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镇压一年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镇压一年

    作品:《遮天

        “无量……他妈个天尊!这是谁家的狗……”段德呲牙咧嘴,疼的大叫,连连抖动手臂。www.00ksw.org

        可是,他根本无法摆脱黑皇,大黑狗张开血盆大口后,能将一个大碾子吞下去,此刻可着劲的的撕咬。

        “啊”、“啊”、“啊”……“汪”、“汪”、“汪”……段德与大黑狗都在叫,一个是疼的钻心,另一个是咬的用心,一个想要摆脱,另一个死不撒口。

        黑皇的本体相当的大,从鼎中探出的硕大头颅着实有些生猛,狂咬段德,差点将其半边身子都给吞下去。

        “当”

        大黑狗一双大爪子一下子按住了段德头上的破碗,突然舍弃无良道士的手臂,一口衔住破碗,死命往回夺。

        它从来都是个不吃亏的主,尽管兽皮古卷是有意送出去的,但也觉得不能白便宜对方,见宝起意,想把段德的神物给划拉过来。

        “无良……天尊,气死贫道了!”从来都是他抢别人的宝贝,今天不仅被狗咬,还要被狗抢,段德鼻子都快气歪了。

        破碗轻颤,顿时震出一股可怕的杀伤力,黑皇大吃一惊,神识中冲出一个金色的铃铛,叮铃铃摇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叶凡出手相助,催动自己的鼎,打向缺德道士。

        可是,这个破碗依然让人心悸,蕴有无法想象的可怕威能,但并没有真正释放出来。

        大黑狗心头一跳,额头裂开一道缝隙,第三只竖眼张开,射出一道乌光,贯穿向段德的识海。

        叶凡也感觉到了危险,二话不说,眉心的金色小湖也射出一道寸许长的金剑,斩段德的额骨。

        无论是大黑狗的金色铃铛,还是叶凡的鼎,都被破碗挡住了,兵器攻击效果不大。

        但是,神识攻击太突然了,段德大叫一声,当场中招,踉跄后退。

        “汪”、“汪”、“汪”……犬吠震天,大黑狗突然冲出鼎,趴在了碗上,以金色的铃铛防护,抱着破碗死不撒爪,同时强大的神识如潮水般冲击。

        “不好,快退!”叶凡低喝,这个碗不是寻常的东西,让人有惊悚的感觉,他怕大黑狗出现闪失。

        黑皇临退前,一口咬住了段德半边身子,将道袍都给扯碎了,化成一道乌光退回了叶凡的鼎中。

        无良道士被咬惨了,一身道袍破破烂烂,跟个要饭花子似的,身上到处都是狗牙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无量天尊,妈的,道爷我被狗咬了!”

        “无量无始,妈的,本皇咬牛鼻子了!”大黑狗针锋相对。

        “哪来的狗妖?”无良道士一脸的晦气,看着一身的狗牙印,他很想现场吃黑狗肉,他头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谁家的牛鼻子没拴住?”大黑狗也是一脸的不爽,嗷嗷的呼喝着。

        缺德道士鼻子差点气歪了,道:“道爷我还想说呢,谁家的狗没拴住?!”

        “本皇我还没说完呢,谁家的牛鼻子跑出来了?!”大黑狗呲牙咧嘴。

        在场的人瞠目结舌,这两个家伙还真是极品,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叶凡却是想大笑,这死胖子从来不吃亏,抢过他不少东西,后被各大圣主填进妖帝阴坟内,都活蹦乱跳的跑了出来,难得今天吃瘪。

        “算了,本皇懒得跟你一般见识。”大黑狗占足了便宜,最后露出一副我懒得理你的样子。

        无良道士用手点指黑皇,刚想说什么,但却被叶凡打断了。

        “道长你什么意思?”他故意沉下脸,神色不善的盯着段德,道:“虽说咱们有些交情,但却这样算计故人,你说的过去吗?”

        “无量天尊,贫道是怕叶小兄弟吃亏,这么多人虎视眈眈,故此先替你保管古卷,到时候还会少了你的好处吗?”

        “胖子,你这样贪婪会遭报应的。”叶凡没有再多说什么,面上不愉,心中却在畅快大笑。

        段德可在混沌石形成的力场中自由出入,场能根本定不住他,那个黑不溜秋的破碗,溢出丝丝涟漪,抵消了这种禁锢。

        黑皇对叶凡传音,道:“这破碗中一定有了不得的东西,看样子被封印了,他并不想暴露出来,真是不可想象。”

        叶凡点头同意,他不想真正与这死胖子翻脸动手,这个家伙深藏不露,不指定有多少底牌呢。

        其他人也都很吃惊,猜测不出段德到底什么样的奇宝,但肯定非常惊人。

        “刷”

        光芒一闪,段德退出了混沌石形成的力场,降落在地,将古卷收进怀中。

        所有人都盯着他,尤其是半空中被定住的圣子与圣女们,全都非常不甘,不是他们修为弱,实在是缺少异宝,被束缚在这里根本没有办法。

        “段道长想走了吗?”颜如玉莲步轻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面对手持极道兵器的妖族公主,段德如临大敌,神色阴晴不定。

        “咚!”

        混沌石上,离火神炉震动,被封在里面的三人不想坐以待毙,竭尽所能冲击,摇光圣子、金翅小鹏王、姚曦没有一个是凡俗之辈。

        叶凡暗中传音,道:“黑皇能帮我将这火炉封印吗,纵然是离开混沌石也确保他们无法冲出来。”

        “这个有难度……”黑皇皱眉,道:“这个破炉子虽然很结实,但是有点古怪,恐怕没有办法在上面刻印道纹。”

        “仔细想想,看看有没有办法。”叶凡感觉时间紧迫,恐怕没有时间来炼化这三人了。

        “刻印道纹,需要大量的珍贵材料,这么短的时间,哪里去找,根本没有办法。”黑皇摇头。

        “需要材料……”忽然,叶凡心中一动,他想到了《道经》中的秘法,寥寥几笔,所载有限。但是,他却认真的研究过,他曾动用过那种禁法————以器镇压己身,实现“永恒”。

        “九个神秘的古字,不需要其他珍贵材料,只需要在器上刻印,就可以实现镇压!”

        叶凡快速行动了起来,这一次当然不是镇压己身,而是要镇压三大高手。

        “黑皇护法!”他神色郑重,不能在此炼化掉三大高手,他打算彻底封印他们。

        “隆隆”

        突然,大殿外传来剧烈的震动,有人在强行拔除叶凡布下的大旗,即将闯进来。所有圣子与圣女都露出喜色,觉得一定是自己的人到了。

        “不好……”叶凡让自己平静,心神空灵,在离火神炉上刻烙印。

        他的神色无比郑重,以心神为笔,在炉盖上刻下一个不能识别的古字,一笔一画,非常的专注,短暂的忘记了外面的一切。

        “刷”

        光芒一闪,第一道烙印完成,被他打进炉盖中,不过他并不敢放松,不知道这个奇怪的炉子会不会抹除掉这种印记,毕竟它的自我恢复力很变态。

        “没有消失的迹象,似乎可以保留。”他心中一喜。

        “你……竟然会刻这种东西?!”大黑狗刚才亲眼见到那个字,非常震惊。

        “有什么特别的吗?”叶凡问道。

        “这是唯有大帝才认识的‘字’,是天地的‘纹络’,具体怎么回事,外人很难理解。”大黑狗盯住叶凡,道:“你掌握了几个字,到时候一定要教给我。”

        叶凡心中顿时一跳,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快速平复情绪,让自己静下心来,再次开始刻字。

        “刷”

        光芒闪烁,第二个古字,第三个古字……他连刻七个古字,炉盖一下子迷蒙了起来,牢牢的封住了火炉。

        不过,其他人并没有注意这一切,所有人都在盯着段德,毕竟那幅古卷被他得去了。

        “轰”

        大帝寝宫外,很多人在出手,将数百杆大旗被一一拔除了,最后一声剧震,十几人走了进来。

        这十几人看起来从三十几岁到四十几岁不等,但真正有多大的年岁,没有人知晓,一个个全都步履从容,神色镇定,一看就气质非凡。

        其中一人身穿五彩羽衣,傲骨天生,极其不凡,剑眉入鬓,睥睨大殿中人,最后双眸射出两道犀利的光芒,盯住了姬皓月。

        “孔腾,你要做什么?”旁边的人喝问。

        大殿中,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孔腾何许人也?乃是孔雀王真传大弟子,继承了孔雀王的无上玄法,实力深不可测。

        昔日,就是他在南域时将姬皓月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差点死在外面。

        “放心,我不会在这里出手,毕竟你们人多,我妖族才来了多少人。”孔腾冷淡的回应道。

        所有人都倒吸冷气,十几名中年人都没有一个是善茬,都是各大圣地的非凡人物,比在场的年轻人高出了半辈到一辈。

        “刷”、“刷”

        光芒连续闪烁,叶凡终于将最后两个字烙印进炉盖中,彻底封印了离火神炉,至此他长出了一口气。

        “段道长……”孔腾扫了几眼混沌石,而后盯住了段德。

        与他同进来的十几人,全都大有来头,身份不弱于他,都是各大圣地上代的奇才,也都盯住了段德。

        “一切都好商量……”段德皮笑肉不笑,将那张古卷取了出来。

        “大师兄请出手,将圣子与圣女救出!”摇光的弟子上前,对一个中年男子恭敬施礼。

        这是一个看起来能有三十七八岁的男子,身材高挑,浓眉大眼,英武无比,让人忍不住敬畏,如一尊仙王一般。

        在场的很多人都变色,瞬间明了此人是谁,这是摇光的楚凌空,当年只差一点就被选为圣子。

        “是吗,竟然有人同时拿下了我摇光的圣女与圣子?!”楚凌空的眸子深邃如海洋,望向半空中。

        叶凡神色自若,盘坐在混沌石上,依然在打催火诀,炼化炉中的三位天骄英才,平静的开口,道:“我欲镇压他们一年,期满放归圣地。”

        所有人都变了颜色,一个道宫秘境的小修士敢镇压圣地传人,传扬出去,必然会震惊天下。

        他竟敢说出这样的话,各大圣地的人没有一个不吃惊的。

        这是个妖孽啊,以前或多或少听闻过他的名字,但诸圣地的人杰没有人在意,今日注定要牢记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