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源锁人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源锁人

    作品:《遮天

        前车之鉴,众人快速后退,远离了那个湖泊,唯恐殒身于此。www.00ksw.org

        退出去数百米,八人回头观望,真是越看越心惊,血色如烟,袅袅升起,如一缕缕厉魂。

        方圆不过十几丈的小湖,红的让人心悸,艳的让人窒息,那一汪水泽好像可以吞噬天地。

        “这是什么湖,怎么这样让人发瘆?!”其中一个人直哆嗦,不是他胆小,而是有此地的气氛实在不对头,面对血湖,让人不由自主打颤。

        远离“火龙坟”与“龙喋血”,站在较高的地势,其他人亦都看出了异常,整体观看大裂谷与血色小湖,一下子就辨出了它们的形状。

        “这他妈的就是一条吐血的龙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地势?”一个人惊叫,身上直冒冷汗。

        实在太像了,可谓鬼斧神工!

        这样的山川地貌像是精心开凿出来的,根本不似自然形成的产物。

        几名修士浑身冒凉汗,见到这样的地势,他们都有些发呆,更多的是恐惧。

        叶凡看了看天色,夕阳西坠,晚霞洒落,他神色骤变,大叫道:“还要退!”

        《源天书》中有记载,“火龙坟”与“龙喋血”日夜交替时最为凶怖。

        其他人见叶凡如此,全都变色,跟随在后狂奔。

        当跑出去数里之后,夕阳擦地平线,即将沉落时,一声让人悚然的闷音发出,那条大裂缝在震动,血湖的水泽在高涨,冲出地面,涌上了半空。

        幸存的八人修为有高有低,最弱的那个人落后足有一里远,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七人回头观看,眼看着他倒飞而去,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的牵引,直接落入了血湖中,连个浪花都未能翻起,直接消失了。

        其他人吓得亡魂皆冒,却不敢飞行,撒腿飞奔,追赶快要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叶凡与老刀把子。

        直到远离十几里,叶凡才停下来,后面的人陆陆续续的赶到,一个个都流白毛汗,不是累的,完全是吓的。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绝不会来这个鬼地方,就是给我一座源山,我也不会动心。”有一名年轻的修士带着哭腔。

        其他人心有戚戚焉,皆脸色雪白,一副悔之晚矣的样子。

        “这太初禁区也太不同寻常了,离古矿还很远,就碰上这样的妖地,刚才要是莽撞前行,恐怕我们都死在那里了。”当中一人颤声道。

        “那是大凶地势————真龙咳血!”老刀把子一脸的凝重。

        “老丈你听说过?”叶凡心中惊讶,面上却很平静。

        “我想小哥你比我了解的多,若不是你提醒,恐怕我们剩不下几人。”老刀把子看了他一眼。

        “我只是凭直觉,感知到了危险,并不了解,老丈给我们详细说下。”叶凡询问。

        “我也不甚明晰,仅听过只字片语。”老刀把子摇了摇头,道:“也不知道多么久的岁月前,我想最少也有七八千年甚至上万年吧。”

        昔年,有人在北域发下过这样的地形,当时也不知道了死了多少人,很多人都是那个年代的大人物。

        最终,一位源天师出世,才破解了那种山川地势,然而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险些毙命,且没过半年那名源天师就莫名失踪了。

        “非要破开这种山川地势,难道下面有什么东西不成?”其中一个修士很敏锐。

        “当然,不然谁会去送死。”老刀把子止语,不在多说什么了。

        叶凡心中叹气,“火龙坟”与“龙喋血”都孕有神源,最起码有两块,就在十几里外,可惜他却没办法取来。

        这是他第一次明确的探知到神源,如果有惊天动地的战力,再将源天书全部悟透,说不定可以来此试试。

        眼下他只能收心,能够活着走出去,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天色暗淡,一行七人走的很慢,纵然实力不弱,他们也不敢快走,全都眼顾四方,仔细观察地貌,唯恐误入绝地。

        因为,“火龙坟”与“龙喋血”这样的山川地貌,决不是仅有的,肯定还有其他妖地。

        “老刀把子你确信这是通往禁区外吗,我怎么感觉像是在走向古矿。”一个修士战战兢兢的说道。

        夕阳早已消失,天色黑暗,没有星月,一望无垠的赤色大地上有淡淡雾气升起,让人辨不清方位。

        老刀把子也蹙眉,越走越没有方向感,这好像是一片迷域,四野静悄悄,气氛有些诡异。

        红色砂石遍地,轻轻踩踏在上面,就会发出“咔咔”的声响,在这幽静而空旷的夜色下,传出去很远。

        七人不敢大意,全都脚不沾地而行,唯恐惊动什么,因为关于太初古矿的传说太多了。

        走了半刻钟,他们彻底失去了方向感,像是闯入了迷宫中。

        天色越来越黑,雾气缭绕,初时如薄纱拂动,最后越来越浓,有伸手不见五指的趋势。

        “我说……咱们不能走了。”一个修士止住了脚步,心中打鼓,道:“我总觉得方向不对。”

        “我也有这种感觉,这好像并不是出去的路。”另一人附和,眼中流露惧意,道:“我们万一走向太初古矿,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所有人都心中沉重,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归路,在这太初禁区便等若丢掉了半条命。

        老刀把子沉默良久,叹了一口气,道:“不走也不行,不然的话,我担心会发生一些事情。”

        “绝不能再前进了,不然的话,说不定我们真的会一脚踏入古矿中,到那时就没有机会后悔了!”

        “还是等明天日出后再走吧。”

        “停下来不妥,这地方让人发瘆!”

        几人观点各不相同,争论了起来。

        “小哥你看怎样?”有人问叶凡,老刀把子也望来。

        “让我想想,琢磨下……”叶凡心有忧虑,难以平静,总觉得这片地域诡异。

        抬头仰望,不见星月,一片昏沉,像是一块黑布遮在天上,远望四野,不见大地,唯有雾气沉浮,他们仿若被装在了一个盒子里。

        这像极了《源天书》中记载的鬼雾,人可定山川龙脉,锁住神源,相反,邪源亦可封天地,困死人。

        鬼雾升腾,这是大凶之兆,他们很有可能进入了妖地,会被封死在这里。

        源若锁人,最为凶险,是夺命杀局!

        叶凡诅咒,他学《源天书》后,还未寻源锁脉,不想反被封困了,动辄要命。

        鬼雾弥漫,杀机暗隐,一旦触发,所有人都会立刻化为脓血。

        可以说,地狱之门已经为他们敞开。

        到了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古以来,北域只出了五位源天师,所要面对的过于凶怖,这个行当几乎不能善终。

        “诸位,我们遇到了大麻烦,谁能沿原路退回去?!”

        众人心中沉重,最怕听到这样的消息。

        “这地方跟迷宫似的,早已失去方向感,还怎么找回路。”

        “我倒是留下了一些印记,可惜我回头感应,却发现失去了联系。”老刀把子叹了一口气。

        叶凡心中有些发凉,被邪源反困杀,很难破解,几乎是死局。

        他这辈子没定脉锁源,却将被反封死,这实在让他感觉窝火,恐怕是史上最倒霉的源天师门徒了。

        叶凡蹲下身来,在地上划划刻刻,在计算着什么,道:“还有生机,我们没有走入中心区域,仅在边缘,只有鬼雾,没有其他,或许能走出去。”

        “小哥你在说什么,我们还有活路?”

        “小道长全仰仗你了,你要好好想想办法。”

        众人围了上来。

        叶凡认真的看着他们,道:“你们仔细回想,每个人都给我绘出一幅路线图,按照你们的感觉,画出这一路上所走过的地域。”

        其他人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没有敢耽搁,纷纷蹲下身,在红色的沙土上绘图。

        果然如叶凡所料,众人的路图大不相同,像是没有走在一起,而是从不同方位与道路而来。

        叶凡将七幅图拼在一起,认真琢磨,偶尔会站起来,在方圆百丈内不断丈量,从一个位置走到另一个位置。

        直至半个时辰后,他才长出一口气,他们还没有陷入绝地,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脱困。

        可是,当他站起来时一下子愣住了,不远处坐着七个身影,算上他才应该七个人才对,怎么多了一个人?

        “那个……是谁?!”

        听到他这样低喝,众人心惊,五道人影站起,快速避开,离开了那里。

        “刷”

        第六道影子冲起,迅疾如鬼魅,只一眨眼,就消失在了浓雾中,踪影渺然,连都容貌都没能看清。

        在场的人全都脸色惨白,冷汗长流,短短的一瞬间,衣衫都被打湿了。

        那是什么东西?根本没有看清!

        其中一个人牙齿都在打颤,浑身哆嗦,道:“我恍惚间看到了,那不是人,浑身兽毛……”

        其他人闻之,皆头皮发麻,那个生有兽毛的东西,刚才就坐在他们不远处,竟然无知无觉,这让每一个人都惶恐。

        “他……怎么了?!”

        有一个人始终未站起,一直坐在地上,如风化了的石像。

        几人向前迈步,来到其面前,莫不变色,实在惨不忍睹,这个人的头盖骨被掀开了,里面的脑浆如豆花一般,白而粘稠,被吞食了大半,仅还残留少部分。

        “哧”

        老刀把子反手点了一指,七彩虹芒射出,洞穿向一片浓雾中。

        那里,有一道影迹快速消失了,冲向了黑暗深处。

        几人一起逼了过去,在原地发现一小滩脑浆,沾着两根黑色的兽毛。

        很显然,脑浆是从那个生物的口中滴落下来的,属于死去的那个人,只有兽毛是莫名生物的。

        “我们离开这里,不要管它了。”叶凡向前迈步,眼下最要紧的是走出这片迷域,这片地下埋有神源,时间长了的话恐怕真的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