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九窍石人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九窍石人

    作品:《遮天

        竹林碧绿,灵泉涌动,清宁而安谧。www.00ksw.org

        石台高耸,朝向太阳,聚纳日菁。叶凡站在上面,迎着阳光观察石人,他神情专注,慢慢转动奇石,认真而又仔细。

        忽然,他神色一动,石人右眼被阳光照射时,他仿若看到一丝日菁一闪而没。这……是错觉吗?他并不能确定,因为久对太阳,他怀疑被晃了眼。

        叶凡一动不动,持九窍石人正对太阳,精神高度集中,仔细观察。

        到了这一刻,任谁都知道,这个清秀的少年是个源术高手,种种手法都很讲究,甚至未曾听闻过。

        “难道是一个源术世家的少年,所用手段很特别,见所未见。”

        “真正的源术高手,选石五分靠运气五分靠实力,可以说是对半开,这个少年多半很有来历。”

        “上次,一个源术世家不是来了几个人吗,也看过九窍石人,所用手法与他大不相同,想来肯定不是出自一脉。”

        旁边,一群围观的老头子都在轻声议论,眼中多了一分火热,如果这个少年是个源术天才,无疑很值得拉拢。

        天字号石园外,虽然有很多人围聚,但却非常安静,自从叶凡要始动九窍石人,便没有了说话声,所有人都在静看。

        白衣出尘的姜逸飞都在等待,露出关注的神色,他连长靴都是白色的,纤尘不染,绝世飘逸儒雅。

        安妙依乌发轻舞,神秀内蕴,眼波流转,亦在观察叶凡,无暇玉体似花树堆雪,动人心旌。

        叶凡足足静立了半刻钟,也没有再观察到异常,石人的右眼很干燥,并无日菁出入,没有生动的气机。

        突然,叶凡动了,他的右手出现点点光辉,五光十色,非常绚烂,很梦幻的感觉。

        这不是修士的手法,这是玄妙的源术,聚草木精气,纳太阳菁华,引天地元精,汇聚而来。

        叶凡的右手轻灵的拂过,将五光十色贯入九窍中,他的双眼有点点星芒闪耀,一瞬不瞬盯着石人。

        “果然是源术高手,奇异的法门,玄妙的手段,从来没有见过。”

        “这种源术可以探出石头中的稀珍吗?”

        ……旁边,这些老人皆露出惊讶之色,心中很期待,都想看看他还有什么妙法。

        叶凡并无神力波动,完全是在展现源术,这是他第一次如此郑重,因为九窍石人真的太特别了。

        过了很长时间,五光十色贯向九窍都没有产生任何变化,奇石古朴自然,依然如故。

        叶凡皱起了眉头,轻轻地从石台上跳了下来,不再迎着阳光观察,这些手法无用。

        李黑水传音,道:“看不透彻吗,干脆别动它了,刚才我听人说,这块石头摆在此地有年头了,纵然有人看好,也在最后关头放弃了。”

        紫衣妖月空亦开口提醒道:“小兄弟,没有把握的话就别要动了,很多源术高手都曾看过,最终又都离去了。”

        叶凡很平静,道:“我再看一看。”

        他将九窍石人放在芳草地上,仔细在石人身上丈量后,开始快速出手,不断落指,向下点去。

        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又一道寸许长的金芒,没入一些特殊的位置,如一粒粒金子坠落而下。

        “点石成金手!”白发苍苍的源师傅惊叫,在人群中显得很特别。

        “什么,真是源术中大大有名的奇学点石成金手?源术世家走出来的高手都不一定能够施展出!”一些老人惊道。

        “真的假的,这个少年施展的是点石成金手?这……不可思议,还真是个源术天才!”

        周围,一群老辈人物都露出惊色,这种源术他们听说过,但几乎没见人施展过。

        天字号石园外,吴子明与李重天等人面面相觑,一脸的晦气,感觉像是咬了黄连一样苦。

        大夏皇子在吃惊的同时,更加关注了,站在最前面,几乎快贴到了九窍石人上。

        紫衣妖月空亦俯下身体,近距离观察,他觉得叶凡的源术比他想象的还要不凡,若是能够拉好关系,日后对天妖宝阙将大有益处。

        整整一百八零八道寸许长的金芒,被叶凡打入石人内,这不是神力,不用担心震裂此石。

        人群中的源师傅惊叹连连,道:“竟连贯了下来,是完整的点石成金手!”

        叶凡很专注,并没有被旁观的人所影响,他开始有规律的击石,双耳仔细聆听,直至很久才停下来。

        “怎么样?”李黑水紧张的问道,被这么多人关注,花费天价来选这块石料,任谁都很难平静。

        “还是不能确定,不过,我就选它了,买下!”当叶凡吐出“买下”两字时,石园终于不再平静,一片喧哗,所有人都议论了起来。

        九窍石人,乃是天价奇石,摆在这里有很多年头了,一直没有人敢动,几乎快成为了道一石坊的镇园之宝。

        今天,终于有人要切此石了,所有人都有些迫不及待,想一观石人内到底孕生了什么。

        “今天果然不虚此行,将了却我们多年的心愿!”一些老人感叹连连。

        “英雄出少年,果然有冲劲,很多人都看过这块石头,连源术世家的人都来过,终究是没有买下。”

        石园内外喧嚣不堪,所有人都在谈论着自己的看法。

        吴子明冷笑道:“我看他是要倒霉了,那么多高手认真琢磨过后,都不看好这块石头,他竟敢买下,嘿嘿!”

        李重天亦讽刺道:“一会儿看他跌个头破血流,看他如何收场!”

        石园内,李黑水皱眉,道:“你看不透这块石头,根本不能确定,为何还要买?”

        “什么叫赌石,赌字放石前,若是源术都无可奈何时,就只能大胆搏一下了。”

        叶凡精研源天书,如今源术还未臻至完满境界,无法与源天师相比,的确看不透这块石头,但是却也若隐若无的感应到了一丝异常。

        他觉得一定不是凡石,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切出绝世稀珍来,他不想错过,因为不久前源术世家来过几人,他怕引来更厉害的人物。

        “好,好,好!”源师傅最为激动,身体颤抖,他守着这个园子数十年了,他并不是修士,有生之年都想见到有人切开石人,一窥究竟。

        就连最为平静的老道姑也露出了一丝异色,不是那么的漠然了。

        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也出现在近前,显而易见,也想一观。

        当叶凡持刀的刹那,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偌大的石园一片宁静,只剩下了热切的目光。

        整片石园,静悄悄,落叶可闻,叶凡开始切石,谨慎而小心,幅度很小,下刀稳而准。

        “咔!”

        当第一道声音传出时,所有人都一震,此音一出,预示着道一石坊的镇园之宝终于要被解开了!

        石屑纷飞,叶凡专心运刀,他并没有手软,速度很快,不多片刻间将石人的手臂剥开了。

        结果,除了一地石粉外什么也没有,连块普通的源都没曾切出。可以看到,石人的内部很一般,白花花,根本不是孕生有稀珍的石料。

        “坏了!”李黑水知道事情很不妙。

        “果然,怪不得那些源术高手最终摇头放弃了,这九窍石人看着特别,但是内部是白石,肯定出不了源!”

        一些老人非常失望,期待这块石头很多年了,今天终于有人切开,不想竟是如此的普通,没有一点出奇处。

        甚至,有些老人怀疑,这是道一圣地做的局,故意要坑一些源术造诣精深的人。

        “还好,当年我忍住了冲动,没有买下这块石料。”

        叶凡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继续挥动切刀,时间不长,将石人的双腿亦剥落,依然白花花。

        “唉,这么多年来,这块石头一直让我放不下,不想却是这个样子。”

        “如果有绝世稀珍的话,早已有石中飞仙异象发生了,现在连波动都没有,让人失望。”

        这些老人都在摇头。

        最紧张的莫过李黑水,这可是一块天价石头,如果什么也切不出来,以前的神药都要搭进来填窟窿。

        叶凡什么也没有说,继续挥刀,将石人的腹部解开,依然白花花,而后将头部也切裂,最后他将刀落在胸廓上,石屑纷飞,还是什么也没有。

        李黑水的冷汗流了下来,满怀希望,到现在却无比的失望。

        此刻,地上还有拳头大的一个石块没有解开,那里位于心脏部位,此外头部的额骨亦没有落刀。

        到了现在,石园外不再平静,没有人看好这九窍石人了,切到现在都是白色,这样的石料几乎不可能孕生出稀珍。

        “哈哈……”吴子明大笑,道:“自不量力,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高手都摇头而去,没有人选中它,你真以为自己是源术大师了?!”

        李重天也幸灾乐祸,讽刺道:“总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可以指点江山,到头来却跌的头破血流,其实什么也不是!”

        “哈哈……”

        他们一行人全都在大笑,石园外一片喧嚣。

        有人讽刺,有人揶揄,也有人同情,各种表情呈现,人生百态面孔皆有。

        现在,没有人保持安静了,一片噪杂,谁都不看好九窍石人这块奇石了。

        “嘿嘿……”深沉而意味深长的冷笑在不远处响起,幻灭宫的太上长老李一水也出现了。

        此刻,就连妖月空与大夏皇子都很失望,在一旁沉默无语,有些疑惑是否错估了叶凡。

        远处,姜逸飞亦微皱眉头,不再那么关注这里。

        安妙依亦是微微摇了摇头,美丽无瑕的俏脸上,神色平淡了下去。

        一群老人在叶凡旁边静观,不再多说什么了。

        神秀天成的少女道士站在一边,依然很平静,没有什么表示。

        “妈的,实在让人恼火!”李黑水很郁闷,狠狠的瞪了一眼远处的吴子明与李重天等人。

        此刻,唯有白衣小尼姑还蹲在地上,托着下颏,很是纯真,还在好奇的盯着那个拳头大的石块,眨动大眼道:“怎么不切了?”

        叶凡波澜不惊,站起身来,冲着四外大声喊道:“有人愿与我对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