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仙玲珑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仙玲珑

    作品:《遮天

        第二章到,几分钟后还有第三章,马上去上传————————————————大道天音久久不绝,天价奇石拙朴无华,让人沉迷。www.00ksw.org叶凡选定此石,话语铿锵有力,传遍小岛。

        很多人都被惊住了,这块石头竟有道音传出,被源天神觉激发,响彻天地间,实在让人惊异莫名。

        当下,一些大势力的人纷纷传音,要以天价收购此石,包括诸圣地的人,全都极力拉拢叶凡。

        在场的人都很吃惊,这果然是源术大对决,两个天才都选出了让人震惊的石料。

        “绝对会有非凡的东西切出,居然有神秘天音响起。”

        “难道说是一部古经不成,传言大夏皇朝的《太皇经》就是从石中切出的。”

        “大道无边,高远而深邃,让人有沉沦进去的冲动。”

        “说不定会是一部仙经。”

        ……没有人不变色,全都惊羡不已,密切的关注着。

        “小哥,这次要是切出好东西,可不能忘了我们这帮糟老头子。”一群老人眼神热切,激动的直搓手。

        他们推断,多半会有惊世的东西出现,若真是古经,将引发一场天大的波澜,诸圣地都坐不住。

        如果不是岛屿中心那株古树下盘坐着一个肌肤如玉的老人,恐怕已经有人抢夺这两块石料了。

        “切石,快切开石料!”

        很多人喊道,都希望立刻得悉到底有什么绝世稀珍出世。

        姬家的人脸色难看无比,这样两块石料太珍贵了,若是切出惊世瑰宝来,实在让他们心疼。

        当选出这样一块石料后,李黑水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多半可与龙首石媲美。

        吴子明冷笑道:“什么奇珍比得上真龙?纵然切出稀世的神物,也不可避免的输掉,将送给拓跋兄。”

        “没错,这等于在向拓跋兄送大礼。”李重天也冷笑。

        “切石!”李黑水没有理会他们,只吐了这两个字,现在只能切石论输赢了。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很紧张,皆在关注,都在等待龙首石与仙音石内蕴的瑰宝出世。

        短暂的喧嚣后,这座小岛快速平静了下来,鸦雀无声,落花之音清晰可闻。

        “你先来。”叶凡做了个请的动作。

        锦衣男子拓跋昌并没有说话,取出一个五色兽皮囊,里面插着十几把锋锐的小刀,形状各不相同。

        源术古世家非常讲究,切不同的源石用不同的刀,拓跋昌将一把银色的龙刀取出,神辉点点,持在手中。

        “咔!”

        第一刀落下,他斩下了龙角,轻轻一划,成为一片石粉,里面什么也没有。

        “咔嚓!”

        响声不绝,拓跋昌不断落刀,动作轻灵而优美,这不像是在动刀,倒像是以手指来起舞,技近乎道,富有一种美感。

        从这一切细节也可以看出,拓跋昌在源术这一领域造诣极深,有近道之感。

        龙鳞如花,片片飞舞,坠落在地,发出簌簌声,硕大的龙头被切下三分之一,地上积了厚厚一层石屑。

        此刻,静到了极点,没有人敢打扰,全都屏住呼吸观看。

        拓跋昌全身贯注,银刀如龙,天地寂静,唯有他以银刀起舞,又像是在弹奏一首乐章。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他的动作越来越慢了,也越来越轻柔,唯恐打破这种安宁,破坏龙首中的神物。

        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近乎快窒息了,眼神一瞬不瞬,凝望场中央,锦衣拓跋昌成为绝对的焦点。

        “叮!”

        一声清脆的声响,如龙吟九天,在众人的耳畔回响,银刀收住,悬在空中,一抹神秘的气息蔓延而出。

        “龙气,龙气冲了出来!”

        许多人睁大了眼睛,被切开的龙首中有一缕缕龙形的气体溢出,非常的诡异。

        “黑小子你们完了,此石一定会切出震惊当世的神物!”吴子明冷笑连连,扫向李黑水。

        “刷”、“刷”、“刷”……拓跋昌运刀如飞,忽然加快了速度,节奏提升,石屑如雪,纷纷扬扬。

        “叮”

        当最后一声轻响发出,磨盘大的龙首石被彻底剥开了,除了一地石粉外,只剩下了一颗碗口大的圆珠。

        它呈暗青色,没有光华,但却有一道道龙气缭绕,内部像是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

        “这是……龙珠?!”

        “没错,像极了龙珠,是天地生养出的瑰宝。”

        “里面可能孕有真龙,这是天地交泰生出的!”

        小岛一下子沸腾了,所有人都神色激动,唯有姬家人没有笑容,一脸的凝重。

        “快,等不及了,赶紧切出绝世稀珍来吧。”

        “我迫切想看到幼小的真龙出世。”

        所有人都催促,连大夏皇子与白衣小尼姑都不再矜持,挤到了最前面,安妙依与金赤霄等人亦是如此。

        拓跋昌将龙珠托在手中,并没有继续切下去,回头看向叶凡,道:“该你了。”

        叶凡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手中光芒一闪,多了一枚寸许长的黑色小剑,拈在指缝间。

        “那是……龙纹黑金剑!”

        “是从九窍石人中切出来的圣灵剑!”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这也太奢侈了,叶凡要此圣剑来切石料。

        “这……”很多人都彻底无言。

        吴子明嘲讽:“有什么好显摆的,到时候什么也切不出来,我等着看他一脸的菜相。”

        龙纹黑金圣灵剑如乌玉一样晶莹,自然天成,被叶凡夹在双指间,在仙音石上不断划动,石皮快速飞落。

        他以此剑切石,是为了以防意外,上次切九窍石人很危险,若不是及时后退,就被洞穿了。

        叶凡双目中紫光闪耀,化成两道光束落在仙音石上,龙纹黑金圣灵剑随着两道紫光而游移,飞快斩动。

        悠悠妙音忽然响起,从石头中传出,所有人在期待,想看看到底会有何物。

        叶凡的动作很轻灵,同样具有美感,如一首活着的乐章在跳动,龙纹黑金圣灵剑化成一条黑龙,盘绕飞舞。

        “到底会是什么,能比的上龙珠吗?”

        “难道真的是一部古经?”

        “噤声!”

        没有嘈杂声,岛屿分外的安静,不知道何时,神圣石园的守护者————那名老人撑起一片光幕,似是怕有稀珍遁走。

        “叮咚”

        一声悦耳的声音发出,叶凡以黑色的小剑猛的一震,石屑飞舞,仙音石彻底被剖开。

        一个玉茧出现,能有拳头那么大,晶莹放光,不知道内部蕴生有什么。

        “又是一个茧,上次的黑色小茧出了圣灵剑,这次会是什么?”

        突然,妙音响起,不是大道天音,而是让人沉醉的仙乐,让人心神都欲沉沦。

        当叶凡将玉茧抓在手中,仙乐才停止,天地间才安宁了下来。

        场外,传来一片惊呼声,方才很多人心神竟失守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非常有默契,年轻一代都退后,一群糟老头子上前,随时准备出手。

        因为,很有可能会出现不同寻常的东西,为了防止意外,老辈人物准备联手压制。

        “你先来!”叶凡示意。

        拓跋昌没有多说什么,小心翼翼,以银刀向龙珠落去,暗青色的石珠应声裂开。

        “轰!”

        一股强大的气息冲了出来,让人心胆皆颤,龙威骇人!

        “龙,我看到了一条龙!”

        “飞出来一条真龙!”

        许多人大叫,全都震惊无比,盯着场中,几乎忘记了呼吸。

        石珠中冲出一条半米多长的龙,在空中飞舞,龙威四溢,非常惊人。

        “不对,是龙气化成的,并不是真正的龙。”

        当平静下来后,人们看清了那条小龙,并非真身。

        龙珠已碎,里面空空如也,拓跋昌的脸上写满了失望。

        “太可惜了,只有一缕龙气,没有其他东西。”

        “这只是天地孕生的一股精气,有了龙形而已,并不是真龙之气。”

        许多人都摇头,与期待相去甚远,落差太大了,很多人都叹气。

        “为什么会这样?”吴子明攥紧了拳头。

        李重天也极度失望,猛力的跺了跺脚。

        “哈哈……”唯有李黑水摇头大笑,令吴子明他们脸色铁青。

        “真龙不临世,可惜了这枚石珠,在这个世界是不可能孕生出真龙的,若是有仙界,毫无疑问,时间一到,此珠必化真龙。”

        姬家那名守护石园的老人说出这样一番话语,然后便住口了。

        龙气即将散开,消失在天地间,大夏皇子一步冲了过去,非常激动,道:“此龙气我要了,一万斤源!”

        他抬手禁锢空间,将那道龙气拘禁了下来。

        众人露出异色,大侠皇朝传承有太皇经,里面记载有攻伐圣术————皇道龙气。

        想修成此功,除却自己天赋异禀外,还有一些秘法,想来此龙气对他大有益处。

        拓跋昌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花十万斤源买下龙首石,却没有切出绝世稀珍来,对于他来说是个打击。

        源天宝轮映射出石中的真龙,结果却真如叶凡所说那般,梦幻空花一场。

        拓跋昌静立场中,没有任何表情。

        轮到叶凡切玉茧,他没有迟疑,向后退去,挥动黑色的小剑,锵的一声将剖开了玉璧。

        “叮咚……”

        仙乐响起,光彩炫目,场中央一片璀璨,让人心旌摇曳,仿佛有什么魔性的力量在让人沉沦。

        “这是仙玲珑,可惜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充满了遗憾,这样说道,不过几乎没有人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