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衣不染血道茫茫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衣不染血道茫茫

    作品:《遮天

        “收!”

        离火教的太上长老大喝,他长发凌乱,银丝飞舞,竭尽所能控制离火神炉,要将叶凡重新收进去。www.00ksw.org

        铜炉摇动,通体晶莹剔透,火光冲天,暴涨了起来,炉口像是黑洞一般,疯狂吞噬周围的一切。

        “轰”

        旁边,那座青峰颤抖,山巅崩塌,二十几米高的山头一下子断裂了下来,如尘埃一般被收进离火神炉中。

        “咔嚓”

        那座青山还在塌裂,更大的石块与山体不断脱落,冲向恐怖的火炉中。

        这是一种让人胆寒的景象,离火神炉的威力超乎想象,有拔山蒸海之威,有吞天之力。

        叶凡虽然生生打了出来,但又被下方的火炉拉扯了下来,将要没入炽热的火炉内。

        与此同时,五彩缭绕,炉盖飞回,直接砸向叶凡,要将他压进炉内,重新封死在里面。

        “当!”

        叶凡眸光犀利,金色的大指印按下,击在五彩炉盖上,将它扇飞了出去。

        “收!”

        离火教的太上长老大急,连续喷了三口精血,射在火炉上,将心神系在上面,动用全力催动这宗大杀器。

        “轰隆隆”

        山石翻滚,大木拔地而起,都飞向天空中那口巨大的黑洞,什么都被吞纳。

        旁边,那座断山再次崩塌二十几米高,被强大的神炉一下子吸了进去,在里面直接化成了飞灰。

        离火神炉炼化万物,炉口黑洞洞,像是连接着地狱深渊,一眼望不到尽头。

        “当”

        叶凡被强行拉扯下来,不过并没有坠入铜炉内,他双足重重的踏在炉口,像是一柄万钧大锤砸在了上面。

        悠悠铁音,穿金裂石,青霞十八峰都在摇动,不少人惨叫,捂着双耳,自远空坠落,指缝间有血迹流出。

        叶凡的双足深深印烙在炉口上,像是有蹬天之力,整座火炉都在猛烈颤抖。

        不远处,离火教的太上长老口鼻溢血,体表出现细微的裂痕。

        “这……”玄月洞的太上教主焦急,他祭出的魔画,距离太远伤不到叶凡,过于靠近就有被铜炉吞噬的危险。

        叶凡踏在炉口上,面对这堪比山峰的大铜炉,他牢牢的定住了自己,身体像是扎根在上,强大的吞噬力也难以撼动。

        “当”

        他双手如风车,不断拍落,打在火炉上,发出阵阵轰鸣大响。

        离火教的太上长老身体抖动,需要提供庞大的神力,才能催动此杀器,他像是与铜炉连为了一体。

        铜炉虽大,不断摇动,随时都会被打翻,隆隆作响,火焰冲天。

        叶凡的金色掌指比别人的法宝还要恐怖,打的铜炉响声震天,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清晰的指印。

        “噗”

        离火教的太上长老终于坚持不住,道力近乎干涸,大口咳血,整个人摇摇欲坠,即将栽落下高空。

        叶凡神力衡勇,永不疲倦,冠绝同阶修士,攻击力不但未减,还越来越强盛。

        “当”

        最终,他一巴掌将离火神炉抽飞了,虽然依然无法打碎,但却让这尊高达百米的巨炉远去了。

        无以伦比的战力,如虹的锐气,无坚不摧的攻杀圣法,叶凡神威凛凛,强行打飞了离火神炉。

        到了此刻,他霍的转身,虽是少年之姿,但却锋芒毕露,脚踏虚空,杀向离火教的太上长老。

        远处,所有年轻弟子全都心胆皆寒,大气都不敢出。

        “咄”

        玄月洞的太上教主轻叱,终于再次出手,手中的魔画“哗啦啦”展开,一下子铺满了天空,像是一道大河横断了前路。

        叶凡轻喝,双手变幻,不断结印,速度飞快,幻象丛生,迷迷蒙蒙,像是千手观音,又如多臂妖魔。

        凰鸣动天,一只火凰冲天而上,火烧苍穹,振翅长鸣,神羽闪耀,铺天盖地的凤威扫过高天。

        火凰横空,如千军万马在奔腾,又像是有一辆辆古战车碾压过苍空,隆隆作响,天宇震动。

        “这是……”玄月洞的太上掌教吃惊,这只火凰比铜炉中冲出的那只还强横。

        “他怎么打出了火凰?!”离火教的弟子震惊无比。

        九秘为无上秘法,乃是攻杀**,一旦悟透,将千变万化,杀式无穷,每一次感悟,都会有不同的杀生大术。

        方才,叶凡被封离火神炉内,面对滔天火焰,心有所感,此刻结出火凰印。

        “轰”

        天穹下的火凰,带着铺盖天地的大火,扑向那幅巨大的魔画,两者激烈碰撞,到处都是火光。

        火凰对上魔画,恐怖气息弥漫,闪耀不停,叶凡横空而过,出现在离火教的太上长老面前。

        到了现在,没有人可以救他,叶凡杀气腾腾,战力沸腾,一掌向前劈来。

        “啪”

        十几把武器都被斗战圣法打成了齑粉,金色的大巴掌抽在离火教太上长老的身上,其肉身一下子被拍烂了。

        即便那颗头颅,没有被金色的掌指扫中,也直接破裂了,白色的脑浆如豆花一般溅出。

        “噗”

        叶凡反手一巴掌扫出,磨盘的金色是手掌将天空中的一切都打成了飞灰,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

        “魔王,这个道士是魔王!”

        远空,离火教的弟子面无血色,这个结果让他们难以接受,教内第一强者持镇教神炉,都被人打成了灰烬,这还怎么抗衡?

        他们想逃,却发现青霞被封,根本没有出路,一个个全都面如死灰。

        玄月洞的太上教主,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离火神炉都镇不住这个小道士,他知道今日凶多吉少了。

        魔画“哗哗”作响,如一个世界在沉浮,覆盖天空,向叶凡压去。紫霞千道,雾丝万缕,一个大漩涡出现,想将叶凡吸入画中。

        可惜,画卷虽然不凡,但却比不上离火神炉,根本无法将叶凡收进去。

        “轰”

        叶凡展动双臂,打向高天,攻伐圣法,变幻无尽,足足半刻钟,打的天穹都战栗了!

        “咔”

        最终,叶凡徒手裂空,将遮拢在天上的巨大的魔画生生撕开了!

        玄月洞的太上教主大叫,但却根本无法改变什么。

        叶凡转瞬而至,金色的大手一下子覆盖了天空,将其压在了下面。

        他封锁了这片天空,将修为提升到了极限境界,展现出了最强大的战力。

        杀生大术层出不穷!

        没有任何悬念,金色的拳头贯穿而过,将玄月洞太上教主打的四分五裂,死不瞑目。

        金色拳风震动,玄月洞的太上教主灰飞烟灭,从这个世间永远的除名。

        在这个过程中,玄月洞的前任教主也不知道祭出了多少武器,连体内的几尊神祗都冲了出来,都不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相差一个境界,相隔一重天,叶凡以凡击仙,跨阶斩杀,功成!

        叶凡静立虚空中,黑发飞舞,眸子清澈,道衣洁净,击毙两大强者,滴血不染。

        “放过……我。”离火教的掌门大弟子杜成昆声音颤抖。

        叶凡转身,轻轻点了一指,“噗”的一声,血花绽放,杜成昆的额头出现一个血洞,当场毙命。

        “你……”玄月洞弟子李悠然露出惧意,快速倒退。

        “噗”

        叶凡又是一指点出,李悠然的眉心也绽放出一朵血花,仰天栽倒在地。

        “别杀我们……”其他人颤抖。

        叶凡没有出言,只是探出神念,扫向八方。

        他不是嗜杀之人,但在这流血的北域,有些人却不得不杀。

        离火教、玄月洞与青霞门一样,名义上为教派,可是暗中却行大恶,劫掠四方,在他们眼中人命贱如草,手上沾满了鲜血,恶行累累。

        叶凡以神念探查他们的识海,十指连弹,一道道光束射出,一串串血花溅起。

        草木染血,他轻飘而过,身后留下一具具尸体。

        当叶凡停下来后,青霞门已经无生气,七十余人死于非命,全都被他无情斩杀。

        他叹了一口气,踏着青石古阶,一步一步远去。

        杀人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没有人愿意血染双手,没有人天生无情,他却不得不出手。

        有些人不得不杀,面对当诛之人,如果心慈手软,便等若纵容罪恶。

        叶凡觉得,他不是坏人,当然也谈不上烂好人。天下恶人何其多?他不可能去满天下诛杀,也只能是遇上时,且力所能及,才能出手。

        “嗡”

        离火神炉拔地而起,从第十三座青峰飞来,慢慢变小,化成一寸高,出现在叶凡的手掌中,通体晶莹闪闪,有阵阵灼热溢出。

        “哐当”

        五彩雾丝飘动,炉盖也被叶凡摄来,封在铜炉上,严丝合缝,成为一体,亮晶晶,看起来非常精美。

        在炉身上,有些模糊的刻图,非常的不清晰,可能是因岁月的流逝,而渐渐的磨灭了。

        隐约间,能够看到一轮太阳,还有几只神鸟,印记模糊,难以辨认。

        “这该不会真是极道武器——太阳神炉的仿制品吧?”

        叶凡手指头变成金色,用力捏压,依然无法毁坏这不过寸许高的神炉。

        经此一战,他感受到了不同境界间的差距,高他一个境界,他以凡击仙,已有相当大的压力,若是高上两重天,必然凶多吉少。

        但是,他看到了自己的潜力,感受到了九秘的非凡,境界如果提升上去,他将无所畏惧!

        叶凡离开青霞门,直接飞向落霞门,化身成离火教太上长老的样子,杀了进去。

        在山门处,他祭出离火神炉,顿时火焰滔天,一下子让此地的一座仙峰成为了火海。

        随后,他收起铜炉,又杀向七星阁,以离火神炉放出滔天大火,烧光了两座仙峰,飘然而去。

        叶凡并没有继续关注,大袖飘飘,来到了玄月洞,出现在无始大帝的故居。

        石崖林立,寸草不生,非常荒凉。

        最为荒僻处,断裂的石山,有一座古洞,岁月如水,虚空如音,仿若有大道流淌出来。

        叶凡负手而立,站在此地,仰望崖壁上那三行快要磨平的古字。

        “道茫茫而无知乎,心傥傥而无羁乎,物迭迭而无非乎。”

        寂静的枯地,给人以岁月悠悠,永无尽头的感觉。

        叶凡手中的那块帝玉,在他掌心发热,闪耀出柔和的光华,自他的指缝间流出。