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意动太初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意动太初

    作品:《遮天

        暖玉生温,晶莹生霞,柔和的光辉自叶凡的指缝间流出,让人心灵宁静,如行走在朦胧的夜月下。www.00ksw.org

        “道茫茫而无知乎……”叶凡负手而立,心有所感,道无形,无穷尽,怎能把握,谁能言清?

        静立良久,他举步来到石洞前,用手触摸冰凉的岩壁,被岁月磨平的古字印记很淡,用不了多久就会永远消失。

        他以指代笔,摹刻那三行字迹,一遍又一遍,心系古字,揣摩无始大帝的心境。

        叶凡忘记了其他,只身立在石壁前,动作越来越慢,一字一顿,力透指尖,如井中的皎月,定在了古洞前。

        岁月悠悠,好像倒流而回,他仿佛见到了一个被灰土与尘埃淹没的身影,立在荒凉的大地上。

        他想要向前走去,却发现,无始无终,永无尽头,无法接近,他知道那便是————无始大帝。

        叶凡沉浸到了一种极其空灵的境地,手指缓缓划刻,像是举着抵天大岳,重若万万钧。

        可惜,他终不能接近那独立世界尽头的身影,无法相见无始大帝,那只是一缕被历史磨灭的烙印。

        叶凡左手的帝玉越来越热,这座石洞轻轻摇动,有石皮裂开,不断脱落。

        古玉光华四溢,流向石洞中,石屑纷飞,尘埃遍地,他迈步前进,像是置身在十几万年前的星空下。

        这块帝玉果然不一般,越发迷蒙,渐渐滚烫,将古洞照耀的一片通明。

        好像有一幅破碎的历史画卷在叶凡眼前铺展,一道虚幻的身影若隐若现,明灭不定。

        “望断仙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余独立云巅。”

        这是帝玉定住的烙印,十几万年前的大帝之语让人心潮澎湃。

        然而,时间太久远,一切都不能长存,破碎的画卷终究是随风而散了,没有留下过多。

        “大如沧海,微若尘埃,万物有……”声音就此而止。

        叶凡未动,手指在虚空中刻字,方才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心境,有一种空灵,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整个人通体放光,浑身毛孔舒张,像是玉人一般,纤尘不染,仿若接受了一次洗礼。

        足足两个时辰,叶凡才慢慢复归清明,他从那莫名的道韵中醒转。

        “无始经,我一定要得到!”

        他没有聆听到妙法,但残余的烙印依然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大道神韵,精神与肉身如沐浴圣光,得到了难以说清的洗礼。

        隆隆之响传来,岩壁崩塌,叶凡不得不退出。

        回首望去,古洞不复存在,俯仰之间,已成陈迹。他心有遗憾,虽然早已知晓,无始经不在这里,但还是有些失望。

        帝玉依然在发光,并没有暗淡下来,他明白一定还有什么东西。

        石崖林立,矮山一座座,仙藤为桥,从一座绝壁连向另一处,清幽而素淡。

        叶凡迈步前行,路过一座座石山,走向花草间,来到一片僻静之地。

        “你是什么人?”玄月洞的人被惊动,一道道人影冲来,纷纷喝斥。

        叶凡来到了后山,如入无人之境,大袖飘舞,将冲来的年轻弟子一个个扇飞。

        他手持古玉,凭借感觉向前寻找。

        “快去禀报长老,有人强闯我玄月洞。”

        “有强敌来犯,进入了我玄月洞的后山!”

        ……很多人呼喝,向门派宿老禀报。

        叶凡飘过一座座秀丽的山峰,来到一片清宁之地,后山草木丰盛,有一个巨大的深谷。

        到了此地后,帝玉越发光亮,非常灼热,欲脱手飞去。

        这是一片废谷,里面堆满了杂物,有药渣,有碎炉,有锈剑,还有破裂的道符,这里是用来弃物的荒谷。

        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广阔的山谷都快被填满了,全都是修士丢弃的物品,死气沉沉,浊气升腾。

        “这里……”

        叶凡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太多迟疑,袍袖一抖,顿时杂物纷飞,破铜烂铁锵锵作响,坠落向远处。

        “兀那道士,你在做什么?!”玄月洞的一个长老终于赶到了。

        叶凡不理会,大袖来回展动,漫天都是碎物,山谷不断被清理,帝玉越来越热。

        “砰”

        一名长老冲来,被叶凡连同大片的弃物一同抽飞了。

        “你是什么人,为何闯到了这里?”玄月洞飞来几名长老,降落在山谷周围。

        叶凡早已封锁玄月洞,当下没有什么顾忌,开口道:“我是杀你们太上教主的人。”

        “什么?”周围的人震惊。

        他们还没有得到消息,只知道上任教主留在了青霞,一直没有回来。

        “去禀报你们的现任教主,我一会儿去取他性命。”叶凡翻动废谷,继续寻找。

        “你……胡说,太上教主功深力厚,闭关多年,在这片地域罕逢敌手。”

        叶凡祭出离火神炉,当场将几名长老收了进去,火光一闪,几人变成黑灰,从此除名。

        “你……”

        其他人一下子变了颜色,这让他们感觉惊恐,几名长老根本未来得及反抗,就被诛灭了。

        这样的手段,让所有人都小腿肚子都转筋,一片惊慌大乱,逃了个干干净净。

        叶凡以离火神炉炼化满谷的废物,终于将这里清理干净。

        “叮”

        古玉传来颤音,光芒更盛了,叶凡来到谷底,动手挖掘,在一片炼坏的废材中扒开一片黑土。

        “又一块帝玉!”

        他大喜过望,就在谷底的泥土中,有一块破玉满是泥污,也不知道被尘封多少年了。

        “嗡”

        两块帝玉相遇,全都绽放瑞彩。

        叶凡将地上的那块玉佩捡起,污泥自落,将它们放在一起,它们交相辉映,温润晶莹。

        “依然不完整,这只是两角而已,最起码还差六七块。”叶凡蹙眉。

        不过,他也并没有指望一下子凑齐帝玉,那样的话不现实。

        玄月洞的掌教以及八名太上长老全都赶来了,大战直接爆发。

        可惜,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叶凡祭出离火神炉,火焰噼啪作响,将一座山峰都烧化了。

        岩浆奔涌,热浪灼天。

        不久后,这里恢复了清净,九大掌权者全被击毙。

        叶凡悠然迈步,来到前山,心中古井无波,一步杀十人,连连震指,终结了一条又一条生命。

        这是一场屠杀,一个人杀二百余人!但凡曾作恶匪,十恶不赦的人,皆被他彻底抹除,从这个世间除名。

        最终,仅仅有三十一人留下性命,真的是无点滴恶行,皆曾竭力反对劫掠。

        叶凡打开玄月洞的宝库,入目光华烁烁,足有一千四百斤源,与青霞门不相上下,被他毫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他将玄月洞的最高秘典,认真的翻看了一遍,而后连同各种武器都丢给了生者,飘然离去。

        这些人是未来的“矿工”,但眼下他却不能相告。

        在来玄月洞前,叶凡曾经扮作离火教太上长老,祭出神炉,放火烧了七星阁与落霞门数座仙峰。

        结果,两个门派果然去离火教兴师问罪,发生了流血冲突,不过并没有真正大打出手。

        离火教总共有两名道宫第三境界的太上长老,被叶凡灭掉了一人,还有一个强者在门中坐镇。

        三方强者一致认为,离火神炉被人夺走了,并不是真正的离火教太上长老在行杀戮之事。

        可惜,他们纵然推测出这一切,也无法改变什么。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叶凡各个击破,先后“走访”了离火教、七星阁、落霞门,一一灭掉。

        除掉这片地域四颗毒瘤,他总共获得两方源,重达六千六百斤。

        这是一笔巨大的收获,可是与他所需还有不小距离,每前进一步都要十倍叠加,意味着他想要破入道宫第三境界,需要万斤源,也就是足足三方。

        叶凡有些眼晕,过去想都不敢想,到了现在,他所需的源,已经不能以斤来计量了,而是需要以方来测算。

        一万斤他还可以想象,有办法凑齐,可是想道接下来的数字————十万斤,他感觉头昏脑胀。

        如果不是有源天书在身,他觉得可以放弃修行了,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搜集到。

        可以想象,再后面的数字,就是圣地也要吐血,没有人可以承担的起。

        青霞、七星、玄月、落霞、离火五派名存实亡,成为了叶凡的矿工储备地。

        他的收获不可谓不巨大,尤其是在离火教中搜出一本泛黄的薄册,上面有仅有一式————抱山印。

        非常玄奥,让他大受启发,与山河大印相仿,威力奇大,让他的斗战圣法又多了一种变化。

        “再得到一方源的话,我便可以晋升入道宫第三境界了。”叶凡遐思无限,他准备进入瑶池了。

        五派被灭,他并不担心会惹出风波。

        离火教、青霞门、玄月洞这样的小洞天,可以说是北域最底层的门派,在它们上面还有中型门派、大型门派、超级大势力、圣地等。

        除非是生命禁区、神药园等特别地域的小势力,超级大教需要将它们当作前哨站来扶持,不然的话很难与它们有任何交集。

        北域何其广袤,纵然是修士,从北域一端飞到另一端也需要数月之久。

        有些门派间动辄相距十数万里,甚至在百万里以上,路途极其遥远。

        如此大的地域,大势力自然能被人熟知,可是像离火教与玄月洞这样底层的门派,几乎不被人所觉,也唯有本地域同规模的小派才有耳闻。

        可以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两者像是处在两个世界。

        因此,叶凡并不担心此地风波会引起哪个圣地关注,相距实在太远了,空中的天阙不会关注地上的蚁巢。

        东荒有七大生命禁区,南域的荒古禁地,北域的太初古矿,都位列其中。

        若论神秘,毫无疑问,北域的这处生命禁区能够排在前面。

        本是一座源矿,却成为了绝地,历代圣主都有去无回。

        以太初为名,意在天地未始前就已存在,很难想象,它到底有多么久远。

        有一种传说,称这座古矿根本不是人类挖掘出的,早在人族诞生前,它就已经存在了。

        还有一种说法,是人族挖出的,不过却要在“人”后加一个“仙”字,这种说法不大被认同,因为很难说清到底有没有仙。

        无论怎样说,此地都是禁地,任你一代天骄也是有去无还,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杰葬送在那里了。

        最近的一次的是,七百年前,中州的一个不朽皇朝的皇主,堪称一代雄主,坐拥无垠锦绣山河,因某种原因闯入太初古矿,却连个浪花都未翻起,就此消失了。

        在太初古矿外,大片的地域几乎全被各大圣地占据,是最为丰产的源矿区。

        这片地域,寸草不生,完全是一片不毛之地。

        太初古矿外,无垠的红褐色大地上,只耸立着一座城池,名为————源城。

        它处在源矿区的范围内,是由修士建成的,这里没有凡人出没,大多都是大势力的弟子以及运送源石的人。

        当然,它相距太初古矿还是很远的,能有三万里之遥,不然恐怕没有人敢来。

        叶凡来到了此城,因为他听说瑶池圣女还没有回返瑶池,而是在这片区域,似乎要运送一批石料。

        “瑶池圣女还在此地,我若持她的玉坠提前进入瑶池恐怕有些不妥,距离赏石大会还有很长时间呢。”

        此外,他还有一个目的,总是听说太初古矿,很想远观一次。

        源城,并不是很大,只是一座小型城池,完全是由红褐色的巨石堆砌而成,很有名气。

        各大矿区,所需要的米粮等大多数要到这里采购,这里是一个中转站。

        叶凡来到这里不久,就探明了一切,瑶池圣女前往太初古矿边缘区域去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返。

        同时,他得悉姚曦与摇光圣子亦随同前往。

        当然,所谓的边缘区域,距离真正的太初古矿,最起码也有千里,没有人敢真正涉险。

        “太初古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所在?”叶凡摸着下巴,认真的琢磨。

        张家初祖,那名源天师最大的遗憾就是未能进入太初古矿,一代奇人都如此忌惮,他自然不敢贸然闯进去。

        “远远的观望,说不定也能够查出一些情况。”他相信,昔日的源天师肯定看出了什么,所以才不敢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