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切开源天师的神藏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切开源天师的神藏

    作品:《遮天

        “这是源天师留下的神藏?”

        涂飞非常吃惊,万万没有想到,地上这一对普通的的石碾子与石墩会有这么大的来历。www.00ksw.org

        这不仅仅是宝藏,绝对可以用神藏来形容!

        大黑狗近乎无赖,趴在那里,大爪子按住一堆石器,死活不肯起来。

        叶凡威胁道:“你别在这里碍事,我在神城可是遇到过石王,说不定此地也有,要是真切出什么古怪的东西来,你趴在这里最先倒霉。”

        “石头中的王算什么,我连太古种族中的王都见到过。”大黑狗满不在乎。

        “你吹什么牛!”涂飞不相信。

        叶凡确是心中一动,大黑狗绝对是紫山中出来的,关于它的来历,他已经猜测出了一二。

        他想到东荒各大圣地与中州的诸子百教即将开始发动最大规模的一次行动,持极道圣兵攻打紫山,不禁问道:“黑皇,你确信紫山无恙?”

        “放心,没有人可以得到什么,即便他们能够进去,但我敢说必会损兵折将,狼狈而退。”

        “神王姜太虚身在紫山中,你认为能够救出来吗?”他继续问,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进过紫山,赶紧切神藏。”大黑狗顾左右而言他,不肯再多说什么了。

        最终,叶凡将几十件石器都搬到了屋子里,在火炉前观石。

        张五爷很不平静,在旁观看,王枢与二愣子更是激动,不断的搓手,跃跃欲试。

        叶凡运起源天神觉,双眼中射出两道紫芒,逐一的检查。

        这些石器平淡无奇,但是以源天神觉观看后,却个个与众不同起来。

        “太初禁区的石料!”

        叶凡吃惊,平日间这些石头看不出什么,一旦以源天神觉细查,便会感应到太初的浓烈气息。

        他接连看了两块石头,觉得都是空的,但搬起第三个石墩时,他双目闪光,道:“这里面有神源!”

        大黑狗坐不住了,道:“给我看看!”

        “给你看肯定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小子你说话忒难听了!”大黑狗愤愤不已。

        “难道不是吗?”叶凡笑了笑,道:“给你也行,但不要打下面的石器的主意了。”

        “好,没问题。”大黑狗痛快的答应了下来,扒拉旁边的二愣子,道:“徒弟,帮我切开。”它曾指点过王枢与二愣子怎样修行,如今大言不惭,指使人家。

        “咔嚓”

        二愣子比较直接,一巴掌就给拍开了,根本没有耐心的切石料。

        大黑狗一咧嘴,心疼无比,大怒道:“你悠着点,里面有神源,弄坏了,我把你丢进太初古矿去。”

        它赶紧划拉碎石,寻找神源。

        一抹炽烈的神芒射出,绚烂夺目,神圣气息扑面,但是大黑狗却非常的不爽。

        “小子你这是坑人,这块神源也忒小了,还没有豆粒大呢。”

        这只是一粒神源豆,虽然很珍贵,但在场的人已经见到过拳头大的神源块了,它便不是那么让人吃惊了。

        突然,大黑狗神色一滞,收起神源,从碎石中扒拉出一撮红毛,妖艳无比,像是被血水染过,有些悲惨惨的气息,很吓人。

        张五爷大吃一惊,蹬蹬蹬向后退了几步,险些栽倒在地上,脸色煞白。

        王枢与二愣子急忙上前,扶住了他,问道:“五爷您怎么了?”

        叶凡也一惊,走上前去,搀扶住老人,道:“老人家有什么事吗?”

        同时,他也见到了那一撮红毛,从大黑狗的爪子中接了过去,顿时皱起了眉头。

        石头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他在石坊听到过一些传说,古矿中有源神,有源鬼,有源魔,偶尔会在最珍贵的石料中留下痕迹。

        “不要切了,这些东西碰不得!”张五爷嘴唇颤抖,脸色发白。

        “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涂飞问道。

        “你们等着,我去拿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与这红毛对比一下。”张五爷被王枢与二愣子搀扶着,走进里间。

        过了很长时间才走出,手上托着一个玉盒,绝对是古玉,颜色都发污了,有些暗淡。

        “这是什么?”涂飞不解。

        张五爷神色凝重的打开玉盒,里面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有几撮红色的毛发,很是渗人。

        这几撮毛发与石器中切出来的那一撮几乎一样,只是时间过于久远有些暗淡了而已,似被污血染过。

        “这些……”涂飞疑惑,不解的看着张五爷。

        “这是我的祖先源天师消失的那个夜晚,留下的唯一的东西。”张五爷颤声道。

        叶凡听说过源天师的一些往事,其晚年非常不祥,会看到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而其他人却见不到,很是渗人。

        在他离开的那个夜晚,外面刮起了红毛旋风,有莫名可怕生物长嚎不止,整整嘶吼了一夜。

        声音凄厉而悲惨,声传数十里,人畜皆惧,让人毛骨悚然。

        在那个夜晚,张家有个四岁的幼儿,曾陪在源天师的身边,被吓成了痴呆,多半年后才被医治好。

        据他说,那个夜里,看到祖爷的一只手长满了红毛,还看到窗外有人形生物走动,他只回了一下头,初祖就永远的消失了。

        “这么邪乎?”涂飞大吃一惊。

        他深知源天师的强大,堪称世间奇人,源术登峰造极后,接近大道,有通天彻地之能,纵然是各大圣主都奈何不了。

        然而,他们的晚年却如此不祥,不能自主,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黑狗也目光闪烁,在细细琢磨着什么,好久后才道:“源天师晚年这样不祥……”

        叶凡蹲在地上,开始复原那个石器,他吃惊的发现,石头中空,神源应该有人头那么大才对。

        “被什么东西吃掉了,没有破坏石皮,就取走了神源!”

        得悉这一结果后,不仅他吃惊,在场的人都变了颜色。

        “我就说嘛,源天师留下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普通呢,但却被莫名的生物毁掉了。”王枢愤愤不已。

        叶凡神色凝重,没有多说什么,蹲下身来,将那两块已经判断为内部无稀珍的石器用力拍开。

        那个石碾子确实什么也没有,但是那个石墩很不一般,在最中心的位置,竟有一枚石果。

        “这……”

        很显然,它精气流尽,而后彻底石化了,归于凡物。

        “这是什么果子?绝非凡物,可惜被吸走了精华。”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源天师留下的奇珍被捷足先登了。

        “孩子不要切了,这些石器沾染有魔性的力量,我怕你与先祖一样,会发生不祥的事情。”张五爷劝道,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无妨,应该是万年前那个夜晚发生了什么,时间过去这么久了,纵然有什么,也早已消逝了。”叶凡摇头。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怕你沾染上这种气息,将来会惹出什么,就像是先祖……”张五爷颤声道。

        “源天师的可怕晚年,究竟是自己发生了异变,还是惹来了什么,他们最终去了哪里?”涂飞自语,而后道:“小叶子你真的要当心一些,源天师可都是奇人,结果还是难逃可怕的宿命。”

        “我不怕,将来我倒要看看,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他话语刚落,屋子中竟出现一股阴风,那些红色的毛发,像是被一股可怕力量牵引,落在了他的身上。

        见到这一幕,连大黑狗都瞪圆了眼睛,警惕的扫视四周。

        “不会吧,现在就找上你了?!”涂飞吃惊。

        张五爷的嘴唇直哆嗦,道:“先祖的宿命……那种厄难又要发生了不成?”

        叶凡的身体轰的一声,发出璀璨神光,他像是一尊永恒的仙炉,炽热无比,气血如海,如一头真龙觉醒。

        所有的红色毛发都粉碎,化成飞灰,被震落在地,叶凡通体纤尘不染,道:“我还真是不信邪,将来倒要看看如何!”

        他刚才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力量想要侵入他的身体中,不过却被圣体排斥,炼化了个干净。

        “你们退后一些,这些石头应该还残余着一些古怪,不过它奈何不了我。”叶凡道。

        叶凡连续切开了几个石磨,都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源天师留下的绝对是神藏,这些石头内部并没有被吸走精华,怎么也是空的?”涂飞不解。

        张五爷道:“石寨中所有的石器都在这里,并非全都是我家的,让我挑一下吧。”

        张五爷凭着印象,选出十几件石器,都是石墩、石锁、石台等,皆是日常用的上的东西。

        叶凡将其他石头切开,果然都是空的,什么也没有,那是石寨中其他人家的石器。

        “咔嚓!”

        他连切四件石器,皆是张五爷家的,心头震撼,却也皱起了眉头,里面绝对都是奇珍,但精华都消失了。

        其中,一个石台内部中空,足有脸盆那么大的空缺,残留有一点点神源碎屑。

        “天啊,脸盆这么大块的神源,这可是惊天的瑰宝啊,该死的,被什么东西弄走了?!”涂飞惊呼。

        大黑狗眼睛都瞪直了,而后惨嚎,道:“有没有天理?本皇想咬人!”

        “依然是那种东西,有红毛残留下。”叶凡神色凝重。

        另一块石器内部虽然没有中空,但有一株怪异的植物已经石化了。

        见到这一幕,连叶凡都不能平静了,这很有可能是一株太古神药,源天师留下的神藏,根本没有一种俗物。

        “该死的,神药啊,这是太古神药!”大黑狗快发狂了,铜铃大眼差点瞪出来,道:“有位大帝拿这种神药炼出了仙丹,将一个死去的挚友硬是救活了!”

        大黑狗跟魔怔了一般,上蹿下跳,围绕着这些石器不断的转悠,狼嚎个不停。

        “妈的,神药啊……”它确实抓狂了。

        当叶凡看清第三块石器中内部的情况后,他也想骂人了,也有抓狂的冲动。

        “这绝对是石化的地命果!”

        这块石器内部有一个碗大的石珠,很像人元果,也有些像龙珠,绝对是别名为假龙珠的地命果。

        “什么,地命果?这种东西绝对不比太古神药差!汪……”大黑狗听闻,被气的直叫唤。

        涂飞也是满脸震惊与遗憾,喃喃道:“源天师果然有逆天,随便留了几个石器都是这种东西,真的堪称神藏,但是……他妈的,被什么可怕的东西捷足先登了?”

        张五爷与王枢还有二愣子虽然并不真正了解这些奇珍,但是却可以感受到叶凡他们的心情,知道一定是绝世神物。

        太古神药、地命果都是叶凡无比渴望的东西,可以救小婷婷的命,然而却都被吸走了精气,让他无比的失落。

        源天师留下的神藏竟然是一场空,让他充满了遗憾,这一切实在太可惜了。

        第四块石料中,是一株石化的小树,众人一脸麻木,不用想也知道,绝对是逆天的神物。

        “本皇的心都在滴血!”

        以大黑狗贪婪的心性来说,这确实是它的真实心情写照。

        “还有没有天理啊,源天师的神藏啊,到底被什么东西盗走了?!”涂飞也充满了遗憾。

        这些东西如果齐出世,绝对会震惊天下,不要说诸圣地的圣主,就是中州的几大皇主都要折腰相求。

        历代老圣主与老皇主坐拥亿万里江山,晚年想得一株太古神药续命都不能,只能自己出没大荒中。

        事实上,没有听说过有人成功寻到。

        可是,昔日的源天师留下的神藏,竟都是这样的逆天神物,想想就让人震惊。

        连续切开几块石器,都是这种绝世奇珍,任谁都不能平静,充满了不甘。

        “这种东西,如果齐出世,恐怕上天都不容,因为每一株都可以逆天改命。”叶凡渐渐平静了下来。

        如果真让他得到这些太古神药,他反而觉得不真实了,根本不现实。

        “本皇现在相信了,冥冥中真有个混账,暴殄天物啊!”大黑狗恨恨不已。

        这样的结果,没有人不叹息。

        张五爷突然开口,道:“上次不是切出人元果了吗,也许还有遗漏,并没有都毁掉。”

        属于张五爷家、也就是源天师留下的石器,只剩下了八件,在这几块石头中真能切出惊世奇珍吗?几人都没底。

        “切开,全都切开,本皇有一种直觉,很有可能会遗漏下什么无比重要的神物,说不定就是一株太古神药!”

        大黑狗撺掇叶凡,让他动手,恨不得立刻切出惊世奇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