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太初神引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太初神引

    作品:《遮天

        月色如水,大地空寂,一片宁静。www.00ksw.org

        脚下的红色沙砾,数百丈外的大石,更远处的石山,皆被如薄烟般的月华覆盖,朦朦胧胧。

        叶凡与老刀把子四人却没有这种宁静的心绪,眼下绝对接近太初古矿了,立身在血色的沙石地上,几人的心都快跳出了喉咙。

        名为李德生与陈怀远的两名修士,身体在簌簌发抖,几乎站立不稳,内心充满了惊惧。

        太初古矿,为东荒七大生命禁区之一,凶名传天下,自古以来,发生了太多可怕的事情。

        “谁能救救我们,我真的不想死!”

        “怎么才能逃离这里,老刀把子你有办法吗,道长你能找到出路吗?”

        两人声音发颤,近乎绝望,脸色苍白如纸。

        距离太初古矿已经不足百里,到达这个范围,恐怕凶多吉少了。

        “慌什么,我们又没有进入神矿中,现在不是还有**十里吗,赶紧退走还来得及。”老刀把子低喝。

        “不是说遇太初必亡吗,我们几乎看到了,还有生路可言?”两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紧张而希冀的望向老刀把子。

        “那是因为接近了太初古矿,我们距离还远,有机会逃生!”老刀把子不想多说什么,转身飞奔,这个地方绝地不能久留,不然的话肯定活不长。

        叶凡也是转身就走,追着老刀把子跑了下去,他感觉最近实在背运,只是想远观太初而已,不想被黑色的旋风刮了进来。

        李德生与陈怀远面色苍白,在后面追赶,他们两人已经方寸大乱,失去了主张,被动的跟着老刀把子与叶凡。

        叶凡与老刀把子四人一口气奔出去五十里,这才停下来长出一口气,可是紧接着他们又变了颜色。

        “不对啊,怎么还能够看太初古矿!”老刀把子低声惊呼。

        叶凡也感觉不对劲,运转神目眺望。

        天地尽头,星光如水,白茫茫一片,垂落向地面,汇向一个地方。

        毫无疑问,那里是太初古矿,与他们依然相距不过**十里!

        不安、惊惧、愤怒、悲恸等各种情绪从远方波动来,几乎感染了他们,与不久前一样。

        “怎么会这样,我们明明逃出来五十里了,距离为什么没有变化?”

        李德生与陈怀远的脸当时就绿了,浑身上下,除了眼珠子外,几乎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

        “我们明明在向……相反方向逃,怎么却像是在绕着它转?”

        这个结果让人发毛,四人心中全都无底了。

        “我们不是还有命吗,继续逃!”老刀把子声音低沉,抓着自己的旱烟袋,健步如飞,眨眼就冲出去数百米。

        到了现在,李德生与陈怀远真是连滚带爬,腿脚非常不利索,摔倒了好几次,才奔跑出去。

        这也不能怪他们胆小,要知道自古至今,也不知道有多少圣主折殒在此,相比起来,他们两人实在不够看。

        叶凡心中也直犯嘀咕,此情此境,与源天书后半部的记载有些像,可惜那部分太深奥了,还不是他能够啃得动的。

        逃出去五十里后,几人刚一停来,发现又与方才一样,依然没有逃走,还是在绕着太初古矿跑。

        “真是不可思议,我想不明白!”老刀把子有些发傻,跑动的时候,他发觉是在远离太初古矿,一旦停下来就会发现,是在绕行,而非远去。

        他蹲在地上,掏出旱烟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一双眉毛深锁。

        “老刀把子你还有心情抽大烟?”李德生哭丧着脸。

        “快想想办法。”陈怀远焦虑不安,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叶凡现在可以确定,一定是源天书后半部所记载的那种状况,神源形成了“场能”,扭曲了空间,干扰了时间。

        这种情况最为可怕,不是刻意为之,而是神源自然滋生的,几乎等若改变了这片天地的“规则”与“秩序”。

        现在,他们的处境还算好,并没有走到危险地域,不然的话,若是触动未知的天地法则,可能是毁灭性的。

        “道长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李德生希冀的看向他。

        陈怀远也凑了过来,道:“小哥你要是能想办法带我们出去,我必有厚报!”

        “我只看出了一点端倪,此地太繁奥了……”叶凡说的是实话。

        出现扰乱这方天地的场能,是因为神源不止一块,源力相互作用,自然滋生,可以看出。

        可是,如果还有其他因素,那就难以预料了,除非源天师亲至。

        “太初古矿,内蕴神源,多半早已通灵。”老刀把子在旁叹气。

        “这样的话,就更麻烦了,可自行演化杀局,会生出无法预料的恐怖后果。”叶凡蹙眉。

        比较糟糕的是,这些都是流于表面的猜测,没有人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

        “我们继续逃,看看能否找到办法。”叶凡站起身来,他想在这片地域丈量一番。

        就这样,四人再次开始飞奔。

        一个时辰后,李德生与陈怀远,几乎快口吐白沫了,瘫软在了地上,也不知道跑了多少个“五十里”,始终未能远离。

        “怎么会这样……”两人呼哧呼哧喘气,近乎虚脱了。

        “此地的神源该不会是封有活物吧。”老刀把子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语。

        叶凡沉默,这种几率很大,且封有的种族肯定厉害非凡,为此地又添了一个变数。

        “我听人说,古矿中滋生出了圣灵,就是大成的东荒神王进去都要殒落。”

        “还有一种说法,里面存有仙族。”

        李德生与陈怀远也坐在地上这样说道,跑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汗如雨下,已不是那么恐惧了。

        这些说法,都是表面上的,真正的隐秘没有人知晓。

        所有这些传说,完全可以称为一个“引子”,按照《源天书》后面的记载,可以衍生出十数倍的恐怖推测。

        叶凡仅观研《源天书》后期少部分,通过眼前所见,就对太初古矿生出了无尽敬畏。

        初窥“引子”就已如此,真正的端倪并未看透。

        按照他的推测,纵然是悟透源天书,也不见得能够弄明白太初古矿的“正文”。

        这里,恐怕远比想象的可怕,多半有惊天的隐情。

        不然,为何连真正的源天师都不敢进去?张家的初祖,堪称一代奇人,却无可奈何,终一生也没敢进太初古矿,视为生平大憾。

        “难道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李德生与陈怀远脸色难看,他们见叶凡不语,以为没有办法了。

        “死到不见得。”叶凡站起身来,道:“再有几十里,我们便快绕古矿一周了,差不多可以摸出一点情况了。”

        他所敬畏的是太初古矿,不过并没有接近那里,相距足有**十里,他觉得也许可以寻到生路,有破解之法。

        毕竟这里是边缘,不是真正的核心区域。

        又奔行了二十几里,他们果然回到了原点,来到了开始的地方。

        “道长,我一看你就是爵爷,是这行的奇人,一定要想出办法啊!”

        叶凡听到陈怀远这样说,不禁哑然,所谓的爵爷就是“掘爷”,是源天师门徒的另一种称呼。

        这行的人成年挖山掘洞,出没于大地之下,不见天日,掘源脉的人被人戏称为掘爷。

        “道长,掘爷,是否琢磨出来了逃生的方法?”李德生也紧张的问道。

        “办法是有了,不过我们需要冒险。”

        “要怎么冒险?”老刀把子抽了一口旱烟问道。

        “这次需要向太初古矿方向前进数里,需要更好的摸清此地的‘场能’,才有办法寻生路脱困。”叶凡平静的道来。

        “掘爷你疯了?!”陈怀远当时就跳了起来,激动无比,道:“哪有自己向太初古矿送死的?就是那些圣主也是在晚年寿元将尽时才拼死一搏。”

        叶凡在地上划刻与演算,头也没有抬,道:“只有如此不断的测量,才能摸清状况,才能找到生路。”

        “好,就如此!”老刀把子猛抽了一口烟,将烟袋锅子在地上磕了磕,站起身来。

        “为了谨慎起见,我们只前进五里,不要深入太远。”叶凡当先向前走去。

        李德生与陈怀远哭丧着脸,很不情愿,但却不敢独留这里,到了现在只能指望这位掘爷。

        深入五里后,当停下来时,他们大吃一惊,发现大地刷的一声后退了出去。

        “这是……”连老刀把子都惊了一跳,寒毛都立了起来。

        明明只走了五里,但停下来后一下子深入二十里远,汇向太初古矿的星光可见,如一片白茫茫的大瀑布横在前方。

        “道长你要害死我们了……”陈怀远惊声道。

        “无妨,我们沿原路返回。”叶凡也很吃惊,此地的“法则”与“秩序”扭曲的很厉害。

        进来容易出去难,短短二十里,四人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根本不是向回走,而是不断的绕行。

        如果不是叶凡事先依照《源天书》在路上刻下了特别的纹络印记,根本就走不出来了。

        老刀把子等人留下的印记全都磨灭了,莫名消失,只有叶凡留下的源天纹络还残存着一些。

        “我怎么感觉,走的根本不是直线,而是在左拐右转,绕了很多曲线才走出来?”老刀把子不解。

        “这是神源自然滋生出的场能所致,幸好只是在边缘,此地没有产生繁奥的变化,我们还算比较幸运。”叶凡答道。

        “能逃出去吗?”李德生急促的问道。

        “还要多方位的试探几次,不然的话,我没有把握。”

        “还要试?!”陈怀远紧张。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老刀把子横了他一眼。

        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内,叶凡又试探了几次,其中最后一次最为凶险,竟然一下子前行了三十里,连老刀把子的脸都白了。

        此刻,相距太初古矿已不足五六十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满天的银色河流淌落下来。

        洁白色的光辉,完全将那里淹没了,显得柔和而又圣洁。

        “那是什么?!”叶凡吃惊。

        太初古矿在地下,不可能看到,但空中的一切却可映入眼帘,有一些璀璨夺目的东西从古矿中冲出,沉沉浮浮。

        满天星光成河,如瀑布垂落而下,可是那些东西却比之还要绚烂,一会儿升入空中,一会儿又沉入地下。

        “可能是神源!”老刀把子眯缝着眼睛,射出两道犀利的光芒。

        “神源?!”叶凡吃惊,没有被石皮包裹,吞食星辉,难道那些源成精了不成?绝不止一块,有四五个光点在沉浮,而这还只是他所能够看到的。

        “我看到了尸体……”李德生嘴唇哆嗦,脸色发青。

        “什么,在哪里?”叶凡一惊。

        “就在太初古矿的天空中,沉沉浮浮,一会儿没入地下,一会儿升入星光中。”李德生颤抖。

        “胡说八道!”老刀把子斥道:“太初古矿,有神秘异力阻隔,连我都看不清,只能看到一些光点,你怎么能够见到?”

        “我的左眼……是天生的阴冥眼,偶尔能够看到一些特别的东西。”李德生此刻惊惧无比。

        “左目是阴冥眼……”老刀把子吃惊。

        叶凡心中也是一震,他听说过这种眸子,后天很难修成,那是天生的,可看透阴冥。

        “快说,你还看到了什么?!”叶凡与老刀把子同时催问。

        “那些尸体,不断上升,没入星光中,而后又缓缓下沉,进入大地下,有不少具。”李德生近乎梦呓,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他看不到别的,甚至连神源也见不到,他修为不够,左目只是偶尔能够看清阴冥。

        按照他所说的情况,叶凡与老刀把子已经能够想象六十里外的景象。

        太初古矿,自天空垂落下来的银瀑中,有一具具尸体在沐浴圣洁的星辉,沉沉浮浮。

        这个场面,光想想就让他们心惊肉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外,还有光点以及其他东西等升腾与降落,可隐约见到。

        “怪不得一代奇人张家的源天师都不敢进太初古矿……”叶凡心中自语,此地太神秘了。

        “嗡”

        突然,一股浩大的吸力,在太初古矿那里发生,天空中的星辉一下子被抽干了,满空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地面,像是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可以吞噬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