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相逢禁区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相逢禁区

    作品:《遮天

        天宇如墨,星月消失,像是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中,太初古矿周围一片枯寂。www.00ksw.org

        难言的压抑,无尽的惊惧,凶怖的窒息感,好像有许多座黑色的大岳在降临,沉入了人的心中。

        “这是怎么回事?”四人吃惊,心中沉重,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太初古矿发生了什么,我们不会死吧?!”陈怀远颤声问道。

        李德生也在哆嗦,他的左目绽放幽光,阴冥眼大睁,望向太初古矿方向。

        “你看到了什么?”叶凡催问。

        “太初古矿那里怎样了?”老刀把子也急促的问道。

        “什么也见不到,那里黑的发瘆,吞噬一切,我的眼睛……”李德生突然大叫了一声,仰天栽倒在地上,眼角溢出一缕血迹。

        这个变故让其他三人感觉身体发寒,快速将其扶了起来。

        “你怎么了?”叶凡问道。

        李德生的左眼角崩裂,淌出一缕鲜血,阴冥之眼空洞洞,非常肿胀,庆幸的是瞳孔未伤,只是伤了眼白而已。

        “疼死我了!”他涕泪长流,不断以神力度向阴冥眼,好长时间才恢复过来。

        “发生了什么?”老刀把子追问。

        “黑洞,巨大的黑洞,像是可以吞天……”李德生心中惶恐,他的阴冥眼都差点崩裂。

        “刷”

        过了片刻后,天空中的星辉与月华才再次出现,是如此的突兀。

        柔和的光辉如烟似雾,分外圣洁,给人光明和温暖的感觉,一扫刚才的枯寂。

        血色的大地一片素淡,沙砾、大石、矮山等披上了一层薄纱,像是一幅浅淡的山水画。

        “吓死我了,刚才是怎么了?”陈怀远拍了拍胸口,光明重现,方才的一切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天空中的星辉汇聚成水,向着太古古矿淌去。

        可吞噬一切的巨大黑洞消失了,与原来没有什么区别。

        “真好像是错觉一般。”叶凡感叹。

        可是,没过多久又是“嗡”的一声闷响,所有圣洁光辉又被吸干了。

        四野茫茫,漆黑一片,对面不见人影,尤其是太初古矿,那里仿佛成为了一个深渊,比别处更加黑暗。

        “怎么又黑下来了?”

        “是了,现在临近午夜时刻了,传说就是这样,太初古矿吞天地精华,吸纳一切!”老刀把子心惊,道:“我们赶紧离开,不然恐怕就走不了了。”

        “走!”叶凡低喝,他已经大概摸清了此地的状况,带着三人向外退去。

        当然,所谓的退走,是左拐右转,不断变换方位,而非直线前进。

        叶凡不断的计算,依照《源天书》所记,连脚步落下时都有讲究,身后三人在踩着他的脚印前进。

        这是一段迂回曲折的路程,不说进三步退两步也差不多了,忽左忽右,非常飘忽。

        偶尔,叶凡还会停下来,在地上演算一番,仔细估算,比较周围的地势,然后再选择前进的方位。

        “我说掘爷,一定要带我们出去啊。”陈怀远边走边磨叽,道:“我素来佩服您这样的奇人,我也一直想入这行,可惜只学到了一点皮毛。”

        “一边呆着去,别添乱。”老刀把子一把将他扒拉到了一边,怕其打扰叶凡。

        半刻钟后,叶凡带着他们回到了原点,距离太初古矿**十里处。

        在这个过程中,身后不时传来闷响,一个巨大的黑洞如鲸吸牛饮,吞噬天地精华,仿若太古的凶兽张开了吞天大嘴。

        叶凡几次受到影响,每当天地无光,彻底陷入黑暗时,他都不得不停下来,静心的推演。

        就这样走走停停,感觉像是绕行了上千里路,他们终于脱离了这片古怪的地域,出现在一百五十里外。

        “终于走出来了!”

        四人长出了一口气,尤其是叶凡,像是虚脱了一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断演算,让他有些精疲力竭。

        他掏出玉净瓶,将几尽干涸的神泉向嘴里灌去,总算快速恢复了过来。

        如果不是参悟过《源天书》,叶凡觉得,肯定会被封死在里面,几乎不可能脱困。

        “掘爷,回去我就给你立长生牌坊,我说到做到。”陈怀远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

        “先别做梦,我们只是稍微远离了神矿,还在太初禁区里,还有类似‘真龙咳血’这样的地势呢,随时会丧命。”老刀把子给他泼了一头冷水。

        叶凡也叹了一口气,太初禁区极度危险,“火龙纹”与“龙喋血”这样的地势肯定不止一处,弄不好就可能会深陷绝地。

        月色祥和,几人走的很慢,小心的前行,生怕误坠绝地。

        “你在太初古矿看到的尸体都是什么样子?”叶凡问李德生。

        “是人族吗?”老刀把子也追问。

        “全都是人形,但是不是人尸很难说,毕竟太远了,我的阴冥眼也只能看出个轮廓,有男有女,服饰很古老。”李德生心有余悸。

        “或许,有上古的圣主与皇主的尸体也说不定,当然也可能是太初古矿中本来就存在的……”老刀把子自语。

        “还好,没有见到活着的存在。”叶凡庆幸,关于太初古矿的传说太多了,一则比一则可怖。

        “活着的存在,自古以来,能有几人见到……”老刀把子自语。

        “不知道不久前那三个似神明般的存在是否还在附近……”李德生小声道。

        严格说起来,就是因为那三个被光环笼罩的生物出现,才逼得他们飞遁,险些困在太初古矿那里。

        “千万不要再遇见他们。”陈怀远叨咕。

        “我说,你们这两个乌鸦嘴能不能给我闭上!”老刀把子立眼,非常忌讳这样说。

        “坏了!”叶凡望向远方地平线,心中顿时一沉。

        真被这两个乌鸦嘴言中了!

        虽然是午夜,但并不黑暗,明月高挂,无垠的血色大地朦胧胧胧。

        就在地平线上,有三条身影出现,正向这边望来,有光环笼罩,如三尊神祗立在那里。

        正中那个人,素淡而虚幻,给人不真实的感觉。

        左边那个人,神光遮体,炽烈夺目,如一轮骄阳,好像是太阳神临世右边那个人,白衣与青丝同舞,如广寒仙子临尘,闪烁着晶莹。

        “三个禁忌……”

        “真的想将我们逼进太初古矿!”

        陈怀远与李德生刚沉静下来不久,现在又开始哆嗦了,两人很想撒腿就跑,但现在腿脚极其不利索,突突颤抖,站在原地未能动弹。

        叶凡与老刀把子想逃,但身后就是太初古矿,实在不好转身。

        然而,让人吃惊与不解的事情发生了,地平线上那三个神明突然转身飞奔,如避蛇蝎,如遇厉鬼,极速逃遁,快的不可思议。

        老刀把子目瞪口呆,甚是不解。

        李德生与陈怀远也瞠目结舌,结结巴巴的开口。

        “禁忌存在……会怕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神明……在逃,我……没看错吧!”

        虽然距离遥远,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但叶凡还是觉得有些眼熟,刹那间,他心中闪过一道亮光。

        “你大爷的!”

        他健步如飞,撒腿追了下去。

        “他敢骂太初禁区活着的存在?!”陈怀远吃惊。

        “疯了,真是疯了,掘爷中魔了,居然去追三个神明!”李德生也惊叫。

        老刀把子先是一阵发呆,而后突然跳了起来,道:“追,那不是太初古矿的神明,那是跟我们一样的人!”

        “什么,他们是人?”陈怀远的胆气一下子壮了起来,破口大骂道:“他妈的,就是他们三个害得我们乱跑,差点死在太初古矿,居然也是人族!”

        李德生也诅咒,道:“你个亲娘姥爷的,他们也是人族,却差点害死我们,我@#¥¥……”

        他们很快想到,第一次相遇时,四人站在高地上,直到退到低洼处,见不到那三人后才开始逃。

        这样想来,对方那个时候多半也是选择了逃遁,只不过有高地阻挡,没有见到而已。

        叶凡冲在最前面,老刀把子排在第二,陈怀远与李德生垫底,穷追不舍。

        四个人非常沉得住气,没有一个人喝喊,全都是默不作声的追赶。

        前方那三人虽然速度奇快,非常飘忽,但却无法完全放开,不敢尽全力,怕一不小心误入绝地,因此并没有将后面的四人甩开。

        虽然看到的是模糊的轮廓,但叶凡几乎可以确认了,那是瑶池圣女、姚曦、摇光圣子三人。

        他早已知晓,这三位圣地传人来到太初古矿边缘运送石料,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也会失落此地。

        “这三人害得我们差点殒命在太初古矿,不吓他们个半死实在对不起我们!”李德生与陈怀远全都咬牙切齿。

        叶凡更是以实际行动,追的三位圣地传人飞逃,片刻也不敢停留。

        堂堂圣子、圣女,从来都镇定自若,此刻却很狼狈,将后面的人当成了古矿中的禁忌存在。

        “我怎么觉得像是人族,并不是莫名生物。”

        “的确,他们衣袖飘飘,最前面的那个人像是个道士,而且有些眼熟。”

        “多半真是人族,如果是恐怖生物,应该已追上我们了。”

        瑶池圣女、姚曦、摇光圣子毕竟是非常人,纵然身陷太初禁区,也没有过于慌乱。他们快速做出判断,而后全都止住身形,停了下来。

        “无量天尊,前方可是几位故人?”叶凡见他们停下,他快速向前冲去,口中发出声音,不好莫不出声了。

        时间不长,双方汇合在一起。

        银月高悬,月辉皎洁,光线柔和,到了眼前,可以清晰的看到彼此。

        摇光圣子连发丝都在闪耀金光,通体光灿灿,他虽然没有生出怒意,但却也没有了往昔的平和笑容,眉头微蹙。

        姚曦白衣胜雪,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娥眉轻皱,道:“道长,想不到在这里与你相遇,你可真不愧为段道长的师叔。”

        段德被人称作无良道人、缺德道士,姚曦很委婉,言有所指,在太初禁区被人这样追赶,任谁都难以高兴,不过她涵养很好,没有发作而已。

        “无量天尊。”叶凡口诵道号,解释道:“这完全是误会。”

        瑶池圣女默不作声,过了片刻后才道:“道长你怎么来到了这里?”

        “一言难尽……”

        就在这时,陈怀远与李德生赶到了,道:“你们是什么人,害得我们差点折殒在太初古矿?”

        两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噼里啪啦”一顿抱怨,顿时让摇光圣子、姚曦、瑶池圣女三人没脾气了。

        经这两人一说,这三人发现,双方互相吓了一顿,确实是“误会”。

        芥蒂消除后,姚曦抱怨道:“道长你可真跟那个无良道士有的一比,明明认出了我们,却还一言不发的在后面追赶。”

        摇光圣子也道:“道兄,这个玩笑可真有点过火。”

        瑶池圣女发出天籁之音,道:“道长,我们险些被你追入绝地。”

        “一切都是误会。”叶凡转移话题,问道:“你们怎么也失落在太初禁区了?”

        “我们原本身在在太初禁区边缘……”

        依三人所述,他们的遭遇几乎与叶凡他们一样。生命禁区外刮起一阵黑色的怪风,死伤很多人,三人被卷入了太初禁区中。

        当得悉三人是圣地传人后,李德生与陈怀远不敢咋呼了,老刀把子倒是自始至终都很平静。

        当了解彼此的进来因由后,七人都是一阵感叹,竟然全都是因为那股黑色的怪风。

        “道长你可真是……为了一观太初古矿,竟跑到了这里。”摇光圣子摇头。

        双方合在一起,得悉彼此在禁区的经历后,瑶池圣女三人颇为吃惊,没有想到叶凡如此了得,破了必死危局。

        “我觉得,我们只要走过前方的那片血色平原,就能够脱离禁区了。”老刀把子这样说道。

        叶凡与三位圣地传人皆点头,他们也有这样的感觉。

        七人前行六十于里,竟然见到一片松林,横在前方。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是眼下的真实写照。

        松林摇曳,清泉淙淙,月映溪流,清幽洁明。

        太初古矿乃是生命禁区,寸草不生,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

        众人不解,深感意外与吃惊。

        “有东西在发光……”摇光圣子眼眸深邃,像是可以望尽松林。

        溪水潺潺,自青石上淌过,素洁如练。七人走进林中,果然见到光华闪烁,有物体在发光。

        “这是……一具骸骨!”

        众人一惊,一株古松下,有一具洁白的骨骼,通体晶莹闪闪,在月色下绽放光华。

        “这个人身前一定修为惊世,死后多年骨质还这样玉润,不可想象。”

        “这里有一块玉佩。”姚曦在溪水中发现一块温玉,被雕刻成龙形,闪耀宝辉。

        “这是大夏的一位皇主!”瑶池圣女惊讶。

        这种玉佩,唯有大夏皇主才能持有,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众人莫不吃惊,传承了十几万年的不朽皇朝,有一位修为震世的皇主竟然殒落在这里。

        “果然啊,太初古矿葬送圣主与皇主。”摇光圣子感叹,他不知道,将来他是否也会走向这里。

        “他没有进入太初古矿就死了,这里一定有什么莫测的危险,我们速速离开!”姚曦绝世容颜上泛出波澜,一双美眸扫向松林深处。

        众人心中凛然,不朽皇朝的皇主功参造化,却殒落在此,此地不像表面那么祥和。

        “快走!”叶凡想起了什么,第一个退走。

        现在,几人都将他视作“掘爷”,见到如此,更加不安,全都展动身形倒退而去。

        “道长此地可有什么不妥,是否看出了什么?”瑶池圣女请轻声问道,玉体传来阵阵幽香。

        “此地不应有松林与清泉,本应是枯寂之地,物极必反……”叶凡心中不安,《源天书》中有“物极必反,见之速退”的警语。

        那不是对常人说的,而是对源天师的警示!

        《源天书》后半部分曾点到过这样的山川地势,不符合常理、不应存在的地貌,地下一定有不可思议的东西,源天师都要避退!

        叶凡心中怦怦乱跳,这是可斩杀源天师的地脉,是必须要避退的魔土,凭他现在根本不可能推测出地下有什么。

        “居然真的见到了‘物极必反’这种地势,在源天书后半部分都是比较靠后的记载了……”他心中自语,他眼下绝对破不了!

        张家的初祖,那位源天师再生,都不见得能破开!

        叶凡冷汗长流,一步一步向后退去,脊背的衣服都被打湿了,众人感受到了他的紧张,全都屏住了呼吸,跟随后退。

        直至离开松林,也没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清泉叮咚,悦耳动听,穿林而过,非常祥和。

        震世皇主都死在了这里,怎么可能会没有凶险呢,绝对是染血的魔土!

        可是,众人已经退出去数百丈远了,依然没有见到什么。

        “嗖”

        叶凡展开极速,留下一道残影,眨眼冲了出去,慢慢退走不是办法。

        “诸位,我们各凭运气,若是不死,五十里外相聚!”

        能够从太初古矿走出来的“掘爷”,竟然如此,让剩下的六人惊悚,破空之响传出,他们各展手段,竭尽所能逃遁。

        叶凡亡命飞逃,脊背冒寒气,太初禁区太恐怖了,绝地一处处,他觉得这地方不比那古矿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