捏着鼻子接受了这个事实,无奈而又上火。

        许多人挤在摇光石坊门前,无法进去,来了太多的人,自然要有选择的放入。

        “黄金家族的金赤霄、大衍圣地的项一飞、万初的圣子进去了!”

        “道一的少女道姑向来与世无争,今天竟然也来了。”

        “瑶池圣女也来了。”

        “姬家的神王体与小月亮也到了。”

        ……人们惊讶的发现,年轻一代圣子级的人物来了大半,几乎快到齐了。

        “那不是阴阳教的太上长老吗,听说闭关很多年了,居然也出现了。”

        “那边的几个老头子,似乎是几个圣地的太上长老!”

        ……人们不得不吃惊,今日源术大对决惊动了很多大有来历的人,影响之大可见一斑。

        今日之风波压盖过紫山将起的大战,让人们抛开了那里的一切。此时此刻,神城成为风云中心,聚焦了所有人的目光。

        源术古世家的人先到,人群中一片喧嚣,所有人都闪开道路,四名老人与几个年轻人走进瑶池石坊。

        “那四个老头子是源术宗师,与诸圣地关系匪浅,常被请出去解决各种古矿中发生的问题。”

        “古风即便败了也不丢人,毕竟要面对源术中的大人物,对于他来说负于对手也算不得什么。”

        不多时,叶凡与李黑水赶到,顿时引起一片轰动,他们很平静的走入。

        摇光石坊历史悠久,古老的建筑物恢宏高大,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一种神圣的光彩在流动。

        各片石园中并不单调,栽满了古木,茂密无比,贸然进入像是一片原始之地。

        叶凡与李黑水没有停步,径直向石坊深处走去,今日大战,必然是在天字号石园。

        摇光石坊的人见他们到来,全都面无表情,脸上就差写上“不欢迎”这三个字了。

        天字号石园,栽有一种奇竹,名为血泪玉竹,竹节雪白如玉,唯有羊脂玉叶上有点点血痕,状若泪珠。

        关于这种灵竹的传说很多,有说是神灵的眼泪染红了竹叶,有说是太古王族的鲜血侵染的。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稀世的灵竹,很难养活,天下没有多少,而这里却有一片,溢出大量的灵气。

        成片的灵竹,雪白如玉,长势旺盛,晶莹闪闪,点点血痕摇曳,如泪珠在滚落。

        该来的人几乎都到齐了,一眼望去,一片白花花的头颅,皆是老辈人物。

        而年轻人能够进入天字号石园的,都是圣子级人物,如姜逸飞、瑶池圣女、姬皓月、道一的少女道士等人。

        “你们终于来了!”源术世家的一个年轻人冷笑。

        “好好看一眼这片天地吧,真正的源术大对决,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另一人嘴角带着一丝揶揄。

        李黑水道:“谁生谁死很难说,源术宗师并不是无敌的。”

        另一人暗中传音,嘲讽道:“拭目以待,我看你们会不会跪下来求生。”

        叶凡没有理会,而是看向了一旁,幻灭宫的太上长老李一水带着吴子明与李重天也来了,正在意味深长的冷笑。

        李黑水道:“李前辈你又来了,这样对我们冷笑,难道还要与我们对赌不成,不知今日可带足了源?”

        李一水面色不变,道:“年轻人不要太嚣张,说不定一会儿就会被人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